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Your Opinion:復刻「春晚」,超現實的笑話

想象一下,春晚主持人口中的「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會攪起哪些紛亂的認同和對未來的想象?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editor@theinitium.com。

央視春晚分會場彩排情況。
央視春晚分會場彩排情況。攝:Imagine China

在中國大陸,農曆新年的年味漸漸變淡,越來越多的城市給鞭炮下了禁令,許多往昔的年俗也同樣式微。但由中國中央電視台舉辦的「春節聯歡晚會(春晚)」,自1983年開播以來,已經成為中國大陸過年儀式的一部分。

想象一下,春晚主持人嘴裏的中國,指代的是「中華民國」。今年,「春晚」跨過海峽到了台灣,自稱「中華民國唯一正統官媒」的眼球中央電視台復刻了這台晚會,在刻意模仿北京的正牌春晚同時,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元素和符合,都換成了「中華民國」。

論者張育軒認為,眼球春晚得以走紅,是在於國家符號與現實的劇烈脫節。也有參加是場晚會的新加坡讀者來函,稱眼球春晚是「戲謔一種名為『中華民國』的病態」。

關於「春晚」的幾篇文章刊出後,引發各地華人的熱議和爭論,一邊享受新年假期,一邊發表自己的見解。且聽大家怎麼說。

刻板印象背後,什麼是新疆內核?

「近年春晚中國家意識形態與市場邏輯愈加明顯,」論者趙陽說:「春晚吐槽,漸漸也變成了儀式的一環。」在今年的「正牌春晚」上,安排了新疆主題的小品《天山情》,這是首次有新疆小品登上春晚舞台。但節目被認為「再次加深了刻板印象」,不僅惹惱了新疆人,也引發了各地網民的集體吐槽。

你忘了自己是誰,用別人壓在你族的價值觀活著,不能活的像自己,終究只是個外人。

by AJ Lee

KaneShima:我觉得这个小品最恶心人的地方不是加深了民族刻板印象而是抹杀了人性。那个新疆大叔一方面千方百计推脱“同族同胞”的万元债务,一方面对“异族同胞”送来的国家补偿坚持拒收。不收补偿的理由很简单,仅仅是因为“汉人兄弟”送来的钱所以就不能要。宁可拒收“汉人兄弟”的国家补偿也要死赖“维族兄弟”的帐!这哪是一个正常的“维族大叔”?分明就是一个分不清楚公私、家国、情法的“维族神经病”…同样的,那个维族大妈和那个汉族会计也都在小品中表现出异于正常人的思维…

我认为成功的政治宣传恰恰是基于人人性的宣传,而这些扭曲人性、空喊团结、充满了政治宣传的小品就像是在年夜饭里吃出了蟑螂一般能让人印象深刻并且为之恶心一整年,然而就达成宣传目标来说并木有什么卵用。基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东西是“艺术”,而机遇幻想而背离生活的东西是“意淫”。

Cogito:非常认同 @KaneShima 的评论。这个小品我看到的是令人作呕的民族团结宣传,简直就是在以所谓的恩人自居。不说stereotype这一点,单就送你一个恩人这种事就没人能接受吧。

性感的菌毛:这篇文章主要讲了新疆或者西北地区的刻板印象,就像 @KaneShima 说的,其实这个小品最恶心人的不是这里,而是高级黑一样的政治口号。

喵神:这个小品看得我一个汉人都觉得尴尬无比。主动给拆迁款的政府工作人员、拒绝接受拆迁款的“群众”、高喊“命是汉人给的,身上流着汉人血”的维族同胞……促进民族和解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这种明显与客观情况相悖的“魔幻现实主义”小品只会引起两族相互敌视的反作用。

邱顯仕:國家的立場永遠是宣傳維族與漢族多麼的融洽,你的真實面貌跟心情永遠不會在他的考慮範圍內。

Swing Chang:如果台灣原住民出來說,我們部落已經很漢化了,這話聽起來不是很怪嗎?

"這場短時間內發起的集體吐槽,背後實則是一批維吾爾青年,基於在內地生活的經歷,迫切期望建構多元的現代化新疆形象。”這段話更是怪中之怪,整篇看來像是宣傳共產黨漢化新疆有多成功。

平粱成:這個叫現代化,不等於漢化美國人,英國人也是過現代生活的,他們也被漢化了?

