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民族同化運動瞄準另一個目標:藏區

北京正在加強對該國630萬藏族人口的監視和限制,儘管相關行動尚沒有達到在新疆那樣的程度,但藏語和藏族文化正在被邊緣化。


2021年6月1日中國拉薩,西藏中學學生下課時經過一張習近平主席的海報。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1年6月1日中國拉薩,西藏中學學生下課時經過一張習近平主席的海報。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政府主導的一場同化運動正悄無聲息地鋪開,這一次的目標是藏族——該國知名度最高的少數民族之一。

在位於青海省的小型藏傳佛教寺院喇日寺,信徒們在監控攝像頭下轉動著轉經筒,他們一抬頭便能看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大幅畫像。

往北,是有著127年曆史的新寺,寺裡的僧人說,對年輕人參與宗教活動的新限制令該寺難以招收新人。在整個地區,諸多學校正大幅減少聘用以藏語授課的教師,並用中國領導人的海報取代牆上的傳統藝術品。

習近平以團結之名,把塑造單一民族身份作為全國政府工作的一個重點。這樣一個單一民族身份以在中國人口中佔絕大多數的漢族為中心,並忠於中國共產黨。西方對中國政府此類運動的了解,主要源於其同化維吾爾族和新疆其他以穆斯林為主少數民族的行動。但該國630萬藏族人口已然成為了又一個主要目標。

北京方面對藏區的宗教、教育和語言施加了新的限制,同時加強了持續監控個人的能力。雖然手段不那麼嚴厲,但這些策略借鑑了之前在新疆採取的行動;在新疆,少數民族受到大規模的數字監控,多達100萬人被送入龐大的拘留營系統中。政府部門將這些拘留營描述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之前的中國領導人認為,隨著經濟發展,少數民族自然會融入主流社會。習近平則選擇了一條更為強硬的路線,讓政府在塑造少數民族文化身份方面扮演積極角色。

居住在印度達蘭薩拉(Dharamsala)的流亡僧人 Kanyag Tsering 說,西藏自治區的寺院如今「更像是博物館,而不是學校」。他說,其他藏區的寺院也面臨相似的命運。

負責民族事務的中共中央統戰部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根據政府採購文件,西藏自治區負責治安的部門效仿新疆的做法,尋求採用先進的技術升級和預測性警務系統,以預報「重點人員」的活動。

文件中提到的承包商以前曾銷售過類似的系統,能夠篩選包括來自銀行賬戶、社交媒體和手機的數據,勾勒出目標人員的生活方式和社交圈子畫像。

西藏自治區政府的官員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根據對政府採購合同的分析,中國政府為了加強對藏區寺院的控制,花費了相當於數以百萬計美元的資金來加強對僧尼的監視和開展愛國主義教育。

藏族分佈在中國西部的廣大地區,在西藏自治區,310萬人藏族人是當地的主要民族。而藏族文化名滿天下,吸引了從北京富裕家庭的主婦到好萊塢明星的各色人等。

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現代藏學研究項目創始人巴內特(Robert Barnett)稱,藏族文化在中國國內頗具吸引力,這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國政府對西藏做法比對新疆更微妙的原因所在。他說,中國執政黨還認為新疆更為暴力,部分原因是新疆地區曾經零星發生過反政府襲擊事件。

藏區運動「留下的明顯創傷較少,明顯的殘暴跡象也較少,」巴內特稱,儘管相關行動「旨在通過極端力量達到與其在新疆的做法相類似的目的。」巴內特認為,中國政府在藏區的運動就像一台「蒸汽壓路機在緩慢開動」。

長期以來,藏人一直受到中國政府零散的限制措施制約。多年來,中國政府已拘留了一些政治和宗教活動人士,並對西藏自治區的寺院實施控制,比如限制18歲以下者參加宗教學習。

1951年,中共控制了西藏自治區,此舉現被中國政府稱為西藏的「和平解放」。八年後,西藏宗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Dalai Lama Tenzin Gyatso)在一次起義失敗後逃到了印度。

中國政府認為這位現年86歲的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後者繼續主張西藏地區實行自治。一旦他去世,中國政府和西藏流亡政府之間料將圍繞他的繼任者爆發一場衝突,中國領導人擔心此事可能引發動亂。達賴喇嘛的私人辦公室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媒體和政府聲明重申政府有權指定達賴喇嘛轉世靈童。去年8月,在一次關於西藏問題的政府高層會議上,習近平要求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並強調需要「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研究人員和海外藏人表示,在習近平指示下,拘留範圍已擴大到信奉藏民族身份認同和藏語的知識份子。

總部位於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在一份電郵聲明中說,在習近平於2012年掌權之初,他們對這位新領導人持樂觀態度,因為曾擔任中國副總理的習近平的父親曾與達賴喇嘛關係密切。而現在,西藏流亡政府懷著「不安和憂慮」看待這位中國領導人的。

西藏流亡政府說,在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期間,藏區已變得「極端安全化」,對流亡藏人「更加排斥和隔絕」。

海外藏人說,微信上的審查制度也阻礙了他們與國內藏人的溝通。

十多年前,青海地區族群領導發起要求用藏語講授數學、科學等更多科目的主張取得成功。青海是達賴喇嘛的出生地。根據明尼蘇達州的中國民族政策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收集的先前未報告的政府數據,先前的成功使得藏語授課教師的聘用人數不斷增加,並在2015年達到頂峰,但從那時起,對藏語授課教師的招聘幾乎戛然而止。

