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Your Opinion:没票投,旁觀特首選舉是怎樣的體驗?

小圈子選舉下,民意還有什麼可能?民眾仍然心存希望,還是深感無力?有人說,「勝算不由我們的努力而有改善」。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editor@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自2月9日起,端傳媒與Facebook合作,推出特首選舉直播對談系列,胡國興率先參與直播。
2月9日,端傳媒與Facebook合作,推出特首選舉直播對談系列,胡國興率先參與直播。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人應該多點希望,有希望才有明天。」香港特首競選人胡國興,在接受端傳媒與Facebook合作的訪談中說。胡是香港知名法官,亦曾擔任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去年10月底,他率先宣佈參選,打響選戰

至12月9日,現任特首梁振英宣布放棄競選連任,3日後的特首選委會選舉中,非建制派奪下1200席中的至少327席。到12月15日,香港建制派「新民黨」主席、現任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參與競逐。

進入今年,選情持續升溫,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與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同日獲北京批准辭呈,加入選戰。目下,四位熱門參選人胡國興、葉劉淑儀、曾俊華及林鄭月娥正全力拜票,力爭150張提名票入閘。另一邊,本月8日,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宣布將參與「2017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希望在取得3.8萬個公民提名後正式參選。

選戰如火如荼,市民也熱切觀戰。各路參選人紛紛擺出親民的姿態,開粉絲專頁與網民互動有網友積极反饋,也有人因自己「並沒資格投票」作壁上觀。有論者認為,特首選舉之熱,製造了香港人有影響力的錯覺,也有論者稱,香港選特首,不能忽略的中國「政左經左」因素

端傳媒已推出一系列特首選舉系列文章,並將持續跟蹤報道選戰。讀者也議論紛紛,對於即將到來的特首選舉,人們會如胡官所言心懷希望,還是仍舊深感無力?我們來聽聽大家的心聲。

「小圈子」的選舉中,民意扮演怎樣的角色?

香港特首由 1194 名選委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香港大部分市民沒有投票權。也是因此,很多人對政治有着很重的無力感。許多網民對選舉冷眼旁觀,指出「關我咩事」、「反正都冇票」。網友 香江 發問說:「在小圈子選舉和駐港機構高度介入香港政治的環境下,建制政客有幾多意識形態的發展空間?有幾多可以自由發言的空間?」

這個1200小圈子選舉的勝算不由我們的努力而有改善,所以也無法說哪怕有一絲機會都要去搏一鋪⋯

by 洛秋心

Kmlung Wong:睇大龍鳳,香港人有多少%能參予。。。香港政制的悲劇,由騙劇主導。香港,要自求多福啊。公平,公正,公開,誰感受到呢?揀到無壞嘅橙(編按:選到完好的橙),已算萬幸。

宋老師 :所謂的小圈子選舉「失控」說法,基本上是一廂情願的狹隘論調。根本未見中央或中聯辦有任何試圖影響選委會選舉的動作,何來操控,亦何謂「失控」呢?假如真想操控,又怎會對民主300+等大張旗鼓的挑釁行為無動於衷、毫無反應呢?

從中央到香港,早有人不斷警告說如果任由一班本土至上、民主自決的人搞亂香港,受害的不是大陸,而是香港自身。這絕不是危言聳聽,實情即是如此。僅香港旅遊、零售業的持續蕭條,已見其害,而這還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有讀者 劉修彣 聯想到台灣的情況:臉書上的討論也是呀,去年選舉的時候我還以為綠社盟要統治世界了,結果不分區的得票率只有 2.5 %,沒有分到任何席次。因為同溫層信心滿滿互相取暖,會不會連帶影響到選舉結果呢?

