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台灣同婚法案

一對女同志夫妻「生孩子」有多難?

同志家庭在台灣目前面臨許多困境,從決定懷孕那一刻起,就得面臨「親權二選一」難題。


同志伴侶蘇珊和尤齡玉去年10月飛往美國接受人工生殖手術,而今,他們順利產下一對雙胞胎。
同志伴侶蘇珊和尤齡玉去年10月飛往美國接受人工生殖手術,而今,他們順利產下一對雙胞胎。攝:游婉琪

6月下旬,距離美國同志婚姻合法化即將屆滿周年的某天上午,台北市一間醫院的婦產科產房外,一對雙胞胎正準備呱呱墜地。迎接這對小生命的,是在台灣至今依然無法獲得法律認可的同志家庭。

這一對同樣35歲的新手媽媽是蘇珊(Cindy)和尤齡玉(Lana),墜入愛河6年多,2年前在加拿大多倫多結婚。過去原本以為沒機會擁有孩子的她們,在婚後雙雙萌生想要生養寶寶的念頭。深入研究後發現,台灣受限於同志婚姻尚未合法化,讓同志伴侶無論是領養還是孕育下一代都是難上加難。

尤齡玉解釋,同志伴侶雖然可以用「單親」身份領養寶寶,但台灣現行的收養制度,必須經過「社工訪查」、「法院認可」等關卡。在台灣,至今幾乎未曾聽說有同志伴侶成功收養孩子。因為評估過程中,單親家庭通常會比同性伴侶得到較高的分數,即使這對同性伴侶在國外是合法結婚。

除此之外,台灣雖然人工生殖技術相對先進,收費更比國外低廉,但是礙於現行法律規定,只有合法夫妻才能夠在台灣接受人工生育手術,於是包含蘇珊與尤齡玉在內等想要擁有孩子的同志伴侶,只好飛往柬埔寨、美國或加拿大等地,透過試管嬰兒技術懷有寶寶。

然而「到國外生小孩」畢竟有一定門檻,以蘇珊與尤齡玉為例,過程包含醫療費用、出國食宿機票旅費等,一共花費將近台幣140萬元(約33萬港幣/4.3萬美元),並非每對同志伴侶都像他們擁有足夠的經濟條件。

尤齡玉透露,確實有部分伴侶在不得不的情況下,選擇透過假結婚收養小孩,或是由親友捐贈精子後再自行注射擁有孩子。

因為相信台灣法律將會朝着「友善同志」方向前進,蘇珊與尤齡玉在討論過後,決定在去年10月飛往美國接受人工生殖手術。蘇珊笑說,原本兩人打算各懷一胎,後來發現同時懷孕將沒有人可以照顧彼此,最後決定由兩人分別取出卵子,注入同一名捐精者捐贈的精子後,再把成功受精的卵子,植回蘇珊體內。

就這樣,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台灣,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來,蘇珊表示,還好當時沒有做錯決定,尤齡玉幾乎可以說是全心全意隨時陪伴在身邊,悉心照料她和肚中兩名寶寶。兩人還邀請周遭親友開賭盤,猜猜男寶寶是來自誰的卵子、女寶寶又是誰的?

除了擁有對彼此堅定的愛,更讓多數同志伴侶欽羨的,是兩人擁有家人在背後的支持。

家人從慌張到喜悅支持

回想起蘇珊「出櫃」(編按:指公開同性戀性傾向)經過,蘇珊媽媽孫中慧帶點不好意思地說:「當時只覺得她是不是被朋友帶壞了?!」

孫中慧說,蘇珊一直是個讓她很放心的孩子,獨自在國外留學,還沒畢業就已經邊工作。第一次和家人出櫃時,蘇珊正在替國外一個同志團體架設網站,讓孫中慧不免聯想,自己女兒一定是因為這樣受到影響。

當時的孫中慧,因為對同志議題全然陌生,又不敢把這件事情告訴先生蘇履泰,唯一的反應只有手足無措地掉下眼淚。不願看到媽媽難過的蘇珊,則選擇回到櫃子裏,不再對家人重新提起自己的性向,也讓原本無話不談的一家人,對話中開始出現空白。

直到遇見尤齡玉後,蘇珊認定了她與尤齡玉將攜手步入婚姻、共組家庭,這段感情希望獲得家人支持。於是第二次的出櫃,選擇在4年前的除夕夜,「那時候我不是要告訴他們我的性向、不是要他們支持我跟女生在一起,而是要讓他們也看看Lana(尤齡玉),告訴我,這個我選的人是不是真正適合我。」

