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大離散 台灣 香港

港人斬根離家的哀愁焦慮,台灣移民政策的進退失據

「每一次移民、每一次遷移,都是很累、很耗時間和精力,香港人要重新適應。但大家都是無奈地離開。」


來台後申請專案的港人C。 攝:陳焯煇/端傳媒
來台後申請專案的港人C。 攝:陳焯煇/端傳媒

針對港區國安法推行,台灣總統蔡英文於2020年5月在Facebook發文,公開對港人喊話:「這一刻,我們同所有民主陣營的夥伴們,都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同年中,台灣政府成立「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下稱專案),為有政治風險的港人提供入境和居留協助。

「我比較喜歡在華人地方,台灣亦是民主國家,有較多組織幫流亡的人。」港人C(化名)在反修例運動後,2020年以旅遊簽證方式來台,經民間團體轉介到陸委會申請「專案」,再改以學生簽證留台生活。惟身分的不確定,讓他依舊躊躇不安。

「不知幾年或幾個月後發生甚麼事情。4年選一次總統,如果親中候選人上任,或(援港)政策變了,我都要離開。」 根據法規,讀完4年大學,畢業生還需在台工作5年,才有機會獲定居資格,前後即要苦等達9年,中間有太多未知之數。

根據現時法規,港人申請「專案」後,只能以就學或工作取得居留證;若要定居,則要以依親移民、技術移民、投資移民、創業移民,或大學畢業再工作5年等方式,居留一定時間後,經過多個部門審核,方可申請定居。

惟隨着兩岸關係緊張,台灣政府宣稱為防止惡意滲透,港人無論申請居留或定居,都須經更嚴謹的國安審查;部分已在台居留一段時間的港人,其定居申請被拒,原因包括在中國出生、曾在公共機構工作、假投資等。而今年5月,陸委會本有意放寬港澳人士在台工作居留連續5年、最後1年每月收入達基本工資兩倍,亦可申請定居;但新措施亦遭民進黨及時代力量立委以國安為由提出質疑、質詢,網路同時掀起反對聲音,措施被逼在實施前煞停。

在一片爭議聲中,港人為何仍然選擇在台灣落地生根?台灣人對於港人移台反感嗎?移民是否一定會抬高樓價和「搶飯碗」?大眾又該如何理解港人留台政策背後的脈絡?更重要的問題是,台灣準備好接受和接收外地移民嗎?

來台後申請專案的港人C。
來台後申請專案的港人C。攝:陳焯煇/端傳媒

由「專案」申請者變為超齡大學生

「一定不習慣,我在香港已是上班族,現在跟我一起讀書的同學才18、19歲,我會覺得羞恥......我這樣的身世不要扭計(鬧彆扭)吧。」27歲的C(化名)中學畢業後,在香港打過幾份工,從沒想過要重返校園,成為台灣大學生。

台灣海外聯招放榜,他獲一所私立大學中文系取錄。課上提及多位著名作家夏至清、錢鍾書等,他說只聽過張愛玲。 老師走上講台,抽問上週教學內容,C立刻避過老師的眼神,「聽到抽問我會慌,但我人生成績最好已經是現在。這所大學是私立中的一流學校,而我在香港只讀三流中學 。」

學生生活並非無憂無慮,各項開支令他更添苦惱。私立學校每期學費新台幣5萬多元(約1.4萬港元),而他住在不夠2坪的雅房(約70呎的板間房),租金每月約新台幣2000元(約550港元)。上課佔了大部分時間,收入只靠不定期於港人市集擺攤賺回來。「下一個年度如果找不到人資助學費,或者真的要去找工作。」他無奈地說。按規定,僑外生每週只可工作最多20小時。

他曾因國語不靈光而避開選修任何需要分組報告的課堂,甚至逃避聊天,但他開始試着融入台灣。「我最希望可以讀到大學畢業,不要浪費。」課餘時間,他每天去健身,想快點考獲健身教練資格去工作,也希望考駕駛牌照,多一門技能傍身。

C於2020年1月抵台,其時透過民間組織協助認證其身份留台。陸委會同年公布援港「專案」並成立「臺港服務交流辦公室」(下稱交流辦)。早在消息公布前,C已向陸委會提交文件,「不斷見陸委會談進度,但一直都是審核中。」

