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評論

沙青青:日本換相,但安倍時代並不謝幕

菅義偉能夠接任,正是由於其缺乏真正的政治實力。


2020年9月16日日本東京,自民黨總裁菅義偉(Hoshihide Suga)在眾議院舉行的特別會議上當選為日本首相後受到一陣掌聲。 攝:Kiyoshi Ot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9月16日日本東京,自民黨總裁菅義偉(Hoshihide Suga)在眾議院舉行的特別會議上當選為日本首相後受到一陣掌聲。 攝:Kiyoshi Ot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4月1日中午,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菅義偉舉着寫有「令和」二字的名牌,向外界正式披露了日本的新年號。

這副歷史畫面讓日本人聯想起1989年同為官房長官舉起「平成」名牌的小淵惠三。小淵惠三當時因此被稱為「平成大叔」。而與之類似,形象木訥無趣的菅義偉很快就有了「令和大叔」的新外號。既然被叫做「令和大叔」,菅義偉是否有可能追隨「平成大叔」小淵惠三的足跡也一躍成為首相?

正是自那時起,有關菅義偉可能進入「後安倍時代」接班梯隊的傳聞多了起來。然而,很少有人會料到,一年多以後,「令和大叔」會以如今這種充滿戲劇性的方式成為日本第99任首相。

較之後安倍時代的潛在競爭者,菅義偉可能是最沒有特色和魅力的一位。「循規蹈矩」、「面無表情」都是他的標籤。從2006年安倍第一次擔任首相開始,這位標榜「無派系」的自民黨老將便一直站在安倍晉三身後默默支持,陪伴其度過了第一次下台和自民黨丟掉政權的「灰暗時光」,也因此深獲信任。

深藏不露的企圖心

與出身政治豪門的安倍晉三相比,菅義偉無疑是一個徹底的反面:來自秋田縣的普通農戶,獨自上京打拼,白手起家數十年才有了主流政治家的身份。安倍晉三第一次當選眾議員時不到40歲,菅義偉第一次當選時則已經47歲。共同社稱其為「日本歷史上罕見的既沒有派系、也非世襲的自民黨首相」,以至於讓人聯想起當年只有小學學歷的「庶民首相」田中角榮的傳奇經歷。

第二次安倍內閣開始後,菅義偉一直低調而敬業地扮演着官房長官的角色。《讀賣新聞》前政治部部長、編輯局副局長橋本五郎稱其為「鞏固安倍長期政權的最大功臣」,甚至認為他堪比史上影響力最大的官房長官後藤田正晴。

不同於自民黨內世襲的精英政治家,菅義偉很少表現出自己對首相寶座的企圖心,似乎甘願扮演安倍政權的幕後英雄。在有了「令和大叔」的外號後,民眾對他的熟悉度也陡然增高,而此時,菅義偉本人才開始被外界視為可能的接班人之一。然而,菅義偉卻也對自己親近的支持者說過這麼一句話:「我現在常被叫做『kan』,但將來我要讓他們叫我『suga』」。(菅義偉與民主黨前首相菅直人的姓都是漢字「菅」,但讀法不同,後者讀作「kan」,前者讀作「suga」)。

2020年9月14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日本新任首相菅義偉獻花。

2020年9月14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日本新任首相菅義偉獻花。攝:Eugene Hoshiko/Pool/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下台不謝幕」

2020年8月28日,剛創下任期記錄的安倍晉三正式宣布因身體健康原因將主動辭去首相職務。2020年原本是安倍自己謀劃中的「獻禮年」:春季迎接中國領導人正式訪日、夏天成功舉辦奧運、秋冬則借「奧運景氣」拉抬民意支持並伺機推動修憲。然而,由於突如其來的疫情,上述種種設想悉數化為泡影。疫情反覆、經濟不振以及前途未卜的奧運會讓其內閣支持率近半年來一蹶不振,而圍繞安倍本人身體健康的各類傳聞自6月底就已從永田町蔓延向日本全國。

一個多月後,安倍晉三似乎如同2006年一樣由於潰瘍性大腸炎病情惡化不得不宣布辭職。然而,相較於2006年的狼狽退場,2020年安倍的下台雖略顯意外,但實則從容許多,整個辭職過程的背後甚至隱含着相當多政治伏筆,稱之為「機關算盡」亦不為過。

首先,安倍在宣布辭職後並沒有立即交權讓副首相代理其職務。由此可見,儘管病情加劇,但安倍還遠沒有惡化到難以為繼、隨時有可能倒下的地步。安倍可能是出於長期健康考慮,主動選擇暫時「急流勇退」。而之所以選擇在8月28日宣布辭意,也應該是精心計算後的結果。因為7月時,他已對外預告9月將進行內閣改組,因此必須在既定改組前先明確安倍本人的去留。8月28日是8月最後一個週五,這天宣布,能給外界一個週末的時間來「消化」。

