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異鄉人

46 穹頂下的呼叫

電話那頭的308航班,到底是哪一個時空裏的308?


手機一直震響,聽來就像一隻黑夜裏航行的馬達快艇。我俯身一拾。

「慢着──」老爸在後:「怎麼會有電話在這?你不覺得奇怪嗎?」口吻完全是恐怖片裏首先會死的那種配角。「就是奇怪才要聽啊。」我裝大膽繼續,手指碰觸手機,一陣冰涼感。那是一部諾基亞的非智慧手機,黑白螢幕,外殼滿是泥巴。毫無疑問它一直被埋地下,是我們挖掘把它變成出土文物……

「誰打來?」老爸又問。

我看螢幕上來電顯示:Unknown。沒有來電的號碼。

這時格仔山上忽然刮起一陣風,頭頂的冠木,以及身邊的野草,都順着風勢搖擺,發出海浪般的聲音。四周無光,唯一光源居然就是諾基亞螢幕。心裏不禁發毛。 

爸說:「快啦!免得它斷線!」

我應:「是啦!」

我打定主意,深呼吸,按下接聽鍵……

不是電視機接收不良的那種雪花,而是更加遙遠,彷若是從另一個空間所傳來的朦朧感。

「喂?」我的聲音在抖震。

「沙──沙──」豈料不及的是,電話那頭只有雪花,像嫌現場環境還不夠陰森恐怖似的。要說明是,雪花並不是電視機接收不良的那種雪花,而是更加遙遠,彷若是從另一個空間所傳來的朦朧感。

「喂?」我再問:「有人嗎?」

下一秒,聲音突然起變。

「駕駛室呼叫控制塔,要求改道799,Call 282,Over。」一把男聲在叫,他的鼻音像被什麼塞住了般平扁,背景有某個金屬東西在敲着。

「喂?」我不明白,像個白癡又再問。

「重覆。駕駛室呼叫控制塔,要求改道799,Call 282,Over。」那聲音把說話原封不動的重覆一遍,我感覺不對。我問:「喂?你是誰?你聽到我說話嗎?」甫問完,該死,對方又靜了下來。

「是誰?」爸在後追問。

我提手示意他別吵,閉眼靜聽電話那頭……

這電話是某竊聽器材,我正在聽某個場所裏兩個男人的交談嗎?怎麼有點變態的感覺?

隱約,我聽到兩個人在交談,兩把男聲。「情況不對,先聲音通訊轉21頻道,把這段錄起來。」說話是一個比較年老的男聲。「是的,正在錄音。」回答是剛才那平扁男,較年輕。老男聲:「收到。」

這是什麼?這電話是某竊聽器材,我正在聽某個場所裏兩個男人的交談嗎?怎麼有點變態的感覺?

這時,老男聲一頓,開始說話了:「這裏是泛亞航空308號航機,台北到香港,有沒有控制塔接收得到?Over。」

我愣住了,背部發涼,手臂雞皮疙瘩瞬間冒起。

他剛說什麼?

老男又重複一次:「這裏是泛亞航空308號航機,我們正在799航道上遇到強烈氣流!要求改道282!情況危急!回答,Over!」

我頓時明白了,這是什麼一回事。

308,308,308.我當然不會忘記這個編號,這個數字,這把我的人生推往悲劇的原點──308號航班!

卻又更加不明白。

308,308,308.我當然不會忘記這個編號,這個數字,這把我的人生推往悲劇的原點──308號航班!泛亞航空308號航班!聲音剛才說什麼駕駛室,毫無疑問,我聽到的,正是泛亞航空308號航機的駕駛室通訊!基於某個原因,我居然接通了天地線,跟裏面的兩個飛機師在通話!

就用一部諾基亞手機!

怎麼回事?

「喂!你們聽到我說話嗎?喂喂喂?」我大叫。

老機師一頓,疑問:「控制塔?」我明白了,大概飛航通訊語言中,沒有粵語「喂?」一字,故他們一直以為是無線電誤聽。老機師問:「你是控制塔嗎?」我緊張得直接點頭,完全忘了這根本不是視頻電話:「是的!啊!不是!我意思說我聽到你們的呼叫了,可是我不是控制塔!」

「什麼?」這次輪到年輕機師在問。

老機師說:「這是航空管制的無線電頻道,你這樣闖進來是犯法幹擾。我們要切斷了──」說罷,老機師按動什麼聲音,我聽到有個電子器材的叮咚聲音,我知道他不是說笑……

「慢着慢着慢着!」我阻止:「我不是控制塔!可我知道你們是誰!」甫說完,我才發現自己的的詞不達意:「我的意思是,我是你們飛機的乘客!我知道飛機捲進了氣流風暴,跟控制塔失聯了,就在台灣海峽上!是不是?」

誰會想過在啟德機場關閉十幾年後,居然還接收到來自天空某處,一隻被困於時空夾縫裏的鐵鳥所發出的求救呼叫呢?

「什麼?」老機師也無可避免地傻了眼:「你是飛機上的乘客?」

「我是!我是說,我曾經是──」我不知道如何解釋,同時想到,電話那頭的308航班,到底是哪一個時空裏的308?是我原本來自的那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時空裏的308?抑或是,在歷史上立了分水嶺,現在是由英國殖民政府繼續統治的那個時空裏的308航班?可飛機不是已經平安降落了嗎?

電話裏的金屬撞撃聲愈來愈響,我聽出來了,那應該是航機正經歷超強氣流帶,機艙裏一切都被晃來晃去的震動聲。

「我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事。」年輕機師說,他似乎已經放棄了。「唉喲我也是呢,怎麼這麼巧?」我很想應道,卻忍住沒講。

畢竟,誰會想過在啟德機場關閉十幾年後,在這個曾經可以眺望整個九龍半島和啟德跑道、可以觀賞飛機降落、曾經站滿了執着望遠鏡的飛機發燒友的地方,十年後,居然還接收到來自天空某處,一隻被困於時空夾縫裏的鐵鳥所發出的求救呼叫呢?

「聽着!雖然我也不太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可是,兩位機師,請聽我說!」我情急生智,向着電話大叫:「我想到一個計劃!」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