根據「專案」一般程序,陸委會先確認其身分及政治風險,並提供生活及醫療援助;等候專案通過期間,陸委會亦會協助及建議就業或就學,並依循一般工作簽證和學生簽證讓港人居留在台。陸委會向端傳媒表示, 對於進入台灣的港人有《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18條之情形,即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都會依據人道原則及相關法規妥適處理,申請人並不會因中途輟學或失業而無法在台居留或被迫離開台灣。有關港人透過「專案」赴台的具體數字,陸委會未能提供。

C等了數個月,轉而以學生簽證申請居留後,才被告知「專案」通過審查。

惟支持港人的台灣民間團體多次強調,目前《港澳條例》不足以回應流亡者需求,呼籲行政院將庇護機制法制化,接受因政治原因來台的港人以身份代碼「HF177」申請居留和定居。

根據移民署資料,現時有46種身份可申請居留,而身份代碼為「HF177」的申請者,是「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經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會同有關機關審查通過者」。不過,反修例運動至今近3年,當局從未審核過任何HF177的申請。

最近,C忽然收到交流辦的訊息,指如有意前往美國,當局可提供協助。但C已表明,不會考慮。

舞者Winnie。

舞者Winnie。攝:陳焯煇/端傳媒

1年僅12港人獲批的自由藝術工作者工作許可

除申請「專案」的港人前路未明,來台的追夢者,移居之路亦舉步維艱。8年前,Winnie獲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取錄修讀舞蹈課程,畢業後為求在台居留,她曾做補習社老師和非政府機構的網絡小編,也申請過勞動部負責審批的外國自由藝術工作者工作許可,等了4個月,申請被拒。

這種工作許可,不為港人熟悉。根據勞動部統計,2020年有30名港人申請上述工作許可,僅9人獲批,而2021年則有25名港人申請,亦只有12人獲批。

「香港專門做藝術培訓的大專院校不多,台灣則有很多間舞蹈學校,(藝術)風氣相對較好。」不過Winnie覺得輸在起跑線,她在香港接受傳統教育,對比高中已是舞蹈專業科班的台灣同學,能力略遜。為追趕進度,她每天凌晨2時睡覺,清晨6時起床練跑操體能。

Winnie在排練中。

Winnie在排練中。攝:陳焯煇/端傳媒

台灣人談吐比較溫婉,香港人說話直截了當,溝通上也要適應,但她笑言自己已被「同化」。「返香港數星期覺得很辛苦,自己做事的節奏比較慢,香港講求效率令我吃不消,加上疫情和政治環境,大家都變得小心翼翼。如果我想繼續跳舞創作既話,生存空間會越來越少。」她決定留在台灣,做在香港無法做的事、說的話。

她因事需延遲1年畢業,這1年間她想盡辦法留台,但作為藝術工作者加上海外人士身份,要在台灣找到藝術全職工作難上加難,皆因台灣的舞蹈團體都是以個案合作方式與舞者合作。「請全職要很多資本,固定團要4個人,薪金和其他成本營運1年至少就要新台幣100萬(約27萬港元),加上政府資助批出數目不多,劇場觀眾不多......」

幸而她獲舞團聘用為全職舞蹈員,其中兩次演出分別得到台新藝術獎年度入圍及台新藝術獎第三季提名。加入舞團後,她也開始隨團探索台灣的本地文化,到部落爬山、和原住民露營,探索藝術與本地文化的關係。現年26歲的她,在今年2月申請文化藝術類別的「就業金卡」,1個月後申請獲批。

就業金卡

就業金卡之法源依據是「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第8條規定,特別設計個人化就業准證制度,讓具備外國特定專業人才資格者可以留台。 該卡提供外國特定專業人才之一定期間開放式個人工作可,毋須受一定僱主聘僱及申請。「外國特定專業人才」資格分類為七大專業領堿,其標準分屬七個部會主管認定,包括科技部、經濟部、教育部(體育及教育)、文化部、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法務部和內政部(法律、建築設計領域)。

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提供的數字,截止2022年4月底,持有「就業金卡」的香港居民有663人,但須在1年至3年後申請延續金卡資格,且港人不會獲得台灣的定居資格。

Winnie的「就業金卡」需要每3年續證,她未看到定居台灣的終點。不過她和舞團正排練一齣舞蹈作品《2047》,在這片自由土地呈現香港在主權移交、「50年不變」大限前的光景,讓台灣人更明白港人的處境和故事,拉近彼此距離。

技術/專業移民來台的家庭, (左起) Joan、瓜瓜和Jason Poon。

技術/專業移民來台的家庭, (左起) Joan、瓜瓜和Jason Poon。攝:陳焯煇/端傳媒

專業是否真的能銜接?