李建霖:現代化與漢化差別的話語,應該要進入民族氛圍當中,當地人怎麼使用這些概念以及威脅。所謂現代化的制度經常是經由漢地輸入並融入了漢族主流文化價值,並不是全然漢化不同於現代化,對維吾爾或其他少民來說,漢化與現代化經常是同一件事,為何是同一件事,必須要進入他們的脈絡理解,而非我們用自己的主觀告訴他們:你說錯了。因為你們講的並非同一件事。

小冼:現代化和漢化的分別,在於現代化過程中維吾爾人能否維持自身的文化(如語言),如果只是強調自己跟漢族生活差不多,那頂多只能叫漢化而已。弱弱的一問,維吾爾人還能用突厥語溝通嗎,這年頭連香港都擋不住推普機了。

AJ Lee:你忘了自己是誰,用別人壓在你族的價值觀活著,不能活的像自己,終究只是個外人。

「春晚」作為戲謔,嘲弄的是誰?

眼球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刻意模仿北京中央電視台的「正牌春晚」諷刺時事。
眼球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刻意模仿北京中央電視台的「正牌春晚」諷刺時事。攝:徐翌全/端傳媒

「正牌春晚」越來越政治化,台灣復刻的「眼球中央春晚」則充斥着對國家符號的嘲弄。2016年第一次看到北京春晚的陳子見,從頭笑到尾,「每個節目幾乎都是政令宣導,感覺就是一個笑話。於是我們決定,要做這個笑話給台灣人看。」

文章中的主角 眼球中央電視台 留言「澄清」:我泱泱大中華民國怎麼能夠嘲笑,大家一定是看錯了。喜馬拉雅山,峰峰相連到天邊!

Richardi:如果是16年才第一次看春晚,并且似乎只看了那一届和今年的这一届的话,那我对他感到truly sorry啊,因为这刚好是春晚高度政治化起,我们认为「直情完全不能看」的两届……只是这又引出来一个问题了,他(们)caricature(編按:諷刺)的对象其实并不(一定)是他(们)以为的。

Bismarck Chou:我覺得對中華民國比較戲謔的,是那些跑去對岸聽習大大說故事的退役將領,那才是汙辱他們宣誓效忠過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傅瑩貞:嗯,是哪個團體會“戲謔”自己國家和人民呢?總不會是中華民國自己吧。其實一場從邀約觀眾到評論發酵的節目,呈現的是在台灣島上一種集體的自卑,那個自卑不在於國族到底是被誰定義,而在徹底否認自己,那個被自己否認的身分證上的國家中華民國,才是不被尊重的主因。

即使看起來背景沒那麼重要。但背景就在任何地方。眼球就在周遭。

by liusally

Abby Liu:有幸參加了央視春晚,跟同溫層吃飯真的很有趣!嘲諷完中華民國後不禁有一絲絲的哀傷,到底何時才可以有自己的國家。(全體起立唱國旗歌時雖然嘲諷滿點但實在是唱不出來啊!)

liusally:「你們的地理已經成為歷史了,你們的歷史已經成為小說了」這句話好戳眼啊XD。大陸民國背景的言情小說和電視劇還是有一定市場份額的吧。比如「來不及說我愛你」,或者「偽裝者」、「老九門」。

是女生也是陸生。寢室混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聊起帥哥和電視劇。有一次聊到興頭上說到鍾漢良和陳偉霆的民國扮相帥到爆炸。還拿著他們穿民國軍裝的硬照給台灣同學看。請容許我在這裡檢討自己的年少衝動和白痴。

不過後來我發現我想多了。其實可能不管哪類電視劇只要劇情好演員好都沒差啦。因為後來有個台灣男同學很激動的和我說他喜歡「胭脂」裡的趙麗穎。(背景也是民國)只是把這句話作為社會現象剖析開來就莫名心裡抖了一下。即使看起來背景沒那麼重要。但背景就在任何地方。眼球就在周遭。

Aaron_Lin:困難的點是,眼球中央的成功,也正代表台灣年輕人用自我嘲解的態度看待兩岸的矛盾。換個角度想,若今天眼球中央是用台獨的口氣,來描述台灣的現狀,年輕人願不願意報之同樣熱烈的掌聲?這兩個命題的輸贏,也可看出台灣未來的年輕人,究竟是離大陸越來越近,抑或越來越遠。

Pattie Wu :(編按:為方便不曉粵語的讀者,本條留言中的部分內容經過編輯翻譯)其實新一代的年青人即使關心政治亦無從宣洩,嘲諷是唯一的圖徑去對抗這種無力感。所以二次創作689、林鄭、葉劉的圖,是一種政治表態,而不是消遣。反觀不讓上fb,面對世人批評的國家,才是真正的「半死」。

自嘲背後,是一個認同困局?

