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全球疫情觀察

【持續更新】非盟計畫超大規模檢測;非洲國家後續回應廣州事件

跟隨病毒向亞非地帶蔓延的,還有各種爭論、政治衝突,與赤裸的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


2020年4月18日,廣州大沙頭三馬路,一名行走在沿街店鋪旁的非裔居民。 攝影:禤灿雄
2020年4月18日,廣州大沙頭三馬路,一名行走在沿街店鋪旁的非裔居民。 攝影:禤灿雄

本篇報導將持續更新,提供亞非地帶疫情、政治、經濟、社會更新匯總報導。

4月24日更新:非洲聯盟發起新計畫擴大檢測人數

根據非洲疾控中心數據,截至當地時間 4月23日早,全非洲官方統計的確診2019冠狀病毒數為25937例,共錄得因疫死亡1242例。

在各個非洲國家中,確診病例數較多的有南非(3300,死亡58)、阿爾及利亞(2910,死亡402)、埃及(3659,死亡276)、摩洛哥(3446,死亡149)、突尼西亞(909,死亡38)吉布提(吉布地,974,死亡2)、坦桑尼亞(坦尚尼亞,284,死亡8)、喀麥隆(1163,死亡43)、科特迪瓦(象牙海岸,952,死亡14)、加納(迦納,1154,死亡9)、尼日爾(尼日,662,死亡22)、尼日利亞(奈及利亞,873,死亡28)

非洲聯盟與非洲疾控中心共同合作,發起新計畫「加速冠狀病毒檢測項目:跟蹤、測試、追蹤」(PACT)。計畫旨在加強整個非洲測試病毒的能力,特別是檢測能力低弱的國家。在未來六個月內,將有六千萬人受益,接受2019冠狀病毒檢測。

這項計畫內容包括與世界糧食計劃署及埃塞爾比亞(衣索比亞)航空公司合作,在非洲建立倉儲與配送中心。此模式已經成功分發由埃國總理阿比(Abiy Ahmed)、馬雲基金會和阿里巴巴基金會三方共同承諾對抗2019冠狀病毒所捐贈的醫療物資與捐款。在此基礎上,項目將統籌採購所需醫療物資,以利日後在整個非洲大陸分發,在十週內對100萬名非洲人進行病毒檢測。除此之外,還計畫支援部署一百萬名社區醫療工作者,密切追蹤接觸者。

4月24日更新:廣州事件後續,有國家安排撤僑,有國家呼籲居民留在當地

中國加強對外國公民的病毒檢測行動,有旅居廣州的非洲人因此遭受不友善對待,引起了主流媒體報導和官方單位的注意。

非洲聯盟駐美國大使 Arikana Chihombori-Quao 博士透過視頻,呼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基於中非友好關係提供協助,停止一切針對非洲人的不友善行為。尼日利亞、加納、肯雅(肯亞)、烏干達等非洲國家皆向中國外交單位表達立場,譴責針對非洲人的歧視和不人道行為,要求立即採取行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4月12日發表的聲明中說:「我們拒絕差別待遇,對歧視零容忍」。

有不少居於廣州的非洲人向自己的國家領導和駐北京使館請求協助,例如安排撤僑班機協助海外僑胞返回。

肯亞政府要求提出撤僑請求的在中國肯亞公民,自行負擔相關費用,並且證明自己沒有得到冠狀病毒,返國後需進行兩週隔離。

尼日利亞聯邦政府將在下週一開始進行撤僑計劃。根據當地媒體《民族報》報導,撤僑公民來自全球75個國家,中國也在其中,人數為229;其中人數最多的是英國,共466人。尼日利亞外交部長奧涅亞馬(Geoffrey Onyeama)向尼日利亞聯邦政府進行每日匯報時說,首批撤僑計劃將帶回兩百名滯留海外的公民,回國後住進隔離中心進行兩週隔離。

烏干達外交部於廣州事件後舉行記者會,外交部長庫特薩(Sam K. Kutesa) 表示烏干達政府與中國政府共同努力解決烏干達人在中國的困境。協助內容包括提供住宿、財務援助、確保無驅逐合法租屋事件再次發生、確保歧視事件不再發生。烏干達政府的立場是,目前在海外的烏干達人應該留在當地,並且嚴格遵守當地政府執行的衛生與行政措施。

4月20日更新:非洲確診人數突破兩萬,G20同意暫停貧窮國家債務

根據非洲疾控中心數據,截至當地時間 4月19日晚,全非洲官方統計的2019冠狀病毒確診人數為22275例,共錄得因疫死亡1119例。

在各個非洲國家中,確診病例數較多的有南非(3158,死亡54)、阿爾及利亞(2629,死亡375)、埃及(3144,死亡239)、摩洛哥(2855,死亡141)、吉布提(吉布地,846,死亡2)、喀麥隆(1016,死亡42)、布吉納法索(576,死亡36)、科特迪瓦(象牙海岸,847,死亡9)、加納(迦納,1042,死亡9)、尼日利亞(奈及利亞,627,死亡21)、