「如果沒有瓜瓜,我或者不會離開香港。」在香港擁有精神護士資格的Jason和妻子Joan,2019年誕下女兒瓜瓜後,就以技術移民方式來台定居。

上山下海,是Jason的育兒生活,小孩的童年應該「玩玩樹葉,用手指碰一下蚯蚓,在草地奔跑然後掉在地上,讓父親拍拍小屁股的泥沙」,而台灣的山脈、河流、森林,也讓這種純粹的童年得以實現。個子小小的瓜瓜剛學會一點國語,學習用國語自我介紹。Jason看着笑說:「她長大之後就是正宗台妹啦。」

「以前(其他人)移民會先到想去的國家旅行,感受文化再考慮買樓買車,是斷斷續續2、3年才下的決定。但在反修例運動和疫情的限制下,離開的衝動又很大,事情像變得更加Irreversible(不可逆轉) 。」

一家人在2021年10月抵台,但Jason一直未能找到銜接台灣護理師牌照的方法。他曾到台大醫院詢問詳情,但對方表明沒有為外國人銜接資格而設的課程;他也親自到過衛生福利部查詢、致電過熱線,追問了兩星期都沒有回覆。 「技術移民的目的是政府想要人才服務國家,但衛生福利部卻沒有一個單位專責這件事。」

後來熱線終於接通了,部門叫他先考台灣護理師證照的國家考試,他卻反覆思考到底是否繼續當護理師。「國考是用中文,但香港的醫院使用全英文,在語言和文化都不完全接軌的情況下,我都懷疑自己是否履行得到當初的專業。」Jason說,倒不如趁機轉行,從事與攀岩相關的業務工作。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呂青湖。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呂青湖。攝:陳焯煇/端傳媒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呂青湖,最近開始研究港人在台工作的議題,發現港人面對不少現實上無形的限制,例如即使考了國考,都找不到工作,「不少醫院都寧願聘請本地人。」

呂青湖曾在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系擔任助理教授,2021年到台大任職。她從2016年開始、香港經歷雨傘運動低潮時研究香港移民。「梁振英年代,社會已充斥很大怨氣......移民是一件成本很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都需要時間醞釀。」她認為,這一波移民潮和過去的有所不同。 「當年他們認為在香港的根未斷,覺得可以靈活地兩邊走,看形勢定了便回流,而這一波的香港人覺得未必會回流,他們離開的決心是大的。」

呂青湖續稱,上一代移民有部分是怕九七主權移交,但亦有不少是為了讓孩子接觸國際社會,讓下一代有更好發展機會,00年代的移民更是如此。「那是一個去政治化的想法。但現在除了Economic Security(經濟保障)之外,就是Political Security(政治保障)。有個外國護照,覺得是一個政治保護網,也不太希望子女回港。」

2019年6月16日,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台灣公民陣線與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等團體,共同於立法院群賢樓外舉辦「撐香港,反送中」集會。

2019年6月16日,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台灣公民陣線與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等團體,共同於立法院群賢樓外舉辦「撐香港,反送中」集會。攝:陳焯煇/端傳媒

台灣對移台港人反感嗎?

