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七十年 轉型正義 觀點

侯漢廷:二二八的論述變遷,何曾脫離政治盤算?

2006年,國民黨將二二八的責任歸咎於自身,其實也暗諷着當時的民進黨政府。


歷來對二二八事件有幾種特定的政治立場,不論是「藍調」或「綠調」二二八,總是政治的考量多,歷史真相少。圖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歷來對二二八事件有幾種特定的政治立場,不論是「藍調」或「綠調」二二八,總是政治的考量多,歷史真相少。圖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攝:Sam Yeh/AFP

歷來對二二八事件有幾種特定的政治立場:分別傾向台獨、國府、中共;彼此各取所需,甚至利用此一歷史悲劇,形成泛政治性的爭論。台灣內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二二八史觀,大體上可稱為「藍調228」與「綠調228」。本文將逐一闡明當年國民政府、解嚴後的國民黨、民進黨,以及當代國民黨對於二二八事件的新論述。

1947,國民政府的官方說法

在二二八事件爆發的年代,國民政府關於的解釋觀點、所持論調,大抵不脫蔣中正、行政長官陳儀、國防部長白崇禧、警備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以及官方的《二二八暴動事件報告》的觀點。他們是歷史的當事人,也是見證者,而民眾也以此角度理解二二八事件的脈絡。

1947國民政府大員對228說法

最近竟有昔被日本徵兵調往南洋一帶作戰之台人,其中一部分為「共產黨員」,乃藉此次專賣局取締攤販乘機煽惑,造成暴動,並提出改革政治之要求。……有取消台灣警備司令部,繳械武裝由該會保管,並要求台灣海陸軍皆由台灣人充任,此種要求已逾越地方政治之範圍,自不能承認。而且日昨又有襲擊機關等不法行動相繼發生,故中央已決派軍隊赴台,維持當地治安。

1947年3月10日,蔣中正中樞紀念週講話

此次本省發生不幸事件,由於少數奸偽及有政冶陰謀的人,藉專賣局查緝私煙案件,乘本省同胞不明真相的時候,煽惑鼓動,以反抗政府,復利用流氓莠民,破壞治安,襲擊機關及駐軍,到處暴動,……這次奸匪和叛徒,曾用「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區別,來煽惑人心……

1947年3月16日,陳儀《告駐台全體官兵書》

此次事變的遠因,即是台胞青年過去受日本狹隘偏激的教育,由於日本對殖民地所施奴化教育的遺毒,不正確的思想,不瞭解國情,以致輕視祖國政府人民和軍隊,近因即是受少數共黨份子的惡意宣傳,誤中了他們的陰謀,因此由於少數共產黨份子暴徒浪人的煽惑脅迫,台胞青年群起盲從,造亂叛變。

1947年3月22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全省廣播

關於這次「二二八事變」,……,回想各地的暴動,就時間說,自北至南,逐漸蔓延,相隔半日或一日,就形式說,殺人搶槍,攻占政府,如出一轍,可知慕後有政治陰謀家及奸偽的指使操縱,乃是一種有計劃的叛亂,實無疑義。

1947年4月10日,警備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媒體談話

此次暴亂發生,既為奸黨及少數野心分子所主謀,則事態演變,實極錯綜複雜,如就其暴亂行為中加以調查分析,實不難窺出奸黨叛國之毒辣陰謀。蓋彼等係以有計畫、有組織之方式,以從事此次之暴動,初期要求改革政治,不過為欺騙人民及政府之煙幕。.....其暴亂經過,殆無一非共黨一向武裝暴動顛覆政府篡奪政權之慣技,其叛國野心,實昭然若揭,固毋庸諱言。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所編之《二二八暴動事件報告》

學者侯坤宏在《研究二二八》一書中,則將上述等人的論調略歸納為四點(頁193):一、台胞青年過去受日本狹隘偏激奴化教育的遺毒,不了解國情,致輕視祖國政府、人民和軍隊。二、奸匪和叛徒,利用「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區別,煽惑人心。三、共產黨藉專買局取締攤販,乘機煽惑,造成暴動。四、就形式說,此次事件殺人搶槍,攻佔政府機關,乃是一種有計劃的叛亂。

