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異鄉人

陳慧小說連載34:不是流金其實是鏽

日子過去,其實只剩下金屬的鏽,所謂流金,無非是毒熱陽光下的反照。


1 連城過去看重的事情很多,家人、金錢、事業、朋友、好的心情、好的風景、舒適安逸的生活…...;一切他看好的事物,無分先後次序,全要。他要美好常存,這種執着,令他成為無比強悍的人。

然而,總有美中不足。

──大有、相逢都作了家庭重於事業的決定。三多、五美都有自己的個性,算是活得自在吧,卻失落於婚姻。四海性情最好,機敏睿智,成就蜚然,偏偏離家最遠。六合承繼他的事業,然而性情卻與他相去甚遠。七喜是眾兒女中最聰明最有書緣的,最後當了外國人,從生活到精神。八寶樂觀又長得標緻,多年來始終無法當上母親。九健、十香早逝。至於妻子宋雲,她知道他一切的不足與短處,可是她愛他,她讓他體會人生最初的驕傲,也是唯一能徹底挫折他的,她是他的歡樂與哀愁,可是到了最後,她甚至認不出他是誰,不是錯把他認作兒子或幼年的玩伴,就是完全的陌生人。

一切他看好的事物,無分先後次序,全要。他要美好常存。

人人心裏都缺了一塊。到底意難平。憾事從未缺席,連城就更不肯退讓了,沒有可以放棄的,全都重要,他都要抓住。

連城要學會平安最重要,還得要等到一無所有的時候。

2 小津與小灰重遇的時候,小灰和三多仍與連城住在一起。第二年發生了一件小事,就是六合當上議員,有點莫名其妙,好像說是從功能組別中選出的。大家都沒放在心上。到了二零一二年,六合居然連任,並且在公開場合表態支持了其中一位特首候選人,那人之後果然當選了。大家都很反感。三多的新書發行了,就是以北部田野被侵佔為題材的繪本,她在新書發佈會上,對着記者,說了一些農民的心聲,也就是跟六合立場迴異的說話。

換成六合的說法,就是,三多公開說政府的壞話。

六合沒有公開做出任何傷害三多的事情,只是三多的繪本,悄悄地逐一在書局下架。

三多對連城說,爸爸你要公道。連城只說,我很累。三多決定搬走。

大家都說那些都是好日子,好得似是神話。真的有那麼好嗎?

小灰也不認同連城,她搬去跟小津同居。

3 連城煩惱。他對六合說,你愈來愈有錢,也愈來愈有權勢,為什麼你卻愈來愈心胸狹窄、愈來愈霸道的呢?

六合說,你休管我,我告訴你,你什麼都管不了。

連城在露台上看着六合氣沖沖離去,看那背影步姿就知道是橫蠻的人。

他想起六合出生的日子,也是處暑,吹的是南風,濕氣特重,分外的翳熱。六合渾身長滿痱子,終日啼哭,連城遂為六合安裝房子裏的第一部冷氣機。如今大家都說那些都是好日子,好得似是神話。真的有那麼好嗎?連城想,一瞥只覺動人,光潔明亮,閃閃生輝,卻是經不起湊近細看的,會看見褶縫裏的污跡與補丁駁痕。哪一天沒有難題在等着?周遭都是你虞我詐的人。只是人前仍得鎮定,驚心都付笑談中,吹擂的都是好,不作興檢討。卻不知道日子過去,其實只剩下金屬的鏽,所謂流金,無非是毒熱陽光下的反照。

他們口中的好,就是財勢,至於人本身,無論是性情、思想還是胸襟,都沒有怎樣好起來過。

自此之後,連城不再看報。

4 連城胸臆間鎮日就是一股無以名狀的郁悶,於是去買糖果。朱古力專門店的小妹向他推銷,最貴的,85%黑。連城咬了一口,忽然就覺得對了,說不清楚的就是這個,bitter。

5 連城仍是如常過活。早上下山買報,到常去的小店喝茶,去賞花看鳥,日落前去看齣電影,霓虹燈亮起就去逛一下街,晚上要是睡不着,會到酒廊去喝杯威士忌。

有一天,連城發現報紙檔不見了,大概是靠着的那棟大廈要拆卸的緣故,建築圍板將原來報紙檔的所在都封起來。只是檔口搬到什麼地方去還是就此結業,連城提不起勁去追查。

自此之後,連城不再看報,早上亦晚了出門,人就顯得懶洋洋。

報紙檔消失之後,大概又過了好幾個月,連城如常來到小茶廳,只是小茶廳沒營業,鐵閘拉上。連城回想,老板確曾提過業主又再加租,是這個原因嗎?只是這些年來,業主一直都在加租……。連城呆呆看着貼在鐵閘上的廣告招紙,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些什麼。後來來了一個帶着工具的人,身後跟着三、四個工人,叫連城讓開,想要打開鐵閘,連城只好離去。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