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無聲的暴力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bluefall、Yiyiyimu,回應《《花漾女子》:她面對的深淵三十年不變

bluefall:「讓人失望的不只男性,還有那些毫無覺醒意識的女性。所以凱西的抗爭之路才走得那麼孤單,她所面對的重重阻礙,就是現實裏女性在平權之路上會遭遇無數坎坷的縮影」——同樣在豆瓣,面對董明珠的「女性先歧視自己才招來歧視」、「女性成功者少是因為女性習慣利用性別差異而不是實力」這類充滿父權邏輯的論調,卻因為董明珠是女強人而獲得許多豆瓣女支持。 可見某種程度上,沒有覺醒意識的女性或偽覺醒的女性,會因為慕強思維而站到父權角度審度女權運動——弱者之所以被歧視是因為弱者太弱。

Yiyiyimu:@bluefall:女性之間也必須要劃清界限才能做女權嗎,不應該是團結所有可以團結的力量嗎?

bluefall:@Yiyiyimu:團結這個詞太大,理念有根本分歧時,談團結無異緣木求魚。現實生活中,就是有一大群中國女性尤其是70前的女性認為不存在性別歧視,或被歧視是女性自己造成的。前者否認弱勢女性的存在,後者漠視弱勢女性的權利。兩者都為現代女權所反對,都根植於父權強權文化。請問你能如何改變她們的想法「團結」她們? 中國女權需要團結,但不是以性別為界線的團結,而是團結所有支持平權的人,無論男女。

2. EricChan,回應《王价巨:災難發生時,別讓失序的「危機溝通」成為更大的危機

我覺得「危機溝通」問題只不過是表象。核心問題是現行法例沒有協調好這類重大交通事故中各調查機構的職責吧。運安會作為作為專職調查的獨立機構,又沒有刑事起訴的權利。他的目的就是改善交通運輸安全,讓國民對國內交通工具有信心,從定位乃至職責上都不會把抓到事件負責人作為首要職責。反觀花蓮地檢,作為檢察機關,抓到人並入罪才算是贏。這也導致兩個機構在太魯閣事故後不同的取向,運安會主張盡快公布資料恢復民眾信心,花蓮地檢想的是要抓到嫌犯並成功入罪,自然傾向偵查不公開。與其說這兩種取向誰對誰錯,倒不如說在哪一個階段更適合。

在太魯閣事件剛發生時,事故被認為主要是台鐵的管理疏失,工程車輛因各種巧合滑下路軌釀禍。台鐵以及背後的政府作為最大責任人,自然地運安會盡快盡可能多地公布資訊最符合公眾期待。然而隨著調查深入,李義祥的角色變得越來越關鍵,花蓮地檢的做法在那時似乎更合適。

那麼怎樣做才是最好?事實上在這次太魯閣號事故的後續調查中,最大的問題是調查似乎呈現多頭馬車的狀況。如果我們參考美國的做法,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和 FBI(聯邦調查局)在調查時也會出現衝突(例如在 TWA800空難時)。作為獨立調查機構的運安會也不適宜被花蓮地檢所影響。因為說到底,運安會之所以會被設為獨立組織,就是不希望他被其他機構,特別是行政當局所影響。而行政院正是花蓮地檢的上司。

所以與其是要想辦法協調地檢和運安會的溝通危機,我覺得倒不如藉此彰顯運安會的獨立身分。至於機構間衝突的問題,則是鼓勵雙方加強交流,以溝通及備忘錄等形式形成默契,從而在事故調查上提升效率。

3. Wessy,回應《麥海珊:在電影裏講述,香港人的恐懼是有多少層?

流行語是生活互動的產物,要在其中建立自我認同、尋求乾淨無污染本來就是一種異想天開。統戰憂慮者,每每提醒中國流行語大量進駐年輕人日常用語,甚至過度炎上時,是否也能體察這樣的異文化兼容性,也是一種多元優點跟台灣海島地域文化的必然。 至於統戰不統戰,向來秉持著愛國不是義務,國情冷感者也不該被指責,單純「跟流行」無須被代言成強勢文化入侵的受害結果。

