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洞 公民黑客

當記者與極客一起開Party,他們只有一個主題:重啟新聞!

寫報導的人與寫代碼的人,為何年年都要去阿根廷首都的一家廢舊工廠待上三天?他們是要搞個大新聞嗎?


Hacks/Hackers派對地點是位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座兩層高廢舊工廠,那裏隨處可見大片色彩濃烈的塗鴉,充滿後現代氣息,數千名賓客將在這裏玩足3天。
Hacks/Hackers派對地點是位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座兩層高廢舊工廠,那裏隨處可見大片色彩濃烈的塗鴉,充滿後現代氣息,數千名賓客將在這裏玩足3天。圖片來源:Hacks/Hackers網站

阿根廷的冬天又到了,Mariano Blejman正忙著籌劃一場巨型派對「Media Party」,今年已經是第五年了,賓客人數預計會從第一年的幾百人漲到超過2000人,派對地點是位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座兩層高廢舊工廠,那裏隨處可見大片色彩濃烈的塗鴉,充滿後現代氣息,數千名賓客將在這裏玩足3天。

Mariano不是派對動物,他是全球最活躍的Hacks/Hackers「分舵」的「總舵主」,連結著7000名成員;Media Party也不是一場吃喝玩樂,它是全球最大的Hacks/Hackers線下聚會。

Hacks/Hackers簡稱HH,是一個網絡草根社區,連結新聞人(Hacks),以及技術高超的程式設計師(Hackers),試圖藉助科技改變媒體,目前在全球有88個「分舵」。世界各地的HH成員不時會舉辦線下聚會,今年8月22日開始的一週內,除南極洲以外的各大洲都有線下見面活動,其中的「巨無霸」就是8月25到27日的Media Party,約有2300人湧進了那座廢舊工廠。

2011年啟動第一屆至今,Media Party只有一個主題,「重啟新聞」(Rebooting Journalism),這來自HH的口號「加入媒體革命,重啟新聞」,而HH的誕生,要倒回2009年。

計算機輔助報導(computer-assisted reporting)上世紀50年代初已經出現,但直到半個世紀之後的21世紀初,程序員雖然不再是新聞機構裏的罕有角色,但技術更多仍被視為新聞報導的輔助工具,而非有機組成或變革力量,新聞界與科技界的日常融合和前瞻性交流亦不頻繁。

從讀報紙、聽廣播,到看電視、看網頁、再到刷手機、甚至刷手錶或眼鏡,從看文字,看照片,到看視頻,看數據圖表,再到玩互動網頁,人們接收新聞資訊的方式變化越來越快,網絡和移動時代的新聞革命,將由誰來領軍?

2009年,在美國的東岸和西岸,同時出現了連結新聞界與技術界的倡議。

在東岸的麻省(Massachusetts),專注新聞與人文的奈特基金會(Knight Foundation)組織的一場研討會上,《紐約時報》的Aron Pilhofer和西北大學新聞學院的Rich Gordon提議,建立一個「對網頁/數碼應用開發和技術創新以支持新聞目標理念感興趣者的網絡」。在西岸的硅谷,剛剛憑奈特基金會獎學金從斯坦福大學畢業的前美聯社記者Burt Herman成立了一個小組,組織新聞和科技界的人面對面交流,探討合作。

巧的是,東西岸都取了「Hacks and Hackers」這個名字,以體現實幹精神。2009年末,Aron, Rich和Burt走到了一起,在加州的灣區成立了HH的第一個組織,鼓勵技術界成員探索將信息分類、可視化和推廣發行的技術,而新聞界成員則要利用技術來發現和表述故事。現在,世界各地的HH聚會中,被交流最多的是數據新聞、互動新聞的製作方法,以及可以為記者編輯開發的工具。

 Hacks/Hackers 派對中,賓客會互相交流數據新聞、互動新聞的製作方法,以及可以為記者編輯開發的工具。
Hacks/Hackers 派對中,賓客會互相交流數據新聞、互動新聞的製作方法,以及可以為記者編輯開發的工具。圖片來源:Hacks/Hackers網站

