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烏克蘭戰爭

烏克蘭能取勝嗎?對俄烏戰爭未來走向的五種猜想

烏克蘭戰爭將如何結束,或者什麼時候結束,沒有人能回答這些問題,但現在顯而易見的一件事是,俄羅斯並沒有節節勝利。


2022年4月30日,烏克蘭城市扎波羅熱(Zaporizhzhia),烏克蘭士兵在一個戰壕附近進行戰術演習。 攝:Ueslei Marcelino/Reuters/達志影像
2022年4月30日,烏克蘭城市扎波羅熱(Zaporizhzhia),烏克蘭士兵在一個戰壕附近進行戰術演習。 攝:Ueslei Marcelino/Reuters/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烏克蘭戰爭將如何結束,或者什麼時候結束,沒有人能回答這些問題,但現在顯而易見的一件事是,俄羅斯並沒有節節勝利。據西方政府和民間分析人士稱,俄羅斯沒有實現最初的目標,即閃擊基輔推翻其政府。俄羅斯的B計劃是開展規模較小的攻勢,把烏克蘭部隊逼退到該國東部和東南部,而要達成這個目標看起來也越來越難。

這場戰爭剛開始時似乎很有可能發生的一些情況,現在被認為不大可能發生了,例如烏克蘭政府分崩離析。英國國防參謀長、海軍上將Tony Radakin周一在倫敦的一次演講中說,烏克蘭正在打一場存亡之戰,「它能存活下來。」

在這場戰爭的最新階段,坦克戰逐漸變成以炮兵為主的交火。俄羅斯人正在一些地方發動攻勢,包括在盧甘斯克東部地區。他們最終攻破了南部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最後留下的烏克蘭守軍。在其他地區,烏克蘭人在反擊,最引人注目的是哈爾科夫往北的北部地區。

烏克蘭國防部長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周二對歐盟各國國防部長說,這場戰爭正在進入持久戰階段。他稱,有很多跡象表明,俄羅斯在為長期軍事行動做準備,包括在赫爾松和扎波羅熱地區的工程和防禦工事。

話雖如此,但俄烏戰爭遲早會以停火或休戰告終。鑑於烏克蘭最新戰況,以下是關於這場衝突未來走向的五種猜想,其中一些情境可能會緊隨其他情境發生。

俄羅斯潰敗

士氣高漲、裝備精良且戰術嫻熟的烏克蘭軍隊利用了俄羅斯軍隊的短板。俄軍的後勤保障面臨障礙,不同作戰單位之間也存在協調問題。另外,俄軍的裝備落後,訓練水平不高,而且有些地方士氣低落。據西方的分析,估計俄軍傷亡人數已經數以萬計,軍官隊伍受損嚴重。

大多數西方國家對俄烏戰爭的分析表明,俄羅斯B計劃的推進速度比其預期要慢得多,該計劃是將兵力集中在烏克蘭東部和東南部並擴大對頓巴斯地區的控制範圍。一些分析稱,俄軍顯然希望包抄烏克蘭部隊的計劃看上去無法如願。與此同時,西方援助烏克蘭的M777遠程大炮和其他武器裝備也已經投入戰鬥。五角大樓表示,這些武器已經在發揮作用。

對於俄羅斯迄今為止的軍事表現,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充其量只能說俄方還沒有崩潰。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戰爭研究榮休教授Lawrence Freedman說,考慮到俄軍承受的壓力,可以說俄羅斯人在維持軍心方面做得相當好。但他說,軍隊一觸即潰的情況也是可能的。

西方情報官員已經注意到俄羅斯部隊存在嚴重的抗拒戰鬥心態。他們還說,在基輔戰中受到打擊的俄羅斯部隊被重新投入戰場,而且往往是訓練不足的新兵。英國國防情報部門表示,使用輔助部隊,比如來自車臣的戰士,使得俄羅斯更加難以協調部隊作戰。

位於華盛頓的跨黨派政策研究團體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Eliot Cohen表示:「我認為當前可能被有點低估的情況是俄羅斯真正崩潰的可能性。」這裏面可能涉及廣泛的拒絕作戰、無假缺勤或無序撤退。

