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Your Opinion:限韓令下,愛國還是愛「愛豆」?

當粉絲經濟撞上愛國主義,粉絲和藝人都是政治的木偶。有人說,其實是每一個看客的錯。


圖為韓國音樂支持者。
圖為韓國音樂支持者。攝:Jean Chung/Getty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editor@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2016年7月,一紙「限韓令」在網絡流傳,稱不可邀約韓星演出劇集或者上節目,並將原因指向「薩德」——2016年初,南韓同意美國在其國土上部署一款名為「薩德」的攔截導彈防禦系統。11月,網絡又曝光了廣電總局發給各大衞視限制涉韓影視作品的內部通知,「限韓令」全面升級。雖然並未有官方白紙黑字的禁令出現,但確有諸多公開活動被限制,許多涉韓影視娛樂項目也被叫停。

然而,在活躍着眾多韓星粉絲的中國大陸,這樣的「限韓令」卻沒有掀起多大規模的反對聲浪,粉絲圈中的很多人反而因為「薩德事件」而聲援「限韓令」,並同自己所愛的韓國偶像撇清關係。

在中國,粉絲經濟撞上愛國主義早有先例。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還有「戴立忍事件」「周子瑜事件」,都讓娛樂圈中的明星如履薄冰,必須保持「政治正確」才能相安無事。

當娛樂蒙上政治的色彩,當粉絲文化撞上中式愛國,愛國家還是愛「愛豆」,你會如何選擇呢?在端傳媒對「限韓令」和「台獨藝人」等引發的風波的報道下,都有很多讀者各抒己見,且聽聽大家怎講。

「國家面前無愛豆」,小粉絲為何秒變小粉紅?

「限韓令」鬧得沸沸揚揚之時,外交部發表聲明否認,並稱是「薩德」引起了中國民眾的不滿。隨後網民們在各大社交平台掀起了波瀾壯闊的聲援活動:「什麼限韓令,根本沒聽過,我們是自發限韓的」、「終於有機會報效祖國了,請國家放心甩鍋,這鍋我背」………也有粉絲依舊一邊「翻牆」為偶像投票,一邊在微博上高呼:「國家面前無愛豆」。是愛國還是愛歐巴?大部分的粉絲其實已經做出了選擇。心有不捨的粉絲這樣說:「如果歐巴是中國人就好了。」

和你無辦法去叫醒裝睡的人一樣,你也沒辦法去叫一些不願思考的人思考。

by kafiondaa

hola_hui :限韓令是個很神奇的東西,誰也沒有見過它,官方也不承認它,但它確確實實在產生着影響。有娛樂公司的朋友說,從來沒有見到過一紙禁令,但很多與韓國明星合作的項目都被叫停了。官方說這是人們自己的選擇,部署薩德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大概娛樂圈裏全都是愛國人士吧。

你的阿清酱:所以像我這樣不愛國的就很好辦了⋯⋯

磐石小姐:像我這樣不愛國也不愛歐巴的最好辦了⋯⋯

jasonz04:我這樣不愛國更不愛韓星的簡直再好不過⋯⋯

一個不太成熟的思考:小粉紅一直存在,只不過在去年一月之後才集中爆發的。在「小粉紅」爆發之前,中國的教育再到社會引導已經給小粉紅的出現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政治常識缺乏,活在自己的comfort zone裡面,天天只關心自己的idol或者別的一些愛好,好正常的。年輕人不少都這樣。至於政治,雖然在這個國家什麼都逃不開政治,可是他們的政治常識基本都來自社會灌輸,高中政治都學不好。內心空虛,需要一個子虛烏有的「集體感」來提供自信、勇氣和執行力。

好了,去年一月有好事者弄了個「遠征」行動,共青團煽風點火。你們看,有「集體感」,有「榮譽感」,有「行動」,有「成就感」(雖然這些並沒有帶來任何實際意義)砰!小粉紅的潛伏期結束了,小粉紅爆發了。

