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間 風物 這周讀什麼

《我以後要得諾貝爾和平獎》

編者按:與孩子共讀繪本,不為認字,不為面試,只為裏頭廣闊無邊的世界,和很多太值得珍重的美好價值。我們每周會挑出一本佳作,或回應時節,或與孩子身處的世界對話,希望你們今晚就能跳進圖文共舞的閱讀世界,打開遼闊的討論空間。


這陣子,電視新聞上的影像好不平安,連小朋友的提問也少不免「戰爭與和平」這主題。

就在巴黎哄動的那一個晚上,孩子一臉驚怕,問:「媽媽,他們會不會來到香港?」我說機會很低,然後請他們一起閉目合什,祝願我們大家都有勇氣,像巴黎勇敢的市民那樣。

孩子有點怯,小聲問:「但是我沒有宗教啊……」

誠心就可,善念跨越宗教,管祂耶穌佛祖還是真主。

孩子又問:「那些大人為什麼不愛和平?」這個嘛……有些大人確實很糟糕。

但有沒有想過,小朋友也可以促進世界和平?畢竟今日的大人,都曾經是小朋友。

Isabel Pin的繪本《我以後要得諾貝爾和平獎》正正是一個小男孩實踐和平任務的故事,不過用的方式有點奇怪──小男孩嘴裏說的和真正做的,怎麼竟然是徹頭徹尾兩回事啊?

他說:「我要促進世界和平,讓每個人和睦相處。」可是文字旁邊卻是他和同學一起站上書桌的畫面,有人揮長尺,有人舉拳頭,有人丟紙球,全都凶神惡煞地堅盯對方,戰事一觸即發。

他說:「我要解救動物,不讓牠們遭受虐待。」但我們卻看到,他把小老鼠放在唱片轉盤上轉呀轉,轉得頭昏眼花。

他說:「我不容許不公正和貪婪的行為。」這時候,鄰座小胖子同學盛氣凌人,獨霸所有顏色筆,還對只得黑筆的瘦個子同學,可惡地哈哈大笑。我們要得和平獎的小男孩明明白白看到了,但是他閉上嘴巴。

孩子們從小就在大人那兒,學會很多冠冕堂皇的文字:「世界和平」、「幫助貧苦」、「保護環境」......這些那些一大堆,全都倒背如流了,可是最重要的一環,偏偏花幾多口水卻也教不來。那一環叫做「實踐」。

這正是繪本精彩的地方,文字和圖畫兩個媒界各自表述,輕輕巧巧便把「睜眼說瞎話」這境界呈現出來,封喉不見血。如果大人讀完感到心口隱隱作痛,便是時候來一趟自我檢討。因為據非正式不科學統計,「睜眼說瞎話」的大人組群,遠比小孩子那邊聲勢壯大。

至於繪本裏的小男孩,在想像裏描繪出自己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畫面後,竟然靈光一閃,福至心靈,想起自己有很多馬上要做的事。他蹦蹦蹦跑進自己的房間,把綑在床下的妹妹解救出來(大概是他綑的,這小子也夠頑皮了),然後兄妹倆相擁和解。

在繪本最後一頁,圖文終於同步了,小男孩的言行也首次合一,這才是要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真真正正的第一步。那麼世界從此和平了?卻不,因為要有很多人一起行出第一步,還要長長久久一直走下去。

幸好,今日愛和平的孩子,日後都會成為大人。

讀書時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