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新民黨前政策總裁袁彌昌:建制派將面對「毀滅式打擊」香港

專訪新民黨前政策總裁袁彌昌:建制派將面對「毀滅式打擊」

「我在特首選舉後有一個寄望,希望將建制派拉去更加中間,中間一點對他們來說沒有壞處的,又可以讓多些人喜歡你。」兩年後,袁彌昌已辭退建制派的工作,擺在他面前的,是全面管治權、林鄭專橫和建制派淪為「撳掣」機器這三座大山。

專訪香港前高官張炳良:落重典,是無法解決人心問題的

「一個殘局能不能找出一條出路,你從一個實際角度來看,必然北京是有主導權。」

專訪陳方安生:我們與中央似乎沒有一個好好的溝通渠道

「事實上香港不是一個難題,只要中央放手給我們好好管治」

呂大樂:為什麼香港的社會運動不能轉化?

基本上,政黨只是走在社會運動的後面,而未能將其訴求演繹為議會政治所可以代表、推動的議程。同時,政黨也未能為運動提供持久鬥爭的出路。反之,尾隨其後的政黨只想藉此而維持其民眾的接觸,並以此來吸收民意的支持。

專訪政治學者方志恒:身處新冷戰原爆點,「弱者」香港如何生存?

「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未來只會更差。不是只有香港,而是整個中國周邊,都可能進入非常動盪的時期。」方志恒認為,面對有別於美蘇冷戰的中美新冷戰,香港未來要生存有兩個條件。

澳門乖孩子,香港壞孩子?—— 專訪澳門政治學者楊鳴宇

「北京想把香港新加坡化,而前提就要先把香港澳門化。」從自行立法二十三條,到設立謠言罪,再到推行網絡安全法,澳門常被稱為一國兩制的乖孩子。乖孩子不是沒有反叛過,可無論如何,三大缺陷最終讓她給自己繫上了韁繩。

專訪劉細良:中港是命運共同體,是我們那一代最錯誤的信念

分離意識是被逼迫出來的,而民主制度可以消解這種分離意識。

專訪曾鈺成:我希望各方面能迷途知返,或是物極必反

「中央不放心,越要強調『全面管治權』,強調你不能觸碰底線...... 香港人就越抗拒,『你說不能觸碰底線我就觸碰一下給你看』。」作為一個「仍然相信一國兩制是對香港最好安排的人」,曾鈺成仍希望搭橋,儘管橋已經越發脆弱。橋兩邊的人,有人生疑,有人抵觸,有人不屑不顧,不見得都願意上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