這一次媽媽又哭了,哭的理由參雜着喜悅和心疼,一方面開心女兒終於找到合適的伴侶,兩人就像天生一對般匹配,真心愛着對方也守護着對方。但在另一方面,她不免替女兒感到心疼,必須為此走在一條相對常人更加辛苦的道路上。

「大部分的恐懼來自於無知。」投身教育界數十年的蘇履泰認為,許多人身邊或多或少都有同志族群存在,但人們因為不敢或不想去了解他們的世界,進而產生排斥想法。

「婚禮是婚禮,有時又好像是兒戲。」就像生育這件事,孫中慧表示,看着兩人一路走來,想要有孩子是一定的,但內心總不免擔心,沒有得到法律保障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會不會遭遇什麼困難?會不會不被社會所認同?假如面臨霸凌或歧視時又該怎麼辦?

產房外,孫中慧與蘇履泰、尤齡玉一邊看着手錶計算時間,一邊聊起35年前生下蘇珊的經歷。孫中慧笑說,不要看蘇珊現在這樣,剛出生的時候好小好小,小到她都擔心自己會不會養不活這個孩子?女兒出櫃後她更從來也沒料想過,居然會有這麼一天,和先生、女兒的伴侶一起坐在產房外,等着當年那個曾經「好小好小」的蘇珊,等着換她生出自己的孩子來。

「大部分的恐懼來自於無知。」投身教育界數十年的蘇履泰認為,許多人身邊或多或少都有同志族群存在,但人們因為不敢或不想去了解他們的世界,進而產生排斥想法。如在高雄的老家,就有鄰居直接了當告訴他:「我可以接受你的女兒是同志,但我不能接受我的小孩也是。」

蘇履泰表示,正因社會上仍存在許多人對同志不了解,不相信他們其實和一般人無異,讓同志選擇出櫃後,父母因為無法在親友們面前抬起頭,反而進入了櫃子中。他很慶幸自己因為蘇珊的關係,讓他有機會接觸到同志,更希望透過女兒爭取同志家庭基本權利的過程,帶動身旁更多人認識同志。

蘇珊和尤齡玉。
蘇珊和尤齡玉。攝:游婉琪

多數民眾贊成同志婚姻合法化

美國最高法院在去年6月26日做出歷史性裁定:不論性別與性取向,全美國各洲民眾都能合法選擇與所愛的人結婚。反觀台灣,「婚姻平權草案」在立法院上個會期仍未通過,一切彷彿又重新回到了原點。

力推婚姻平權草案的立法委員尤美女在一場由美國在台協會舉辦的「同志婚姻論壇」上細數,根據中研院所做的「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贊成讓同性伴侶享有婚姻權益的民眾占52.5%。

2014年由台灣民主基金會補助進行的「台灣民主自由人權調查」中,受訪者對同性婚姻的支持比例達54%,其中20到29歲贊成比例更高達84%。2015年法務部透過i-Voting(民眾網路投票)取得的數據顯示,台灣有71%投票民眾贊成同志婚姻合法化。

種種數據顯示,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所持的「尚未取得社會共識」這個理由,似乎正在消失。

尤美女表示,不久前美國奧蘭多同志酒吧槍擊案,造成49名同志死亡,這起意外事故讓她不禁聯想到,假如類似的事件發生在台灣,這群不幸罹難同志,身旁本該是最親密的伴侶,可能沒辦法見到死者最後一面,更不用說沒有辦法以伴侶的身份主導、參與葬禮;依照台灣現行法律,伴侶也無法享有法律上的繼承權利。

即便如此,尤美女認為,台灣同志運動並非駐足不前。去年開始,包含台北市、新北市、新竹市、台中市、彰化縣、宜蘭縣、嘉義縣等台灣10個縣市,陸續開放同性伴侶到戶政事務所註記。註記成為伴侶的同志,依照台灣勞動部以行政權力做出「函釋」,認定可以向雇主請家庭照顧假;衛生福利部則開放代為簽署手術同意書;國稅局宣稱能夠比照合法夫妻合併報稅;外交部則放寬伴侶可代為申請護照。

政黨輪替後,新科總統蔡英文從選前在臉書以短片公開表態支持同志婚姻平權,到就職典禮上表演節目出現象徵同志的六色彩虹「PEOPLE」字樣、就職紀念郵票中的同志臉譜,在在顯示出她對同志族群釋出的善意。

即使新政府就任至今,尚未端出任何具體有關同志婚姻政策,但尤美女與相關團體目前正緊鑼密鼓研討,盼能在9月新的會期中重新提案,並考慮將同志婚姻及家庭權益透過修法一次到位制定,目標在2020年前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及家庭都能正式合法化的國家。

