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SITE SEEING

你確定想要移民日本?在日生活的三個真相

哪個文青不愛日本,但居日生活的真面目又是如何?且聽聽來自職場、社會安全、政府管治,這與民生息息相關三領域的真實經驗⋯⋯


東京。
東京。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不如辭掉工作吧,沒理由待至得知患上精神病後才離職。」丈夫從香港回到日本花了三個多月才找到的工作,八個月後,我們討論了兩星期,我提出這個建議。那天是他去醫院作檢查的日子,回家後他告訴我醫生轉介他到精神科作進一步檢查。

我們計算一下兩個人的積蓄,討論今後的未來計劃,就在我努力撥開他臉上的烏雲時,突然想起自己曾跟朋友說過:「在日本生活,的確是比在香港輕鬆的。」腳下土地雖實實在在,與異鄉人的心靈卻距離好遠,腳步懸浮在半天,喜怒哀樂都輕飄飄。此時丈夫臉色沉重如鉛,慢慢將我拉回地上來。

日本職場真實面目

在日本生活,的確是比在香港輕鬆的。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丈夫公司的上班時間為8時30分,上司卻規定每天早上8時開早會。因家離公司的車程需個多小時,丈夫每天5時45分起床,下班回到家則已晚上11時,很多時候還會帶回未完成的工作。每星期總有一兩晚跟同事聚餐喝酒。香港的職場文化是,因為大家感情不錯,下班後相約吃飯,日本的文化卻正好相反,同事為了建立良好關係得不時聚餐。工作加上應酬,他每天只能睡三個多小時,假日時亦埋首在工作堆裡,臉色一天比一天憔悴,即使休息時也常因壓力而氣喘。日本對於超時工作有明確的指引,一般公司於一個月內不能讓員工超時工作45小時,若超過80小時,員工必須往醫院檢查身體情況,再判斷是否需要接受任何治療。我們都覺得沒必要等待精神科的檢查報告,離職是最正確的決定。

當然不是所有日本上班族的情況也如我丈夫,但他絕非特例。日本厚生勞働省於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間,向10154間企業作調查,並得到1743個回覆,其中讓員工每月超時工作逾80小時的企業,竟逾20%。另一方面,擁有逾一千人的企業,更有超過一半,證實了有員工有過勞死的危險。過勞死,意指因大量工作而死亡,英文將之譯作 Karoshi,直接用上日語的發音,如同拉麵與壽司,被認定為日本文化。

日本厚生勞働省於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間,向10154間企業作調查,並得到1743個回覆,其中讓員工每月超時工作逾80小時的企業,竟逾20%。

超時工作的理由不一定與工作量相關,公司的階級觀念原來也是主因。我一位原本在京都的和服公司上班的台灣朋友,負責繪畫和服上的圖案,因是新人,擔上了開門鎖門的責任。工作時間本來是早上8時至下午5時,但老闆總在中午12時過後才出現,朋友工作完畢後還得「扮工」,空等至晚上八九點,老闆說再見了才收拾桌面,鎖門離開。

或者有人會問,若覺得工作環境惡劣,何不轉換工作?日本國民平均年收入不停下跌,1997年是467萬日元(約35.5萬港幣),至2014年時跌至415萬(約31.5萬港幣),薪金往下調了,仍阻不住大企業減少正規員工數目的決定。像 Panasonic,正規員工由五年前的38萬減至今年25萬。Sony、富士通,甚至東京電力及名古屋鐵道等機構,也大幅削減正規員工,改而聘用工資成本少一半的非正規員工(兼識或是合約員工)。

難得找到正規員工的工作,大家都不輕易放手,而且在日本,年過40歲的男人,除非是在公司位居要職被挖角,否則很難轉職。辭職暗示了丈夫大概無法再回到他喜歡的營業員工作,更大可能是,只能成為非正規員工,收取相等於正規員工一半的薪金,沒有退休金與分紅(一般公司為一年兩次,每次約為一至兩個月的工資),福利條件較差。收入扣除健康保險、住民稅、利得稅及日常開支後無法儲蓄,退休以後,單靠類似強積金的微薄年金難以生活。不過,考慮退休生活以前,還得活至退休年齡,我們實在不願意冒過勞死的險。 


社會安全:你離兇殺案並不遠

移居到日本以後,不時都會收到朋友或讀者的查詢,希望覓得來日本定居的方法。香港近來的政治環境,勾起了心灰意冷的朋友們的離意,生活在他方,在任何地方似乎都能比在香港過得好。撇開日本的工作環境,在日本吃喝玩樂,甚麼都很好,氣候沒香港潮濕,人民守規社會也比大部份國家安全,生活在這裡無愁無憂無不安——只要你對社會政治不聞不問。