而從此脈絡得出的結論:因為是叛亂,所以鎮壓與「清鄉」,當然成為不得不採取的手段。而此些觀點,當然在後期招致綠營人士反對。

解嚴後國民黨的論述轉向

其實早在1987年的解嚴與隔年李登輝的上台,國民黨關於二二八的論述,已經出現很大的轉變。1991年行政院成立「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於一年後提出《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此報告大幅扭轉過去官方對二二八事件的論述。

首先,該報告引用外省人死傷人數,較其餘種種文獻統計為少;其引用唐賢龍《台灣事變內幕記》一書抨擊陳儀,卻不引用書中記載外省人被殘殺的部分。報告中對於外省人的死傷,僅以輕描淡寫帶過,甚至有對暴徒有迂迴美化之用詞。例如:

「據聞,有殘忍的流氓,在調戲少婦後,將母子一起打殺;以日本軍刀砍殺孕婦等。這類傳聞,不少本省人斥之為捏造。大多稱事件初起時,一時氣憤不過,見到外省人就打,那有刀槍?……不管有無動用刀槍,失去理性的民眾,尤其遊手好閒者,做出踰越常軌的暴行,當在所難免,只是案例多寡而已。攻擊婦孺老人的現象不太多,強奸暗只偶有傳聞。據聞,外省人被打死者至少有十五人。」

其次,該報告對於二二八的起因,否認有「奸匪叛徒」存在,而多是「陳儀窳政」,將此事件歸咎於當時的政治、社會、經濟背景,及陳儀個性剛愎。死亡的都是「軍隊肆行掃射成為冤魂」,而不提殺害外省人的奸匪暴徒。最後則將陳儀與蔣中正數落一番。李敖曾指出,當時的二二八研究已有預設立場:一、只強調台灣人是受害人。二、忌談日本人的影響。三、忌談共產黨的影響。四、把陳儀作為替罪羊。

在此報告的呈現下,1995年2月28日,228事件48週年「二二八紀念碑」峻工落成,於原台北新公園揭幕。李登輝總統為國民政府1947年的「暴行」,向全國人民道歉。

二二八、美麗島到民進黨

民進黨對於二二八事件的第一種論述軸線,是將美麗島與二二八相提並論,視為促成民進黨創黨的關鍵事件。民進黨聲稱,國民黨在這兩件事情上都是「反民主」、「反人權」的「迫害者」,藉此形成「二二八、美麗島、民進黨」是台灣人民爭取民主、自由一脈相承的形象。而二二八以來所追求的民主,在民進黨政黨輪替後終於開花結果,以此定位民進黨執政的歷史意義。這種論述暗喻:聲援二二八,就該聲援民進黨。

2004年,陳水扁呼籲讓泛綠政黨國會過半時,就在造勢演說中闡述:「過去發生的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雷震案件,但高雄美麗島事件才是台灣民主政治史上的里程碑、分水嶺,從台灣民主運動的小水滴,慢慢變成民主洪河,流入大海。美麗島事件點燃台灣主第一把火把,照亮美麗島,二十五年後,終於開花結果。」

2013年,蔡英文在想想論壇發表〈二二八,寫給對岸的年輕人〉一文,更清楚地將二二八以降所有反政府權威、反國民黨,以爭取民主人權的力量,結合到民進黨的成立。「二二八事件本質上是一件人民的抗議遭遇國家暴力鎮壓的血腥慘案。……在那恐怖的國家暴力統治期間,台灣人民並沒有灰心喪志。從一開始,我們是很少數的一群人,慢慢的,反對的力量從零星的對抗匯聚成一股團結的政黨。這就是民主進步黨的起源。透過真相的釐清,透過不懈怠的努力,我們與國民黨長期對抗。」