Qoqolin:年轻人似乎除了打发时间和爱国,似乎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的感觉,要不然就是挣钱……公民没有什么权利可言,也没有想法说为了什么样的社会和世界做点什么,所以整体的麻木很好理解,小范围的爆发也很好理解了。

kafiondaa:和你無辦法去叫醒裝睡的人一樣,你也沒辦法去叫一些不願思考的人思考。

9_9Oops:我不太明白為什麼這群韓劇迷會被罵得臭頭--尤其是不在內地生長生活的人,很難意識到體制的強大和教育的力量。這些在安全的地方吹水的鍵盤戰士如果出生在內地或是生活在內地,他們骨子裡那種走精面的屬性會給他們塑造成一群比內地韓劇迷更可鄙的生物。

不過我認為這件事的可憎之處是讓人意識到「趙國」真理部的力量,這也很讓人理解所謂眾人之事皆政治。(另外,韓流本身也有舉國宣傳的成分吧⋯⋯)

糞青 :不能真正參與政治,只能用這種理盲濫情的愛國運動表達自己是「國家」的一份子。

赞大炮:世界纷繁起来,宗教迷信样的崇拜不再可能,我们在系统中学会的是如何分配优先级。小粉红之所以不是深红,因为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但他们的世界里,“国家利益”在“老公”之上。这背后或者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逻辑,但军事部署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他们个人的利益,也是匪夷所思。也许他们需要的不是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之间的严密论证,他们需要的只是将自己放在“落后就要挨打”的悲情国家叙事中,获取比做粉丝更博大的高尚的归属感。而对我来讲,国家不是“我”存在的前提。相反,钦点谁当“老公”无干实际考量,是我超越了生存的审美选择,那才是我存在的象征。

BH :一个人,从小学开始上思想品德课,中考考政治,高考考政治,大学和研究生还要考政治,再加上不定时的讲座以及媒体的“熏陶”,所形成的小粉红们早已成了行尸走肉一般。当“爱国”爱到没有了底线,没有了自己的思想,政府“指哪打哪”,甚至自发“出征”的时候,这个人就已经和西部世界里的host没有区别了。小粉红们的行为及遭遇,既可笑,又可悲。更令人感到沮丧的时,所有居住在中国的人,我们的儿女很可能成为新一代的小粉红,到时候,我们又怎么去面对他们,怎么面对自己的良心?

2015年8月9日,江蘇南京,韓國人氣天團bigbang南京演唱會。
2015年8月9日,江蘇南京,韓國人氣天團bigbang南京演唱會。 攝:Imagine China

不論粉絲還是藝人,都是政治的木偶

對於在中國大陸謀生存的藝人來說,「政治正確」變得愈發重要。「國家面前無偶像」作為某種套路語言,在近幾年中也逐漸成為各個粉絲社群間的共識。遇到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抗日戰爭紀念日時藝人們都要謹言慎行,或是發佈一些愛國的表態,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被圍觀群眾痛斥「不愛國」、「不關心國家」。網友洛秋心說:「不管是粉絲還是藝人,都是政治的木偶。」

洛秋心 :娛樂經濟本來就是願買願賣兩廂情願,那些藝人不論靠臉靠演技靠露還是靠whatever都好,都是被粉絲和觀眾消費著的,然後賺取他們應得的報酬。他們從來都不是政客,靠販賣某套理念博取選票,所以藝人和粉絲的唯一關係就是後者花錢買前者的「勞動」——CD、電視劇、代言品牌etc。

所以,「有錢大曬」、「顧客是上帝」是很可怕的思維,藝人不是賣身給你,也沒有賣他的思想給你,更何況很多時候藝人本來也是政治無感的一批人,莫名其妙承擔了其身分的牽連。只是中國政府就是很愛把政治延伸到各種領域去。要這麼看的話,不管是粉絲還是藝人,都是政治的木偶。當然,戴立忍和張懸例外。