Cohen說,即使後果沒到這麼嚴重的程度,也可能對俄羅斯的掌權者造成影響。他說:「我認為在某些基本層面上,普丁已經輸了。」「我個人認為,很難想像普丁還能長期保持權力。」

烏克蘭崩潰

烏克蘭人給俄羅斯軍隊造成的重創有據可查,但關於烏克蘭軍隊遭受了多少損失,證據資訊卻沒那麼多。已公開的資訊表明,烏克蘭的人員傷亡和裝備損毀嚴重,但西方的估算稱烏克蘭方面的損失要遠遠小於俄羅斯,按照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的估計,截至3月下旬,俄羅斯已有4萬名士兵死亡、受傷或被俘。

馬里烏波爾被圍困在一家鋼鐵廠近三個月的烏克蘭人放下了武器,對俄羅斯來說,奪取馬里烏波爾是一場期盼已久的勝利。俄羅斯國防部周三表示,那裡的950多名烏克蘭士兵投降並成為了戰俘。分析人士說,俄羅斯軍隊還在頓巴斯的北頓涅茨克和萊曼附近給烏克蘭施加了巨大壓力。

由於沒有對傷亡和裝備損失的可靠估計,分析人士不得不尋找有關烏克蘭軍隊狀況的其他線索。

分析師使用的一項評價標準是他們的戰鬥方式。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戰略研究教授Phillips O'Brien說:「他們看起來是在有能力、有智慧地戰鬥嗎?有失敗的跡象嗎?」他說,他沒有看到這些跡象。西方裝備的大量湧入也將提高烏克蘭軍隊的戰鬥力。

倫敦安全智庫皇家聯合軍種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前主任Michael Clarke表示,美國總統拜登向國會申請330億美元的長期軍事援助是一個信號,表明他「將不惜一切代價確保烏克蘭不會倒下。這讓烏克蘭被打敗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我認為烏克蘭不太可能倒下。我幾乎要把這一點排除在外,」倫敦國王學院的Freedman說。「他們有戰鬥的動力和士氣。」

陷入泥潭

戰爭往往發展成雙方都輸不起的僵局。西方官員警告說,衝突可能會持續到明年或更久。

「戰爭往往或者可能就是看誰先倒下,即使雙方都損失慘重,但勝利屬於堅持到最後的一方。1918年的情況就是這樣,」Cohen說,他指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局。

他表示,如果你真的認為俄羅斯人能夠固守陣地並且頑強作戰,而且能夠在遭受相當可怕的損失之後補充兵力,戰爭陷入僵局是有可能的。但他稱,他認為這一點無法令人信服。他說,更有可能的情境是,烏克蘭人利用他們的機動性和戰術優勢,選擇地點發動攻擊,穿透俄羅斯的防線。

幾位分析人士表示,他們預計,如果烏克蘭能夠抵擋住俄羅斯目前在頓巴斯的攻勢,烏克蘭人將在未來幾周加強反攻,推動這場戰爭進入一個關鍵階段。Clarke稱,俄羅斯軍隊規模太小,甚至無法實現其在烏克蘭的有限目標。對莫斯科來說,決定中長期戰局的關鍵是徵兵工作能否取得成果,及其常備軍能否再增員15萬至18萬。鑑於訓練的需要,新兵要到接近年底時才會抵達戰場。他說:「如果明年俄羅斯人能夠擁有一支規模更大的動員起來的部隊,那麼戰事就會呈現僵持情境。」

烏克蘭推進

在將部隊重新部署到烏克蘭東部和東南部後,俄羅斯人似乎倉促發動了一些零星攻勢,有時是使用從基輔被擊退的部隊,而沒有等待時機、集結大規模部隊。

「俄羅斯人的推進似乎確實會很快減弱,」O'Brien表示。「到某一時點,他們會停止前進,問題是,烏克蘭人能否擊退他們?」

分析人士說,在這一階段,西方的武器至關重要。美國國防部的一名高級官員周一說,烏克蘭報告說,美國向烏克蘭提供的90門M777榴彈炮,有74門部署在哈爾科夫周邊地區和其他地方的榴彈炮處於前進姿態。