二二八與台灣獨立意識

第二種論述軸線,則透過二二八事件,強調「捍衛本土、台灣獨立」。民進黨主張,二二八事件後來的鎮壓與清鄉等無情的屠殺,肇因於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之害。這種論述更暗示着,外來的國民黨想和另一個外來政權共產黨合作「併吞」台灣,故「二二八精神」就是要反對統一。以免二二八事件的「重演」。

民進黨黨綱中,開宗明義就訴求要「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而學者認為,民進黨推動台獨的重要推動工具之一就是「二二八事件」。

2000年後民進黨要角對228說法

今天追思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又逢總統選舉,我們必須記取五十三年前的歷史悲劇教訓,促進族群融合,更要終止這塊土地的外來政權。

2000年228,民進黨籍高雄市長謝長廷

1947年2月27日晚間,中國國民黨武裝部隊格殺台灣人民所流的第一滴鮮血震驚全世界,……今天,中國仍大言不慚說不排除武力犯台,台灣又將何去何從?2004年台灣民主深化的總統大選,對二二八具深遠意義......

2004年228,民進黨立委周慧瑛

手護台灣活動象徵台灣新的民主的誕生,體認「祖國的名字叫台灣」。

2004年228,民進黨舉辦「牽手護台灣」活動,副總統呂秀蓮發言

要紀念二二八,就要了解祖先的夢,並發揚光大,不能再讓未得到同意的外人統治......反對國民黨的一中市場、兩岸共同市場,若接受就無法保護祖先打拚留下的自由的夢,若總統選舉敗選,用台灣做主體統治國家的夢就會消失。

2008年228,民進黨籍總統候選人謝長廷演說

每一年,民進黨、台聯與獨派團體皆舉行二二八紀念遊行,種種言論,無不透露着「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思維,民進黨在紀念二二八的同時,同時宣揚台灣獨立意識。

民進黨對於二二八事件的定調,可以2006年出版的《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為基調,認為是國府的無能、人民反抗卻遭致政府的暴力血腥屠殺,蔣中正是事件兇手。而民進黨認為二二八不僅是對民主、自由的一種渴望,更是對外來政權的一種反抗。

誠如北京大學國關學院的台籍研究員陳建仲所言,紀念二二八上可連結祖國滿清割讓台灣的無情,中可連結陳儀政府的失政,續可連結國民黨政府戒嚴統治的不義,現則連結所謂中共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從而坐實反對中國大陸的正當性:持續「紀念」二二八事件,就是不斷提醒台民:「國民黨是外來政權」。

而民進黨對於國民黨的種種批評,也導致國民黨對二二八事件論述的調整。

馬英九定調「官逼民反」

2000年以來,二二八在台灣的解釋主導權漸被綠營掌控,成為選舉造勢、抨擊國民黨的素材。藍營此時也發現:想要贏得政權,不能忽視對二二八史的歷史解釋。2006年,民進黨執政為《二二八事件政治責任歸屬研究報告》背書,直指蔣中正是二二八事件元兇,並以此為根據,要求國民黨以黨產賠償二二八受難者。

國民黨不願一直被動挨打;2006年2月22日的中常會上,時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馬英九將二二八定調為「官逼民反」。當天同時也邀請作家楊渡以「還原二二八」為題,發表演說。楊渡說:「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偶發性的群眾暴動,也是國共內戰的延伸。省籍不是二二八事件衝突的核心,貪官污吏、官逼民反,才是問題的根源。」

由此可知,2006年後的國民黨二二八的論述,用意乃在於對抗民進黨長年操作的二二八論述,他們認為民進黨的相關二二八論述並不真實,國民黨必須「還原二二八真相」。

然而,國民黨還原了嗎?

