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習近平推行全國性房地產税計劃遇阻

據知情人士說,在內部討論中,黨內精英和普通黨員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房地產税計劃的反饋絕大多數都是負面的。


2021年9月24日,中國城市武漢,一名男子走過恆大集團的一個房地產項目。 攝:Getty Images
2021年9月24日,中國城市武漢,一名男子走過恆大集團的一個房地產項目。 攝: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毫不掩飾他希望消除中國的房地產泡沫。但據了解政府商議情況的知情人士,習近平在遏制房地產投機的一項措施上面臨阻力,這一措施就是全國性房地產税。

許多經濟學家和分析師長期以來一直認為,這種税項將增加房地產投機的成本,有助於降低房價。此舉也將幫助減輕中產家庭的財務負擔,符合習近平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

過去十年,中國僅在幾個城市對部分房產進行了房產税試點。這些知情人士說,今年早些時候,習近平指派中國四位副總理中最資深的韓正負責擴大房產税徵收範圍。

然而,由於面臨強烈的反對,中國政府現在只會推出一項規模有限的徵税計劃,而一項涉及國家提供的保障房的提議可能成為替代方案。

中國房地產市場持續繁榮了40年,習近平調控房地產的舉措已經對中國經濟和全球市場產生衝擊。負債累累的房地產開發商中國恆大集團(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簡稱:中國恆大)已瀕臨違約,但習近平不為所動。其他大量舉債的私營開發商也受到了擠壓。住宅銷售正在下降,銀行也收縮信貸。房地產市場緊縮的影響導致中國第三季度經濟增長急劇放緩。

多年來,中國的房地產泡沫越來越大。房價的上漲速度一直快於實際經濟增速,導致更多信貸流向房地產投機,進一步推高了房價。近年來,中國政府多次試圖通過各種緊縮措施打破這種惡性循環,但一旦經濟增長受到威脅,調控就會放鬆。

現在,習近平似乎下決心要實現他的口號:「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不過,據知情人士說,在內部討論中,黨內精英和普通黨員對他的房地產税計劃的反饋絕大多數都是負面的。

今年春季,財政部、住建部、税務總局開始就全國性房地產税的提議徵求反饋意見,自那以來,反對的聲音如潮水般湧來。該税項將每年按房產價值徵收。許多官員認為,開徵全國性房地產税可能會打擊房價,導致消費者支出驟降,並嚴重損害整體經濟。

推行房地產税的計劃遭遇阻力表明,將矛頭指向房地產領域對習近平來說可能是有風險的,一方面會引起普通百姓的反感,另一方面也會在黨內埋下意見不和的隱患。房地產領域可能比其他任何領域都能定義現代中國。

90%以上的中國城市家庭擁有自己的住房,與房地產相關的產業佔到了全國經濟產出的近三分之一。而與此同時,中國高達80%的家庭財富與房地產捆綁;如果房地產價值下降,房主會覺得自己的財富縮水,從而降低消費意願。

中國國務院、財政部、住建部以及税務總局的新聞辦公室沒有回覆相關問題。

一些已經退休的老黨員也呼籲不要開徵這項新税,理由是自己負擔不起任何額外的税金。「許多人、包括一些黨員,擁有不止一套房產,」其中一名了解相關討論內容的人士說。「這項新税提議正成為一個可能關乎社會穩定的問題。」

據熟悉政府商議情況的知情人士稱,由於擔心會造成更廣泛的影響,負責房產税推廣工作的副總理韓正已建議習近平,暫時不要在太大範圍內徵收房地產税。

開徵房地產税的試點城市已從最初計劃的約30個減為10個左右。官員們仍在為如何設定房地產税試點方案的税率、是否提供優惠以及免税範圍而爭論不休。前述知情人士稱,一項旨在將房地產税推廣到全國的新法律可能要到2025年左右才能最終確定;2025年是當前「十四五」規劃的最後一年。

目前正在討論的一個想法是在大城市逐步測試徵收房地產税計劃,其中包括上海和重慶,這兩個城市都從2011年開始對二套住房或高價房每年徵收房產税。其他正在討論的徵税地區包括南方新興城市深圳和海南省,二者都被習近平指定為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先行示範區。

據上述知情人士稱,杭州市預計也將加入房地產税試點計劃。杭州位於富裕省份浙江,這個東部省份已經被設為共同富裕示範區,習近平的共同富裕政策旨在減少不平等現象;浙江也是四面楚歌的中國科技名人馬雲(Jack Ma)的商業帝國大本營所在地。

習近平10月16日在中共最高理論刊物《求是》上發表的文章中寫道,要積極穩妥推進房地產税立法和改革,做好試點工作。這表明習近平已經接受了以房地產税有限試點為核心的建議。

同時,地方政府擔心房地產税會導致土地需求下降並損及自身財政收入,地方政府去年的財政收入達到1萬億美元以上。地方政府財政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收入來自於向房地產開發商出售土地。

研究機頭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稱,由於開發商獲得融資的能力受到嚴重削弱,中國的土地交易和銷售收入正以創紀錄的幅度下降。例如,廣州市政府在9月底的拍賣中掛出的48幅地塊只售出不到一半,其中只有5塊土地的售價高於要價。

榮鼎集團根據100個城市的交易數據所做的分析顯示,9月前三週的土地銷售同比大幅下降43%,這讓全國許多地方的財政更加吃緊。

在其他領域,習近平清除他所認為的資本主義過度行為的運動已經削弱了增長。

大型科技公司因政策日益收緊而遭受重創,受其影響,服務業的銷售、用工和其他活動近幾個月均有所放緩。國有銀行和基金也在撤退,它們與大型民營企業之間的關係面臨着嚴厲的審視。

榮鼎集團的中國市場研究總監Logan Wright表示:「中國政府顯然願意冒着導致經濟成本上升的風險行事,這就引出了有關部門會在整頓房地產行業方面做到何種程度的問題。」

習近平在9月1日的講話中暗示,他的經濟整頓工作可能導致上述緊張局面,一些官員把此次講話解讀為他嘗試讓黨的領導幹部為應對艱難時期做好準備。

「敢於鬥爭是我們黨的鮮明品格,」 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發表講話時表示。「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面臨的風險和考驗一點也不會比過去少。」 中央黨校是為中共培訓領導幹部的場所。

中國社會在過去四十年發生了鉅變,在毛澤東時代,人們的觀念是住房應該由工作單位提供,但如今,這種職能基本已經被大幅震盪的市場接手。房產税徵收計劃有一個爭議較小的替代方案,其核心是由國有企業提供可負擔得起的住房。

按照這一思路,中國將基本上回到「雙軌制」,即政府保障房和商品房並行。據政府顧問稱,這是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的中國住房改革的最初方向,但多年來的努力幾乎只集中在商業化方面。

現在,一些官員和顧問表示,回歸這樣的體系可以幫助領導層使中國變得更加平等。原國家房改課題組組長孟曉蘇上月在一篇網上文章中寫道:「現在需要的是重提『住房雙軌制』,讓國企、央企重新回歸保障房。」

雲南省政府下屬的一家投資公司就是迅速採取行動的公司之一。雲南省政府9月下旬宣布,雲南建投集團(Yunnan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Group)將與國有銀行聯手,「以高度的使命感、責任感」,擴大保障性住房供給。

英文原文:In Tackling China』s Real-Estate Bubble, Xi Jinping Faces Resistance to Property-Tax Plan

恆大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房地產 習近平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