每天都有與殺人案相關的新聞,陌生人殺死偶像歌手、跟踪狂殺死傾慕對象、男子闖進神奈川智殘障人士安養院無差別地殺人,更多發生在至親之間,年青父母殺死幼子,子女因被迫溫習而殺死父母。

我們剛遷回日本後,跟居於九州的奶奶通電話時,她特意叮囑我晚上出門時注意安全,因為「日本很危險」。那時我一笑置之,覺得就像外國遊客視旺角油麻地為龍潭虎穴,不過是杞人憂天,更何況這裡是日本,公認的治安良好,沒甚麼好粗心。數個月後,在我們當時居住的高槻市便發生凶案,一對十二三歲的男女被殺,棄屍在市內物流公司的停車場,地點離我們家不過三公里。一時之間,我才意識到平常在電視看到兇殺案無日無之,原來並非發生在平行時空裡。

每天都有與殺人案相關的新聞,陌生人殺死偶像歌手、跟踪狂殺死傾慕對象、男子闖進神奈川智殘障人士安養院無差別地殺人,更多發生在至親之間,年青父母殺死幼子,子女因被迫溫習而殺死父母。近月一宗特別驚心,栃木縣一名63歲的婦人把二百顆安眠藥磨碎混入味噌湯內,打算跟71歲的丈夫同歸於盡,結果丈夫獨自離世。社會大眾議論紛紛,除了因為現代的安眠藥不足以致命外,還因為混了如此大量藥物的味噌湯大概已成糊,估計丈夫其實也厭世才決心將之喝下。

政府管治:日本出品就是信心保證?

對外國人來說日本出品是信心保證,真正住下來後卻安心不了。Coco壹番屋付錢請名古屋的公司代為處理過期冷凍炸豬扒,負責人收錢後,接收了食物,卻將之接個包裝推出市場售賣。餐廳將未達衛生標準作刺身的牛肉,當成刺身買,結果造成集體中毒。

正如日本人予人的刻板印象,我認識的日本朋友都非常真誠守禮,然而日本政府官員的行為卻荒謬得叫人啼笑皆非。東京都都知事舛添要一被發現擅用公款,生活上所有開支均報公帳,帶家人住高級溫泉旅館、購買家中藝術品、養飼金魚的書籍,甚至《蠟筆小新》,理由是要學習蠟筆小新的毒舌,以作演說及開會時的用辭參考,被揭發後最終辭職了事。都議會動用稅款,讓27人到巴西里昂參觀奧運的準備工作,花費上億元。天文數字,行程中佔過半數團友是自民黨成員,自民黨被問到將會考察甚麼時,竟只回答:是議會決定的事,一切交為議會處理。

對外國人來說日本出品是信心保證,真正住下來後卻安心不了。Coco壹番屋付錢請名古屋的公司代為處理過期冷凍炸豬扒,負責人收錢後,接收了食物,卻將之接個包裝推出市場售賣。餐廳將未達衛生標準作刺身的牛肉,當成刺身買,結果造成集體中毒。食物還是新鮮好,到超市買新鮮食物自己煮吧,但福島原爆後,日本政府忙不迭將人體每年能接收的幅射量,由1希沃特調整至20希沃特*。超市內售賣災區種植的菜蔬都通過檢定,通過檢定就真的安全?(注:原本寫作200希沃特,2016年8月31日21點作者核實後改為20希沃特)

路上不一定風光明媚,也有滿地泥濘水窪刺腳的尖石頭,只是異鄉人,如活在肥皂泡裡,耳朵聽不寧,風景都是虛虛的,往哪看哪裡都美麗而夢幻。

我常覺得這國家是靠民族性維持下去的,個人自小養成的待人以誠、仔細守規、合群不為團隊添麻煩,但框架卻也如不少國家般千瘡百孔,不像外國媒體渲染的完美。路上不一定風光明媚,也有滿地泥濘水窪刺腳的尖石頭,只是異鄉人,如活在肥皂泡裡,耳朵聽不寧,風景都是虛虛的,往哪看哪裡都美麗而夢幻。偶爾撳開電視,見議員們扭著臉容號哭求原諒,又或是板著面堅持自己無罪,我邊喝綠茶邊剝花生,等待下一節播放殺人犯的過去如同追看警匪片。

根不在這片土地上,離地一點,氣也動不起來。而其實得腳踏實地,踏得滿腳泥巴,嗅得到花香也嗅得到腥臭,才能真正感到自己與這地方相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