晚會上有不少嘲諷國家政治符號的環節。
眼球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有不少嘲諷國家政治符號的環節。 攝:徐翌全/端傳媒

論者張育軒稱:「全世界少有一個地方像台灣這樣,流行嘲諷當下自己國家的政治符號。」他認為,中華民國仍存在,但完整的中華民國早已成為虛幻。因此,「中華民國無法要求國民將它認真看待,而當人們無法認真看待一件事情時,包括漠視、鄙視、挖苦或者嘲笑的任何可能都會被開展。」

讀者、台灣醫師 劉文勝 在轉發文章時公開評論說:各位朋友,你以為中華民國還存在嗎?首都在哪裡?領土還包括外蒙古嗎?如果中華民國被世界承認,為什麼參加奧運,不是用國旗?

深呼吸,我是來告訴你,你還在被催眠的夢境裡。醒過來吧,中華民國早就不存在了。臺灣人沒有國家,所以需要建立國家,一個民主自由的臺灣國。

Chen Shih-Long:台灣共和國才是好笑吧?一群人開心吃飯,嘲笑著自己的國家,結果總統是有台獨黨綱的黨主席,立法院也是一片綠油油,黨政軍都是主張台獨,結果大家赫然發現,台灣共和國根本就是選舉喊喊。一群人嘲笑著中國民國,出了國卻拿著國旗去跟中國人對幹,看到國旗還混痛哭流涕,實在不懂這群人是哪國人?國家叫什麼名字,有著什麼樣的歷史因素,根本就不重要,也許在18世紀民族主義剛起來時很重要,但現在根本不重要,就好像有點錢的人都想移民美國,你的後代當美國人你有覺得很重要嗎?為了台灣利益反中國可以理解,但明明就是個國家了,還要在內部自己搞不承認搞嘲諷,這麼行怎麼不去立法院推動獨立公投?載歌載舞嘲諷個100年有什麼屁用?

鄧源慶:嘲諷「中華民國是現今世上唯一合法中國的國家」這件事到底哪裡錯了?並沒有說中華民國不是國家阿,從頭到尾都是在說台灣不是國家。

力瑜郭:鄧源慶先生,我知道你沒有說中華民國不是國家,而是說臺灣目前不是國家。這一點的確是事實。但是嘲諷「中華民國是唯一合法中國」這說法是錯的,我理解你們獨派不喜歡中華民國,但是不管再怎麼不喜歡,民國就是大陸人民選出來的,自然比中共專制政權更能代表大陸。自由民主政府當然能代表人民。

Yi-Ling Ko:我愛台灣這片土地,也愛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我覺得最大的錯誤不過就是憲法上宣稱的國土,還有一點法理上的問題。說真的,我們的自愛跟別人是否承認,跟名稱沒什麼關聯,而是我們自己承不承認自己。

我看眼球中央電視臺一樣大笑,我也支持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我喜歡這個我從小生長經歷的種種,不過就是把屬於中國的地理部分排除就好了,有必要連在台灣的制度都一起否決才奇怪~

我們都在台澎金馬以中華民國之名舉行那麼多次投票,還要說中華民國不存在,我也是很錯亂。有人拿著歷史上的國際法等等一直要宣稱中華民國已死,但目前我們還是有著中華民國政府跟總統的民國106年,要這樣否定掉目前運轉的體制,對我們自己的認同感也是很大的傷害。

為何不能讓中華民國的定義,就以現在的事實為基礎就好呢?虛幻的領土,再修正就好,不喜歡國民黨的,不用拉著中華民國下水吧~另,我沒有不愛台灣這個名稱,但因為認識離島人,我很好奇他們會認為自己“住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嗎?XDDDD

Hung-Ta Lo:可是樓主(Yi-Ling Ko ),中華民國是國民黨帶來台灣的,您自己都說憲法上本身有很大的問題,既然知道中華民國這個政權有問題,那為何堅持要支持中華民國?

