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覽車起火 台灣

一場陸客團火燒車慘劇,拷問兩岸官方互信

大陸國台辦證實將派出「工作組」前往台灣處理善後事宜。這將是由海旅會組成的「工作組」第一次面對民進黨政府。


7月19日中午,台灣國道二號機場聯絡道西向2.8公里處發生遊覽車撞擊路邊護欄後起火事故,導致車上26人全部遇難,警方和消防人員在現場調查。
7月19日中午,台灣國道二號機場聯絡道西向2.8公里處發生遊覽車撞擊路邊護欄後起火事故,導致車上26人全部遇難,警方和消防人員在現場調查。攝:徐翌全/端傳媒

這部被燒毀的遊覽車牢牢地卡在被它撞斷的道路護欄之間,車頂從頭到尾一片 焦黑,突如其來的大火沒有放過任何車裏任何一個角落。此時車子的玻璃全被敲碎,穿着「火災現場調查」外套的消防員架着梯子望向車內,在紙上畫着草圖,紀錄每具屍體的位置;同時,車子裏的禮儀師揮汗如雨,將一具具屍體裝進屍袋,困難地從窗口遞送出來。

這樁慘劇發生在19日中午12點57分,24位來自遼寧的旅客結束了8天的行程,原本預計搭乘下午4點半的班機離台,但就2號高速公路3公里處,因為不明原因的火燒車意外,連同台籍的司機和導遊,26人全數喪命。

這條高速公路的里程是從機場起算,這意思就是,他們出事的地方,離機場只剩2分鐘路程。

除了死亡的人數和情節慘不忍睹外,這場火燒車意外另一項備受關注的理由是,它發生在520蔡英文就職之後,由於政治主張的歧異,北京政府對外宣稱切斷了和台灣政府的聯繫管道。但發生這樣的意外,兩岸政府不僅需要聯繫,更考驗着彼此的互信。

工作組首次交手新政府

這起意外發生後,兩岸政府究竟以什麼管道、什麼方式,以及由哪個機構進行通報和聯繫?陸委會高階官員證實共有3條通報管道:陸委會對國台辦、台灣海基會對大陸海協會,以及有「小兩會」之稱,專門負責兩岸旅遊事務溝通協商的「台灣海峽兩岸觀光旅遊協會」(台旅會)和大陸的「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海旅會)。

陸委會高階官員說,3條通報管道「對方皆回覆收到,雙方確實有來有往」。至於聯繫方式則是手機簡訊(短信)和海基會發出的正式公文。他也強調,應從「人道精神與角度」看待這起事件,截至目前,「證明既有溝通聯繫機制仍然是暢通而且有效果的」。

但北京國台辦面對台灣中央社提出同樣的問題時,卻強調國台辦沒有和陸委會聯繫,兩岸的溝通管道是兩岸兩會與觀光「小兩會」,也就是海旅會和台旅會。對於中央社記者再追問「陸委會表示已經用簡訊通報」,受訪的官員只回答:「我不了解情況。」言談之間,明顯地希望和民進黨政府機構和官員做出區隔,只願意和海基會、台旅會等「白手套」接觸。

現場將蒐證完畢後,將遺體運出。
現場將蒐證完畢後,將遺體運出。攝:徐翌全/端傳媒

但值得注意的是,國台辦在19日下午證實了將派出「工作組」前往台灣處理善後事宜。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稍後證實,大陸海旅會秘書長劉克智等4人已申請入境台灣,其中1位同時具有海協會人員身份,預計20日下午3時抵達台灣。同日到台灣的,還有遼寧省台辦3人,包括:遼寧省台辦副主任李成山、交流局處長郭彬與趙寧泊,以及遼寧省旅遊局副局長張躍及質管處處長李雪鵬。他們預計搭乘下午立榮B7109航班,晚間6點抵達台灣。海基會將派人接機。

這是繼去年初復興航空空難之後,大陸方面又一次派出「工作組」直接到台灣處理陸客旅遊意外事故。邱垂正也證實陸委會將由一位副處長層級官員率部進駐應變中心,與各機關保持聯繫,做好善後協處工作。這將可能是「工作組」第一次面對民進黨政府。

十幾年來,許高慶協助處理多起陸團在台重大事故……他觀察,台灣有關單位19日幾乎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動員,「連交通部次長范植谷都到現場了。」

這場火燒車意外,也讓520後原本就盛傳可能大幅減少的大陸觀光客赴台旅遊,更是雪上加霜。

台灣「遠盟來台旅遊應變中心」執行長許高慶是知名的業界大老,在火燒車事故發生後,第一時間趕往桃園。他指出,有關單位已備妥後續備案,動員志工將近近百名台灣導遊,將提供家屬落地接待。此外,住宿與交通的安排也已就定位。

十幾年來,許高慶協助處理多起陸團在台重大事故,包括復興航空墜河以及蘇花公路遊覽車遭土石崩塌砸中墜海等事件;他觀察,台灣有關單位19日幾乎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動員,「連交通部次長范植谷都到現場了。」

陸客在台意外事件_繁
圖:Tseng Lee / 端傳媒

發生這起事件,會不會影響未來陸客遊台的意願?許高慶非常悲觀,「已經沒有什麼好影響的了,現階段的人還不夠少嗎?」 他預估下個月陸客減少狀況將加速發酵,與去年同期相比,來台人數可能減少4成,業界瀰漫悲觀氛圍。甚至,許多台灣旅行社已傳出員工面臨非自願離職窘境,「該留停的要留停,該裁員的要裁員,該放無薪假就放無薪假。」

但他也說,陸客不來,除了大陸官方管控和限制因素,許多是因為「自己不想來」。例如近期「沒有陸客空氣特別好」的言論,被旅遊業視為負面新聞,也影響陸方輿論。「現在氛圍確實不好,需要時間解決,」許高慶說,若新政府正視問題,業者才有方式解套,但個案不至於影響後續陸客來台意願。

許高慶同時對後續作業的複雜度十分憂心,「燒到(遺體)都無法辨認、是我們從來沒遇過的,」光是認屍流程,連指紋辨認都有困難,必須等待家屬來台驗DNA才能確認死者身份。然而,某些罹難者是家人一同赴台旅遊,不幸全家葬身火窟,聯繫其他家屬的難度又更高。對此,移民署官員19日晚間向媒體證實,未來會在機場設服務站,抽取少許罹難者家屬血液,做為檢驗辨識之用。

7月19日傍晚5點半,台灣桃園市中壢殯儀館的上空落着小雨,一座禮堂門口站着成排的慈濟功德會師兄師姐,「阿彌陀佛」的梵唄,唱誦聲一直不斷。

黑色的禮車魚貫駛進殯儀館裏,閃爍着「大體運送中」的後門向上打開,禮儀師習慣性地說一句「下車嘍!」一副承着一具灰色屍袋的擔架落了地,4個人推送着進了禮堂。禮堂的玻璃窗裏掛起了黃色布幔,完全遮住了由外向內的視線,只有相驗遺體拍照的閃光燈不時穿透出來。

一塊白板斜斜立在禮堂門口,草草地寫着「國道2號西向2.9K遊覽車交通事故」,下頭畫了格子,編號1到26,格子裏等着填上26個名字。此時此刻,他們本來應該已經各自在回家的路上,但一場火燒車意外,讓他們成了一具具只有編號的遺體。他們等着親屬,等着他們的DNA,找回自己的名字。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