洛秋心:那天CY剛說不競逐連任,我就和朋友說,真好,希望品客叔叔可以勝出。朋友一盆冷水澆下來說,不還是中央的一條狗,俯首聽命。其實他說得對,現在至多是挑一個最不爛的人選(而且我們大多數人是沒有權力投票的)。什麼時候才能實現真普選?如何爭取?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這個1200小圈子選舉的勝算不由我們的努力而有改善,所以也無法說哪怕有一絲機會都要去搏一鋪⋯

誰當選特首會有區別嗎?

在民主選舉中,普遍認為得民心者得天下。但在今天的香港,贏得選舉又依靠什麼?據消息人士稱,張德江近日南下深圳,盛讚林鄭月娥「愛國愛港」態度清晰,稱其為「中央唯一支持的參選人」。林鄭月娥與曾俊華的對抗也被視為是「中央路線」對壘「民間路線」。對此,網友 sniperfrancis 評論道:「谁当选有区别吗?」

人事轉變不會帶來什麼翻天覆地的改變,但即使在制度之內,個人風格仍是有半分實際意義的。

by 六弦

張德江盛讚林鄭月娥「愛國愛港」態度清晰,稱其為「中央唯一支持的參選人」。
張德江盛讚林鄭月娥「愛國愛港」態度清晰,稱其為「中央唯一支持的參選人」。攝:Vincent Yu/AP

蝸牛:誰代表官方路線,誰代表民間路線? 我一介小民,只認為注重民生是民間路線,滿口政治路線,意識形態的不是。香港大學的民意調查讓我想起美國總統大選中有關的民調,精英們自說自話,結果頗搞笑。

Anders Kwok:林鄭當選,香港無法管治。她也沒有能力駕御。連facebook也想親力親為去管理的人如何有效管理一個國際都會?

Kong Wai Chu:「既生瑜,何生亮?」原來講緊(編按:是說)林鄭同葉劉........

straggler:林鄭是「梁振英2.0」薯片是「曾蔭權2.0」?

jasonchan :@straggler 林鄭是「梁振英2.0」就不會錯得到哪裏去,薯片是「曾蔭權2.0」卻實可以討論一下,的確他們都是政務官出身,執掌過香港財政,曾蔭權選舉時用的「做好呢份工」跟曾俊華表示想香港「休養生息」又有異同,一方面有怠慢的感覺,另一方面「做好呢份工」只是反映出曾蔭權的個人心態,但「休養生息」的主張卻可以說成「為香港着想」。

成為行政長官,需要很多過人的能力和魅力。但成為香港特首,可能壓倒性的先決條件,是「聽北京的話」。如果中央不能夠從候選人身上找到信任,任命還是不可能。

Leung Jass:先不討論薯片是否建制派。香港好耐無試過咁期待一個人了(編按:香港很久沒這麼期待一個人了)。

六弦:是的,人事轉變不會帶來什麼翻天覆地的改變,但即使在制度之內,個人風格仍是有半分實際意義的。對我來說,不論是林鄭還是品客,至少有一點比梁振英好,他們在政府服務多年,應是比較務實幹練的。要是他們不會性情大變,那以他們的政治資歷,一在政府能服眾,二不會搞那麼多政治小動作。

yws:其實誰能夠堅守最後底線-不要讓中央破壞香港原有三權分立,保持法律凌駕於所有人之上;施政前經過深思熟慮,不要只顧興建大白象工程,誰就值得當選。只要勇於承認錯誤,不要推卸責任,為人清廉,願意聽取並採納民意,就可以說得上是好特首了。

Raphael Lin:這要仰望中聯辦,探知是否「紅燈」亮起,真正可悲⋯

香江:其實,到現在我也無法相信任何「誰誰誰較大機會當選」的分析,如馬嶽教授所說,大紅燈籠高高掛;只會猜度上意的港人,怎樣也是輸家。中聯辦近日的焦躁,更加暴露遊離的工商界仍在尋求轉身位置,等待「真聖旨」,林鄭的假團結,可悲又可笑。

