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東京物語

張維中:《重版出來!》到《校對女王》,日本出版業奮鬥圖強記

近來日劇《重版出來!》及《校對女王》引起不少熱議,劇中除強調日本出版業的專業性,同時也展現了當下面臨的危機。


面對出版不景氣,日本出版界如何舊瓶釀新酒?
面對出版不景氣,日本出版界如何舊瓶釀新酒?圖:Tseng Lee / 端傳媒設計部

2016年春季檔日劇中,有一齣戲改編自漫畫家松田奈緒子的作品,名為《重版出來!》(中文為成功再版之意),講的是在愈來愈不景氣的日本出版界中,一間漫畫出版社的職場故事。這套漫畫在日本得過不少大獎,銷量也不差,但改編戲的收視率卻很低,平均僅有8%而已,一般觀眾群的反應普普通通。然而,在與出版相關的同業人士之間,卻看得心有戚戚焉。並且意外地,這齣戲在台灣的出版圈造成極大的迴響,一時之間,原本中文應該說再刷或再版的專業用語,台灣的出版社都流行直接用起劇名「重版出來」一詞。

雖然這齣戲在日本收視不佳,但描寫出版現況的戲劇,到了秋季檔日劇卻仍不間斷。最近有一齣石原聰美主演的新日劇《校對女王》(原名:地味にスゴイ! 校閲ガール.河野悦子)登場,同樣也是以出版社為背景,只不過這一次說的是社內「校閱部門」的故事。截至目前為止,已在日本播出兩集的《校對女王》收視率都有11%以上,據聞電視台也對後勢看漲有信心。然而,此劇一播出,卻意外引起了實際上在出版社內校對部工作的員工,極大的不滿和反彈。

石原聰美主演的新日劇《校對女王》。
石原聰美主演的新日劇《校對女王》。圖:作者提供

校閱在日本被尊為專業技術

有媒體訪問在日本出版社校對部工作的員工,觀看這齣戲以後的感想,大家紛紛表示:「簡直像『放送事故』程度的偏離現實,不要看輕了校閱的工作!」原來是因為劇中女主角明明是新進員工,且毫無校對經驗,卻被分發到校閱部門工作,這在現實社會的日本出版社中,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許多人以為編輯的工作就包括了校稿,但事實上在日本傳統出版產業中,校稿是校稿,編輯是編輯,完全是兩個不同領域的工作。校閱在日本可說是被視為一項「專門技術」,不僅只是挑用字遣詞的問題與錯字而已,最困難的還在於要有能力看出文句脈絡是否符合邏輯,甚至確認作家筆下提到人事史實的真偽,將疑問標出來。除了大出版社會設立校閱部門以外,在日本甚至還有專門的校稿公司,如位於神樂坂經營「海鷗書店」的「歐來堂」書籍專業校閱公司,正是一例。校閱,在日本被視為專門職,但其實也是嚴守本分的職位,因為用字和疑問的修正與否,是回到編輯者的手上,與作家溝通後才做最終決定。像是日劇《校對女王》中,女主角做出的許多事,在現實生活的校稿部門人員看來,都是踰越職責的誇張行徑。更遑論想從校閱部門「奮發圖強」到編採部門的升遷過程了。

日本五、六十歲世代的資深出版人,是經歷過日本出版業最輝煌時代的一群人。這些人曾感嘆地表示,從前書籍校閱是為了提升出版物的品質,並且避免內容出現錯誤的要務工作。可是近年來受到出版不景氣的影響,無論哪一間出版社都面臨著裁員的困境。首先裁員的對象,當然不會是編輯,往往大刀就砍向了校閱部。最近一般雜誌或流行情報誌,甚至新聞版面,很多公司都沒有了專門校對的人員。他們認為,這就是惡性循環的開始。全體出版業界不再培養校稿專業人,編輯的長才或許在於編務發想,以及跟作家與裝幀設計師的溝通,不一定所有的編輯都有很好的校稿能力,結果就是導致日本出版品的素質開始滑落。

文春文庫。出版社會在不同季節,推出相應主題的文庫書展。
文春文庫。出版社會在不同季節,推出相應主題的文庫書展。圖:作者提供

出版不景氣中力求圖存之道

面對出版不景氣,裁撤或減少校閱部門的支出,或許是不得不的手段。不過即使如此,我們仍能見到日本出版界對於文字書的行銷,依然是想盡辦法力求圖存之道。尤其是對於已出版經年的文藝書籍,也就是日本所謂的「文庫本」(而非精裝封面的單行本新作)如何舊瓶釀新酒,再次推陳出新的行銷用心。

話題性的流行書,雖然在一時之間會衝高銷量,不過卻可能不會長銷。迄今,日本的出版社還是很積極的將他們手中握有的舊作,每一年都透過各種文庫本書展或更換新封面的主題書系,讓這些書有機會接觸到新一輩的讀者群。

在日本大部分的新書都會先以精裝硬殼的單行本上市,過了一年或兩年後,若此書有一定不錯的銷量,那麼就會再推出小開本的「文庫本」叢書。文庫本易於攜帶,價格也便宜,可能只要精裝本的三分或四分之一。出版社推出的文庫系列,比較知名的如新潮文庫、幻冬舍文庫、文春文庫等,總會在不同季節,推出相應主題的文庫書展。純粹在書店辦書展,影響力可能已大不如前,於是也開始配合時代潮流跟青少年口味的行銷方式。例如2016年新潮文庫就結合Instagram舉辦讀者投稿抽獎的活動;或將「新潮文庫100冊」當中的經典作品,推出期間限定的特製封面;又或者像幻冬舍文庫正逢創刊20週年,連續找來年輕族群熱愛的EXILE/三代目J Soul Brothers的岩田剛典作為代言人,拍攝一系列帥氣照片來推廣閱讀。

幻冬舍文庫創刊20週年,找來年輕族群熱愛的岩田剛典作為代言人。
幻冬舍文庫創刊20週年,找來年輕族群熱愛的岩田剛典作為代言人。圖:作者提供

出版社以外,書店對於文庫本的經營,也經常會有令人意外的特殊手法。最近在盛岡市一間「さわや書店」裡的年輕職員,便突發奇想推出一套「文庫X」的謎樣叢書。他們自製書封面,把原有文庫本的封面、書名、作者和出版社全都遮起來,希望不要讓讀者帶著先入為主的觀點去看一本書。至於在新包的書皮上,則是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全是來自於店員自身的閱讀心得。原本該書店一本文庫書每月銷量最多200本,經過「文庫X」包裝,以及在網路社群的話題製造下,該書店兩個月就賣掉1600冊文庫本。現在除了「さわや書店」盛岡市店家外,全國共有300家連鎖店參與「文庫X」的行銷手法。

在台港,一本書,幾乎只有新作上市與舊作被塞在書架裡(然後賣光了也很少再補書)的兩種命運。日本出版社對於文庫本的促銷方式,讓舊作也擁有重見天日的機會,可說是藉著包裝文庫本,延續一本書的生命。

無論是《重版出來!》觸及的議題,或《校對女王》引起正反兩極反應,都讓人得以瞭解日本出版業的專業性,同時也窺見日本這個出版大國,在面對出版市場逐漸凋敝之際,未來可能面臨的危機。不過,即使是面對危機,日本出版界總不放棄,仍舊努力製造出一本書與一位讀者緣分的巧遇。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