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旅行 產地食材之旅

花東蜂蜜旅行:品一口繁花盛開的香甜風景

同一地域,不同時節,花相也截然不同,是以春天的太魯閣蜜,跟秋天的太魯閣蜜,可是完全兩款花樣年華。


蜂蜜不只是植物的精華、生物酵素的活性,它更承載着風土,封存着時光。
蜂蜜不只是植物的精華、生物酵素的活性,它更承載着風土,封存着時光。照片由作者提供

5月初,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我來到了台中桐林的一處蜂場,正值龍眼蜜的收成尾聲。這是我第一次參與採蜜的現場,大概也會是一輩子牢記的「蜂狂」的初體驗。陪同的友人一下車便驚呼了起來:「今天的蜜蜂怎麼這麼兇?!」嗡嗡的蜂鳴聲極大,蜂群高速飛竄在作業的蜂農之間,異常緊繃的氛圍即便是初來乍到的我也非常清楚地感覺得到,如入槍林彈雨之地,眼睜睜目睹了面對面的蜂農鼻樑上扎扎實實地挨了一針。養蜂人家的友人解釋:「今年蜂蜜太少,又到了花季尾聲,蜜蜂眼看着蜜要被拿走了,難怪會這麼緊張⋯⋯」

從年初冷爆的寒流,到開花期間連日的大雨,壞消息不斷地傳來,蜂蜜減產三至四成。初春太冷荔枝花開不到一成,好不容易等到雨停,餓了好幾天的蜜蜂一出巢,便遇上了果樹噴藥,毒死了上百個蜂箱。近幾年來蜂蜜產量一年少於一年,蜂農苦笑道,「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當我們在討論蜂蜜的好,除了純正與品質,還有沒有更多的想像?

蜂蜜是蜜蜂的食糧,有得吃蜜是人的福氣,可取走了蜜,蜜蜂吃什麼呢?「所以不能全拿走啊!蜂吃剩的食物我們才採,不能強求。」花蓮蜂之鄉的養蜂達人李福旭先生說道。蜂之鄉的蜂場氣氛確實不同,除了氣氛祥和,還有好些蜂箱長得跟其他場不同。「這叫做繼箱,」李先生指着眼前的雙層蜂箱說明:「蜜蜂有將蜂蜜往上存放的習性,蜂王產卵繁殖在下層,上層是蜂蜜貯藏區,有多的蜜就會往上層搬。繼箱的採收只採上層的蜜,下層留給蜜蜂吃,較符合蜜蜂的習性,也是較安全的養殖方式,不用擔心一下雨就得餵蜜蜂吃糖,影響蜜的純度,也影響蜜蜂的健康。」

存放於上層的蜂蜜,經過蜜蜂日夜揮動翅膀,讓蜜中的水分充分蒸發、待水分含量降至20%以下,蜜蜂會將這熟化完成的蜂蜜以蜂蠟密封在巢房內,是為所謂的「封蓋蜜」,又被稱為「完熟蜜」或「自然熟成蜜」。經過蜜蜂長時間的吸吐釀製,自然熟成蜜的風味、營養與酵素活性都顯著優於一般蜜。在國外,絕大多數是以繼箱養蜂,一季只採一兩次,採得的蜜也多是完全成熟的蜂蜜。

花蓮蜂之鄉的養蜂達人李福旭先生與蜂場的繼箱。
花蓮蜂之鄉的養蜂達人李福旭先生與蜂場的繼箱。照片由作者提供
繼箱的採收只採上層的蜜,下層留給蜜蜂吃,較符合蜜蜂的習性。
繼箱的採收只採上層的蜜,下層留給蜜蜂吃,較符合蜜蜂的習性。照片由作者提供
蜜蜂有將蜂蜜往上存放的習性,蜂王產卵繁殖在下層,有多的蜜就會往上層搬。
蜜蜂有將蜂蜜往上存放的習性,蜂王產卵繁殖在下層,有多的蜜就會往上層搬。照片由作者提供
蜜蜂日夜揮動翅膀,讓蜜中的水分蒸發、待水分含量降至20%以下,再將熟化完成的蜂蜜以蜂蠟密封在巢房內。
蜜蜂日夜揮動翅膀,讓蜜中的水分蒸發、待水分含量降至20%以下,再將熟化完成的蜂蜜以蜂蠟密封在巢房內。照片由作者提供
以蜂蠟密封在巢房內的蜂蜜是所謂的封蓋蜜,又被稱為完熟蜜或自然熟成蜜,其風味、營養、酵素活性都顯著優於一般蜜。
以蜂蠟密封在巢房內的蜂蜜是所謂的封蓋蜜,又被稱為完熟蜜或自然熟成蜜,其風味、營養、酵素活性都顯著優於一般蜜。照片由作者提供
台灣因花期短,天氣風險又高,在地蜂農多等不及蜜蜂搧乾蜂蜜,一有蜜就趕緊採,再透過後製加工低溫真空濃縮除去過多的水分。
台灣因花期短,天氣風險又高,在地蜂農多等不及蜜蜂搧乾蜂蜜,一有蜜就趕緊採,再透過後製加工低溫真空濃縮除去過多的水分。照片由作者提供