2011年,HH風潮席捲到位於南美洲阿根廷的首都,彼時 Mariano Blejman 還是當地媒體 Página/12 的科技和數據編輯,HH布宜諾斯艾利斯分會的誕生源於他的一條推特:邀請城中願意重新思考媒體未來的人見個面。這次約120人蔘加的小聚會,啟發 Mariano 去經營一個社群供不同專業的人一同摸索媒體發展的下一站,這恰恰是HH的路線。

Mariano 曾有超過14年的編輯經驗,2013年他申請到奈特新聞獎學金後,開始嘗試媒體創業和社群運營,參與發起了一個面向小型媒體的風險投資項目。分會成立之初,藉助奈特基金會,和支援、領導開放源代碼專案的 Mozilla 基金會的網絡,Mariano 定期邀請美國一線媒體人到阿根廷,參加HH的聚會交流。漸漸地,阿根廷的開源社群也加入進來,五年間,HH布宜諾斯艾利斯分會的活躍人數由1000人增加至7000人,成為全球最大的HH分會。

「阿根廷的極客氣氛很濃,政府一直在推動開放數據和開放源碼,許多開源社群的人也在政府工作,」Mariano 說道,這讓布宜諾斯艾利斯擁有強大的自由與開放基因。

開放原始碼

「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或者簡稱為「開源」是一種理念倡議及實踐主張,現今多用在資訊相關領域。它倡議開發者將產品設計、生產的過程及紀錄全數公開,以便讓後來的參與者能夠依自己的需求使用產品,並且做進一步的改良及開發。

分會成員這麼多,普通聚會都只能是部分成員參加,何不像一些公司那樣,搞個全體員工都參加的大聚會?Mariano 決定,辦年度派對,每年8月,把布宜諾斯艾利斯所有的媒體極客都請來,派對的名字就叫「Media Party」。

2012年,第一屆Media Party,主要研究數據新聞人才該如何培養。2013年,第二屆,提出要將開源軟件和文化引入編輯室。2014年,Census Reporter 團隊在此分享「用戶驅動」的網站設計方法——他們曾發放大量問卷採集用戶感受,以此作為設計網站的參考依據。2015年,《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來分享如何利用網站的評論功能經營讀者社群。這兩年,又邀請風險投資加入,探討獨立媒體如何生存、如何找到商業模式。今年,Mariano準備了巴拿馬文件數據平台 Neo4j 教學、虛擬現實(VR) 工具展示、編輯室數字安全錦囊等。

2016年Media Party和全球編輯網絡峰會主旨演講關鍵詞對比
2016年Media Party和全球編輯網絡峰會主旨演講關鍵詞對比 圖:端傳媒設計部

Media Party並非全球獨家的新聞技術混融大派對,全球編輯網絡峰會(GEN Summit)同樣是探索媒體創新的大會,其中雲集各大媒體和科技公司高管,著重探討新聞敘事的革新方向和展示產品,設立多種獎項,但在歐洲舉辦的GEN峰會遠沒有Media Party那麼「草根」:後者一連五年在同一家廢舊工廠舉行,一直強調實用操作,每位講者除了要做20分鐘的演講,還需奉上2小時的工作坊,教授的均是最前沿的技術。每年 Party 的最後一天,則會全部用作編程馬拉松(Hackathon),幾乎人人都要參加。

誰在這些會議上討論媒體的未來?
誰在這些會議上討論媒體的未來?圖:端傳媒設計部

今年的 Media Party 編程馬拉松上,有團隊以阿根廷國會投票紀錄反映議員間相互支持的關係,並做成了 3D 效果,當讀者帶上特製眼鏡後,即可進入一個虛擬現實的空間,一個個議員就像懸浮在讀者身邊的星球,他們有的靠得近,有的離得遠,還分顏色表示不同的派別,讀者可以沉浸式地探索他們的投票記錄和立場關係。

Douglas Arellanes是總部在德國的媒體開源工具製造商 Source Fabric 的創始人,目前常待在美國硅谷。他堪稱Media Party的鐵桿座上賓,五年來一屆都沒缺席,用他的話來形容,Media Party「含金量很高,即便花20多個小時飛來阿根廷也值得。」

對 Media Party,Douglas 印象最深的是編程馬拉松,「在許多媒體裏,管理者與一線的記者和技術人員之間的互動很少。當組隊參加 Hackahton 時,他們必須交流,這是增進相互理解的過程,到最後才會發現,『哦,原來對方的工作是這樣的』。」

