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BREAKFAST

二戰如何接管了我們的廚房?


[ WORD ]

手觸摸到的東西,一旦離開它一步,它就有可能變成神聖的東西,變成奇跡,變成不可能有的美的東西。

三島由紀夫

[ BOOK ]

備戰廚房

Combat-Ready Kitchen: How the U.S. Military Shapes the Way You Eat

出版社:Current (紐約)
出版時間:2015年8月
作者:Anastacia Marx de Salcedo

文/端生活文化組

你大概沒想過,戰爭和日常生活聯繫如此緊密。讓我們從食物開始:罐頭、包裝熟肉、冷凍 pizza、能量棒、速溶咖啡......這是個無盡的列表。

每天我們都在吃改良版的「戰鬥口糧」。易儲存、保持新鮮、營養均衡、大量遠程運輸、維持好味道,這些軍隊口糧的要求,也正是今天各種跨國食品公司的準則。

食物生而為食物,但沒有食物生而為罐頭。軍事科技發展不僅給我們帶來了 GPS, 網絡通訊,還有食物革命。拜法國政府所賜,為了給拿破崙的部隊補充給養,食物儲存科技在大工業時代的第一個發明就是罐頭。不過,把燕麥卷、袋裝果汁、自製火雞肉火腿三文治和切片全麥包放進孩子們的午餐便當盒,是從二戰開始的。

在食品生產領域,二戰是個宇宙大爆炸式的分水嶺。面對分散在世界各地千百萬軍人,美國國防部想出很多辦法提供補給。這本書裏展示了美國軍方負責口糧的部門怎樣策劃、資助和傳播食品科學,以便生產便宜和不易腐敗的口糧。大學、政府和工業界合作,形成了巨大的網絡。ADM、 ConAgra、 General Mills、 Hershey、Hormel、 Mars、 Nabisco、 Reynolds、 Smithfield、 Swift、 Tyson 和 Unilever 這些公司都是國防部的合作夥伴。這種交易對雙方都有利:綜合性大企業獲得獨家專利權,或是得以首創新技術;軍方得到了可靠的供應商,隨時都能生產出數以百萬計的口糧。戰時發明的血漿運輸技術,為速溶咖啡出現鋪了路;麥當勞的豬排堡出身於軍方在混合肉類製造方面的研究,它一開始可不是放肉餅。於是戰爭結束後,軍需品就佔據了零售商店食品的大半江山。在紀念二戰的時候,我們可以先看看軍事後勤科技如何接管我們的廚房。

[ POETRY ]

中國詩

亞當·扎加耶夫斯基 Adam Zagajewski

黃燦然 譯

我讀一首中國詩,

寫於一千年前。

作者談到整夜

下雨,雨點敲擊

他的船的竹篷,

以及他內心終於

獲得的平靜。

現在又是十一月,一個

有濃霧的鉛灰色黃昏,

這僅僅是巧合嗎?

另一個人正活著,

這僅僅是偶然嗎?

詩人們都十分重視

獲獎和成功,

但是一個秋天接着一個秋天

把葉子從那些驕傲的樹上撕走,

如果有什麼剩下來

也只是他們詩中的雨聲的

低語,

不悲不喜。

唯有純粹是看不見的,

而黃昏趁着光和影

把我們遺忘一會兒的時候

趕忙把神秘的事物移來移去。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