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就職 影像

從主席到總統,蔡英文背後的攝影師

台灣首位女總統的形象工程,在他們手中執行了最少四年,像一套紀錄片的導演;兩位目睹蔡英文的轉變,見證台灣從藍變綠。


蔡英文背後的攝影師:林政億(左)與林育良(右)。
蔡英文背後的攝影師:林政億(左)與林育良(右)。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車裏面有點暗,攝影師坐在廂型車副駕,身子向後彎,相機向著蔡英文。不到一米的距離,小英定眼看著鏡頭,像是穿過鏡頭盯著攝影師的眼睛,持續了5秒,蔡英文回頭繼續看著車窗外。

台灣人民對蔡英文的印象,不論是在台上滔滔不絕,手握拳頭振振有詞的黨主席,還是托腮沉思,全力跟對手互嗆的總統候選人,抑或是老百姓眼中的客家妹,大部分都出自兩位攝影師之手--林育良(Makato Lin)與林政億(Terry Lin)。台灣首位女總統的形象工程,在他們手中執行了最少四年,像一套紀錄片的導演,兩位目睹蔡英文幾年之間的轉變,見證了台灣從藍變綠的過程。

「一開始她不是這樣的,她會叫你別拍。」2012年,蔡英文初次競選總統,林育良剛好離開台灣高鐵的專職攝影工作,重回自由攝影師行列,與林政億二人機緣之下加入蔡英文競選總統辦公室團隊,正式成為蔡英文專屬攝影師。

民眾向車上的蔡英文握手。
民眾向車上的總統候選人握手。攝:Terry Lin

走過2012年總統大選,蔡英文以80萬票之差敗給競選連任之馬英九,小英形容,敗選當晚,現場有很多年輕人,掉下了他們的眼淚。3年下來,為了2016年這一仗,她「拚了命也要把那些眼淚轉換成笑容」。

在四年多的相處期間,「她開始慢慢習慣身邊的相機,也知道自己應該這樣做。」4年前在攝影集出版的時候,蔡英文這樣說:「To see和To be seen,大家都以為我是被照的那個人,但不要忘了我也在看各位」,「她了解攝影對她宣傳和形象塑造的重要性。」另一位攝影師林政億說。

不過,蔡英文給外界的形象,絕對只是攝影師看過的百態中的冰山一角,按當時競選總統辦公室團隊的說法,發布什麼照片,絕對不是攝影師說了算,「一開始的時候每張照片都要經過幕僚,滿意才能發,」林育良說,「台灣媒體影像氾濫,攝影師有點亂槍打鳥,回去選張大嘴巴的或者閉著眼晴的,」他補充,「這些都出不了。」

除了拍攝蔡英文,攝影師的對象主要圍繞台灣的人與土地,包括各地的民眾、風景地貌以及一切與台灣有關的事物。
除了拍攝蔡英文,攝影師的對象主要圍繞台灣的人與土地,包括各地的民眾、風景地貌以及一切與台灣有關的事物。攝:Makoto Lin

一個紀錄片精彩的地方,往往呈現的是攝影師與被攝者團隊的信任與交流。相處多了,到了後期,林育良與林政億很少再經幕僚,直接管理臉書專頁的圖片部分。競選其間,除了公開活動,臉書出現頻率不低的第一家庭成員「想想」和「阿才」,也備受關注,林政億說:「她的貓也真的拍好多」。那沒被公開的照片有多少?林育良皺皺眉,望一望林政億:「20萬張?40萬張?」林政億沉思了一會:「單是一年差不多18萬張。」

萬中挑一、被發布到專頁上的照片似乎都是正面的,拍小英,兩人都有自己一套理性與感性的堅持:不造神。「拍攝的時候以攝影師的直覺去拍,但同時我是同時具備三種角色--攝影、員工和選民。」在三個角色之中,把攝影放首位,作為攝影師,以累積的經驗和獨立的角度,透過影像闡述總統候選人與台灣土地的連繫,是屬於感性的,而同時他亦理性地在三個角色之中互相平衡和協調,才能與人民引起最大的共嗚。

攝影放首位,那第二是什麼呢?「選民,」兩人沉默了一會,不約而同地搖搖頭:「恐怕拍不了朱立倫,也拍得不會好。」

去年六月,《時代》雜誌來台訪問蔡英文,第二天,蔡英文在臉書上上傳了一張照片。照片中是《時代》攝影師Adam Ferguson和專屬攝影林育良,二人在澎湖參訪水產食品工廠期間,不約而同以相同的姿勢蹲下拍攝被海風吹起來的工作服和手套。蔡英文拍下此情此景,說:「不知道在他們的視窗裏,最後呈現的是什麼樣的作品?攝影師的眼睛,果然跟我們一般人不太一樣。」

蔡英文在攝影棚內拍攝元首肖像照。
蔡英文在攝影棚內拍攝元首肖像照。攝:Makoto Lin

和一般人不太一樣的眼睛,讓蔡英文在《時代》雜誌封面顯得自信而堅定,雖然外界褒貶不一,林育良惜英雄重英雄:「但很有他(Adam Ferguson)一貫的個人風格。」

隨著5月20號蔡英文就任總統的到來,這兩位攝影繼續捕捉著蔡英文的各種姿態,以平實不造作的影像,記錄著未來在大眾面前的蔡英文總統,也紀錄著在車廂裏、休息室、幕僚間和許多小時刻的蔡英文。很多照片,只能透過專屬攝影師的微妙距離,被呈現出來。

影像 台灣 蔡英文就職 蔡英文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