近年港台兩地的社會運動,都出現「命運共同體」的說法。2019年6月,過百萬港人上街遊行反修例,台灣總統蔡英文及後多次公開表態支持港人,甚至在警察與示威者在中文大學發生嚴重衝突後,於11月13日在Facebook上喊話,呼籲港府懸崖勒馬,「不要為了妝點北京當局的顏面,而以香港年輕人的鮮血祭獻。」

差不多同一時間,中央研究院社會學所林宗弘和陳志柔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不足兩個月,在2019年11月18日至12月6日期間進行社會意向調查,以電話訪問近千名台灣人。調查發現,回答「很支持」反修例運動的37%受訪者當中,有近9成人傾向支持蔡英文;而31%「支持」運動的民眾,也有高於平均的6成人傾向支持蔡英文。

2020年1月的台灣總統大選中,有1446.5萬人投票,投票率高達7成半;蔡英文取得有史以來最高票的817萬選票,成功連任總統。

港人看到台灣對香港社運的支持,吸引不少人移台。據內政部移民署統計,2020年獲批在台居留許可的港人有10813人,比2019年的5858人增加8成半,2021年獲批居留的人數再稍微增加3.3%至11173人。

但值得留意的是,獲批定居許可數字並沒有大幅度上升,由2019年的1474人,微升6.9%至2020年的1576人,而2021年亦剛好保持6.9%升幅,有1685人獲批定居。

然而,支持社運不等於接受移民。另一個由莫哲暐(Chit Wai John Mok)、由南樂(Lev Nachman)等4名學者於2021年8月在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發表、在5月針對1000名台灣人所做的民調顯示,有6成受訪者支持香港的反修例運動,其中以年輕人和民進黨的支持者為主,但當問及是否認同台灣有義務對港人作出實質幫助時,只有不足3成人表示認同,近33%表示反對,另有4成則表示中立。

及至2022年初,網路更掀起一片台灣人謾罵港人的聲音。事緣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在國立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的Podcast對談節目「燦爛時光會客室」中,談及在台港人安身立命的困難,言論被解讀為替港人爭取台灣參政權,引起爭議。而4月初,香港藝人王喜入境台灣進行PCR採檢時遭醫護人員捅傷流鼻血,其追究的手法亦引起台灣人熱議,網路更不斷出現「香港人滾回香港」的留言。

台灣政府設立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上,則有一名自稱「木村拓哉」人士,於3月底提案廢除《香港澳門關係條例》。該提案寫道,「港版國安法通過後,港澳成為中國或中共間諜移入台灣最佳破口,甚至目前有些人在運作提前取得參政權等。」提案已獲逾5000人附議成案,根據規定,成案後權責機關須於2個月內研擬具體回應,而提案內容也將作為行政單位後續調整施政方向的參考。

與此同時,陸委會於4月下旬宣布放寬港澳人士留台資格,包括開放專業人士在台工作連續居留5年,最後一年每月收入具基本工資兩倍,便可申請定居,當時指內政部會在5月1日正式公布「香港澳門居民進入台灣地區及居留定居許可辦法修正案」。

惟數天之內,政策惹來反彈觸礁。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質詢時提到,若港澳人士已通過審查在台工作居留,是否有機制防範當事人從事惡意滲透行為;民進黨立委林靜儀也針對專門性技術性工作的表列,質疑台灣是否很缺律師、獸醫,和環保工作者。網路又同時出現了明顯的反對聲音。陸委會急忙在5月1日前煞停措施;截至現時為止,尚未有重啟的時間表。

而端傳媒亦曾向當局查詢有關工作就業計劃的詳細情況及就業市場供求問題,包括預計未來有幾多港人透過計劃赴台申請居留及定居、現時及未來台灣市場有幾多合適空缺是符合香港人在台工作條件等,當局均未有具體數字回應。

一直協助有政治風險港人留台的立法委員林昶佐認為,當局要講清楚港人可以留在台灣多久,「5年、10年」,也要有一個「延長居留的法規」,「將心比己,一個剛經過這麼辛苦政治風暴的人,他不會急着想要進入另一個地方政治脈絡和爭吵,不是要趕快投票,這個不是香港人立即要的。」

台灣部分民眾對港人留台政策存疑或不滿,林昶佐稱是因為陸委會在協助港人的相關政策上透明度不足,「有在罵的人把香港事情說成1949年戰後的幾百萬人的逃難潮,但事實當然不是這樣。誤解就是源自於政府一直隱晦處理港人問題,導致產生不少謠言,出現政府和民眾之間溝通上的問題。」

移居台灣,「就要考慮對台灣的利益」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台灣當局對查核定居許可愈趨嚴格,包括增加投資移民限制、港人居留或定居要經多個部門聯審等。《鏡新聞》早前調查近兩百筆行政訴願案,發現台灣政府拒絕部分定居申請,原因為「中國大陸地區人民出生」危害國安、「投資項目不符」等。

