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卡乎專欄

聖誕老人不是訓導主任

「不要這樣利用聖誕老人,要讓孩子們相信,無論他們怎麼樣,都會收到聖誕禮物。跟上帝負有是非審判的責任不同,聖誕老人從來不會生氣。」


插畫:《雪人、聖誕樹和中文》,作者Ka(卡乎的女兒,在老師指導下製作)
插畫:《雪人、聖誕樹和中文》,作者Ka(卡乎的女兒,在老師指導下製作)

一天早上,女兒翻看一本仙女故事書,問我:「爸爸,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仙女嗎?」

我回答:「在我們的想像中,在我們的心裏,真的有。」

女兒並不滿意:「在……世界上呢,真正的世界?」

「呃……爸爸沒有見過,但是很多人都說有。所以,我不知道。」

女兒說:「肯定有。不然是誰幫聖誕老人分發禮物呢?」

原來她在想聖誕禮物。有時,剛剛收到當年的聖誕禮物,她就提出下一年的願望了。可是今年,聖誕市場都已經開張了,她還沒有想好要什麼禮物。

聖誕老人也會出差錯

女兒三歲那年,平安夜的當天,我才買好她要的禮物,一輛小小的自行車。那天下午,天上飄着冷雨,路上幾乎沒有行人,我拖着自行車,在路邊等公共汽車。天色向晚,車還沒來。

一輛小車開過來,停在我面前。一個男人探出頭來說,我可以捎你去地鐵站。

帶着從中國來的經驗,我回答:「謝謝,我還是再等等吧。」他說,今天沒有公共汽車了。

我警惕地打量着他。看見車裏還有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像是他的女兒,我才放心地同意了。但是,我還是問了一句:「你們要多少錢?」

他們好像沒有聽見似的,下車幫我把自行車放進後座。車開動以後,女孩問:「那是給您女兒的聖誕禮物吧?」

我開始為我的警惕感到羞愧。我回答說:是的。我三歲的女兒,希望聖誕老人送她一輛橙色的自行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橙色自行車如此難覓。更重要的是,我小時候接受的顏色教育中,根本沒有橙色,它和黃色是一回事。橙色和黃色這兩個詞,對我來說也沒有區別。總之,我費了好多周折,終於趕在最後的一天,買到了這輛橙色的兒童自行車。

彷彿為了回報他們的好心,我把這個故事講得十分動聽,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它非常配合那個寒冷的傍晚,小車裏的溫馨時刻。他們都轉過頭來,感動地看着那輛小小的自行車。

第二天早晨,女兒一起床就往陽台上跑。那裏站立着通宵閃爍的聖誕樹。還在睡夢中的我,聽見女兒的驚呼:「聖誕老人真的給我送了自行車!」

還沒來得及高興,又聽見女兒驚呼:「他把顏色搞錯啦!我要的是橙色的自行車,這是黃色的!」

我十分沮喪,替聖誕老人向她道歉。然而,我解釋說,聖誕老人太忙了,忙中難免出錯。而且,他小時候受的顏色教育中,橙色和黃色都是黃色。所以,他經常弄混這兩種顏色。你會原諒他嗎?

女兒說:「好吧。他也總算給我送了禮物。還好,他沒有生病。」

女兒有一本故事書說,正當全世界的小朋友翹首等待聖誕禮物時,聖誕老人卻生病了。於是小朋友們給聖誕老人準備了禮物,去北極看望他。

我在心裏為自己辯解道,這也不是壞事。孩子們也應該知道,誰都可能遇到困難,或者犯下錯誤。

每一個孩子都有禮物

歐洲的聖誕氛圍十分濃厚,孩子們沒有理由不相信,真的有一位慈祥的聖誕老人,為全世界的孩子準備禮物。

「全世界每一個孩子都有禮物嗎?」女兒有時會反覆地問。

「是的,每一個孩子。」我回答說,「不管他/她住在哪裏,也不管他/她長什麼模樣,說什麼語言,穿什麼衣服,上什麼幼兒園或者學校,也不管他/她乖還是不乖。」

「他/她亂扔東西呢?」

「亂扔東西不對,爸爸媽媽或者老師會批評他/她。但是,聖誕老人仍然會給他/她禮物的,同樣是他/她想要的禮物。」

有些家長會借助一切機會來 教育孩子。在聖誕季節,最好的威脅就是:「如果不乖的話,聖誕老人就不高興,不送禮物給你了!」

我勸阻他們說,不要這樣利用聖誕老人。要讓孩子們相信,無論他們怎麼樣,都會收到聖誕禮物。跟上帝負有是非審判的責任不同,聖誕老人從來不會生氣。

如果孩子們沒有收到稱心的禮物,不是聖誕老人要懲罰他們,而是因為別的原因,比如他弄錯了,他生病了,馴鹿受傷了,飛機誤點了,火車停電了……

女兒一直好奇,聖誕老人如何在一夜之間完成這麼繁重的工作。有一年,德國郵局的朋友送了她一個日曆禮包,上面印着聖誕老人通過海陸空郵路分送聖誕禮物的宣傳畫,女兒有些明白了。我還告訴她說,現在有了網絡、電腦和智能手機,這個工作就更加容易了。聖誕老人可以一邊趕路,一邊指揮各地的天使助理。

因此,聖誕老人很少出錯。

聖誕老人會找到這家商店嗎?

