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念香港,抽出一張塔羅牌香港

默念香港,抽出一張塔羅牌

時局太亂,蒼生有許多無法解決的問題,擔心未來、懷疑人生的香港人,鑽進了塔羅和卜卦的世界裏。

崩塌區議會:我們或許錯失了,苦候30多年的黃金年代

一陣吹風,不止吹倒數十年的區議會制度,更可能吹倒了香港重拾社區自主的希望。

走出仇恨、哀痛與愧疚:高壓時代,香港人如何情緒自救?

在面對種種社會和個人問題的輾壓之時,人們怎樣找到屬於自己的活下去的方式?好像沒有事情可以做,但也總有事情可以做。

冼麗婷:品味《蘋果》17載,戰場上的野蠻寫作

《蘋果》不是世外桃源,但它是個大海,流進流出,蝦兵蟹將與吃人鯊一起度日...... 就是這一種搏鬥與生存讓它充滿生氣。

遍地賀黨慶,維園禁聚集:七一香港的平行時空

赤紅喧囂與空白街頭,這天在香港撕裂並行,這年七一,可能只是開始。

消失的香港

十個香港切片、十段香港記憶。你記憶中的這城,還剩多少?在閱讀和紀念之前,小心,一切將飛速流逝。

最後一夜,像有雙手捂著你嘴巴:記者、讀者、賣報人告別《蘋果》

「我不想說,《蘋果》倒下,就代表香港玩完,但是……都好像真的代表,香港已沒有什麼希望。」

五名香港抗議者逃亡記:乘快艇抵達台灣,在美國尋得自由

之前幾乎互不相識的五人乘坐一艘快艇穿越茫茫大海抵達台灣。幾個月後,在美國國務院的介入下,五人最終都到了美國尋求庇護。

反修例兩年後,香港政壇大變局:反對派遭重擊,誰人在上位?

「以前大家都是用愛國愛港去定位嘛,但是現在所有人都是(愛國者)。」

跨國公司考慮撤離香港

由於憂心香港未來能否繼續成為在中國及周邊地區營商的最佳據點,一些跨國公司正遷往別處。

今年維園可有燭光?32週年,香港六四悼念者的哀歌

又一年六月,香港空間所剩無幾,燭光晚會的組織者被判入獄。支聯會眾人判刑之前,端傳媒跟訪,聊30年前的承諾和未明前路。

民陣一人秘書處陳皓桓:不相信群眾,又可相信什麼?

他剛剛25歲,從小關心政治,但從來不想做政治領袖。轉眼,身邊領袖、代議士統統沒有了,香港風高浪急,他就在此時守在浪尖上。

被遺棄還是共進退,香港移民潮下的寵物命運

「人身邊有很多東西,但動物身邊只有主人。」

Gordon Mathews:留港教書,記得每天真誠活着的感覺

他說學生是他留港的原因,而學生在他身上看到一個真誠的孩子。「原來長大成人不一定要抽離、勢利……他是一個真誠生活的例子。」

中大半山腰,一個中國研究聖地的死亡

「中心是幫助你了解共產黨的本質,但中國最不想你了解共產黨的本質,怎會讓中心生存?」

外國人離港潮:去留之間, 他們怎看黯淡的城市未來?

「許多香港的外國人可能因為西方的背景而同情抗爭的香港人,但這不是他們的戰鬥,他們不會為香港而抗爭。」

三顆桔子,一鍋盆菜,流亡港人的年節餐桌

抵達英國後,他煮了一煲滷水,一直用到現在,他搬去哪裏,這煲滷水也跟著去哪裏......

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大離散下的香港戀人們

「對太太來說,她希望離開政治困境。於我,是離開流著血的抗爭者。」

BNO觸發中英角力:北京、港府稱護照無效,英國稱歡迎持有者以其他方式入境

這一場中英較量的護照戰爭,也觸發另一個複雜問題:香港市民能否擁有雙重國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