然而在台灣,因為花期太短,更迭速度快,天氣的風險又高,在地的蜂農多等不及蜜蜂搧乾蜂蜜,一有蜜就趕緊採,再透過後製加工低溫真空濃縮除去過多的水分。不同於繼箱孵蜜費時多日,平箱(單層蜂箱)天氣好時三、四天便可收蜜一次,入袋為安,又不用擔心遇雨蜜蜂把蜂蜜吃回去。一般而言,平箱的時間減半,總產量是繼箱的一倍以上,效率好又可降低風險,且就算是用繼箱養蜂,也不能保證一定收得到完熟的蜜,無怪乎台灣的蜂農絕大部分採用平箱。要保蜜還是要熟成,在這蜂蜜歉收的年,保住蜜的收成還是蜂農的優先考量。

在台南東山養蜂第四代的蜂和小鎮,是少數兼用平箱與繼箱養殖的在地蜂農。不同於蜂之鄉以花東的蜜源植物為主,蜂和小鎮主要採集龍眼花蜜。龍眼花是台灣特有的蜜源,由於香氣濃郁,甜度集中,又不易結晶,廣為大眾所喜愛,是消費市場上最大宗的蜜種。龍眼花的花期從4月初到4月底,其中又以中期盛開時採得的花蜜最是香濃。為了在不長的花期內集到足量的蜜,蜂農會重複採蜜好幾次。蜜不是天天都能採,一定要是連續三四天悶熱的好天氣,花才會泌蜜,蜜蜂也才採得到蜜。

今年天氣不算好,連續下雨好幾日,蜜蜂沒法出門,把存着的蜜都吃了,連繼箱都收不到完熟的封蓋蜜;少收了兩回,卻沒換到熟成蜜,牧蜂人的失望之情溢於言表。在台灣,要吃到自然熟成的蜜,實在難。

有花才有蜜,蜂採蜜授粉,植物才得以結實結籽,這甜美的鏈結,如是細密,卻也如是敏感脆弱。
有花才有蜜,蜂採蜜授粉,植物才得以結實結籽,這甜美的鏈結如是細密,卻也如是敏感脆弱。照片由作者提供

天然的、純粹的、完熟的,當我們在討論蜂蜜的好,除了純正與品質,還有沒有更多的想像?近來風行的「單品花蜜」,便為其開了扇美麗的窗。單品花蜜係指採自單一蜜源花種而得的蜜,台灣素以生物多樣性豐盛聞名,蜂蜜的風景,自然絕不只有龍眼蜜、荔枝蜜等主流蜜品。多年前我曾在朋友舉辦的蜂蜜品嚐會裏,品嚐到咸豐草、紅柴、文旦、柳丁、埔姜等本產單品花蜜,自此深陷其中無可自拔。為採得可以反映單一花蜜特色的單品蜜,養蜂人需精準掌握目標花種花開正盛的時間點,放置蜂箱進行採蜜;若不同種花的花開時間重疊,又或者讓蜂被其他氣味更濃烈的花兒引去,便會影響單品花蜜的純正性,色、香、味也不再能反映花種特色。好的單品花蜜,單一花蜜的含量應大於七成。

蜜的芳美來自於花的榮華,花相因地而異,因時而異,蜂蜜不只是植物的精華、生物酵素的活性,它更承載着風土,封存着時光。拜訪蜂之鄉的當天,正是太魯閣風味蜜的採收期,用手指沾了點蜜桶底的生蜜,有着輕盈的甜韻,清雅的鳳梨果酸香縈繞在口齒之間,跟一般蜂蜜濃豔飽滿的蜜甜完全是不同的經驗,令人印象深刻。同一地域,不同時節,花相也截然不同,是以春天的太魯閣蜜,跟秋天的太魯閣蜜,可是完全兩款花樣年華,斷不可等同看待之。

一瓶好蜜的背後,要有天時的配合、自然芳美的土地與植物、勤懇而樸直的牧蜂人,以及頭好壯壯不餓肚子的蜜蜂。先有花才有蜜,蜂採蜜授粉,植物才得以結實結籽,生生不息。這甜美的鏈結,如是細密,卻也如是敏感脆弱。若今年有幸嚐得純蜜的好滋味,別忘了謝謝辛勤的蜜蜂,以及隱身在後,費心覓得純淨的採蜜地、不貪多強取、願意如實分享真食物的好蜂農們。在這一年壞過一年的時刻,這些「願意」,當真彌足珍貴,也盼這份共好的願心,藉着蜜,有滋有味地傳遞出去。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