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來了 國際

特朗普急急變臉,日美同盟怎麼辦?

特朗普誓要廢除TPP,安倍政府如何接招?日美同盟關係中「信任」還在嗎?


工作人員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特朗普會面前整理場地。
工作人員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特朗普會面前整理場地。攝:Drew Angerer/Getty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剛剛在紐約見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幾天後發布上任一百天內的新政,第一條就是退出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這無疑對安倍是迎頭一擊,也令人相信,安倍在兩人會面後,稱特朗普是「可以信賴的領導人」,不過是一句非常典型的外交辭令,看不出有任何實質性內容。

安倍於美國時間11月17日傍晚與特朗普見面。這是美國候任總統第一次與外國首腦舉行會談。約一個半小時的會談內容沒有公開,但兩人很有可能沒有談攏。如果特朗普對安倍有具體許諾的話,安倍不會如此泛泛而談。

在21日發布的影片中,特朗普表示將發布退出 TPP 的意向通告,「它對我們國家是一個潛在的災難。取而代之的是,我們將就公平的、雙邊的貿易協定進行談判,以將工作崗位和工業帶回美國境內。」

特朗普的當選並不是一個孤立現象,而是世界上反全球化浪潮的重要象徵。先前,英國的脱歐,歐洲各地的右翼強勢抬頭等等,可以說是對全球化的一種反向而動。英國脱歐宣告歐盟危機的到來,歐洲右翼更因為特朗普的當選而大受鼓舞。特朗普的當選不僅意味著美國將出現另類的變化,也意味著世界將處於各種不確定狀態。所以,德國媒體稱特朗普當選是「破壞者的勝利,是一場政治災難」、「特朗普的勝利是對民主主義者的警告」等等。

特朗普的當選,在亞洲深感震撼的大概就是日本政府了。蓋因日本積極參與並大力支持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所積極倡導的、旨在掌握全球經濟話語權的TPP。當選後特朗普反對TPP的態度沒有任何改變跡象,這使得日本坐立不安。儘管主導者奧巴馬政府放棄了在任內批准TPP,安倍政府卻一反常態加速對TPP的推進,目前已經由眾議院通過後,送參議院審查,參議院也是自民黨天下,最終被批准自不在話下。

為甚麼安倍政府如此熱衷於TPP?這是因為日本希望藉助美國之力包圍中國。

眾所周知,奧巴馬在2015年10月5日參加TPP協商12國達成協議時表示,「不能由中國來制定經濟活動的規則(We can』t let countries like China write the rules of the global economy)。」奧巴馬此番言論道出了TPP的真實目的,同時也賦予TPP強烈的政治色彩。也就是說TPP的政治含義大於經濟含義,是對WTO(世界貿易組織)另起爐灶,重新洗牌的一種方式。這對於和中國關係緊張的日本來說是一個不小的「福音」。

安倍上台以來的外交核心之一就是要形成對中國的包圍圈,並與中國在各個領域展開競爭。

如今特朗普不僅對TPP的冷淡,對日本也多有批判,並在美軍駐日經費問題上要求日本負擔更多部份。特別是特朗普的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傾向很有可能動搖美國與日本的同盟關係,甚至影響日美安保體系。不僅如此,特朗普的親信、前中央情報局局長伍爾西(James Woolsey)表示歡迎中國主導的AIIB(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並說不參加AIIB是戰略錯誤。

此番言論表明特朗普不排斥AIIB,同時也意味著美國要放日本的鴿子。這對於緊跟奧巴馬政府、拒絕AIIB的日本來說,猶如晴空霹靂。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紐約與特朗普會面。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紐約與特朗普會面。攝:Cabinet Public Relations Office/HANDOUT via Reuters

因此安倍急於會晤特朗普,就是希望能說服他迴心轉意,當然不排除其中有直接向特朗普確認有關言論真實含義的可能,當然也希望通過和特朗普直接會晤向日本國內以及世界顯示:日本現政府與下一屆美國政府的關係依然牢不可破。

20日結束的APEC(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通過首腦宣言,其中特別提出了反對貿易保護主義,這相信是針對特朗普可能實施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也從另一個側面印證了安倍特朗普會談沒有實質性進展。但是一紙宣言想要讓反對全球化的特朗普等迴心轉意並不容易,面對這樣的形勢,日本將會如何應對,將影響日本與美國今後的關係。

