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前浪與後浪,鐮刀與韭菜

所謂的「韭菜」就是指這種個體,自己的權益受損,但是不長記性,割了還會長,一茬一茬,被割無窮盡也。


Bilibili發布網絡影片《後浪》。 圖:影片截圖
Bilibili發布網絡影片《後浪》。 圖:影片截圖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的「讀者來函」欄目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一個人如果極力宣揚他自己都不信的東西,那他就是做好了幹任何壞事的準備。

托馬斯·潘恩

恰逢五四青年節,B站一個視頻火爆全網,刷爆朋友圈,成為流量熱點。該視頻是北京人藝的何冰站在過來人(前浪)的角度對年輕人(後浪)極盡讚美之能事。基本上就是一些煽情文字的堆砌,而邏輯上不是很通順。不知道YouTube上會不會出一段視頻,由成年人來告訴年輕人,你有什麼樣的權利。

關於這個事情,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角度來解讀。我們也試着給出一種不同角度的解讀。

一種說法是,Bilibili(B站)作為隨着動漫亞文化流行成長起來的視頻網站。受眾群體主要是80後,90後。B站2018年上市,2019年的主題是「破圈」,就是從原來的動漫遊戲亞文化,擴向直播,電商培訓等多個領域,向着更加綜合內容方面發展業務。今天的這個題目「破浪」,也許是為了繼續破圈。從而表現出了一種迎合青少年消費文化的姿態。營銷的人認為這樣一種目光短淺,只圖眼前,不問世事的消費主義價值觀正是該網站未來要爭取的方向。那麼廣大青少年是否對這樣一套營銷的價值觀買賬呢?

要知道,歷朝歷代,對十幾二十歲處於青春萌動期的青年人都頗為頭疼。青年人的荷爾蒙無處釋放,就會化為社會不安定因素,因為個人的不如意轉化為對社會的不滿,小則稱為區域性熱點事件,大了就變成大規模群體性事件,無論對社會穩定,還是政府的外部形象,都構成了很嚴重的威脅。

回顧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當局覺得青年人是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所以鼓勵他們要關心國家大事。當時信息閉塞,所謂的關心國家大事,消息來源無非就是兩報一刊。處於共產主義烏托邦宗教狂熱狀態下的部分鄙國青年人,意氣風發,以改變世界,拯救天下三分之二受苦受難的人為接任,以敢闖敢幹著稱。毛一直說年輕人是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對控制青年學生是很有把握的事。

1966年春天,他們揣摩上意,成立了叫做「紅衞兵」的中學生激進組織,其主要構成,是根正苗紅的高幹子弟。以為有人撐腰,從而在1966年號稱紅八月的歲月中,抄家,打老師,破四舊,屠殺黑五類等等,釀成了重重血案。由於紅衞兵組織的暴力血腥的激進行為,跟毛發動底層群眾起來造官僚集團的反的初衷不符。激進組織紅衞兵後來則組成聯動(首都中學紅衞兵聯合行動委員會),反對中央文革,很快不能被毛容忍,被打壓下去。這些人被打下去的時候說,老子過二三十年還會回來。而統治者也看到了在城市遊蕩的大量閒散無業年輕人,是對社會穩定的威脅,於是發動了上山下鄉運動,號召知識青年下鄉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大批青年學生下鄉插隊去了。有大量的文學作品反應這個時期,比如王小波的《黃金時代》(又名王二風流史)。

改革開放以後,青年學生還是一直站在歷史的前沿。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幾次學潮,大專院校的學生都走在隊伍的最前面。所以政府非常頭疼學生的思想變化,和行動力。於是89風波平息之後,政府說過去的一二十年,最失敗的是教育。意思就是說,洗腦的力度不夠。於是就開始從小學生開始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用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的觀念灌輸給學校的學生。不過同過去五六十年代不同,這個時期政府已經不再希望青年學生關心社會和政治,而是希望學生更關心自己的生活和娛樂,少給政府添亂。

Bilibili發布網絡影片《後浪》。
Bilibili發布網絡影片《後浪》。圖:影片截圖

不過九十年代初的時候,國門打開不久,大量的港台以及歐美的影視和歌曲進入內地,所以青年學生的業餘文化生活一點也不會單調無聊。那個時候學生門看了大量港片,以及歐美票房影片,像《英雄本色》,《終結者》,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等。再比如1998年電影《鐵達尼號》在內地上映的時候,由於受到了最高領導人的首肯,Rose漏點的鏡頭都能夠一刀未剪的在內地上映。10多年之後,3D版在內地上映的時候,相關鏡頭則被剪掉。