Yi-Ling Ko:嗯,跟同性戀婚姻的意思差不多的是:你不會教小孩何謂同性婚姻,那就讓別人來教;你不會跟外國人解釋中華民國,也不代表別人不會也不懂。

不然請問各位現在拿哪一國身分證?民進黨依舊在中華民國體制下執政,我覺得可以討厭國民黨,但一個可以容納各種政黨理念的國家體制,不需要被牽累。

Hung-Ta Lo:感謝您的回覆:)您知道中華民國政府來台灣近七十年的期間從不放棄代表正統中國嗎?中華民國政府一直向國際社會宣示她是代表合法的中國政府,要國際社會承認她才是正統中國,而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非法的政權,您知道嗎?如果中華民國不是中國,那為何中華民國的英文裡有China這個字?為什麼國父孫文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

再來您說在中華民國體制下,持有中華民國身分證就要認同中華民國。照這個邏輯,西藏人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身分證,所以西藏人必須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西藏人想要獨立於中國之外我想樓主應該知道)孫文也拿滿清的身分證,所以孫文必須永遠認同滿清體制,不能推翻滿清體制嗎? 如果您認為上述邏輯不合理,那又怎麼會認為台灣人在中華民國體制下就必須尊重中華民國體制,不能討厭不能推翻呢? 人民最大,體制次之,只要人民不滿意,中華民國體制當然可以推翻,而不是說我們目前給中華民國統治,就必須千秋萬世認同中華民國,那這樣您就是把體制置於人民的上位了。

對現實的分歧解讀,折射哪些未來想象?

kevin256:這面旗與國家符號歷經106個年頭,如今還能讓年輕人自由的表達想法與創作,統ㄧ過中國,還經歷過戰爭對抗,也政權大失敗過,但竟然有資金可以借星加坡發行星幣,困頓時竟能ㄧ次搞10大建設,到現在是零外債與還能支援非洲友邦金援建設,最後想想其實我們在地球上還蠻厲害的耶^_^

台灣工人公民:看到中國人的回覆內容深感遺憾,他們還是不理解台灣人在想什麼,台灣社會普遍的情形是什麼。台灣是為了擺脫民族國家的枷鎖,邁向後民族國家,建立世界新國家型態:國際移民的國度。為人類文明畫下新章節。

沈潮生:下面網友(台灣工人公民)說什麼臺灣超越民族國家的枷鎖,就是你們羡慕的日本都要有國家認同,祇不過臺灣的國家認同不是中華民國罷了。還說什麼建立新型國家形態,國際移民的國度,你們不知道現在的世界是右翼民族主義崛起的時代嗎?歐美各國都開始反移民啦!説什麼移民國度的那位臺灣朋友比共產黨還要左派。

SecretR:喔所以全世界右翼民族主義興起就要跟風,這種程度的論點拿出來說嘴真叫人笑話。年輕台灣人的國族認同早就萌芽了,只是怎樣認同都不會認同到一個空有秋海棠領土的國家空殼上。擁有國族認同跟一個國家是否要跟隨右翼民族主義風潮是兩個命題,這是非常好理解的。全世界僅存的幾個共產黨早就不左派了,跟你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左派社會主義你信嗎?

Nausicaa:當兵的時候看著國旗唱國歌,突然發覺升的是黨旗唱的是黨歌,但我們已經不再是黨國了。憲法明文規定的領土範圍,的確是超現實的笑話。

兩年前我也覺得統一是遲早的事。但近年香港的發展加上大陸動輒恐嚇,現在台灣民眾感覺也不同了。的確台灣面臨轉型壓力,不知如何前進,搞好經濟的確是當務之急。但在我們的價值觀中,自由民主早已如空氣般理所當然的存在。我的家人朋友都在台灣,也許我會暫時離開,但總有一天是要回來的。能用自己的母語共享相同文化價值觀,才是自由。經濟固然重要,但也別以爲價值觀只有一種。當戰爭真的發生了,有人會逃,願意留下悍衛家園的也大有人在。畢竟,這裡就是我們的土地,這不是某種抽象的、慷慨的民族情緒,而是我們成長的地方。我們有我們重視的,願意悍衛的價值。也許兩岸曾經是一家人,但如果你來過台灣,你會發現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兩岸早已漸行漸遠了。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