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異鄉人

陳慧小說連載5:夜星街

於是你去遊行,卻又裝作沒參與?


1 騰芳這名字有點像封條,她對他交代了這名字的一些緣由之後,就沒停過說話。他有點懷疑她是不是醉了,不過明明昨晚就讓他見識過她酒量不淺。他看住她,不捨得將眼睛移開,他盯住她翕動的雙唇,好久不曾有女子願意跟他說這麼多。他有些走神,在他的想像中──她明明在他面前,而他卻在想着她,這樣的狀態像把現實切開了,微微沁入了一點離奇,一種並未能按時效發揮的浪漫──騰芳是古武士,而如今她正在卸甲……。她卸下的還有她半真半假的冷漠與聰明。

2 他開始覺得,她是不是有點說得太多了……?忽然聽到一句,我不喜歡這個城市。他笑了,禁不住訕謔的意味。拜託,說些我不知道的好不好?他想,這個叫騰芳的女子如果無法在他面前回復淡定,他想他就要對她失去興趣了。只是這騰芳彷彿停不下來,她仍在埋怨這些日子以來所發生的種種荒謬人事。他想,你真是笨。

他連當一個偽中產也嫌不夠統一完整。他什麼也不是。

他只是冷冷淡淡,心思佇在晚飯到底要吃拉麵還是水餃。他沒在意她挨過來,伸手撫掃着他的領帶,閒閒地問,於是你去遊行,卻又裝作沒參與?他好像當機了,無法聽懂別人說話似地,半晌才弄明白騰芳說了些什麼。

他竟木訥起來,有種給人當場拆穿的感覺。他連當一個偽中產也嫌不夠統一完整。他什麼也不是。

3 騰芳帶他去吃餃子。她說,這是我的店。他沒弄明白她的意思,究竟這是她開的店還是她常來的店?他想也讓她知道些什麼,就指着菜牌說,這是他們做得最好的餃子,茴香。她點點頭,說,我知道,你常來。他臉上沒表情,心裏想,我以為是我在挑,誰知道卻是她逮住了我……。他忽然莫名地倦憊,已經不介意騰芳一直在說話。他大口大口地灌着啤酒,喝到一個地步,錯覺自己去了外地。結賬的時候,還是他作東,只是他已有點站不穩,騰芳取過他的銀包,數了鈔票給收銀員,很熟落很有默契的樣子。他仍在想究竟這是她開的店還是她常來的店……

他甫走出店門就吐在路旁。他不相信自己是喝醉了,但實情如此,他被自己弄糊塗了。騰芳進店裏取了清水和抹手巾給他潄口擦臉。

他坐在路旁,抬頭看她,茫然問,你是誰?

她答,我是騰芳呀。

3 後來騰芳跟他說,你當時的樣子,像迷了路的時光機乘客……。

4 騰芳哄他,你陪我走路回家好不好?他吐了之後已有七分清醒,心想這女孩怎麼這麼會照顧別人?走路能讓他的酒意全退去。他記得她要睡在他家的原因就是可以多睡個把小時,那麼她要回家,用走的不可能是一、兩小時的事情吧?他乖乖跟着她走,穿過小巷,下山,經過銀行區,然後有一段路,平日他會迴避,因為總給他荒涼的感覺,如今他默默跟在她身後一步一步前行。她久不久就回過頭來問,你還可以吧?他點頭,繼續走。她領他走進商場,從一個商場穿越另一個商場,毋須循着地面街道走,架空地,卻能愈走愈遠,彷彿是城市載着他們在移動。然後她領他走進商場的地庫,有地道通向另一遙遠的方向,醉後的他只覺得似迷宮。最後他們從迷宮的另一端走出地面,已經是另一個街區,她指着山上新蓋好的房子說,我到家了。

這個叫騰芳的女子讓他的想像力成了一壺燒開的沸騰的水。

5 這幢大樓裏安靜得不像真的,只有電梯機件運轉與騰芳手中一串鎖匙的哐噹聲。

他完全清醒過來了,邊除鞋邊打量房子,像極家具店樣書裏的陳設,是那種月租超過三萬五千元的小單位。雅緻整潔。而她昨晚寧願睡他的破房子。這個叫騰芳的女子讓他的想像力成了一壺燒開的沸騰的水。

他看着她,繼續憑個人經驗去思考推敲。不然還可以怎樣?幾乎斷定她或她的好朋友是房地產經紀,讓她私藏着這房子的鎖匙。被人包養的女孩不會把男人帶回來。

騰芳說要煮咖啡,沒一會廚房傳來手磨咖啡豆器運作的聲音。他生出詭異的感覺。他走進睡房,床頭几上擺着小女孩的照片,小女孩有着與騰芳一樣生氣就瞪成惡貓似的圓眼。他有種在猜謎遊戲裏落敗的感覺。

他走到窗前,落地玻璃外是新興雅致小區的街道景觀。一點都看不出來,曾幾何時,住在這巷弄裏的人要外國傳教士接濟才活得下去。

──他忽然記起她說過關於名字的事情。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