在搭車前再來一波,中國網友可愛的順口溜這種網路創造性,是蠻可愛的我也常常使用,不過流行跟強勢文化是否一定必然掛勾,我倒不這麼認為,比如大佬、鹹魚、扑街(台灣已經自己形成另一種語意)這種用語,是否是香港強勢佔領台灣生活語言?那台灣跟日本的語言關係,可能又更深了。

4. jackhui、EricChan,回應《四問中國疫苗出口:利益交換還是大國責任?中印如何競爭?有助全球接種嗎?

jackhui:以影響力作為回饋的國家疫苗供應競賽,難道不是資本主義下疫苗市場最佳的國家間競爭機制嗎?不然這些學者期待什麼,世界層面的「按需分配」共產主義?這現實嗎?開個研討會討論中國疫苗供應動機的動機是啥,這和開個研討會討論比爾蓋茨捐款到底和目的有啥區別。

EricChan:@jackhui:以影響力作回饋不是資本主義國家的邏輯。以盈利作回饋才是。針對中國等大國的疫苗外交開研討會很正常。探討比爾蓋茨等富商推行的慈善資本主義(venture philanthropy)也可以是研討會主題。

jackhui:@EricChan:「國家間資本主義」與「資本主義國家」是兩個不同概念。討論作為金錢信用來源的國家時,以金錢作為「資本財產」顯然是不恰當的。單從本文摘錄的研討會內容來看,這是在探討「慈善資本主義」?這未免把學術研討的要求放得太低了吧。。。

澄清一下我並沒有在對「資本主義國家」進行批評。我在回應的是問四中 Barbara Unmüßig 所指出的。Barbara 文中提到的歐美本國優先模式、中俄印影響力模式,原文中認為兩者都不能完全公平的分配疫苗,因此提出「中止疫苗專利」的提倡。

歐美和中俄印模式,主要以利潤為主導接近於資本主義邏輯,而學者提倡的中止疫苗專利,則是以需求主導的更接近社會/共產主義的模式。但我認為後者並不現實,因為後者僅僅「理論上更能幫助貧窮國家」,也不確定會否造成「有疫苗生產能力」與「沒有疫苗生產能力」的鴻溝。而前者則是已經在運行的邏輯。而對比現今疫苗覆蓋,中俄印模式的覆蓋分布明顯比歐美模式更公平。

而對所謂研討會的吐槽,主要來自其「以渲染未公之於眾陰謀」的「研討」角度。對比爾蓋茨慈善資本主義的討論自然是正常的,但是那些渲染比爾蓋茨疫苗陰謀論的真的是理性產物嗎?拿慈善資本主義的探討為疫苗陰謀論打掩護有意義?

EricChan:@jackhui:明白,看來我是對你引用比爾蓋茨的部分有所誤解。我覺得相較於疫苗研發,疫苗生產其實是需要投入的資本和時間都要短得多。去年8月的數據是全球有165支疫苗正在研發。有這麼多針對同樣(或者是幾種相近病毒)的疫苗無疑是嚴重浪費資源的。公開疫苗專利讓各國都能將資源聚焦在產能提升上無疑是比現有的模式更為有效。

至於中俄模式比歐美模式能令疫苗能更公平分配,我覺得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事實上如果不是歐美發達國家基於政治因素,對於疫苗產品效能與副作用的不信任等一系列原因抗拒中俄的疫苗。中俄也很大機會不會放過售予歐美國家所獲得的巨大政治經濟收益而優先供應給搶不到疫苗的發展中國家。

jackhui:@EricChan:中斷疫苗專利能減少疫苗研發資源浪費這點我非常認同,但我不太認為不浪費能促進公平分配,因為疫苗研發資源在這個時期並非稀缺品,而且能參與的都是富國而不是公平分配關注的窮國,被浪費的資源其實並不足以轉化為疫苗生產力。

至於歐美接受中國疫苗、中國會不會優先賣給歐美方面,我覺得口罩時期已經體現這個問題:會賣給歐美,但是同樣會同時供應窮國。而且假設沒有意義,沒有人能知道假設下的真正答案。但是現實結果大家都是知道的,在疫苗稀缺的時候,中俄印模式對窮國的覆蓋遠高於歐美模式。當然這種模式依然不完美,原文中所提到的與中俄印具有政治矛盾的國家獲得較少疫苗分配這個確實也是個事實,不過總比自我優先強點。

