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繁花之地

女伴的過去

男人可以(或必須)擁有很多的性伴,但好女人最好還是不要,為什麼有這種期待落差呢?


[繁花之地]迷航者以歌為引領,海妖以慾望的魅音灌溉繁花,肉身是流動的水,有液態的憂傷與歡愉。

我問男性友人,你們還會幻想要結交一個處女女朋友 / 妻子嗎?

男友人說:「處女絕種,沒有這種幻想。」

「那麼你們會在乎女友的性史嗎?」

「會啊,當然會在乎她過去有多少性伴侶,如果只是男朋友還好,加上炮友的話就不太好了。」

「為什麼呢?」我問。

「和男朋友上床很正常,但有炮友就比較令人卻步。」

「那男生會以自己有很多性伴為榮耀嗎?」我轉個角問他。

「會的。」

追問下去男友人沒能夠給我個具體的解釋,只說男性之間會暗暗比較大家的性經驗,也以擁有很多性伴侶為驕傲,但一旦角色置換,就無法接受女性的過去。

我以為這是老掉牙的觀念,但打開網上討論區,還是有一個又一個的男網友發帖說「應否介意女朋友不是處女」,網民的回應竟也吻合男性朋友的想法——前度可以、炮友不能接受。

有些男性在顯示自己的魅力與權力的路上,性總是在軍備競賽的名單之上:性器的長短、性事的長度、女伴的人次……李昂在《路邊甘蔗人人啃》裏寫過一段讓人驚心動魄的情節,位高權重的政治領袖陳俊英身邊女人無數,有時候為了要追求極致的性,他會先在一個女人身上狠狠幹完一場,憋着不射精,帶着還硬着的陽具就爬上第二個女人的床上繼續抽插的活動直到射精。

喜歡做愛,享受性,只是把性還原給性,性不是用來證明忠貞的,也不是用來餽贈之物,性僅僅就是身體的探索……

男人可以(或必須)擁有很多的性伴,但好女人最好還是不要,為什麼有這種期待落差呢?為什麼有過很多性史的女子就要承受被稱為「破鞋」、「公廁」、「妓女」、「淫娃」等等的污名呢?女子能不能追求自己所喜歡的性歡愉?

喜歡做愛,享受性,只是把性還原給性,性不是用來證明忠貞的,也不是用來餽贈之物,性僅僅就是身體的探索,當然可以與親密及愛有關,但也可以是純粹地作為一個性主體來承受一具身體與另一具身體迸發出來的快感。

女子有作為性主體的權利。因為女子的身體,只屬於她們自己,應當由她們來掌握身體的悲喜榮憂,哪輪到其他人在旁邊指指點點說三道四。

當你不再覺得女人只能處於「被幹」的欲望客體的位置,不只是被動的躺下並承受陽具的入侵,或者你就能夠了解到其實每個人有自身的性需要,不管是在編制內的性還是在編制外的約炮或一夜情,其實都不過是欲望的展現形式。

至於在親密關係裏,或多或少會萌生佔有之欲,希望在關係中有排他性的,不只是性,還有其他雙方珍貴的回憶與印記,不希望有其他人的介入,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事。但當我們過份介懷過去,就顯得太過可笑。當我們能正面面對這些欲望與佔有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能夠在真正理解對方前提需要的前提下進行商討,或者就可以減少一點對戀人的過去性史的苦惱,女子也要有這種的覺悟,才不會陷進這種忠貞的迷思之中,綑綁自己也綑綁別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