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Peter Wong的時尚觀察

是工作空間,也是社群:WeWork市值破百億美元的祕密

不要忘記,這些空間同時會有具投資能力的公司進駐,如果創意是傾出來的,那麼生意也當然可以傾出來的吧?


WeWork表面上是經營辦公空間租賃,但他們經常強調自己不是在經營一個空間,而是社區,還有服務。
WeWork表面上是經營辦公空間租賃,但他們經常強調自己不是在經營一個空間,而是社區,還有服務。圖:WeWork提供

在分享經濟的大時代下,只要有Wi-Fi,有手機,有互聯網,不用真的生產一件實物,人們也可透過一個數碼平台進行交易,做生意,賺到錢,然後讓搭建平台的公司價值愈估愈高,得到更多投資基金支持,估值幾乎是以幾何級數地上升。

近年成功例子太多了,最叫人印象深刻的當然是從未擁有一部車輛便估值數百億美元的叫車程式Uber,還有同樣從未擁有一間房子便又估值數百億美元的Airbnb,最新又剛登陸香港的範例是來自紐約,從未擁有一個空間,便已在短短6年間由一個紐約據點發展至估值百億美元的跨國公司,主要經營辦公空間概念的WeWork。

雖然Coworking Space並非新鮮的概念,WeWork也不是現存最大的一間,但兩位創辦人麥克凱爾維(Miguel McKelvey)與紐曼(Adam Neumann)當年的創業故事卻讓人津津樂道。Miguel是土生土長美國人,Adam則是來自以色列的移民,兩人於2008年在紐約Brooklyn一個破落工廠,開設名為GreenDesk的Coworking Space,由於概念新穎,糅合了工作、社交和休閒於同一空間,吸引到一班充滿想像力的創意人,不久更成為城中話題,開創了Coworking Space的嶄新境界。

跟着他們在2010年於紐約Soho區繼續創辦WeWork,把新世紀的辦公室租賃事業發揚光大,兩人各司其職,合作無間,Miguel主要負責創意方面例如室內設計,Adam則負責經營,釐清商業模式,6年間便把公司發展成百億美元企業。目前WeWork在全球擁有超過1400名員工,100多個服務點遍佈30多個城市,服務超過1萬家公司,會員超過6萬。

2016年,他們正式進駐亞太區。先是7月在上海,8月在首爾,9月1號在香港銅鑼灣正式開幕,10月則會在悉尼。香港還有另一個點在灣仔區,預定12月開幕。我在開幕日有機會見到WeWork香港、首爾和悉尼區總經理Henek Lo(羅漢寧),問到他們是基於甚麼條件選擇進駐的城市。

2010年於紐約Soho區創辦的WeWork,6年間便發展成百億美元企業,2016年正式進駐亞太區。
2010年於紐約Soho區創辦的WeWork,6年間便發展成百億美元企業,2016年正式進駐亞太區。圖:WeWork提供

據Henek說,一個城市的金融市場是否發達,會是他們考慮的重點之一,因為WeWork主要針對的租戶,都是屬於近年很多人談論的創業潮裏的獨立創業人士,對於這些剛起步的創業人來說,願意投資新興企業的資金非常重要,而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背景能確保接觸這些投資基金的便利性。另外Henek還和我分享了香港另一種優勢,便是擁有不少家族事業和基金,由於皆以香港為基地,會特別對本土自發孕育的創新概念感到興趣,更可能感到有義務支持。

熟悉Coworking Space的運作文化的朋友,當會知道租戶對象並非全盤以獨立創業人士為主,如果是經營得當、擁有某種能量的辦公空間,往往能吸引好些大型企業主動進駐,當然他們並非把整間公司搬過來,而是希望設立一個據點,讓有關部門同事能夠在現場工作,即時接觸到他們覺得年輕有為的獨立創意人,親身了解他們的工作,一發現有發展潛質的項目便能迅速開展。

Henek更補充,事實上,全球大型公司都面對同樣的問題:很難招募有質素的新人,可能很多有想法有才能的都已經跑到Coworking Space自設公司了。原來現今在網絡年代,公司要面對的問題和以前已大不相同,經營公司的概念和商業模式亦已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像WeWork表面上是經營辦公空間租賃,但他們經常強調自己不是在經營一個空間,而是社區,還有服務。所謂社區,不單指現實空間裏大家聚在一個小區的定義,更多時是指大家透過數碼平台及社交網絡上交流並產生關係的一個特定群組。

大家只需下載WeWork的程式並進行登記,只要你是他們的租戶,便可以得到特許途徑,實時直接和WeWork全球超過6萬個會員交流溝通,你可以想像到的問題,只需上載交流平台,便很有可能得到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不同會員的回饋答覆。我這樣說雖然有點誇張,但你絕對可以把這6萬人看待成是你素未謀面的同事,有些甚至可能成為你的主僱,或金主。

當你是剛開始創業,希望結識更多同道中人,你很自然會考慮co-working space。
當你是剛開始創業,希望結識更多同道中人,你很自然會考慮Coworking Space。圖:stocksnap.io

至於服務,則可分為在地和離地兩方面,WeWork在每個社區都會有個社區經理,任何問題都可以和他反映,同時他也會主動介紹空間裏工作相應的租戶互相認識。此外,他們會定期舉辦一些相關的講座或分享會,供租戶會員參與學習。因為WeWork在全球超過30多個城市有據點,當你成為租戶,便意味你同時可以在這30多個城市擁有落腳點,大大方便需要出差的人,而這些城市的社區經理會盡量滿足你的要求。

其實以上提及的服務,香港這數年發展下來已超過50家的Coworking Space都大致能夠提供,WeWork較人優勝的地方,絕對是他們現今擁有來自全球的6萬會員網絡,因為只要你加入,便立刻能和這6萬人交流,而且他們都因為被WeWork的經營哲學吸引而進駐,某程度上像WeWork已事先幫你篩選了,他們都大致屬於一種緊貼時尚而且充滿活力的創業潮人。

目前WeWork香港的最低租金約每月7000港幣,便能擁有一張所謂的hot desk,可以讓你在辦公空間內自由辦公,港幣7800元便可擁有一個私人辦公空間,地點在銅鑼灣,大厦屬全新高級寫字樓級數,如果自己開公司絕不可能租到,但你到WeWork立刻能享用到他們提供的空間、社區和服務,實在非常吸引人。

當然,如果你是一人公司,也可以選擇在家辦公,連那7千元都省掉,但當你是剛開始創業,希望結識更多同道中人,同時享用空間裏全日免費的咖啡和歡樂時光的啤酒,你很自然會考慮Coworking Space,尤其是從事沒有國界限制的設計類或電腦程式類工作者。

其實創意,從來都是一種集體碰撞的成果,只要我們在談論的是設計層面的創意,具有商業應用考慮,多和別人交流溝通肯定能有所裨益,一個特定的創意空間便十分理想。而且不要忘記,這些空間同時會有具投資能力的公司進駐,如果創意是傾出來的,那麼生意也當然可以傾出來的吧!?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