EricChan:@jackhui:口罩與疫苗在產能和研發技術門檻上是截然不同,天差地別,我覺得不應混為一談。只要產量上去了,窮國自然能獲得資源。因為疫苗和藥物,特別是針對此次疫情。只要病毒不被消滅,全球經濟的重啟就帶有隱憂,即使部分國家能做到集體免疫,也難保不會出現新的變種病毒。重點在產能。事實上中俄印模式的成立就是存在與歐美發達國家不買他們疫苗的基礎上。

jackhui:@EricChan:對中俄印模式建立在歐美不買他們疫苗是有沒有什麼支持性理據?儘管口罩和疫苗不盡相同,但指出口罩與疫苗差異似乎不足以支持你的否定意見?畢竟差異似乎無法否定口罩是「最相似」場景?

5. Angelanqinitium,回應《民主退潮、道路自信與國際公民,兩位中國Z世代留學生眼中的世界

作為一個留學生,我對於其他同學的想法表示理解,但也很遺憾。我父母都來自體制內,我從小也比較關心政治,經歷過的心路歷程和陳同學一樣,也在媒體工作過。但這並沒有讓我對這個體制感到更加親切,而是更加厭惡。最近興起的排外情緒和戰狼外交,都是官媒一手炮製。我也想像不到為什麼那位同學明明知道了體制內有如此多問題(如上訪=尋釁滋事),卻還是選擇支持體制?我也認為自己有 privilege,但是在這不就等於我們有更大的公民責任嗎?我們應該為這個社會承擔起更多的責任,我們離金錢權利更近,也就意味着我們更有變革的可能性。如果不是我們應該監督這個社會,誰會比我們更有能力去做這件事情?

聽到身邊同學是如此想法,我也很心寒。

6. Minagi,回應《民主退潮、道路自信與國際公民,兩位中國Z世代留學生眼中的世界

即便是既得利益者,這些人也依舊在社會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為我們在網上能看到的聲音最大的人群就是這些既得利益者。雖然這群人的論調已經聽得耳朵起繭了,但是我還是要在這裏對其中一些非常重要的邏輯漏洞進行反駁。

首先第一處:「我知不知道並不重要。我知道、或是我不知道——並不能改變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無法做出任何改變,所以我看不到任何人們談論這些事情的必要性。」

這是非常犬儒的心態,社會議題不管是離你很遠還是離你很近都有討論的價值,如果沒有BBC等媒體持續多年的報導和各國民眾的討論所帶來的聲量,各國的智庫和決策者可能還會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對相關實體施壓。倘若當初大家都因為覺得自己改變不了德國猶太人的命運就不去討論,那麼這樣對弱勢群體的沉默不如說是一種無聲的暴力,更何況,你怎麼知道類似的事情將來有一天不會落到你自己身上呢?

第二處:「這些事情真的發生了嗎?你怎麼就知道這件事情真的發生了呢?誰告訴你這件事真的發生了?你能相信你的信源嗎?如果你說我的信源全是錯誤的,那我怎麼能知道你的信源是否正確呢?」

難道說非得要親身去過新疆才有討論的權利嗎?就算我真的去過新疆,你就真的相信我說的話嗎?這個世界上哪有人有能力能夠滿世界到處跑去考證之後才在網上發言呢?那些支持「Deep State」陰謀論的人在反駁別人的時候,不也是在問「你又沒親身經歷過,你怎麼能知道紐約時報、WSJ等各大機構媒體的報導是否正確」嗎?

說到底信譽才是問題的關鍵,銀行沒有信譽的話你不可能會願意把錢存進銀行。同樣的道理,以官媒為代表的中國主流媒體不可信的原因是在於他們的信譽太差,多去翻一翻他們曾經的報導就會發現前後矛盾太多,幾年不到對同一個問題的看法就會有180度的改變;誰身處高位就去捧誰,誰被搞下去了就瘋狂地貶低他,幾乎沒有 independence 可言,只是對上面言聽計從的機器罷了。反過來說西方世界的機構媒體也都是經營了不知多少年的信譽,不會因為特朗普上台就去捧他,也不會因為中國開始對世界展現敵意就大肆宣揚對亞裔的歧視(WSJ去年那篇只是個例,反對歧視仍舊是政治正確),相比之下誰更可信呢?如果你還是說都不可信的話,維吾爾族的問題總不該是個量子疊加態吧?既被迫害了又沒有被迫害?

