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20美國大選 國際

「數說美國大選」三:這四年,美國選民的心態變了嗎?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特朗普在白人中的支持率下跌了,但在黑人、拉丁裔和亞裔中的支持率,不降反升。


 插畫:Tseng Lee
插畫:Tseng Lee

特朗普的身後是一個分裂的美國,不同族裔、不同教育水平、不同年齡、不同的居住環境,彷彿處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美國,也對美國的未來有著截然不同的想像——若2016年讓美國有什麼覺醒的話,意識到這個國家有多「分裂」,一定佔據首位。

四年下來,美國的分裂得到彌合了嗎,還是越發擴大了?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往回看。本文是「數說2020美國大選」系列的第三期,我們深入挖掘了2016大選、2018中期選舉到2020選前各階段的選前民調、出口民調和焦點小組的調查,來探討不同美國選民的變與不變。

劃重點:特朗普在白人中的支持率下跌了;雖然拜登在黑人、拉丁裔和亞裔中仍佔優勢,但與特朗普的差距卻在縮小,少數族裔對特朗普的支持率不降反升。其次,年輕黑人的投票熱情值得關注,過去一段時間的美國政治環境,讓他們中很多人對手中一票能否帶來改變,產生了懷疑。共和黨的票倉——白人基督徒選民,仍然相對穩固。對於包括移民和傳統家庭觀在內的社會議題,兩黨支持者的站位,也有新鮮的動向。

「數說2020美國大選」系列深挖最新調查數據,幫您更精準地剖析選情、也更好地理解美國。歡迎閱讀本系列的第一期《2020年,哪些關鍵州左右白宮未來?》和第二期《經年的選舉障礙,遇到疫情年的總統大選》

從2016大選、2018中期到2020選前,不同選民群體的變與不變

首先邀請您一起來看到不同群體選民這些年的變化。我們選取了2016年總統大選和2018年中期選舉之後訪問已投票選民的出口民調,並與2020年目前的10月下旬民調做了一個比較——我們選擇的是瑪瑞斯學院(Marist College)聯合全美公共廣播電台(NPR)與美國公共電視網(PBS)的民調,它被數據新聞網站FiveThirtyEight評為「A+」級。

透過下列的三張圖,您能讀出怎樣的趨勢呢(歡迎留言探討)?留意2018年的「期中考」,作為最近的一次全盤檢查,很多趨勢已能讀出。同時也要參考不同群體在選民中所佔的比例:45歲以上、非大學學歷和白人,仍然是選舉中權重最高的人群。

族裔

2020年大選中,白人、黑人與拉美裔的變動引人矚目。雖然特朗普的執政,常被指為是白人至上主義,四年過去,反而白人的支持率明顯下降,危及特朗普的選情。從上圖可以看到,黑人及拉美裔對民主黨候選人的支持率反而下降,對特朗普支持率不降反升。

FiveThirtyEight在10月19日也公布類似的結果,黑人及拉美裔雖然仍較支持民主黨候選人,但支持民主黨候選人與特朗普的差距明顯縮小:四年內,分別降低了11%、14%。此外,佔選民人口較少的亞裔也有類似的情況,下文將有詳細圖文。

城鄉地區

從選民的居住區域來看,特朗普在農村地區的支持率,雖然在2018年中期選舉時有所回落,但2020年的十月下旬民調,特朗普在小鎮和農村的支持率依然高過拜登。而曾經在2016年成為特朗普在部分關鍵州以些微優勢取得勝選的城郊地區,今年的優勢已經不再。

受教育程度

儘管顯然特朗普在大學未畢業或高中以下學歷的選民中,有著高於更高學歷的選民的支持率,但是,最新數據顯示,相較2016年,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選民佔所有選民的比例下降了4個百分點。與此同時,其他群體——例如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拉美裔或是亞裔——都在過去幾年得到了提升。當然,必須看到,即便從2016年的45%有所降低,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選民,佔據了有投票資格的美國公民的41%。

年齡群體

特朗普在中老年群體中的支持率持續下跌,雖然中老年人可能是因為受美國疫情失控影響特朗普支持率下降,但從2018年的中期選舉的出口民調來看,下降的趨勢是長期的。

當然,民調與結果很可能差距很大

因為上圖所選的2020年最新民調係全國民調,很可能未能展現出具體州,尤其關鍵州的變化——基於2016年的經驗,必須指出,2020年民調顯示出的趨勢很可能會與最終的選舉風向不同。

2016年,特朗普的民調從一路落後,到「十月驚奇」開始爬升,最後11月8日取得勝選。短短不到一個月扭轉乾坤,2016年是哪些選民有顯著的態度轉變?這些在2016年轉向的選民,也會是觀察2020年10月下旬民調的重點之一。下圖,我們比較了2016年大選10月下旬民調與2016年出口民調,很明顯,男性與白人的最終投票結果要比選前民調高,而且白人不論教育程度,上升比例都很顯著;此外,城市選民中的克林頓支持率降低,及城郊地區特朗普的支持率提高也是重點。

