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端傳媒五週年 國際 2020美國大選

特朗普如何改變了你的四年?第三輯:「待機」生活

「他一直在我的生活裏發出噪音,用一張嘴製造了戰爭的效果。改變?不曾發生過。」


 插畫:Rosa Lee
插畫:Rosa Lee

這一週我們有三位主人公,一位從事零工經濟的非裔美國人,一位做白領工作的新手爸爸,一位種植大豆和玉米的肯塔基農民。特朗普執政的四年裏,他們的生活不約而同地進入了一種停滯的狀態,不上不下,前景未明,或者用其中一位受訪者的原話——「待機」。

從2020年9月直到美國總統大選日,端傳媒將在每週連載《特朗普如何改變了你的四年?》系列,走訪生活在不同地區、不同膚色和不同職業的美國人,讓他們親述一屆總統任期怎樣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第一輯是關於千禧一代的故事,第二輯有四位「自由捍衞者」,本期是這個系列的第三輯:「待機」生活。

插畫:Rosa Lee

「特朗普一直在我的生活裏發出噪音,他用一張嘴製造了戰爭的效果。」

——Georjina,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Lyft司機,非裔美國人

「我沒感覺特朗普對我的生活有直接影響,除了讓我們家裏的氣氛更緊張以外——因為我丈夫很關心時政,經常會聽總統的一些發言什麼的。」

「他不是特朗普支持者。他只是喜歡看新聞,了解最近發生了些什麼。但對我來說,我壓根不想聽到特朗普說話,他的聲音太煩人了。」

「基本上,特朗普一直在我的生活裏發出噪音,他用一張嘴製造了戰爭的效果。沒過多久,你就會知道,哦,他又在做些什麼瘋事。特朗普用他的各種行為炮轟美國人的生活。」

「我根本不覺得他應該當總統。我不認為任何抓住女性私處的人應該成為國家總統。」

「政府的運作方式比總統對我來說更重要。就非裔美國人來說,我們不相信政府,因為我們已經被阻礙了很久,被警察、被政府、被各種各樣的力量。數字在那裏,當你看見從北加州到南加州做生意的人都只有5%是黑人的時候,整個國家,你能夠想像找黑人企業是大海撈針……」

「這都和你的心理健康和你個人擁有的機會息息相關。一百五十年來,再加上受奴役的數年,黑人精神上一直處於困難的境地。每一天,我們都需要擔心被警察抓,或者在學校,老師沒有公平地對待我們的小孩。我有兩個女兒,一個25歲,一個17歲。當我25歲的女孩還在讀高中的時候,她的成績一直下降,我問她你的成績怎麼回事。然後我去學校問老師,老師說她忘了登記我女兒的成績。結果下個學期,還是一樣。」

「我問其他的非裔美國學生,他們說他們也遭遇了同樣的事情,老師們沒登記他們的成績。我的小孩都要不及格了,但她認真學習了,憑什麼不及格呢?她的成績一路掉,之後很影響她去大學的。」

「你理解這個連鎖反應嗎?困難一樁接着一樁。」

「他們總會找到不讓你富有的辦法。我們沒有祖上積累的財富,我們沒有公司,沒有加油站,我們不擁有任何一家購物商場。我們在美國不擁有任何東西。你說總統、政府這些,我們也確實關心,但這並不代表真正能影響到我們,他們只影響富人。」

「對於底層人民來說,沒有什麼影響到他們,除非雜貨店空了,或者加油站沒油了。」

插畫:Rosa Lee

「這是美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情況,把一些選民的財富直接轉移到另一群選民那裏。」

——Tristram T. ,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白領,民主黨支持者

「這四年,我的生活發生了許多大的變化。2016年,我結婚了。2018年,我們的兒子出生了。拋開民主規範、氣候變化不說,特朗普執政這幾年,我們過得挺好的——直到今年,我們整個生活進入了待機狀態。」

「我的太太失業了,我們正在考慮把房子賣掉。我們有財務能力繼續供房,但如果我近期不用去辦公室,我們也不必住在巴爾的摩了。也有傳言說,房地產價值可能會下滑。我們本來想在今年要第二個孩子,但這不會發生了,現在不是頻繁去醫院、跟很多人接觸的時候。」