第三處:「陳同認為,在中國的公眾討論中,階級是一個常常被大眾提到的標尺,而這種對階級固化的警覺、以及對『資本家』的警惕,使得中國有潛力去追求一個更加平衡、更加公平的社會。她認為,在中國,階級固化是一個可以被放到公眾討論中的話題,大家也往往對此充滿『警覺』。」看看中國高居不下的基尼係數就知道所謂的「警覺」到底有多少的水分在裏面。

再看看被嘲諷為「小而美」的微信,本來應該是一個即時通訊軟件,現在不僅有社交功能,有支付功能,有點外賣打車的功能,有通過小程序直接使用b站等其它軟件的功能,有乘車碼坐公交地鐵的功能,甚至有直接辦理政府事務的功能,這才叫真正的「壟斷」,而且還是牽涉到國家命脈的壟斷。哪天萬一騰訊真的倒了,不知道中國人得遭遇怎樣的危機……

再說西方國家,昨天晚報,歐洲一群豪門俱樂部宣布要自己搞聯賽,大家立馬就開始反對這種壟斷行為;再往前一點說,還有澳洲政府與谷歌、Facebook 的官司,這也是在反壟斷。而中國政府現在以「反壟斷」的藉口搞馬雲也只是為了加強中央集權罷了,那麼那些靠着權力獲利的權貴家族又有誰來制衡呢?難道靠他們自己嗎?再說到階級固化,現在中國的年輕人到底有幾個能靠996讓自己的下一代成為後浪的呢?現在的這些後浪,他們下一代不也一樣還會是後浪嗎?

最後,中國的制度才是真正的「根基薄弱」,它的合法性完全建立在經濟增長和對疫情的控制上,因為它自己根本就沒有嚴格去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如果失去了這兩樣東西,那麼這個政權估計就岌岌可危了,說不定會演變成靠戰爭來獲取合法性的局面。而民主體制都是有幾百年的歷史作為根基,有無數政治理論家的理論作為支撐,有無數經驗教訓作為修正依據的,並不是建在沙子上的城堡。而中國有成體系的政治理論嗎?有大量通過了同行評議的政治學論文嗎?有用實踐來修正過自己多少理論嗎?儘管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可以說是十分失敗的,今天,我們仍舊能看到一堆人拿着毛澤東的那套東西原樣套用現在的社會問題。

說到底,毛澤東只是對正確問題的錯誤解法罷了,他有能力提出問題,卻並沒有能力解決問題。這個時候正常來說應該都是要思考怎麼去修正他的理論,但是這個時候你可能就要被打成「修正主義」了(笑)。所以說,現在這個連三權分立都想要否定的國家的未來在哪裏?中國人可能還有幾千年的路要走。

7. thewhitedoor,回應《民主退潮、道路自信與國際公民,兩位中國Z世代留學生眼中的世界

繃不住了。

現在我看外網各種反應,不得不說中國的情報工作做的很好。這次疫情防控,他們在你的手機上裝上一個軟件每到一個地方就會讓你掃描一次,而且掃描後強制發出聲音,無論你是否調成靜音,會把你的大頭照放在手機上面,讓監管人員看。這些數據會紀錄你的行程,大大小小的商店或者廣場,甚至社區都會紀錄,而且如果你拒絕這樣做,他們就會拒絕你進入包括你的家,他們說是“國家規定的”。我很好奇如果這場疫情持續下去,政府的權力會膨脹成什麼樣子。

我記得疫情突發時,一個在上海的醫生發信給北京的學生要他注意安全,並稱他們醫院在大量購進醫療設備,包括大大小小的在家醫療事件,特別是今年武漢春節上香(武漢的習俗,會在春節給去年死去的人上香)時,上萬人走動,還有今年人口普查報告擱置,我完全不覺得它進行了有效的防疫。

新疆則是更為神祕,去年四月我們談論此事的時,政府一直在做冷處理,我拿2018年的新疆年齡金字塔做比較,發現原本應該處於多數的或者是和上層持平的1歲到4歲孩童處於少量。他的形狀類似於一個下面底座狹窄的高腳杯,而非健康的金字塔。而我之所以去查看此事的原因是有人稱新疆在進行大規模絕育。