去年以投資移民方式來台的WEBB認為問心無愧,只能用誠意打動台灣當局。「換個角度看,這樣就篩選了一些不是真的做生意的人。我過一陣也會是台灣人,當然是用台灣的利益去看。 」

WEBB早在2018年開始計劃投資移民,先將以會計為主要業務的公司逐步轉型到台灣需求較大的IT產業,並從最簡單的網頁設計做起,再發展到3D、VR(虛擬實境)等範疇。

在WEBB計劃投資移民期間,經濟部在2020年中宣布投資移民改制,把開設公司至少要營運1年的規定提升到3年,並新增必須僱用2名台灣本地員工的規定,但他對投資計劃仍然很有信心,稱成立公司時已考慮到台灣未來經濟發展大局。「要讓台灣在國際上被看見,公司改名要用『台灣XX有限公司』,客戶先看到「台灣」兩個字。 」

投資移民來台港人WEBB。

投資移民來台港人WEBB。攝:陳焯煇/端傳媒

移居的地點也是營運考慮。「高雄現在發展亞灣區 ,包括5G、物流等的創新科技, 而我業務中的VR就是高雄需要的產業。 」

WEBB和剛聘請的台灣秘書走在高雄的中心捷運站,談起香港。「當然想念香港......我想念的東西是永遠都不會回來,就算我回港,都需要重新適應。香港很多人說移民是去做二等公民,但其實我們留在香港等於移民大陸,都要適應大陸的生活方法。」

英國、加拿大等地也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推出援港措施,不少港人在台定居遇上阻礙,就「二次移民」到更能惠及港人的國家。呂青湖形容,台灣的移民政策比較保守,要取得定居或公民權並不容易,「因此很多人都視台灣為stepping stone (跳板),但我相信會有港人想在台灣永久居留,但政策限制讓這件事很難。 」

「每一次移民、每一次遷移,都是很累、很耗時間和精力,香港人要重新適應。但大家都是無奈地離開。」呂青湖說。

陸委會回應端傳媒指,近年港人申請居留定居不能通過的理由,除具國安疑慮外,絕大部分為投資案件中,申請人未依要求提供補充資料、未營運或由不良仲介炮製營運事實等疑涉「假投資真移民」情況,例如同一地址設立上百家公司、提交假性商業契約及單據、設立紙上公司輪流投資等不符規定之情況。

WEBB說:「有些人真的把錢花了在生意上然後就甚麼都不理會......當然會有問題。我自己不太擔心,做好自己份內工作,那麼問題並不大。」

台北的早晨。

台北的早晨。攝:陳焯煇/端傳媒

反映兩岸及台港關係的居留定居許可辦法

港人移台的議題掀起台港兩地爭議,歸根究底是牽涉到兩岸及台港關係。受過移民專業人員訓練的律師洪方原(化名)對端傳媒表示,如果拿外國人跟港澳人士比較,在投資移民這塊,台灣對港澳人士算是寬鬆許多——港人若以依親、投資等方式居留,只要連續居留滿1年即可入籍台灣,優於就業金卡、和其他外國人居留3年至5年才可申請定居的規定。

港人入籍台灣相對容易的現象,並非近期才出現。早在1997年之前,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一直將香港居民視為「海外華人」,因此港澳學生可用「僑生」身份赴台升學;港澳居民也可申請「華僑身份證明書」,入籍台灣的手續相對容易。

到了1997年,台灣政府訂立《香港澳門關係條例》,明確在法律上將港澳人士定位為「港澳居民」,港人無法再以「華僑」管道入籍台灣,因此部分港人還曾趕在「大限」前「搶當華僑」,讓該年「華僑身份證明書」的申請數竄升近1倍。

從1997年至今,《香港澳門居民進入臺灣地區及居留定居許可辦法》(下稱《許可辦法》)歷經了多次修訂,並反映了各個時期的兩岸及台港關係。

馬英九上任總統之後,在兩岸關係緩和的背景下,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於2011年底在台北成立,而《許可辦法》也將辦事處駐台人員和眷屬,列入居留申請的對象。再到2015年,居留申請對象又新增了「創新創業」項目,背景則是台灣在2014年開辦「創業家簽證」制度,藉此提升外國人來台創業誘因。