與2006年突然辭職時所帶來的震驚不同,安倍本人這次已經給外界打了兩三個星期的「預防針」。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安排他的政治盟友、自民黨税調會長甘利明在電視節目上公開表達對首相健康的擔憂。節目播出兩三天後,安倍晉三就去慶應大學附屬醫院做了長達半天的詳細體檢。有了上述這些鋪墊,外界對其可能因健康問題辭職已有心理準備,而安倍本人也因此可以更從容地為「後安倍時代」的政治謀劃布局。

第二,在2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安倍明確表示卸任首相後並不會辭去眾議員,將繼續「協助推動國政」。換言之,安倍會在未來雖下台但不謝幕。在之後半個月自民黨總裁選舉過程中,安倍的影響力可謂無處不在。他的長期政治盟友、幹事長二階俊博全權負責總裁選舉組織和規則制定。這在事實上保證了其關於接班人的設想和意圖,能夠通過黨的機器予以貫徹。

對安倍來說,最理想的接班人自然是應該最大程度上繼承他的政策。對安倍的政治盟友們來說,最理想的接班人最好是一個可控、可預期、自身實力有限的協調型政治人物。

在相位的潛在競爭者中,石破茂和岸田文雄本是最有聲望的兩位。後者儘管不是最佳選擇,但安倍及黨內主要派閥尚可接受,然而其最大問題是在一對一對決中並沒有戰勝石破茂的把握。在疫情期間,作為政調會長的岸田文雄非但未能獲得政治加成,反因為圍繞紓困補助的黨政協商紕漏不斷而失分,民意支持率長期低迷。

至於石破茂,則長期作為自民黨內的非主流派,是安倍本人的政敵。他雖在地方基層和民間擁有較高聲望,但卻為黨內主流派閥所不容。在這種形勢下,聯合二階俊博、說服包括麻生太郎在內的主流派閥一致支持菅義偉,便成了安倍順理成章的政治選擇。為了避免出現意外,在二階俊博主導下,以防疫為理由,這次總裁選舉只有議員和地方黨代表才能投票,而沒有安排全體黨員投票。這在事實上進一步消解了石破茂的基層人氣優勢。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安倍在確定選擇菅義偉接班前,其實也對他敲打一番。疫情在日本蔓延之初,安倍並沒有把疫情應對和編制《特措法》的任務交給菅義偉,而是給了與自己同為細田派的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西村康稔。一般而言,本就肩負各省廳協調工作的官房長官才是最適合擔任此工作的人選。事實上,在之前處理熊本地震、洪水等災情時,也都是由菅義偉出面協調負責。當時永田町就有傳言稱,安倍與菅義偉因為接班問題發生矛盾,刻意讓其淪為了抗疫工作的「局外人」,減少其在公眾面前的曝光度。在經過這番風波後,安倍和黨內大佬雖然最終還是選擇支持菅義偉,但菅義偉本人也應該清楚認識自己未來首相生涯的準確定位——只能是平穩繼承安倍時代的種種。

安倍時代的延續

從菅義偉內閣名單以及自民黨內安排來看,不難想像新一屆內閣將最大程度上繼承、延續安倍晉三時代的政策。

在自民黨內,一手導演總裁選舉有功的二階俊博會繼續擔任幹事長,而他已經刷新了自民黨幹事長的任職記錄,成為有史以來任職時間最長的自民黨幹事長。與二階同樣高齡的麻生太郎則繼續擔任副首相兼財務大臣。在安倍宣布辭職之初,麻生側近的嫡系議員曾對外放風稱事先也不知道安倍的決定。麻生最擔心的事情可能是向來覬覦總理寶座的河野太郎參選自民黨總裁,如此一來就可能造成麻生派分裂。最終,由於二階俊博合縱連橫以及安倍本人的意志,菅義偉率先參選,這才打消了河野的念頭。通過支持菅義偉,麻生進一步穩固了自己在黨內的話語權。對他而言,如果只是換了總理,其他權力格局一切照舊,那自然是可以接受的。何況這位新總理的政治根基本就遠遜於安倍。

「安倍家族」的核心人物、原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則轉任官房長官,這意味着安倍最倚重的親信將能夠把握內閣府的議程,安倍的影響力在內閣府仍將存續。此外,本就出任過內閣人事局的第一任局長加藤勝信重返內閣府,預示着菅義偉內閣還會繼續加強對官僚系統的強力統御。安倍時代「官邸政治」之所以能如此強勢,菅義偉在幕後就「貢獻」頗多。例如2014年為了強推「家鄉納税制度」,他就曾直接左遷反對自己政策的總務省高級官僚。2016年,又撤換過不聽話的農林水產省次官。就在今年安倍宣布辭職前,菅義偉剛把自己的兩位秘書官安排到了財務省主計局局長和外務省北美局局長的要職上。根據永田町流傳的說法,菅義偉曾志得意滿地說過:「如此一來就沒有官僚敢不聽話了」。