比如今年,就有團隊用一天時間,為建網站、開博客常用的Wordpress平台開發了一款插件,支持用戶將文章分享到 Taringa! 。Taringa! 是南美洲主流的社交平台之一,形態類似Reddit,每月有超過6000萬活躍用戶。此外,還有人為獨立媒體的網站制定安全方案、製作互動網頁展現過去十年阿根廷葡萄酒出口地圖等。

曾經有人將 HH比作一個開源項目,就像TedTalks一樣,誰都可以將它「複製」到自己所在的城市,但每一個在地版本都是獨一無二的,都可能為整個HH族群帶來新的養分。

在華語地區,香港的HH已有三年歷史,現任組織者、彭博社的互動圖表新聞記者Cedric Sam告訴端傳媒,這裏的記者與程序員比例大約是1:1。而台灣的HH社區將在今年十月開啟,發起人是 FT中文網的數據新聞編輯史書華,她希望將它打造成新聞媒體界的 g0v(零時政府)。g0v是一群程式設計師於2012年在台灣成立的網絡社群,致力於推動政府資訊透明化,開發公民參與社會的資訊平台和工具。

2016 Media Party 乾貨分享

身為全球最大HH分會的「舵主」、Media Party之父,Mariano也有他的煩惱:「每年都需要找到新聞業最新的東西來 Media Party,其實難度不小。我總感覺,參與者的驚喜感在降低,不過,能讓大家知道世界上的同行都在做些什麼、怎麼做的,這就夠了。」

以下是今年Media Party參會者的「伴手禮」:

Neo4j

圖譜數據庫(Graph Database)的早期探索者。目前已經發展成為一個綜合的平台,支持結構化的查詢(使用Cypher Query Language)、全文檢索(基於開源搜索引擎 Apache Lucene),也提供豐富的可視化功能,非常適合記者快速、交互式探索一個數據集並提取關鍵信息。

圖譜是一種常見的數據結構,包括節點(Node)和鏈接(Link)。日常生活中的很多問題都可以抽象用圖譜來表達,比如社交網絡,就是以人為節點、朋友關係為鏈接;一個公司的組織結構,也可以抽象用圖譜來表達。圖譜數據庫是專門為圖譜的快速創建、修改、查詢而打造的。

2016年,Neo4j成功支持了「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的報導和資訊開放。從巴拿馬馮塞卡律所流出的「巴拿馬文件」數據集中,人、公司(或組織)與中間機構的關係,適合抽象為圖譜。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的記者和工程師,將「巴拿馬文件」中的結構化資料,以及 ICIJ 三年前公開的「Offshore Leaks」(離岸公司檔案外泄)資料,導入了Neo4j數據庫,將其查詢檢索界面提供給來自全球的370位記者使用,成功曝光了一系列政治人物和社會精英如何運用這個「避税天堂」來安置自己的資產。

AFrame

虛擬現實(VR)及3D效果搭建工具。越來越多新聞媒體在報導中應用VR,以期為讀者帶來身臨其境般的體驗。目前,營造 VR 效果有多種方案,相較於專業開發者和 3D 建模專家常用的 WebGL,基於 Three.js 的 AFrame是更易用的選擇。

Three.js 通過 Javascript(一種常用的網頁編程語言)來構建3D模型、組成3D場景、協調光源和驅動渲染。同時, AFrame 框架有特製的 HTML tag(HTML元素,HTML文件的一個基本組成單元),這讓開發者可以用簡單的標記語言(除了文本內容,標記語言還會通過簡單的符號來標示文本格式等信息),靈活地搭建 3D 效果,即便是剛入門的前端工程師,用AFrame 框架也可以迅速完成一個 VR 作品。

除此以外,AFrame 也支持「360° 視頻」「全景照片」,想做出 VR 效果的視頻和照片,只需要一行代碼。參考樣例

寫給記者和編輯的數字安全清單

網絡世界危機四伏,帳號被盜、郵件泄漏、通話被監聽⋯⋯這些狀況隨時可能發生,但許多記者和編輯還意識不到問題有多嚴重。加州大學歐文分校信息學博士Martin Shelton分享的這份清單,從密碼、瀏覽器再到通訊軟件,讓大家一一對照,「全副武裝」。

公民黑客 數洞 數據統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