Helix :其實從所謂的鮮肉熱潮興起以來,所謂粉絲和偶像的關係就發生了變化,過去偶像通過自身的精神,能力,使粉絲產生崇拜。而鮮肉文化更多的是一種大眾的圍觀和豢養。粉絲的心態從卑微到成為主人,自然不能期待主人一定要為自己的愛犬出頭。

ziok :比「恐怖主義」還「恐怖」的受審跟壓制,藝人也被迫捲入政治漩渦。藝人還能如此堅持,不易。

Autosilo :對於韓藝人們,的確是會有很大的影響,因為他們本土的收入(來自他們本國電視台、制作公司的「一般性收入」)跟在中國大陸出Show、當嘉賓、拍廣告的在外收入比較,已是相對變得微少了,「限韓令」真的會傷及他們「搵真銀」的生計。以往日劇當道年代,日本流行文化在國內曾如日中天,誰料一下子給韓流蓋過了,當中除了日劇的確有點力不從心,韓國文化有長足進步外,國內政策的差別性待遇,真的不可忽略。

Nozomi:再正常不過了,以往中日關係密切,引進很多日劇和動畫,後來都由韓劇代替,網絡視頻站瘋狂引進,韓劇製作商也會面向中國「量身訂製」,文化往來必然靠政策引導,外交交惡,文化上限制也不奇怪。

再者,除了韓飯,普通網民對「限韓」叫好更多是因為本身就存在的衝突,韓國國內「反華」傾向,社交網絡上對中國的惡言惡語,許多藝人誇張表達自己在大陸多受歡迎地位多高,部分韓星粉絲的過激、無腦言論,這些很難不引起普通路人反感。

葉伶芳:這股高壓恐怖的氣息早已飄到台灣來了。別說在中國謀生的台灣人是如此,我周遭也有不少人已是如此,格調高一點的,在中國問題上自動噤聲,不敢表態,以免留下把柄;格調差的是幸災樂禍,冷言冷語說:「想賺人家的錢,還好意思動不動批評人家,說人家不好。」對這些人來說,想賺中國的錢,就必須支持極權體制就對了。文中引用的名句說得好:「牲口和愚民是不需要自由的。」

蔡英文做對的一件事情,是和這個極權體制保持距離,雖然空氣停滯到讓人感覺快要窒息,但除此之外,台灣別無選項。中國的體制不是我們撼動得了,中國的一切都非操之在我,國民黨的親中政策只是吃止痛藥的效果,病灶依舊。而我們都知道病灶在哪裡。

以前有一派泛藍精英希望能夠利用兩岸特殊的文化血緣,藉由親中立場向中共提出一些政治上的善意建言,達到從旁協助中共政改的目標。說實在話,某種程度上我也支持這種見解,因為中共一日不民主化,兩岸關係就永遠無解。但這個願望從習李體制越來越高壓看來,是徹底落空了。

既然中國的一切都非操之在我,小英最好的策略是什麼都不要做,以拖待變,以不變應萬變,用時間換取中國自動改變的時程。歷史的步調瞬息萬變,下一刻要發生什麼撼動人類歷史的事件,誰也料不定。

Min-hsien Hsu:「在小肆看來,待在中國生活,再怎麼有話想說,都得用「隱喻」,「就是一種『香港情境』,談什麼都得暗着來,不能公開挑明。」非得如此小心翼翼,小肆無奈地說,當身邊隨時都存在着「告密者」,你無法確認誰能信得過時,那就絕對不要對誰吐露真心,「除非是很熟,而且沒有任何利益相關的朋友,才能透露一點點。」

「告密者」的身份不僅侷限在官方人士,更擴及網絡上的網友,都可能暗中搜集着各種資訊,隨時準備往上報。「像我看到我facebook好友名單中,有些人在香港雨傘革命時,發了隱含親中國官方立場的文字,我就立馬解除與這些人的好友關係,不讓他們能輕易蒐集到我的資訊。」

至於「告密者」的動機,小肆說,有時這些人是把柄被握在官方手上,所以他們得配合官方進行情資蒐集;有時告密者是渴望分得資源的人,透過把別人往上報來輸誠。但不管是哪一類,在小肆眼中,這些人「既是受壓迫者,同時也是壓迫者。靠着壓迫別人,緩解自身被壓迫的情境。」

隨處存在的監控,碰上處處都是「人」的影視產業,如履薄冰的感受更加深刻。「影視產業本來就是特許行業,背後沒有一點關係的人根本沒辦法搞。」」

娛樂蒙上政治色彩是否已經成為一種常態?