去年聖誕前夕,我們走進一家樂器店。我讓妻子帶女兒在一樓閒逛,我偷偷溜進底樓笛子專櫃,選好女兒想要的笛子。正要付錢的時候,女兒突然跑來了,問:「爸爸,你在買什麼?」我尷尬地縮回付錢的手。

我說:「爸爸只是來看看這裏的笛子。」

女兒說:「這正是我想要的笛子!聖誕老人知道到這裏來買嗎?」

我說:「他會的。在天使的幫助下,他會收集各種信息。而且,爸爸會再給他寫一封信。」

售貨小姐開始覺得莫名其妙,但很快就明白了。

聖誕節的早晨,女兒驚呼道:「聖誕老人真的找到那家店了!」

又一年的聖誕節,女兒要的禮物是各種各樣的球。儘管我們家附近沒有地方玩球,但是聖誕老人仍然會滿足她的要求。

我們事先買好各種顏色的籃球、足球、排球……一共有十二個。這麼多球,可不好掩藏。費了好大功夫,才讓它們躲在地下室裏,女兒不易發現的地方。

為什麼要有聖誕老人?

「真的有聖誕老人嗎?」女兒經常會問。

1897年,一個叫弗吉尼婭・歐漢倫(Virginia O'Hanlon)的女孩也這樣問父親,父親建議她向《紐約太陽報》寫信詢問。她真的寫信去問了。編輯弗朗西斯・徹奇(Francis Pharcellus Church)收到信後,決定發表一篇社論來回覆:

是的,弗吉尼婭,真的有聖誕老人。他就像愛、仁慈和忠誠一樣確實存在……是啊!要是沒有聖誕老人,這世界會多沒意思!恐怕就會像沒有弗吉尼婭一樣沒意思。

這篇題為《聖誕老人存在嗎?》的社論,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經典篇章。據說它是英文歷史上重印次數最多的報紙社論。它溫暖了一代又一代小朋友和大人的心靈。

弗朗西斯・徹奇曾以戰地記者身份,在南北戰爭中目睹人類自相殘殺。他寫這篇社論的目的是為了捍衛宗教信仰,希望上帝能阻止人類的愚昧。對於很多現代人來說,他的文章令人感動,但說服力還不夠強。

神經學教授凱利・蘭伯特(Kelly Lambert)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說,大腦似乎擁有一種神經時間旅行的機制,它不僅僅讓盼望聖誕老人的孩提時代經歷成為成年後的美好回憶,而且還讓我們一再重新體驗那種幸福感覺。她說,聖誕老人的故事,有利於孩子大腦神經的發育,而且讓他們終身受益,就和兒童時期注射疫苗一樣重要。

還有不少心理學家、語言學家和哲學家,用自己的專業知識,證明孩子們相信聖誕老人存在的好處。

人類從來沒有這樣齊心協力,來維護一個明顯的謊言。

我詢問過一些家長,孩子們最終發現這個「騙局」時,會怎樣反應?有些孩子非常傷心,哭得昏天黑地。有些孩子則說,我兩年前就知道了。父母問:那你為什麼不說,而且還配合我們?孩子說:有禮物收不是壞事啊。

幫助他人的力量

我對翻看着仙女故事書的女兒說:「你說得對,肯定有聖誕老人!對了,你想好你的聖誕禮物了嗎?爸爸還沒給聖誕老是寫信呢。」

女兒說:「我想好了。我要一隻氫氣球,和凱文丟了的那個一模一樣。」

昨天,女兒的朋友凱文到家裏來玩,他的氫氣球飛走了。他傷心地哭了。晚上,凱文走了以後,女兒告訴我說,她也很傷心。

「最好一模一樣,」女兒想像着她的聖誕禮物說:「我要拿去送給凱文。」

專家們似乎忘了研究:聖誕老人帶給孩子們的,不僅僅是甜蜜、溫暖和希望,還有幫助他人的力量。

我默默地記下那隻氫氣球的圖案,希望運氣足夠好,能在這一個月內,買到和它一模一樣的聖誕禮物。不過,我相信,即便聖誕老人弄錯了,女兒也會諒解他,凱文收到禮物也會很高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