只能說,當你擁有好奇之心和道德的時候,你會發現沒有一個國家是乾淨的,你因為道德而試圖和這些國家撇清關係,就不要再對其他強權抱有美好的想法。

「願意放棄自由來換取保障的人,既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保障。」

8. 俊偉,回應《民主退潮、道路自信與國際公民,兩位中國Z世代留學生眼中的世界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他們能夠想深入些。

民主有很多問題,他最大的問題其實就是人民不夠「民主」變成民粹。我認為民主最重要的成分來自於公民,認知到自身擁有自由權利,也知道擁有這些自由權利所需要承擔和背負的責任。

新自由主義的最大問題,就是一味強調自由競爭,完全忽略了平等的重要性。而這就是經濟上階級固化,甚至貧富差距不斷拉大的原因所在。

在國家資本主義的體系之下,這問題一樣存在。但他比新自由主義更大的問題是,新自由主義製造出經濟上的特權,國家資本主義把經濟和政治兩種那麼重要的權利融合成一種新的特權。這種特權,因為沒有另一方權利的制衡,你會知道,不管這個國家在經濟上給你多少自由(其實也不見得),實際上你的自由意志任然會被「愛國=愛黨」所綁架,只要不聽話,在紅色階級面前,一切皆為韭菜。

所以,在說到階級固化的時候,我們需要理解的不是金錢,是權利。不是要求我們學習權謀,而是要認清權利在階級上扮演的重要角色。而特權,恰恰是階級固化下的產物。

9. VitleySingurQ、Kerry_01,回應圓桌話題《藝人林志穎微博「炫耀金鏟子」,被網友批評重男輕女,你如何看?

VitleySingurQ:我倒覺得,議程安排是很重要的。當代社會的男女不平等是擺在禿子頭上的跳蚤,有很多事情需要人去做:同工同酬、消除招聘性別偏見、破除蕩婦羞辱…… 等等等等事情,不僅需要民眾行動,有的甚至需要民眾倒逼輿論和立法。這麼多問題面前,一個明星無意間透露出「這是能生男孩的鏟子」,值不值得我們大動干戈,批倒批臭,踏上一萬隻腳呢?

所謂接生鏟,不過是傳統重男輕女文化的產物。想摒棄這種傳統,批判一隻鏟子是捨本逐末,把相關人士追着一通罵也只不過波及中立人士為自己樹敵。

我們當然可以在我們目力之所及,挖出任何性別不平等的語言和想法然後大加鞭撻。但是當我們不去關注諸多實際問題,轉而把目光放在這種事情上的時候,只有一種結局會發生:事情不會好轉,只會放任自流;我們的隊伍也無法繼續壯大,只會到處招致怨恨。

我甚至已經想到了可能出現的回覆,所以不妨想想你是不是認同我隱含的幾個假設:

1、公眾的注意力實際上是一種資源,因為引起關注的閾值會不斷上升

2、大多數人對於女性權益問題既不支持也不反對,是旁觀態度。換言之支持者與反對者都是一小部分。

3、鬥爭的勝利取決於我們能否爭取到這大多數人的支持,而不是消滅反對的那一小部分。

Kerry_01:@VitleySingurQ:問題恰恰是議程並不是幾個積極份子自我設定的,而是與審查機制、資本推動互動的結果⋯比起曝光那些更 hardcore 的問題,資本自發地(表現在營銷號的轉載、大V的跟進、藝人背後的公關處於關注力需要未必像企業那麼緊張地去駁斥)把目光轉向更不重要的議題。這點在中國和西方都有很多體現(比如 twitter 上被很多政治家都批評過的 wakeculture)。中國的社交媒體上應該也不缺乏一直專注 hardcore議題的 KOL,然而她們並不會得到如此大的曝光。

10. 醬紫、Leonhart、EricChan,回應圓桌話題《美日聯合聲明52年來再度提及台灣,聲明將如何改寫中美日關係?

