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間 風物 雨傘書評論 2

當他們大叫女生站後點⋯⋯

「佔旺的男仔嫁得過,佔旺的女仔娶得過」,這是一句在雨傘運動期間於網絡熱傳的說話。而你要知道,香港是一個女生平日言行豪放不羈一點都會給指駡為「男人婆」的保守社會。


雨傘運動一周年,四處都是紀念活動與出版,要大家反思與取記運動的意義。當然,相關的出版在運動還未結束或結束不久早已湧現,例如歐家麟的《傘聚》、李鴻彥的《每一把傘》。然而,這類出版並未因運動結束而稍竭,反而愈戰愈勇,一年下來,幾乎每月都有新書出版,媲美台灣後太陽花運動的出版潮。

全球化年代,雨傘運動與太陽花運動固然有互相借鑑之處,但同樣爆發出版潮,恐怕更主要的原因在於兩個運動所釋放出的巨大創意與能量 ,人們都希望借着出版與閱讀,整理彷如昨日發生的前所未有的新鮮經驗。對於雨傘運動,固然不乏好像羅永生的《在運動與革命之間讀書》與蕭若元的《雨傘運動之香港大撕裂》那樣大開大合的分析之作,但在這一輪運動出版潮中,更多的恐怕是這場巨大運動中的種種「小故事」。

雨傘女子說

出版社:進一步多媒體 (香港)
出版時間:2015年6月
作者: 新婦女協進會(策劃);訪問者:張月鳳、陳小明、太公、Repona、鄧安怡、戴秀慧

政治素人的小故事

正如不少論者所指出,這一場運動之所以如此波瀾壯闊,是因為它主要由大量的「政治素人」所組成。她們大部份都不是社會運動常客,平日跟一般的香港人無異,不一定熱中政治,頂多是每年參與六四晚會與七一遊行,已是社運參與的全部。這一批「政治素人」大多因為928突如其來的八十七枚催淚彈而「捲進」這一場運動,她們在運動上沒有前科,只能摸着石頭過河一樣的在地創造。

在這一場運動中,有許多美麗的「小故事」,而其中來自不同年齡與階層的女性小故事,尤其叫人心酸眼亮。事實上,雨傘運動從來都不乏女性的身影,她們實際上也是運動的中堅,而在芸芸的後雨傘出版中,我們也不難找到她們的小故事。然而,把焦點集中在雨傘運動中的女性,並有意識地從性別角度出發,進行採訪的,迄今為止,就似乎只有新婦女協進會(以下簡稱婦進)策劃的《雨傘女子說》。

美麗在細節,不在性別定型

「佔旺的男仔嫁得過,佔旺的女仔娶得過」,這是一句在雨傘運動期間於網絡熱傳的說話,大概的意思是:在佔領旺角期間,不少男生都顯得非常「勇武」,一夫當關,懂得保護女生,所以「嫁得過」。至於佔旺的女生,則跟男生一樣的「勇武」,且有義氣,所以「娶得過」。

要知道,香港是一個女生平日言行豪放不羈一點都會給指駡為「男人婆」(女漢子)的保守社會,勇武和義氣彷彿是男性的專利,被冠到女性頭上,而且還要是正面讚詞,可謂絕無限有。從「佔旺的男仔嫁得過,佔旺的女仔娶得過」這句話,我們還是清楚看到流通於這個保守社會的血脈的性別定型:在社會運動中,男生總是被認為是「勇武」的,面對危險,有責任保護女性,而女生則由於「天生」力氣較弱,頂多只能擔當運動支援的角色。

但實情是,在雨傘運動中,不少女生也同樣「勇武」。 例如長期留守旺角的社工藍藍,雖然不時有人說旺角危險,並勸說「女仔不要去旺角」,遇上前線衝突場面,不少男生一看見女生,就會叫:「女仔企後啲啦!」,但藍藍還是堅持留在前線,因為男女在前線可以發揮不同的作用。她提到,若遇上藍絲來挑戰,她傾向不理會挑戰者,而集中安撫現場群眾的情緒。與此相對,男性則會和挑戰者對話,企圖以理說服之。又例如清場之後,不少鳩嗚團都與警方有過激烈的衝突。藍藍提到,在鳩嗚團的前線,若警方碰男生還口還手,通常一來便打,但若是女生,警察應不會打女生,頂多是唬唬而已,這是女性的優勢。 在《雨傘女子說》一書中,我們會發現不少這類性別定型以外的細節,它們往往充滿生活的質感,讀來令人趣味盎然。

深遠與細緻

此外,雖說男性喜歡長篇大論、宏觀分析,但就這場運動所見,女性還是想得較為深遠與細緻。就以在運動現場執意進行垃圾分類與回收的Celia為例,雖然有人指責她們,說這是抗爭時刻,不應回收,但她跟同伴還是堅持環保到底,因為:「當大家認識到自由和民主是一個公民可以享有的權利時,也要認識到作為公民的責任和義務,包括愛護環境和香港。」她補充說,三堆一爐在議會中鬧得沸沸騰騰,而香港減廢問題已逼在眉睫,堆填區與垃圾焚化爐大多建在沒有太大議價能力的邊緣社區。所以,必須要將民主與環保串聯起來,為未來健康的民主發展舖路。

總而言之,雨傘運動的美麗,在於細節,而我們透過雨傘女子的眼睛,都看到了。謝謝雨傘女子。

讀書時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