相關團體希望在新的婚姻平權草案提出時,可以畢其功於一役,同步修改民法親屬編包含婚姻、領養等相關條文,讓同性戀擁有和異性戀同等的結婚生子、領養孩子權利。

「所有人都有組成家庭的權利。」參與制定草案成員之一的婦女新知基金會法律部主任秦季芳說,現行收養制度必須「先有出養、才能收養」,出養資格通常發生在原生家庭有明顯問題,如父母親不適任、無其他長輩能夠照顧小孩等,讓許多同志伴侶即使到海外人工生殖,回到台灣後從出養資格的取得,就開始一路卡關。

秦季芳指出,先前曾有女同志伴侶大龜及周周(化名),明明已經取得兒童福利團體評估認定適合收養,社會局卻認為生母不符合出養條件,士林地方法院更直接判定,多元成家尚未凝聚社會共識,若貿然收養將對孩子造成負面影響。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理事曾嬿融觀察,近年來無論是女同志伴侶的人工生殖需求,還是男同志伴侶的代理孕母需求逐漸增加,組織內直接接觸過的同志家庭至少30個,分散在北中南東各地。彼此間常常組成共學團,分享教養心得。

她指出,同志家庭在台灣目前面臨許多困境,從決定懷孕那一刻起,就得面臨「親權二選一」難題,同志家長「實質雙親」但受限於法律而「強迫單親」,讓同志伴侶只能選擇對孩子相對有利的一方作為生父或生母,假如生父或生母因故離世,一旦孩子依照法律順位扶養人如祖父母仍在,是有權利把孩子從另一半身邊帶離。

因為是沒有法律認可的婚姻關係,曾嬿融表示,同志家庭非生母家長無法請領6個月乘上6成薪的育嬰津貼;雖然有撫養子女之實,但卻無法抵稅;非生母的財產無法讓子女繼承,配偶過世後更無法請領勞保遺屬年金、喪葬津貼、殮葬補助,就連最基本的喪假都無法請。

同志諮詢熱線資深研究員呂欣潔也指出,目前台灣法律概念是採「婚生推定」,預設所有在婚姻中的小孩,都是這段婚姻中所產生的小孩。但同志伴侶因為沒有合法婚姻就有小孩,導致親子關係必須經由收養管道,不像異性戀得以自動產生,因此會對懷孕方較沒保障,即使決定生孩子是兩人決定的事,一旦懷胎生子後兩人分手,非生育方可以不必對孩子負擔任何法律責任。

秦季芳表示,如果同志伴侶選擇直接在台灣領養小孩,又會受限於「一個人不能當兩個人的養子女」,最後結果與到海外人工生殖沒有太大差別。因此相關團體希望在新的婚姻平權草案提出時,可以畢其功於一役,同步修改民法親屬編包含婚姻、領養等相關條文,讓同性戀擁有和異性戀同等的結婚生子、領養孩子權利。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上午9點15分,護士抱着才剛呱呱墜地的新生兒步出產房,含着感動淚水上前迎接的,不是這對異卵雙胞胎的「爸爸」,而是他們另一個「媽媽」。

打從接受女兒出櫃事實後,就沒想到有機會抱孫的孫中慧與先生蘇履泰,更是視線絲毫不肯從寶寶身上離開,一邊跟着護士細數寶寶手指腳趾有沒有少一隻、一邊紅着眼眶互相擁抱,確認眼前所看到的不是場夢。

尤齡玉表示,事實上她與蘇珊無論現今在職場上、還是過去在求學過程中,無論對象是最親密的家人、還是不認識的陌生人,她們的出櫃過程從來都沒有遭遇太多不友善的歧視眼光。就連當初她們告訴婦產科醫師自己是同志伴侶後,醫師不僅開心祝福,還說「這已經是我今年接生第三對同志家庭小孩」,足見台灣社會其實是友善的、願意接受同志家庭存在的。

即使對台灣法律抱持樂觀,但尤齡玉也說,女人畢竟有生育年齡限制,她與蘇珊的年紀已經不能再等,在這段尚未取得合法婚姻家庭關係前,她們選擇告訴自己:兩人對孩子的愛,絕對不會因此而少去任何一分。

看着剛產下不久,一個還在哭鬧、一個卻已睡着的寶寶,尤齡玉語氣堅定又參雜着無奈表示:「蘇珊和寶寶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也是我最想要共度餘生的家人。我們倆一起生下的孩子是我們愛的結晶,但是在當前的台灣法律,我卻是他們母子『最熟悉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