不僅僅是「限韓令」和對台獨藝人的打壓,廣電總局也發布過「限娛令」來限制境外節目的引進,再加上「損害國家尊嚴、傷害民族感情者不得合作」等規定的限制,娛樂與政治的交織早已不再罕見。網友Hydrangea 說:「人家有改變國家的電影,我們只有改變電影的國家。」

不想让政治毁掉生活,但恐惧让我只会沉默,事已至此,其实是每一个看客的错。

by 隨意的名字

涂雨清:我觉得爱国主义这个和追星放在一起比较是不对等的,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追星是个人喜好问题,不需要参与到或者被参与国家政策里面。爱国放在和平年代讲大部分都是国家政治话语有意培养的固定思维,就是说这件事情本身与爱国不相关啊,但主流话语硬要扯上这个国家的帽子,很多人在追星的同时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不过是怕自己的偶像受到影响,或者只不过是主流话语影响后不经思考的叫嚣。限韩令会这么成功我也是挺惊讶的 还以为会引起什么反抗情绪 但大家还挺接受这种把爱国和追星混在一起谈的方式...

吃瓜群粽 :我是中国人(或者大陆人),老实说,前段时间的围绕这个事件的微博大战我亲身经历,从最开始不新鲜的台独艺人文章到后面事件的迅速发酵,阴谋论和扣帽子开始肆虐网络,整个过程我从尽量理智参与评论到后来卸载微博结束,其中的感慨很多,我想到了以前抵制日货游行中激动的愤青砸破一个日系车主的头,今天的网络暴力只要有一个合适的环境极有可能从线上走到线下,变成另一个打砸抢烧。一大群漠视法纪,没有正确是非观,物质难以靠自身能力得到满足的人心里都有一团“打土豪分土地”的火,社会客观存在的财富两极分化也加深了这些仇富行为,这时候畸形的“爱国主义”刚好给了这些人可以无法无天的合理理由。其中的主力除了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社会青中年,还有很大一部分主力是学生,几乎为零的社会工作生活经验和书看得少却想得多的特点使他们成了最容易被煽动的人群。这些问题可能短时间内会一直出现而且无法得到改善。但我想,两岸还是有很多明智的人存在。大家相互仇恨没有必要,以后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且行且看罢。

隨意的名字:共青团仅以一篇文章就毁掉一个人的职业毁掉一部电影,真是荒谬!哎…不想让政治毁掉生活,但恐惧让我只会沉默,事已至此,其实是每一个看客的错。

彷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每当听长辈指着电视机屏幕说,别的国家乱,中国不乱,我都一阵冷颤:你看不到的乱是最可怕的,因为中国的乱从来都是循序渐进,结果生存都变成了问题,才会有人感慨,乱了乱了。所以二十四史,大帝国末年,无一例外“人相食”。是不是还要再添一笔——“共和国末年,天下大饥,人相食?”

肚臍:看到關於自己人砍自己人的事實被一棒打醒而感到非常難過。越是這樣的環境越不應該針對一個一時靠澄清也無法扭轉劣勢的局面做更多無謂的抵抗跟掙扎。我想,現在最能努力的果真如作者文末提及的:把自己做好。當我們打從心底肯定自己是一個國家時,就算別人說不是也無濟於事。

邱顯仕:不思考如何讓自己的社會制度更完善進步,只想用這種復仇方式來對付異己,這把劍現在是揮向別的地方,過些時候一定會揮向自己的,把濫用的權利交出去後是收不回來的。多看看世界的觀點,少看看國家的論點,會讓你眼界更加開闊點。

spectrin :言论也好、行为也好就像一个风袋,袋子里的风往哪里吹的都有,但是什么风能吹得出袋子,全看把持着袋口的人。如果不小心风大了一点,吹出了什么问题,不得不追责的话,拿着口袋的人就会解释:那自然是风的“自发行为”,责归于法不责之众。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