醬紫:我倒覺得台海周邊的形勢其實是很穩定的,各方底線非常清楚,都知道可以附近遊移而不能碰觸。

但美國如果想不惜代價遏制中國追趕的步伐,在中國周邊製造「非和平環境」似乎是唯一的或者說最有效的手段。環顧四周,也只有台灣能做美國這一手段的棋子。至於日本的態度,應該沒那麼重要。日本顯然不會主動想為美國的國家利益上戰場,但這事不由他。

Leonhart:@醬紫:覺得你有部分理解不完整,看起來你完全是以中共的戰略角度去看。Russell87hk 的回應是指,並非美國想利用這手棋,中共不露出已經想要透過武統的實際作為,美國能使用這個作法嗎?顯然不能,先違反國際共識的是中共,我說的就是三個公報,美國從來的承諾就是隻支持和統下的一個中國。另外我認為這個事件不會造成ROC的對外困境。現在看起來ROC情勢有比較差嗎?中共只是嘴上逞強而已。中共這樣四面出擊,ROC實際上不是盟友越來越多嗎?這倒是符合你說的越來越穩定。中共還是小心美日台聯盟吧!日本就靠貴國繼續招惹印太開始朝國家正常化邁進,ROC很支持!

醬紫:@Leonhart:你是沒理解我的意思,也不了解歷史。武統這個事情,中共幾十年來從未放棄,歷史上軍事形勢比現在更緊張的情況多了去了。破了底線就會有戰爭,台海周邊沒有人希望有戰爭,所以就不會有人想主動破底線,除非美國要把台灣丟出去做攪亂局勢的棋子。擔心「」美日台同盟」,我覺得閣下更應該擔心,因為那就意味着台海戰爭了。當然你如果希望台灣通過跟中國大陸打一仗來解決自身政治困局,那當我沒說。

Leonhart:@醬紫:其實我有親人在對岸,可能比你想的還了解對岸的想法跟從來沒放棄武統,但我說的是誰先踩底線?台灣人其實應戰是沒得選擇的,主權也是台灣人的底線。我覺得台灣這邊常感到的不尊重就比如現在的討論,明明是中共先踩底線,卻還要硬說是美國把台灣丟出去...。總之明白告訴你,中共這種心態和統就是不可能。這種困境早就有了,也不是台灣先踩底線,一直都是中共在越界。如果你還想繼續鬼打牆威脅,我不會再回應你了,這種說詞已經沒有意義。台灣人也不吃這一套。往往都是如此,很遺憾一開始還覺得有辦法談的。

繼續補充一下,你也很不了解台灣的歷史,要在像以前二二八那樣給價值觀不同的政權統治,ROC絕對不會投降,我們從小就有心理準備,不用他國貓哭浩子假慈悲的替我們擔心。

醬紫:@Leonhart:你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我認為現在就是沒有人去踩底線。ROC和PRC的底線是完全衝突的,踩了底線就非打起來不可。在台灣看來,是中共一直在挑釁,但是在中共看來,是台灣從蔡政府上台否定九二共識之後一直在挑釁。所以,你想從這個方向爭論沒有意思,都是各自政治立場的宣示而已。

美國因素必須要考慮,是因為即使兩邊主觀上都不想踩線,但是隻有美國有能力讓你不得不去踩。

我沒有「武嚇」你的意思,沒有人是嚇大的,不要太敏感。我說你更應該擔心「美日台同盟」,是因為這個一旦成真而導致台海戰爭必然讓台海經濟民生遭受重創,對於兩岸都是如此。我不擔心並不是因為認為大陸這邊可以獨善其身,而是因為我覺得這個根本不會發生。

EricChan:@Leonhart:同意,我甚至覺得台灣在之後甚至有機會從日本補充部分軍備又或者是比現時更大規模地引進日本技術。例如部分導彈巡防艦技術,以及戰機等等。滿足部分美國不太願意出售以免核心機密被窺探。但台灣方面又的確需要的軍備。日本方面作為國家正常化其中的一部分,也是為了攤分因產量受限制引致的高昂的軍備成本。

醬紫:@EricChan:「美國不太願意出售以免核心機密被窺探」,為什麼日本不怕呢?日本為了軍事正常化和量產武器降低成本,為什麼要選擇偷偷摸摸賣核心技術給台灣,光明正大地賣武器給世界其他國家不是來錢更多更快嗎?

