二二八、七十年 轉型正義 觀點

陳芳明:北京紀念二二八,無法迴避的自我諷刺

北京要擴大紀念二二八,也該解釋:為什麼所有中國境內的二二八參與者,都受到政治迫害?


2月23日,紀念台灣人民二二八起義70週年座談會在北京舉行。
2月23日,紀念台灣人民二二八起義70週年座談會在北京舉行。圖片來源:中央統戰部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2月8日宣布,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北京將高規格舉辦一系列紀念活動。這個消息所散發出來的政治意義極為豐富。

在1947年整個 二二八 事件發展過程中,中國共產黨並沒有介入整個反抗運動。當年除了在延安的《解放日報》曾發表社論聲援,將二二八定位為「台灣自治運動」外,並沒有採取任何具體政策,或派遣人員參加當時台灣民眾的抗暴行動。

早在1987年二二八事件四十周年時,北京也曾經展開紀念活動,並且公布南京歷史館的檔案。當年,許多「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由居於中國大陸的台籍人士組成的政黨,簡稱台盟)的台籍人員,大量被派遣到海外接觸美國日本的台灣同鄉。在七十週年之際,國台辦突然又宣稱舉辦紀念活動,顯然有其強烈的政治暗示。

北京展開紀念時,究竟採取怎樣的立場,頗為耐人尋味。如果強調事件中的主要領袖是日據時期的台灣共產黨成員,顯然站不住腳。若把整個事件形容為「自治運動」或「抗暴運動」,似乎又對北京現階段的「維穩政策」構成極大諷刺。

歷史縱然發生在七十年前,但是它所挾帶而來的政治意義,卻相當鮮明而強悍有力。不管北京紀念二二八是為了伸張台灣人民的人權,還是為了拉攏台灣民心,最後都還是會產生極大的批判力量,回到中共政權身上。

中共史觀的捏造與荒謬

中共把這次的紀念,定位為「台灣人民推動社會主義的重要歷史事件」,顯然是在創造想像中的歷史。中共領導人的主觀願望,似乎是在暗示二二八事件的政治意義,純然是在配合當時中共在國共內戰中的武力行動。

尤其2月23日,台盟主席林文漪在主持「紀念台灣人民二二八起義七十周年座談會」時,強調這個事件是在「展現台灣同胞強大的愛國主義精神」,還指出這個事件的愛國民主運動,是與「祖國大陸人民開展的反飢餓、反迫害、反內戰運動相互呼應」。

這樣的想像非常可笑,至少當時的台灣人民思考裏,根本完全不存在著中共的影子。如果對1947年的歷史事實稍有認識的話,事件裏的中共份子可以說作為有限。當年,從延安歸來台灣的中共潛伏份子中,領導中共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的蔡孝乾,事實上還停留在蟄伏狀態。當時領導二七部隊的謝雪紅,拒絕跟蔡孝乾往來聯繫 。這段史實在我寫的的《謝雪紅評傳》已有過詳細討論。

真正談的上有參與的,只有省工委武裝部長張志忠,但其組織「台灣民主聯軍嘉南縱隊」對抗國民政府,已經是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更稱不上領導此一事件。

如果二二八 真的是與社會主義掛勾,今日的中國更沒有發言立場。現在中國共產黨已經徹底向資本主義傾斜,早就在實質上放棄了社會主義立場。北京當權者,已是全世界公認的「極右派共產黨」,已經不再推動「社會主義事業」了。在這個議題上,中共是最典型的機會主義者。

定調「抗暴運動」?如何面對六四

如果二二八事件是屬於「抗暴運動」,中國人民一定也會聯想到,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到現在為止,中共一直逃避六四事件的歷史責任,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曾公開表示,中共所犯的錯誤已經列入「七不講」的範圍內。也就是說,中共在逃避自己的歷史責任外,甚至不容許民間討論六四事件所造成的衝擊。

近在眼前的六四事件,中共領導人都極力逃避,現在居然隔海奢談二二八事件的紀念,這很有可能使中國內部的人民心生不滿。權力在握者一方面逃避自己的歷史,一方面卻又揭開國民黨的瘡疤,這不是人格分裂又是什麼?

中國共產黨所犯的錯誤,絕對不只是六四事件而已。歷史上的整風運動、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對中國內部人權所造成的傷害,絕對不是任何文字所能形容。二二八事件所釋放出來的意義,從當年台北 二二八 事件處理委員會提出的「三十二條政治要求」絕對不只是主張「台灣自治」而已,其中還包括了人權與民主的問題。不談人權,不談民主,就完全失去了二二八事件的真實意義。

中共當然可以紀念二二八,但是絕對不敢觸及事件的核心價值。

定調「自治運動」?如何面對維藏

甚至連當年《解放日報》定調的「台灣自治運動」,北京顯然也不敢過分張揚。面對新疆維吾爾族與西藏藏族所要求的自治問題,中國領導人不僅不敢具體處理,反而還派兵進行武力鎮壓。在彰顯二二八事件的抗暴與自治問題之際,北京應該對新疆與西藏也應該有一個說詞——除非,這種人格分裂式的處理手法,就是「一國兩制」的真正精神?

曾參加二二八事件的謝雪紅,最後都投靠北京政權,並且成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曾經歷整風運動、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迫害。
曾參加二二八事件的謝雪紅,最後都投靠北京政權,並且成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曾經歷整風運動、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迫害。網上圖片

事實上,70年前參加二二八事件的台共黨員,最後都投靠北京政權,並且成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這個組織的領導人謝雪紅,歷經整風運動、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迫害。他們在七十年前事件中的反抗,絕對比延安時期的中共還更有行動能力。台共在中國所受的政治下場,已經為台灣人民提供了鮮活的教訓。

北京要擴大紀念二二八的七十周年,我們不會反對。但是,北京也該給我們一個答覆:為什麼所有中國境內的二二八參與者,都受到政治迫害?

(陳芳明,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二二八70年 轉型正義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