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堤垸決口,堤壩建設受考驗,「圍湖墾田」由來已久|Whatsnew大陸

洞庭湖堤垸決口,堤壩建設受考驗,「圍湖墾田」由來已久|Whatsnew

雨帶將在淮河的南北支流間擺動,淮河流域的防汛形勢目前不容樂觀。

中國南方多地洪水,梅州近50死,極端降雨續向北方移動|Whatsnew

極端降雨不僅僅影響梅州,更是廣泛覆蓋中國南方。

北半球入汛,2024夏天的極端天氣可能呈現何種態勢?|Whatsnew

一個炎熱的夏季恐難以避免,但哪些地方今夏會更大機率經歷高溫和暴雨?

世紀暴雨中的港府施政:只要「極端」,一切應急失能均可被稀釋?

李家超政府看來相當沉迷於FB、微博、發新聞稿執政,對與市民溝通方式有自己的偏執與喜好。

「海葵」致香港破紀錄暴雨多區水浸,深圳嚴重內澇,水庫排洪|Whatsnew

港深兩地以外,颱風海葵的餘波已造成廣東省東部與福建多地暴雨。

「吃人」的地下空間:河南暴雨揭開哪些問題?如何改進?香港有哪些經驗?

排洪關鍵不止在設計方,而是在「如何避免和解決所有不良後果」。

洪水下慌張的大壩,和寸土必爭的分洪區

洪水從哪來?到哪去?又應該到哪去?

【影像現場】洪水過後:被淹沒和被拯救的

進入汛期至今,已有27個省市、4552萬人次受災,142人死亡失蹤,3.5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1160.5億元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