9月14日當選總裁後,菅義偉在發表勝選講話時明確表示:「面對疫情蔓延的國難,政治上不能出現空白。為了國民生活安穩,就必須繼承安倍首相之前推進的政策並使之為自己的使命」。由此可見,在延續政權運營策略的前提下,菅義偉在內政尤其是經濟政策上,勢必還會繼續高舉「安倍經濟學」的大旗,至少在政權之初不會放下——儘管,眼下的「安倍經濟學」也只剩日本銀行主導的量化寬鬆政策還在發揮作用。

除了繼續駕馭官僚和繼承「安倍經濟學」外,新內閣還把防衞大臣位置交給了安倍晉三的親弟弟岸信夫。從資歷上來看,岸信夫此前只擔任過副大臣,卻直接被拔擢至防衞大臣的位置上,無疑是象徵安倍本人的安保政策和修憲理念會繼續貫徹下去。在安倍任內,岸信夫作為其私人特使,時常肩負首相官邸的秘密要務聯絡各方。就在正式卸任5天前,安倍晉三還就安保政策發表了最新看法,提出為了加強導彈防禦能力應考慮提升「對敵基地的攻擊能力」。岸信夫擔任防衞大臣,似乎正是在呼應安倍的這番言論,對外宣示新政府將亦步亦趨地執行安倍既定的防衞方針。而這個名義上圍繞「導彈防禦」推動的「積極防禦政策」,實質上是為了突破和平憲法而進行的一次火力偵察。一旦化為現實,不僅所謂專守防衞的國策將被實質放棄,修憲的緊迫性和必要性也會隨之得以加強,這也恰恰是安倍的目標。菅義偉新內閣對岸信夫的人事安排,便是在為實現此目標保駕護航。

2020年9月16日東京,日本首相菅義偉帶領他的內閣在日本東京的首相官邸合照。

2020年9月16日東京,日本首相菅義偉帶領他的內閣在日本東京的首相官邸合照。攝:Issei Kato/Pool via Getty Images

新首相僅是過渡?

在菅義偉正式當選自民黨總裁後,安倍晉三稱讚其是「最適合令和時代的新總裁」,呼籲「在在新總裁的帶領下戰勝疫情」。2020年9月16日,菅義偉內閣正式「發足」,但這個新政權究竟能維繫多久呢?

本屆日本眾議院按計劃將在明年秋天到期並迎來總選舉,菅義偉馬上就要面臨「是否提前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的政治抉擇。從歷史上來看,新內閣組建之初,總是其民意支持的最高點,此時進行選舉對執政黨較為有利,但目前日本尚在疫情蔓延時,民意的變數自然增加不少。另一方面,立憲民主黨剛勉強完成整合,正式成為最大在野黨,「野黨共鬥」規劃正徐徐推進。

根據日本媒體透露的消息,繼續出任副首相的麻生太郎對提前大選卻持積極態度,認為新政權只有經過民意檢驗才更有合法性。作為麻生太郎派系一員的河野太郎在9月9日的某場演說中甚至直白表示:「在11月美國大選之前,日本民眾可能會選出第100任總理」。在過往,安倍晉三非常善於發動「突襲式」的提前解散,尤其是在在野黨力量尚未完成整合之際,而菅義偉是會成功複製還是會出師不利,尚有待觀察。

在剝離「寒門奮鬥」的勵志故事後,無派系無淵源的菅義偉之所以能夠坐在總理寶座上,某種程度上正是由於其缺乏真正的政治實力。他的政治亮點完全是在反射安倍晉三的光芒。在「眾望所歸」候選人缺位的情況下,由一位全面繼承安倍時代政策的人物來充當過渡角色,無疑是包括安倍本人在內的自民黨內各大實力派均可接受的結果。正因為這一特殊緣由,菅義偉才能獲得黨內最大的細田派、麻生派、二階派以及石原派的一致支持。在這段長則一年、短則數月的過渡期內,各派人馬可以圍繞之後的權力布局展開新一輪博弈和利益交換,而不用擔心新首相在任內會自成一股獨立勢力進而形成另一個長期政權。

9月16日,正式卸職前,安倍晉三再次強調:「今後將作為一名議員,支持菅義偉內閣」,卻又在暗示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步好轉,康復是可預期的。

畢竟他今年才66歲,比起菅義偉還要年輕5歲。

(沙青青,現居上海,歷史學出身,長期關注近現代日本社會演進。著有《暴走軍國:近代日本的戰爭記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