然而2019年爆發反修例運動之後,申請居留、定居台灣的港人亦顯著增加,並讓台灣政府限縮了港人居留申請的對象。

台中隧道内的連儂牆。

台中隧道内的連儂牆。攝:陳焯煇/端傳媒

比方說,雖然台灣政府在審查定居申請時,對在中國大陸出生的港人一直都較為謹慎,但仍留有「但書」(法律上表示特別或除外的意思,用來補充條文的正面意義):只要在大陸以外地區連續住滿4年,即使大陸出生,也可以申請居留台灣。

然而這個「連續居住4年」的條款,卻在2020年8月基於「國安考量」遭刪除;與此同時,陸委會也修改了「黨政軍條款」,規定只要曾經任職於中國大陸的黨政軍機構、或其於港澳投資的機構和新聞媒體,申請居留台灣時便可能不獲許可,反映了兩岸關係之下,港人移民的資格認定亦漸趨收緊。

此外,港人移民在法律上的稱呼,也反映了該議題的敏感性。

雖然97年之後,香港人從「海外華僑」變成了「港澳居民」,但在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裏,港人依然不算是「外國人」,因此直到今日,港人移民台灣在法律上依然被稱作「定居」(繞過國籍問題,只是要在台灣「取得戶籍」而已),而不像其他外國人走的是「歸化」途徑(放棄原國籍)。

值得注意的是,一般外國人在取得「永久居留」之後,依然不是中華民國國民,必須再經過「歸化」手續,才能獲得身分證、台灣護照和投票權;至於港澳人士,則因為在台灣憲政體制下,並不能算是「外國人」,移民辦法實務上也繞過國籍問題,因此只要定居後,便能取得戶籍,不必放棄香港人身份。

洪方原告訴端傳媒,憲法中有明確定位的就只有「大陸地區人民」,「但我們的憲法,也給了立法者幾乎無敵的權限,明訂『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在實務上)要把中國人當作外國人來處理,法律上也不是做不到......至於港澳,則是根本沒有在憲法上被提及。」

2022年2月7日,台中,一個香港人市集。

2022年2月7日,台中,一個香港人市集。攝:陳焯煇/端傳媒

港人移台會否推升台灣房價、搶台灣飯碗?

台灣制憲基金會副執行長、多次對港人政治庇護議題發聲的宋承恩坦言,他不清楚近期對國安的憂慮聲音是從哪裡來的,認為港人本來就有其他移民管道,且比工作定居政策還要寬鬆;反之,台灣本土同樣須面對本地人滲透的情況,所以國安風險不是現在才有的問題。而面對風險,台灣政府應要加強偵防、人民要提高警覺,而不是阻擋有合理需求、需要庇護的港人。

至於民進黨政府提出的移民政策,卻遭到民進黨自家的立委林靜儀反對,宋承恩認為,這本來就是民進黨常有的現象,「因為民進黨不是權力非常集中的政黨。」「我們以前也會批評,民進黨政府為需要庇護的港人做得太少,但後來愈來愈多資訊釋出,我們才知道他們不是沒有做事,只是因為性質敏感、必須低調,所以外界不太容易了解。」

除了國安疑慮之外,台灣民間也有零星聲音擔憂,港人移民可能會進一步推升台灣房價,甚至搶走台灣人的工作機會。

淡水新市鎮。

淡水新市鎮。攝:陳焯煇/端傳媒

針對這點,擔任房產仲介的何育昇(化名)對端傳媒表示,他服務的新北市淡海新市鎮,確實是近年頗受港人移民青睞的區域,「從2020年到現在,我已經接觸過大約10組香港客人,而且有3組成交。」

「會來淡水買房的,基本上都是自住,因為這邊房價相對低廉;要買來投資、收租金,就會買台北市區。」根據台灣房地產實價登錄網站「591房屋交易網」資料顯示,現時淡水區的平均房價為每坪新台幣26萬元(每坪約7萬港元,即每呎約2000港元)左右;相比之下,台北市區的平均房價則是每坪新台幣60萬至99萬元(每坪約16萬至27萬港元,即每呎約4500港元至7600港元)。