馬英九定調的「官逼民反」承襲自李登輝,須向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道歉。馬英九並承認,「二二八事件是由於當時政府處置不當造成民眾抗爭,最後演變成流血衝突。」馬英九甚至贊成「二二八紀念日降半旗,甚至將二二八視為國殤也不為過。」

當時即有國民黨立委質疑,倘若國民黨自己承認「二二八是國民黨做的」,將使國民黨的支持者流失。然而,馬英九的看法則是「表現寬容大度一點,對黨比較有幫助。」由此可知,馬英九「官逼民反」的論述解釋下,仍帶有政治宣傳目的,並非單純史料的陳述或爬梳。

承認陳儀過錯,隱喻當朝批判

二二八事件五十九週年(2006),國民黨在二二八和平公園,舉辦以「謙卑省思、誠摯對話、信守承諾」為主的追思儀典。馬英九發表了對二二八的看法,也是代表國民黨發表對於二二八的論述。中央社當時報導:

「馬英九表示,二二八發生的原因很複雜,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台灣有很多人失業,很多工業都停止,有十五萬台籍日本兵返台,社會上失業的人很多;另外,國共內戰發生,台灣省政府需要徵兵、徵糧,打擊台灣經濟,當時陳儀主持的省政府貪污腐敗,民怨很多。」

「馬英九說,二二八事件對國民黨來說,國民黨是執政黨,雖然是政府做的決定,不是國民黨的決定,但是國民黨身為執政黨,對這樣事情,責任沒有辦法說沒有。他當黨主席後,一定要從國民黨推動和解。」

「馬英九認為,二二八事件不是族群衝突,而是官逼民反,五十九年以後一定要避免這個事情再發生,要求政府不能貪污腐敗,必須解決民怨才有和諧的台灣。」

在上面該解釋下,承繼着李登輝時代對二二八的論述,奸黨流氓作亂不見了、外省人被殘害的過程不見了,取而帶之的是國共內戰拖垮台灣、陳儀政府貪汙腐敗。還兵鎮壓平亂的正當性沒有了,變成「令人髮指」。國民黨將二二八的責任歸咎於自身,其實也暗諷着當時的民進黨政府。當時紅衫軍風潮剛過,陳水扁案件纏身,陷入貪腐弊案疑雲,國民黨對二二八的解釋,別有暗示。

2008年2月28日,國民黨表示,紀念二二八就是要終結貪污腐敗。吳伯雄說,「二二八發生的原因是陳儀政府的貪污腐敗,國民黨未來會力求振作,終結貪污無能,讓後代不要遭遇我們所承受的痛苦」。馬英九更說,「如果有機會當選總統,......讓所有人享受經濟成長的果實,讓所有人不要面對貪污腐敗的政府,這是二二八事件給我們最大的教訓,我一定牢記在心,永誌不忘。」

國民黨的新論述中,二二八起因於陳儀的貪腐,造成人民反抗,國民黨願意為當時所作的一切向台灣人民道歉。當中隱喻的是,現今的陳水扁亦如同當年的陳儀貪腐,故台灣人民應當如同六十一年前反抗陳儀,反抗陳水扁,將票投給「清廉的國民黨」。

2012年,馬英九更在臉書貼文,表示「二二八事件、陳水扁團隊的貪腐都是台灣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對於當時執政者所犯的錯誤,他選擇面對與承擔,蔡英文卻選擇逃避與推卸,這就是兩人最大不同。」

結語:歷史敘事何能掙脫政治?

綜上,早期國民黨將二二八事件歸因於奸黨作亂,然因面對着民進黨所提出的「省籍衝突」、及對國民黨的種種批判,國民黨一方面以「受身」的方式承受民進黨對國民黨過去的指責,以道歉來化解民眾的不滿與悲憤,另一方面透過檢討陳儀的貪腐,隱喻對陳水扁貪腐疑雲的攻擊。

然而回顧這整個論述遞移的過程,不論是「藍調」或「綠調」二二八,總是政治的考量多,歷史真相少。大家只呈現對自己當下有利的一面。究竟該相信誰?每個人必須自己脫下有色眼鏡,爬梳史料,才能得到盡可能客觀的結論。

(侯漢廷,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遠山STYLE自媒體創辦人、政治評論員)

二二八70年 台灣 轉型正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