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殺與紋身:女性的恥辱,或女性的救贖國際

屠殺與紋身:女性的恥辱,或女性的救贖

抹不去的創傷記憶,與最小的抵抗。

敘利亞第一夫人在中國的「阿斯瑪熱」:誰能為敘利亞人民講話?

她作為國家權威的象徵與家族利益維護者的角色,遠高於她自身的女性身份。

烏干達激進酷兒女性主義者倪斯黛:以「冒犯」為武器,「我的嘴裏開不出玫瑰」

「當我們面對歧視時,要記得世界上有著不同的人類存在方式,多樣性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