根據他提供的數據,去年青海藏區發布了14個中小學藏語授課教師的職位空缺,相比五年前的516個急劇下降。

鄭國恩說,以前藏語是藏區的主要教學語言,漢語是被作為一門外語教授的。他整理了12年的政府招聘廣告。他表示,現在漢語是藏區的主要語言。

中國政府試圖通過一場全國性的運動對藏傳佛教施加影響,對其進行中國化,或確保藏傳佛教遵守共產黨的規則和理念。

一份2019年的文件詳細說明了政府對佛教進行中國化的五年計劃,其中要求加強對宗教活動的審查,引入國旗升旗儀式,並對宗教信徒進行有關社會主義、中國法律、憲法和習近平思想的教育。習近平思想是習近平政治理念和政策方針的總結。

統戰部負責撥付此類舉措的大部分支出。根據政府合同,在四川省,統戰部官員委託無人機調查和繪製寺院地圖,並將居住在寺院的人員編入電子數據庫,用三角形、星星和圓圈等圖示來標註「愛國愛教人士」、「特別關注人員」或「一般關注人員」。

一些文件顯示,四川的七個藏傳佛教寺廟安裝了180多個監控攝像頭和人臉識別系統。一個縣城去年11月的一次招標描述了讓僧尼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和參加中國法律學習班的計劃。這個縣城一直被視作藏族激進主義的溫床,發生過抗議學校普通話政策的事件。

對年輕人入寺的限制正在擴大。流亡僧侶和活動人士稱,這些政策自20世紀90年代起就已經在西藏自治區實施。

在青海藏族聚居的玉樹地區,去年在網上公布的教育條例規定,接收適齡兒童、少年參加講經班、學經班培養為宗教教職人員是違法行為。在中國,一些家庭將年齡低至六歲的孩子送去培養成為僧侶的情況並不少見。

在共和縣新寺,僧人們表示,由於這項政策,該寺200名虔誠的宗教人員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是18歲及以下,這讓他們對這間寺院的未來感到擔憂。2019年,即政策實施的那一年,共和縣政府的一條公告稱,官員們「成功勸返」247名年輕僧人回到公立學校校園。

本月,人權倡導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報告稱,去年秋季,西藏自治區四名僧侶因向尼泊爾一座寺院發去資訊和資金而受到秘密審判,並被判刑,刑期最長的達20年。

在藏區的行動尚沒有達到在新疆那樣的程度。在新疆,政府已經摧毀了數千座清真寺,藏區的寺院和廟宇繼續吸引著信徒。3月下旬,中國遊客在青海塔爾寺拍照留念,講藏語的信徒們在三世達賴喇嘛的誕生地跪拜鞠躬。

學校已成為習近平的一個中心戰場,他敦促在教育活動中「要把愛我中華的種子埋入每個孩子的心靈深處」。

中國憲法規定,少數民族有權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然而在今年1月,一位中國高級官員指出,要求少數民族學校用自己的語言教學的地方立法與中國的憲法「不一致」;中國的憲法也規定,中國應在全國範圍內推廣使用普通話。

中國政府已經開始修建雙語幼兒園,作為其在西藏自治區更廣泛扶貧工作的一部分。一些藏民表示,儘管這些廣泛努力已經令居民受益,但他們擔心強調雙語教育可能會使藏語邊緣化;在以普通話為主導的經濟中,藏語正喪失其吸引力。

奧斯陸和平研究所(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Oslo)中國研究員 Tashi Nyima 說:「西藏的語言使用和語言教育現在正處於十字路口。」Nyima 在2019年時曾採訪過在拉薩市幼兒園上學的孩子的家長。

獨立研究人員桑德斯(Kate Saunders)稱,藏民經常反對中共為限制其文化所做的努力;他曾在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倡導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工作過。

去年4月份,當四川省阿壩州的地方教育部門嘗試在所有中學推行強制普通話教學時,家長和教育工作者們紛紛請願反對這一政策,並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他們的不滿。

一份政府規劃文件顯示,阿壩州教育局之前確定的目標是到2020年90%的農村學校用普通話教學。知情人士說, 阿壩州的地方教育部門在抗議活動之後取消了中學推行強制普通話教學的要求。四川省政府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Jia Luo 是今年年初離開中國、目前在加拿大的藏族學者,據 Jia Luo 援引自己以前學生的說法,自2017年以來,四川、甘肅、青海和西藏自治區的藏區教育局命令小學張貼中國領導人的海報,而不是藏族人物或文化畫作。Jia Luo 之前的這些學生目前在這些地區擔任校長。

流亡的西藏電影製片人和活動人士 Golog Jigme 稱,政府也在尋求通過公立學校促進愛國主義教育。他表示,一個親戚的孩子在吃學前班提供的水果和牛奶之前,被要求感謝共產黨。

他說,政府削弱藏語教學的努力,是對「西藏文化和佛教的核心與靈魂」的攻擊。

英文原文:China Targets Another Region in Ethnic Assimilation Campaign: Tibet

新疆問題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民族主義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