在美國越發對TPP消極之際,安倍政府仍與其他相關國家加強關係,更加不遺餘力推動TPP。但從經濟數字來看,TPP的12國在2014年的GDP總數為28萬億美元,美國佔了17.42萬億美元,日本只有4.62萬億美元,剩下的國家GDP則總共不到6萬億美元。美國在TPP中的絕對地位不言而喻,日本在美國不參加的情況下,即使有替代美國領導TPP的意願,TPP也失去了原有的意義。

但是,日本的安倍政府為何一如既往,契而不捨?其原因可能出於以下幾點:

一、安倍是TPP成員國中最積極推動TPP的國家領導人之一,而且在與美方談判中做出了不少讓步(在野黨國會議員要求公開TPP談判資料,得到的是被塗得黑壓壓的資料),如今,美國「臨陣逃脱」,TPP搖搖欲墜,安倍難以向國民說明,為此,只有繼續積極推動TPP以掩飾TPP已經土崩瓦解的現實,以便自圓其說。

二、希望通過批准TPP對即將上任的特朗普施壓。

三、替代美國,積極推動TPP,通過向其他十個國家施加影響,特別其中的東南亞國家,以對抗中國的新絲綢之路(一帶一路)戰略。

在這些原因之中,最核心的部份是為了包圍中國。本來,奧巴馬政府在希拉莉積極推動下實現了重返亞洲的戰略部署,此策略針對中國,日本樂見其成。去年9月19日,通過的安保法案雖有試圖實現 「日本國家正常化」的目的,更有積極與美國配合來牽制中國的意味。

但是沒有美國的TPP,猶如沒有了脊梁骨,難以硬起來。

除此之外,日本與美國之間還有一個重要的關係紐帶,那就是日美安保條約。日美同盟正是在此基礎上建立。如今,特朗普希望日方能夠全面負擔駐日美軍的費用,安倍晉三在11月14日參議院TPP審查委員會上拒絕了這一要求,指出美軍駐紮日本也符合美國的利益。從特朗普的角度來看,今後美日關係有可能因為駐軍費用負擔問題,而出現不愉快。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紐約與特朗普會面後會見傳媒。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紐約與特朗普會面後會見傳媒。攝:Drew Angerer/Getty

這次安倍與特朗普會晤後答記者問題時,非常巧妙地說:同盟關係只有建立在信賴基礎之上才能起作用。這就告訴人們,目前的日美同盟關係中缺乏信賴基礎。對於日本來說,造成這一結果的,恰恰是安倍確信可以「信賴」的領導人──特朗普本人。

在南海問題的中美角力中,日本也表現出極大興趣。自從去年通過安保法案後,日本在具體軍事動作上頻頻出手,特別是向與中國有糾紛的越南,菲律賓提供巡視船,並稱要為美國在印度洋站崗放哨,以及宣稱要參與美國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這一切都是在配合美國對中國的制衡,可以說日本是美國在亞洲的得力助手。

然而特朗普上台後,首先要做的是一切圍繞美國自己,執政初期的他對於南海,很有可能不像奧巴馬那樣積極主動,至於其政策是否順利實施,乃另當別論。

一旦這種情況出現,日本有可能面臨著一種窘境,欲罷不能。沒有美國強有力支持下的日本,一時半會無法挑起重任。在一頭熱一頭冷的情況下,日美關係將如何構築曾經有過的信賴關係成為關鍵。如果特朗普奉行孤立主義政策,東亞的政治板塊將重寫,日本也許會與美國漸行漸遠,以沒有美國的TPP為基礎,另闢勢力範圍。

特朗普對於日圓貶值也是持批判態度,他認為日圓貶值是日本政府為了擴大出口而進行匯率操控。言外之意就是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是由於人為地貶值日圓而致。當然,全世界不僅是日本利用貨幣貶值擴大出口。但是,日本已經被特朗普點名要「整肅」,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綜上所述,此次,特朗普的勝選,將打破世界政治的格局,在這種形勢之下的日美關係難免會受到影響。特朗普上台之後的日美關係,預計會出現不安定的狀態。至於這種狀態將持續多久,則無法預測。只是如何修復與特朗普的政治關係,並與他建立起新的信賴關係,將考驗安倍們的政治智慧。

(作者為日本大學副教授)

特朗普 特朗普來了 美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