九十年代末開始,互聯網興起,QQ,MSN等即時通信軟件開始流行,在大陸高校則流行BBS。google等搜索引擎的出現,為信息快速傳播提供了便利。但是很快當政者發現,如果信息能能夠快速自由傳播,對統治造成了就潛在的威脅。於是在2002年9月,在百度的慫恿下,有關部門封鎖了谷歌網站一個星期。這可謂是牛刀小試。谷歌在一個星期後恢復訪問,但是人們發現,以前能用的一個功能「網頁快照」不再可以使用了。這次事件可以看成是防火牆先練練手。

2009年新疆75事件發生以後,當局先後封鎖了臉書和推特,至今也未解封。2010年前後中國大陸的互聯網逐漸有了微博和微信,在一個由當局全面掌控的網絡環境下,人民可以共享交流當局認為不敏感的信息。相比於微博,微信更加封閉,微信朋友圈的文章,網絡引擎搜索不到,微信可以說刪就刪,網絡上完全不留痕跡。而微信上的各路自媒體,深諳生存之道,不會去觸碰政治紅線,而主要靠聳人聽聞的標題,和粗製濫造的內容去吸引點擊。在流量為王的時代,點擊就是金錢。大量劣質信息充斥微信中文信息圈。而很多人的主要信息來源卻主要是微信,微博。就導致獲取的信息非常片面和偏激,並堅信祖國是最好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排名網站Alexa排名前十的網站中,谷歌,臉書,youtube,維基百科和推特都不能訪問。所以不習慣翻牆的人,只能習慣於在惡劣的輿論環境中獲取信息。這大概就是視頻中所說的這一代所擁有的「選擇的權利」。相比過去,選擇的餘地確實多了,但是所得到的東西的質量卻並不見得就比平面媒體時代要好到哪裏。

「真理部不僅要滿足黨的五花八門的需要,而且也要全部另搞一套低級的東西供無產階級享用,因此另設一系列不同的部門,負責無產階級文學、戲劇、音樂我一般的娛樂,出版除了體育運動、兇殺犯罪、天文星象以外沒有任何其他內容的無聊報紙,廉價的刺激小說,色情電影,靡靡之音,後者這種歌曲完全是用一種叫做譜曲器的特殊機器用機械的方法譜寫出來的。甚至有一科 — — 新話叫色科 — — 專門負責生產最低級的色情文學。

節選自: 喬治·奧威爾《1984》

政治寓言小說《1984》中描述,真理部會專門生產低俗弱智的東西拱廣大無產階級消費。在當今這樣一個以湖南衞視等衞視為代表的娛樂至死的年代,除了電視,平媒,網媒上充斥着大量無聊八卦,粉圈,養生,毒雞湯之類的沒有多少營養的信息外,就是以環球時報,共青團微博,觀察者網等為代表的宣揚國家主義的,培養戰狼小粉紅的民族主義打雞血媒體。好像祖國已經無比強大,「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是他們的口號。以為真的像吳京電影裏說的那樣,無論走到哪裏都不要忘了自己身後有個強大的祖國。所謂的NMSLese。但是真要是在國外因為新冠疫情滯留當地,無法回國的話,看看強大的祖國管不管你。前一天還在微博上為五星紅旗感動,後一天家裏房子就被強拆投訴無門。所謂的「韭菜」就是指這種個體,自己的權益受損,但是不長記性,割了還會長,一茬一茬,被割無窮盡也。

正是因為有天天吸收網絡「正能量」的大量小粉紅的存在,「後浪」視頻推出後,也有很多年青一代覺得很受用這種宏大敘事,覺得真有人把自己當回事。但是有另外一些人覺得,現在的選擇確實比以前多了,但是這種選擇的空間也在一天天的縮小。前浪討好後浪,只是為了告訴後浪,你們是最好的一屆韭菜,不需要獨立思考,只需要玩微信抖音娛樂至死,共青團號召帝吧出征,網絡紅衞兵就可以指哪兒打哪兒。所以韭菜們,請按前浪指定的正確姿勢生長。

讀者來函 Bilibili 後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