「特朗普的新税法下,我每年要付的聯邦收入税上漲了一、兩千美金。一般來說,『藍州』(傾向支持民主黨的州份)有更多政府補貼項目,税率更高。為保公平,當地的税收減免數額會較高。而在『紅州』(傾向支持共和黨的州份),税率低,可免税的數額也就低一點。但在特朗普的州税和地方税減免規定(也稱為SALT上限)之下,在包括馬里蘭州在內的藍州,可免税數額降低了,很多人要繳的税就相應增加了。這是在懲罰藍州,獎賞紅州。」

「這是美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情況,把一些選民的財富直接轉移到另一群選民那裏。」

「我太太來自丹麥,是一名空姐。她自願無薪休假(furlough)已經快六個月了。政府為各大航空公司提供了經濟紓困,確保員工們在10月前能保住工作。她本來可以繼續上班的,但我們決定:『不了,留在家裏吧,現在太多未知數了』。前陣子,她每個星期可以拿600美金的失業補助,現在補助也結束了。航空公司即將正式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期。我太太剛進入公司不久,作為初級員工,她肯定會被要求休假。幸好她今年1月成為了美國公民,不然以移民局現在的情況,她會遇到更多難關。」

「她最近說,不如我們飛到丹麥去吧,她很想念家人。但權衡利弊之後,我反對這個提議,機場似乎是一個危險地帶。如果我們沒有小孩,我們會更願意多冒一些風險,比如說,去當總統大選的民調志願者,不過現在我無法冒這樣的險。」

「民主黨的黨代會,我只看了一點片段。我不是一個搖擺選民,我不需要被說服。任何一個民主黨人都會比特朗普敞亮得多。這根本不是個問題。任何不是特朗普的人都會好得多。」

「我看到了有那麼多人反對口罩,那麼多人想要去餐廳吃飯,那麼多人無法想想自己以外的人。這真的很讓人沮喪,不僅僅是關於民主的未來,還關乎我要怎麼跟鄰居來往。」

插畫:Rosa Lee

「今天我去了農業機械拍賣會。農民日子不好過了,就會賣點他們的農具。」

——Jonathan Miller, 肯塔基州島嶼市,農民,共和黨人

「我住在肯塔基州的麥克林郡,我們家世代農民,我種植大豆和玉米,我有兩個孩子。」

「我是共和黨人,有生以來都投票給共和黨。我周圍80%至85%的居民都是共和黨人。」

「因為中美貿易戰,因為農產品關税,我損失了很多錢。2018年,中國人去南美洲購買大豆了。2019年,美國大豆的價格下跌了很多。2020年,雖然簽訂了貿易協議,但大豆還是有27.5%的關税……我覺得我們的共和黨應該做的再好一點。」

「我有2500英畝的土地。這麼多年來,我都是一半種大豆,一半種玉米。今年,我只種了300英畝大豆,原本種大豆的地,我拿了400英畝出來改種軟紅冬麥,另外,我留出1100英畝做大豆和玉米的輪轉地(即在這塊土地上輪流種不同的作物)。」

「今天我去了麥克林郡的農業機械拍賣會。農民日子不好過了,就會賣掉他們的農具,換成現金,退休。」

「我們指望着他。如果特朗普今年大選輸了,貿易談判不繼續談了,大多數人都會很難過的。」

「這幾年我很焦慮中美關係,香港的事、中美兩個國家關閉領事館的事,我都知道。我覺得這些事像是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然後就從山坡上一路滾下去了。」

「你發給我的首都華盛頓的照片真美啊,我很多年沒有到那裏去了。我希望今年或者明年能有機會。」

「我最推崇里根的一句話:國際經濟的擴張不是外敵入侵;而是美國的勝利,是我們努力實現的勝利,也是我們對和平與繁榮的自由世界的願景的核心。(The expanse of the international economy is not a foreign invasion; it is an American triumph, one we worked hard to achieve, and something central to our vision of a peaceful and prosperous world of freedom.)」

「我真希望今天我們能有一個聽起來像這樣的共和黨。」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特朗普如何改變了你的四年? 2020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