這些榴彈炮的射程較遠,使烏克蘭軍隊能夠在不暴露於俄羅斯軍隊射程內的情況下攻擊對方。此外,烏克蘭也在獲得其他西方裝備,包括「彈簧刀」(Switchblade)無人機和「鳳凰幽靈」(Phoenix Ghost)無人機。Freedman說:「無人機加大炮的威力是相當強大的。」

如果烏克蘭軍隊真的向前推進,下一個問題是在哪裡停下來。烏克蘭的最低目標是回到2月23日(俄羅斯入侵的前一天)的控制線。這樣一來俄羅斯控制的地區就剩下頓巴斯的兩塊飛地和它在2014年吞併的克裡米亞。

分析人士說,如果烏克蘭軍隊成功實現目標,停止行動將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面臨的一個政治挑戰。烏方可能會想要逼迫俄羅斯軍隊進一步後退。

進攻行動通常比防禦行動挑戰性更大。在俄羅斯軍隊長期盤踞的地區推進,如頓巴斯地區,特別是進入普丁的一大戰利品克裡米亞,對烏克蘭來說將是艱巨的挑戰。外部要求澤連斯基限制推進的壓力,特別是來自歐洲的壓力,可能會增加。

Clarke說:「在西方盟友對我們是試圖贏得戰爭還是結束戰爭存在分歧的時候......烏克蘭軍隊就更難繼續走他們的路了。」

戰爭升級

西方的很多討論,尤其是在戰爭爆發前的歐洲,都涉及確保普丁有一條退路。一些分析人士現在擔心把這位俄羅斯領導人逼上絕路,怕他會勃然大怒並加劇衝突——比如在戰場上引入戰術核武器或化學武器。

西方分析人士表示,不排除這種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即使使用了戰場核武器,衝突也不會自然而然地升級為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互射洲際彈道飛彈。

俄羅斯動用核武將打破自1945年以來禁止在戰爭中使用核武器的禁忌。Cohen稱,人們的反應會是,「我猜,要是普丁真走到那一步,他會發現直接下屬對他的命令反應遲緩」。

動用這類武器會招致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並可能引發進一步孤立俄羅斯經濟的行動,包括潛在實施所謂的二級制裁,即不僅針對俄羅斯實體,也針對任何在俄羅斯做生意的公司。

分析人士表示,不支持使用此類武器的主要原因是,它不會在戰鬥中帶來任何優勢,因為交戰雙方距離很近,烏克蘭軍隊也沒有大規模集結。

「戰場核武器沒有任何好處。很多戰場核武器只會產生大量核輻射,很可能害死一些自己人,」Freedman說。化學武器很難把握,對己方部隊也很危險,使這些武器效率更低。

還有另外兩個使用核武的動機,其中包括在戰場以外地區使用,這兩種做法都為了恐嚇烏克蘭,試圖影響基輔的決策者或促使西方政府向烏克蘭施壓,迫使其求和。分析人士說,兩種途徑在假設上都有可能性,但實際上不太可能發生。

任何使用核武的行為都可能導致西方國家被更深地捲入這場衝突。分析人士說,西方國家不太可能使用核武器進行反擊,但採取常規軍事應對措施的可能性很大。

若果真出現這種情況,目前阻止西方軍隊在烏克蘭開展空中行動的紅線可能會消失,在烏克蘭設立禁飛區將成為一種可能。Cohen表示,俄羅斯的黑海艦隊可能成為西方的潛在攻擊目標。鑑於俄羅斯空軍對烏克蘭作戰中的糟糕表現,如果莫斯科的行為者還有理性,就會希望避免與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空軍直接交戰。

這就引出了普丁是否是一個理性行為者的問題。Freedman表示:「如果普丁想做某種完全非理性的事情,他可能會付諸實施,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有一個阻止他的理性辦法。」

英文原文:Can Ukraine Win? Five Scenarios for the War’s Next Phase

俄烏戰爭 烏克蘭戰爭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