談及香港移民對台灣房價的影響,何育昇笑了笑,「以目前移民的量來看,不太可能影響啦。」他指出,台灣這幾年攀高的房價,主要是貨幣供給、貸款利率等大環境因素造成,跟港人移民沒有關聯。

他認為港人移民會否推升房價,關鍵還是未來移民的人數有多少,「但你看淡水這邊空屋這麼多,附近還有很多正在蓋的建案,他們要來買,應該要感謝他們了。」

從統計數據來看,何育昇的觀察也能獲得佐證。根據台灣內政部的最新統計,2021年上半年,台灣一共有812947戶住宅屬於「低度使用住宅」(衡量空屋數量的指標),「新建餘屋」也有69581戶;然而截至2021年,在台擁有戶籍的港人總數僅有12947人,5年來增加僅5613人,與台灣房屋市場的存量相比,難以稱得上有影響力。

至於「港人來台搶飯碗」的說法,曾在香港研究移民居住課題、現任職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的黃舒楣,則不太認同——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對香港人來說,台灣的薪資條件不太有吸引力。

「我的先生在主管工程技師的台灣政府部門工作,最近也常審查要來台灣的香港工程師。他常常會跟我說,『哇,你知道他們在香港的薪水有多高嗎?為什麼要來台灣啊。』」

她認為,目前更應該檢討的,是台灣政府對就業市場有否「過度保護」的問題。「我們有各種技師、專業的證照考試,香港來的專才想在短時間考到執照、繼續執業,其實是很困難。」

談論移民問題時,宋承恩認為本地人工作機會、房價這樣的民生憂慮,在世界各地亦常見,但與其擔心港人搶工作,不如回過頭來檢視,台灣人希望自己的經濟體系,是要進一步開放,還是要實行保護主義。

「人才是流動性的,的確會帶來競爭,但競爭也能提高本地人的能力,未必是壞事,所以究竟應否開放移民,這是值得好好討論的課題,也需要全面檢討,但不是簡化地說,香港人來了就會怎樣,這太聳動了。」

台北101觀景台。

台北101觀景台。攝:陳焯煇/端傳媒

港人就業定居政策,是否配合台灣近年移民政策的整體調整?

事實上,這個面向港人的就業入籍政策,除了希望以工作定居取代「庇護」,藉此降低敏感性、避免觸動北京之外,又是否可以幫助解決台灣近年步入老年化、少子化、勞動人口將減少的情況?

台灣的移民政策,近1年來亦有多項相應調整。比方說,幾乎在同一時間,勞動部也在4月底公佈「移工留才久用方案」,規定移工只要在台工作6年以上,就能由僱主幫忙申請成為「中階技術人力」;若成為「中階技術人力」滿5年、月薪又高於基本工資2倍,便可申請永久居留。這個政策的後半部分,和陸委會原本打算推出、面向港人的工作定居政策,居留時間和工資要求是一樣的。此外,台灣亦剛於2021年修法、降低門檻,讓特定專業的外國人士,只需在台灣連續居留滿3年便能申請永久居留。

陸委會則對端傳媒強調,港人的工作定居政策主要是為配合《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於2021年7月7日修正公布,期待能為台灣吸納所需的人才。

不過宋承恩認為,此次和港人移民政策有關的議題,提供了一個契機讓台灣人重新思考移民政策,但他慨嘆台灣社會並沒有抓住這個機會,對此進行更深入的討論,而只停留在了「港人移民是否會造成國安疑慮」的層次。

黃舒楣則認為,台灣人可能還沒準備好去面對移民政策的議題。「台灣人對移民的議題其實不陌生,但一直以來,我們比較熟悉的是移民出去,卻沒想過,也有別人想移民來台灣,所以才會不太關注台灣政府的移民政策。」

但黃舒楣強調,如果台灣自詡「民主國家」,就需要認真看待移民政策這類公共議題,有沒有經過民主社會的討論,而不是幾個立委喊一喊,就可以說是「民意」。「台灣社會並沒有針對這個議題做過深入討論或諮詢,政府現在卻把『民意』當作暫緩移民政策的理由,但這個民意是怎麼出來的,我們並不清楚。」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移居台灣 移民潮 在台港人 香港大離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