EricChan:@醬紫:光明正大賣武器會引起中國的制裁。日本現在都是通過將部份軍工研發人員提早離職退休,到台灣協助開發的模式轉移技術,收取顧問費。日本自己開發的武器大多數自由日本自己用,沒有美國軍事裝備一但洩密將影響全球大量用戶的問題,而且自家還有美國的軍備作替代。日本技術援助台灣有減輕應對中國在東海軍事壓力的用處。

醬紫:@EricChan:我的意思是光明正大地賣給其他國家,這個中國不可能有意見啊。日本肯定願意協助台灣發展軍備,這符合他們的地緣政治利益,但是能做的非常有限。目前全世界應該只有美國能不顧中國臉色對台軍售,但也局限於部分武器,F35之類的攻擊性武器顯然不可能賣給台灣。

Leonhart:@醬紫:你忘記是某習開始擴大解釋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如果你認為討論各自的底線沒有意義,那就不該提踩線這件事。無論是三個公報,還是九二共識,哪個不是長期以來一貫的立場? 美國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中共把自己的挑釁又解釋成是美國讓你不得不去踩,我實在很難理解這種思維,怎麼看都覺得是隻把自己的底線當底線,沒把承諾放在眼裡的一種作為(我說的是中共)。多數台人不會像你講的那樣認為美日台同盟需要擔心,甚至會很開心,因為閣下認為該有的顧慮實際上比不上中共繞台表達的惡意。中共現在的作為難道台灣人還有辦法想成沒有同盟中共就不會想武統就武統嗎?目前長期的政治現實不存在台灣要小心這種美日同盟會招致戰爭,好像沒同盟就會有和平一樣....實在是太本末倒置的說法了。不過至少你沒說兩岸開戰中國可以獨善其身這種狂妄的話。你可能現在看不覺得有,台灣本來也有很多對中國有好感有好的幻想的人。現在關係會變這麼差,就是真的很多人忘了甚麼是互相尊重。兩岸確實有很多不了解彼此的民眾,如果在可以理性討論問題的論壇,還只喜歡挑著對自己國家有利的立論,說著羞辱他國的話,我認為都無濟於事,民眾也沒這麼好騙。

醬紫:@Leonhart:關於底線的這個事情,我們來捋一捋。

共產黨的底線就是兩岸同屬一中,國民黨的底線就是中華民國依然存在且合法,民進黨的底線就是反對兩岸同屬一中。所以共產黨可以跟國民黨談,因為國民黨可以把一中解釋為中華民國。而民進黨不可能跟共產黨談,因為二者的底線完全沒有交點。

「只喜歡挑著對自己國家有利的立論」其實正是你在做的事情。不知道你是因為受綠媒影響太大還是出於政治立場故意無視事實。習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講話是在蔡英文上台且拒絕九二共識之後的事情。所以,先變的是台灣這邊,因為台灣的執政黨變了。而且你如果去看習的談話原文和國台辦的歷次回應,從來沒有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的說法。九二共識是兩岸政治對話的基礎,一國兩制是從鄧小平開始提出的統一台灣的方案。你可以兩個都反對,但是沒有必要把兩個不同的概念強行混淆。民進黨強行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政治需要,而且必須承認這個很有效果。

如果你心裏真的深信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是中共先變卦,那我跟你解釋這些還有意義。如果你只是因為政治立場的需要,跟民進黨的策略一樣,揣着明白當糊塗,強行這麼講,那就當我白說了。

至於飛飛機的事情,這個離底線差得遠呢,頂多是解放軍「武備」(在台灣的眼裏是「武嚇」)的一部分。有一點危機感不更好嗎?不然有些人還停留在「和平台獨」的幻想中。我個人覺得長期來看,「和平維持現狀」或者「和平統一」都是可能的,美日台同盟在和平的情況下是不大可能的。台灣人民對此抱有美好的期望是正常的,但現實是赤裸裸的。

Leonhart:@醬紫:九二共識從來沒有共識,其實是你被誤導了,中共從來沒有接受各表,而ROC方也從來沒有接受非各表的共識,以前只是擱置不談,ROC的總統指示指出了事實。我對這些話術不感興趣,因為其實都是政治操作,如果你覺得是綠營操作,事實是恰恰相反,習自己把ROC民意不接受的九二共識作了一個更爛的詮釋說就是九二共識。我不知這樣的事實還有甚麼好說是綠營操作...。至於美日台同盟我是想跟你說,台灣現在已經沒對和平抱幻想,不可能存在有同盟會覺得情況變差的狀況,又不是腦袋有問題。不聊了好嗎?不覺得現在的對話就跟九二共識一樣沒有共識嗎?

讀者十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