2020年,白人基督徒仍堅定支持特朗普

據10月初第一次總統辯論後的調查,在白人天主教徒選民中,特朗普領先拜登8個百分點。不過,這一差距已經明顯縮小——在7月底和8月初進行的上一次調查中,特朗普還以19個百分點領先於拜登。白人福音派人士對特朗普的支持率仍然高達78%,但這比8月的83%,也有所降低。

美國白人福音派新教徒是最為堅定的共和黨人支持者。而幾乎所有其他宗教團隊中——黑人新教徒、拉丁美裔天主教徒、猶太人或沒有宗教信仰的選民,都在一邊倒地支持拜登。

不過,不可低估白人基督徒的選民基礎,他們佔到了美國登記選民的44%;黑人新教徒佔7%、拉丁美裔天主教徒佔5%,猶太人佔2%,無宗教信仰選民佔了28%。

2020年,關鍵州的年輕黑人還未完全信任拜登

上面提到黑人對於民主黨的支持有下滑,如果仔細來看黑人群體內部,主要可能是年輕黑人不信任民主黨。據7月的一份調查,31%生活在關鍵州的30歲以下的黑人選民稱,他們可能不會投票——其中半數受訪者說,選擇不投票是因為帶來不了什麼變化。比起2016年,出來投票的黑人女性98%和出來投票的黑人男性81%都投給了克林頓的局面,從民調來看,拜登的表現反而是退步的,並且還有些許倒向特朗普的跡象。

2020年,亞裔對民主黨的支持幾乎全線下跌

美國亞裔選民雖只佔整體選民的4.5%,但他們的政治態度備受兩岸三地關心。根據美國亞裔及太平洋島民(AAPI)選民調查,亞裔選民雖在2020年仍較支持民主黨候選人,但支持特朗普的比例卻比2016年普遍提高。該調查從2012年開始在歷屆大選中用類似的方法調查亞裔投票傾向,調查結果可以進行跨年比較。

細分亞裔選民,除了華裔支持特朗普下降11%之外,其它全部上揚,越南裔最為明顯,從四年前的34%,提高到將近過半48%。而華裔雖然更不支持特朗普,但拜登的支持率也比四年前克林頓的支持率下降5%

過去四年,美國更加分裂了嗎?

美國更分裂了嗎?通盤來看,在很多層面,答案是肯定的。參考下圖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美國趨勢小組在2020年7月到8月做的調查:

在性別議題上,特朗普支持者和克林頓/拜登的支持者的分歧在加深:支持特朗普的選民更多地認為限制女性成功的障礙已經基本消失,而支持克林頓/拜登的選民則更多地認為障礙還遠未消除(從2016年的72%到2020年的79%)。至於結婚育兒的觀念,特朗普支持者也比克林頓/拜登的支持者更為重視,而克林頓/拜登的支持者則更多地認為,一個強健的社會,還有比結婚育兒外其他更多的優先事項。

2020年,只有23%的特朗普支持者(克林頓/拜登支持者高達74%)認為伊斯蘭並不比其他宗教更鼓勵暴力,這比2016年的18%增加了一些。

2016年特朗普和克林頓的競選中,移民政策是大熱議題,雙方爭執不下。但是,經歷了特朗普使政府停擺以要挾國會撥款建牆、在移民危機之時實行骨肉分離政策、並試圖駁回讓童年來到美國的移民有機會轉換為合法身分的「夢想者法案」(DACA)後,如今,有關移民政策的討論卻往更支持多元社會的方向變化:60%的美國選民認為新移民增強了美國社會。認為新移民損害了傳統美國習俗和價值的選民,在雙方陣營都有了減少。

對於結構性種族主義的看法,美國也更分裂了。這項研究中,對於「在美國作為黑人是否會生活更加困難」這個問題,特朗普和拜登的支持者存在65個百分點的分歧,遠遠大於特朗普和克林頓的支持者在2016年的46個百分點。

最新民調和特朗普的支持率

距離選舉日只有最後兩週,拜登在全國民調由FiveThirtyEight加權平均領先態勢,已經達到了兩位數,但值得注意的是,被評級為A/B級的IBD/TIPP民調,10月21日拜登僅以48.6%領先特朗普的46%,被評為A級的SurveyUSA,拜登則領先特朗普10%。也就是說,目前的民調仍呈現不確定性。傳統「紅州」包括喬治亞州,愛荷華州和德克薩斯州都在高度拉鋸,仍有「藍移」可能。

「數說2020美國大選」的第四期、也是最後一期,我們將綜觀兩黨如何用選金來爭取這場權力遊戲的最終勝利。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數說2020美國大選 2020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