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遠程辦公再來一年,世界會怎樣?

預計「遠程辦公」在此後一年內仍會十分普遍,不少員工搬遷引發了納稅方面的合規擔憂,以及要不要調整薪酬福利的討論。


2020年8月,瑞士首都伯恩,一名女子在房間裏工作,小孩在床上玩耍。 攝:Stefan Wermuth/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8月,瑞士首都伯恩,一名女子在房間裏工作,小孩在床上玩耍。 攝:Stefan Wermuth/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根據目前的疫情形勢,許多企業預計,「遠程辦公」仍將成為此後一年內的關鍵詞,而薪酬和福利等一系列新問題也令企業管理者倍感頭疼。

各行各業的公司高管、董事會成員和企業顧問都表示,在最近的董事會會議和管理層會議中,圍繞未來工作的種種討論佔據了主要議題,例如遠程辦公的員工在離開生活成本高昂的城市後,是否應予降薪,等等。

企業試圖解決的問題還包括:員工搬到其他地區後,由此產生的稅務成本該由誰來承擔?如何才能為職場父母提供最有效的支持?

企業方面表示,決策一旦失誤,將會牽扯到很多問題,無論是員工的幸福感和工作效率,還是監管方面,都將面臨諸多風險。

隨著員工遷居新的城市、州、甚至另一國家,無論是企業方面,還是員工本人,都在想方設法應對隨之而來的納稅問題。

Facebook 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去年向員工表示,從今年1月開始,出於納稅方面的考慮,公司將通過員工登錄公司系統所使用的虛擬私人網絡(VPN)來掌握員工的工作地點。

據知情人士稱,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判斷一件事:當有員工告訴 Facebook 他們離開了加州或是紐約等地時(因此不應再向當地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納稅),情況是否真的屬實。如果員工搬到另一個需要在當地納稅的州或城市,而該員工又沒有依法繳納個人所得稅的話,那麼企業和員工都將為此承擔責任。

但最終,Facebook 放棄了上述計劃,決定不再通過員工的 VPN 使用情況對其所在位置進行追蹤。該公司目前表示,當員工提出長期遠程辦公申請、且申請獲批後,他們必須向公司確認新的辦公地點,因為這可能會對他們的納稅情況產生影響。Facebook 還表示,如果某些遠程員工新駐地的勞動力成本與之前的工作地存在差別,他們的薪資可能會發生變化。

網約車服務公司 Lyft Inc. 近日告知美國員工,出於納稅考慮,他們必須根據公司實體的註冊地,在公司註冊過的36個州當中選擇一個作為自己的辦公地點。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見到的一封內部電子郵件顯示,假若員工目前所在州不屬於 Lyft 註冊過的州之列,如緬因州或懷俄明州,他們須在3月31日之前遷往符合要求的州。

此外,如果 Lyft 員工打算搬離新冠疫情爆發前工作過的州、且時間超過60天(含60天),他們必須在3月31日之前提交相關申請,以便公司將他們的納稅地轉移到他們即將前往的州——但上述郵件顯示,這樣的申請只能提交一次。

還有一些企業,如支付服務公司 Stripe Inc.則向員工提供了另一種方案:若員工願意離開舊金山、紐約或是西雅圖,遷往其他地區辦公,他們可以拿到2萬美元的一次性補貼,前提是同意降薪至多10%。其他企業,如微軟公司(Microsoft Corp.)也表示,根據公司針對不同地區的薪資標準,搬遷員工的薪酬福利可能會有所調整。

諮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 PLC)北美業務首席執行官吉米·埃瑟裡奇(Jimmy Etheredge)指出,假如員工從舊金山這樣的城市遷往得克薩斯州,他們的薪資或許會出現變動,在《財富》500強企業中,有類似考慮的不在少數,企業類型也涉及各行各業。

「在決定員工薪資時,幾乎所有企業都會考慮生活成本這項因素。」他說,「隨著對未來工作進行思考,他們意識到,今後遠程辦公的模式也許會更加常見,之前未必會安排人員的地方或許會有員工駐紮,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會考慮對員工薪酬做出調整。」

還有一些科技公司,無論員工選擇在哪個地區辦公,他們的薪酬都不會受到影響。總部位於瑞典的音樂流媒體公司 Spotify Technology SA 近日向「樂隊成員」(該公司對員工的稱呼)表示,他們可以在派駐國的任何地方辦公,薪酬不會發生變化。

「你換了工作地後,我們不會調整你的薪酬。」Spotify 首席人力資源官卡特麗娜·伯格(Katarina Berg)談到。該公司現有全職員工約6500人,它將根據競爭對手公司的薪資,並參考舊金山、紐約等高物價城市的普遍薪酬( Spotify 的許多員工都工作在這樣的高物價地區),為每個職位劃定一個適用於全美的工資範圍。

遠程辦公的趨勢短期內似乎難以終結,這又給企業出了一道難題:一方面,他們要在照顧孩子的問題上為職場父母提供更多幫助,另一方面還得注意不能惹惱那些沒有子女的員工。

一些企業已經為員工提供了疫情補助,員工可隨意支配,用於育兒支出或是購買健身器材等各種目的。科技公司 Palo Alto Networks Inc. 向員工發放了1,000美元的津貼,可根據自身需求支配。有子女的員工可以用這筆錢請家教,其他人則可以買一輛Peloton健身單車。

Palo Alto Network 首席執行官尼科什·阿羅拉(Nikesh Arora)通過博客公布了上述福利政策,他在博客中寫道,「每位員工需要的幫助都不一樣。」

另有一些公司針對職場父母和有其他照顧對象的員工推出了特殊福利。根據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的政策,符合條件的員工(包括分支機構員工)每天最多可獲得100美元的育兒補貼。不僅如此,按照公司的新政策,員工可使用兒童或成人臨時看護服務的天數從每年的40天增加到50天。

對於習慣了在疫情前頻繁出差的職場人士來說,還有一個問題在於:當疫情結束時,之前的客戶還希望接受拜訪嗎?

稅務及會計服務業巨頭致同會計師事務所(Grant Thornton LLP)首席執行官布拉德·普雷貝爾(Brad Preber)談到,一些客戶已經表示,他們更願意保持線上聯繫。原因不僅是因為遠程辦公效果理想,還因為會計師和諮詢人員實地拜訪可能會對企業的工作造成干擾,尤其是雖然許多單位已經復工,但還沒有達到全員復工。

他還指出,對於將商務旅行視為家常便飯的「出差族」來說,這樣的變化可能會讓他們感到失落。

「我也懷念那些能夠與人接觸的日子。」普雷貝爾說,「但遊戲規則已發生了改變。」

英文原文:Pay Cuts, Taxes, Child Care: What Another Year of Remote Work Will Look Like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