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在無人的福島尋找至親


2016年2月14日,日本福島,50歲的木村站在失踪女兒的課室外。2011年3月11日的海嘯,木村的父親、妻子和女兒Yuna失踪,留下他、母親以及大女兒。
2016年2月14日,日本福島,50歲的木村站在失踪女兒的課室外。2011年3月11日的海嘯,木村的父親、妻子和女兒Yuna失踪,留下他、母親以及大女兒。

明天是東日本大地震五週年。五年前的3月11日,一個九級大地震帶來的海嘯,奪去了日本東北部海岸附近超過16000個生命,超過2500人失踪。東京電力公司其下的福島第一核電站釀成的核災難,為當地居民造成的創傷至今仍未磨滅。

Takayuki Ueno(譯:上野),住在福島核電站22公里外的一個地方,在這五年間,他日以繼夜,從不浪費過任何剎那,在極高輻射量的封鎖區域裡搜尋被海嘯捲走的家人。災難發生初期,上野找到了母親和女兒Erika的遺體,然而他的父親,以及年僅3歲的兒子Kotaro,一直搜尋不果。

「作為一個家長,我的職責是好好保護孩子,可惜我沒有做到,我成為了最差的父母,」他補充:「我想好好向孩子道歉,那時候我還能夠把Erika抱在懷內,跟她說對不起,但我仍然未能夠找到Kotaro,做同樣的事。」

除了上野,住在核電站南面只有3公里的Norio Kimura(譯:木村),也是禁區的常客。海嘯過後,木村的父親、妻子和女兒Yuna失踪,留下他、母親以及大女兒。他當時面對著這樣的決擇:留下來繼續尋找至親,還是帶家人離開這個核幅射災難現場?

木村選擇了後者,說:「我被迫放棄搜索、放棄我失踪的家人....但到我安頓好了再回來,情況已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更遑論他們是否仍然活著。」從那天回來後,木村沒有放棄搜索的機會,直到日本大偎有一半以上的地方出現幅射含量超標,被列為禁區。

在最近的一個周末,木村和上野帶領幾十名志願者,沿著海風吹拂的海灘,爬過泥土、混凝土、電線桿、彎曲的鐵管,慢慢挖開一件又一件災民遺留下來的衣服,繼續搜索行動,這次他們被允許只能在區內逗留最多五小時,一年最多進出三十次。期間放射量測定器傳來一陣陣刺耳的警告聲響,顯示著每小時有6單位的幅射含量,是比東京足足高出一百倍的量度。

但是這並沒有令木村動搖:「我會繼續尋找,直到我找到我的家人,以至其他失踪災民。」

50歲的木村在封鎖區的寺廟裡,拿著他在海嘯中失踪女兒Yuna的相片。
50歲的木村在封鎖區的寺廟裡,拿著他在海嘯中失踪女兒Yuna的相片。
木村在封鎖區內搜索失踪的家人。
木村在封鎖區內搜索失踪的家人。
2016年2月15日,日本福島,上野3歲的兒子Kotaro的照片,擺放在距離核電站22公里的家中。
2016年2月15日,日本福島,上野3歲的兒子Kotaro的照片,擺放在距離核電站22公里的家中。
上野在封鎖區內搜索失踪的家人。
上野在封鎖區內搜索失踪的家人。
上野站在封鎖區內,一間被海嘯破壞的房子外。
上野站在封鎖區內,一間被海嘯破壞的房子外。
2016年2月15日,日本福島,封鎖區內架著「核電--帶來美好未來的能源」的字牌。
2016年2月15日,日本福島,封鎖區內架著「核電--帶來美好未來的能源」的字牌。
福島封鎖區內,雜草掩蓋著鞦韆。
福島封鎖區內,雜草掩蓋著鞦韆。
木村在封鎖區的寺廟內,看著災民的衣物。
木村在封鎖區的寺廟內,看著災民的衣物。
木村為家人的墓碑更換鮮花。
木村為家人的墓碑更換鮮花。
影像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