「進步陣營」應在選舉中如何自處?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區諾軒曾在端發表評論,認為進步陣營不應在特首選舉失焦,徘徊於民主派應否派人參選的問題,對選委猜疑,又為很多市民支持曾俊華唉聲嘆氣,令人看不到前進的方向。選舉包含著不同利益的交合與衝突,「進步陣營」應當如何自處?香港的民主又將何去何從?18歲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或許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對我來說,核心價值最重要是人民可以有一個掌握自己前途、掌握自己將來、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

黃之鋒曾指核心價值最重要的是人民可以有一個掌握自己前途、掌握自己將來、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
黃之鋒曾指核心價值最重要的是人民可以有一個掌握自己前途、掌握自己將來、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攝: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過去雖然已經係過去,但係仰望將來,我好想大家的目標得以實踐,社會公義得以彰顯。

by區諾軒

Teresa Hui:不知民意為何物的叫做「進步陣營」?又幾攪笑!(編按:頗可笑!)其實選委手執的票是市民的。當然不希望你將選票私有化。而且你們冇(編按:沒有)「失焦」。失去有的焦才叫失焦。本來冇,又何來失?放過香港人吧!

Paul Wong:真正害怕民主的有两類人,一是土共,因為大部份是廢人,二就是呢班自詡站在民主前線的偽君子,一旦有民主這两類人都會被理性務實的選民唾棄

Johnny Tse(編按:為方便不曉粵語的讀者,本條留言中的部分內容經過編輯翻譯):任何有政治潔癖,而不想只是作夢般宣讀無人理會的所謂立場的人,在這批評試圖在制度內尋找縫隙的人,是無意義的!他們應該不要參加任何現行制度下的選舉,因為他們認為沒有用,但又誘騙人支持他們當選,這是不道德的行為!他們最好、最應該就是上街去暴力革命,而不是阻礙其他人用自己的方法爭取民主!

跛脚的智猪:政治家要有自己对于香港的长远规划,这是第一;第二才是要周旋利益各方,聚裂平衡,负重致远,达致目的。

冰山内的烈火作者对支持者既有富豪又有低学历基层及年长人士感到很惊讶。其实这没什么可吃惊的啊。很多国家的威权政党支持结构都是这样啊。印度、马来西亚、印尼、土耳其都是典型。美国和台湾地区很大程度也有这种特色。中国大陆除了年长这个不符合(因为年轻的小粉红太多了),其实对中共支持最有力的也是富豪、低学历、基层(主要是农村地区)。城市中产阶级虽然出于维护自身利益支持,但是心底里看不起中共的。尤其沿海地区大城市受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多数都是持自由派观点。所以说威权政党或政府的支持者结构一直都是这样,不奇怪。

區諾軒 Au Nok-hin 在轉發文章時評論說:無論如何,毋忘初衷,社會運動塑造我參與政治的世界觀,無論佢變到點樣低潮,又無論以自決、本土為名,我寧願站在這班人的一方,有問題我會提出,時時檢視行動有沒有離地,怎樣可以做得更加好。

曾俊華幾日籌幾百萬,係一個相當亮麗的數字,我相信沒有人否認他的人氣。我一直也覺得曾團隊的水準超班,每一個政團,都應該吸收他的表現,他日好好使用。政治不是道理啱就一定支持你,演說、感覺、號召力,誰貼近一般意志誰就勝利。 呢篇文大約講左我所見到公民提名、社會運動係特首選舉的角色問題。因為經歷,我不會離棄一班奮鬥多年的戰友,因為我相信當中很多人,仍然有可以帶動社會進步。因此當中很多人揶揄不少港人捐款,話咁有錢不需要籌之類,未必欠缺自省,或許也有某種公義觀在其中吧。

守護公義基金係籌得唔夠多,咁咪學習,好使到我地號召足以匹敵你對手囉。我一個係做得唔夠好,但可以信賴既,亦只有各位志同道合的同路,可以補足欠缺。只有信賴,才能成事。

過去雖然已經係過去,但係仰望將來,我好想大家的目標得以實踐,社會公義得以彰顯。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