值得注意的是,位於非洲之角、面臨紅海的吉布提,總人口約98萬。單位人口的確診人口數頗高。

吉布提的地理位置重要,許多國家,包括美國、中國、日本等,皆在此設立軍事基地。

吉布提總統古勒(Ismail Omar Guelleh)於本週二宣布成立《COVID-19 緊急與團結基金》,這筆基金將用來患者護理以及購買對抗冠狀病毒之相關醫療用品。由國家挹注首筆資金,金額為十億吉布提法郎(DJF)(約為港幣4300萬)。

2019冠狀病毒疫情將沈重打擊非洲經濟。世界銀行月初發布報告稱,撒哈拉以南國家將面臨25年來首度經濟衰退。

路透社報導,G20 同意最貧窮國家自5月1日開始直至年底,暫停償還債務,包含本金與利息。受益對象為聯合國定義最不發達,並曾向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國際開發協會(IDA)等借貸的國家。

聯合國定義的最不發達國家名單中共有47個國家,其中32個為非洲國家。

2020年4月13日,俄羅斯莫斯科新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由於需求下降,鮮花店的員工銷毀未能售出的鮮花。
2020年4月13日,俄羅斯莫斯科新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由於需求下降,鮮花店的員工銷毀未能售出的鮮花。攝:Olga Maltseva/AFP via Getty Images

4月20日更新:俄大規模檢測,單日新增6000例,跨國勞工處境艱難

俄羅斯的2019冠狀病毒官方確診病例快速增長,根據俄防疫指揮部數據,4月19日俄全境病例增長6060例,總計達42853例,病亡人數達到361人,其中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共有28987例病例和225例死亡。按照目前增長率,俄羅斯的病例數每五天即可翻倍。

此外,俄羅斯向中國輸出的病例數也繼續增長,根據黑龍江、內蒙古、上海、山西四地衞健委發布的疫情信息整合,截止4月19日,俄羅斯向中國輸出的病例至少已有569例。

但俄當局也強調了樂觀跡象。4月19日,防疫指揮部指出,莫斯科病例數的迅速增長與檢測數量以及技術提高有關,因此莫斯科病例數中的無症狀感染者比例已經從一週前的40%提高到目前的60%。莫斯科國立第一醫科大學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亞歷山大·盧卡舍夫(Alexander Lukashev)則認為,俄羅斯目前較低的病死率(0.8%)也與檢測大量鋪開有關。4月19日是包括俄羅斯正教會在內的諸多東正教會仍在使用的儒略曆的復活節,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復活節電視致辭中樂觀地表示,目前情況「完全可控」。據塔斯社報導,總統發言人認為下週能迎來增長拐點的「最初跡象」。

在疫情惡化和經濟衰退的雙重打擊下,原本就身處俄羅斯社會底層的外國勞工處境越發艱難。4月15日的《新報》刊發了長篇報導,講述疫情下外勞遭受的經濟困窘和來自執法機構的歧視。勞工群體中出現聚集性感染的案例也開始浮現。

同樣根據《新報》消息,俄最大獨立天然氣生產商諾瓦泰克(Novatek)位於摩爾曼斯克州的大噸位海洋設施建造地,至少有206名工人感染,而這個工地上共有千名左右來自俄羅斯、白俄羅斯和土耳其的工人。此外,根據聖彼得堡地方媒體報紙網的報導,在列寧格勒州的一所專供外勞居住的旅社中,共有至少123人感染病毒,地方當局已在旅社外搭起帳篷醫院收治輕症病人。在該報導配發的現場圖片顯示,旅社門口的通告是俄語和烏茲別克語雙語。

此外,歸國華商大量感染的消息引起了俄羅斯當局的重視。根據俄消費者權益監督局網站通告,當局對華商集中的莫斯科幾家市場的賓館與宿舍展開突擊檢查,查獲了855名非法居住的中國與越南公民,但並未在其中發現 Covid-19 病毒感染者。儘管如此,俄杜馬(下議院)議員、前國家首席健保醫師根納季·奧尼先科(Gennady Onishchenko)仍在接受《議會報》採訪時,主張非法居住的中國公民是對俄羅斯防疫的威脅,要求將他們儘快驅逐。


印尼的疫情數字到底有多準確,誰在控制關於疫情的輿論?

非洲的普通人如何面對洶湧的疫情?

在馬來西亞,升級的瘟疫打斷了政變

上億名印度移民工,如何在封鎖中糾結回家路?

非洲國家的發展道路如何影響了譚德塞的政治判斷?

新加坡的防疫背後,是全城人的焦慮心態。

病毒會催生製造業向中國之外轉移嗎?

從印尼東端的巴布亞,到非洲西極的拉各斯,2019冠狀病毒的疫情,隨商貿往來與人員流動,在「一帶一路」範圍內的原「第三世界」中流動。這個區域中混合了發達的、發展中的和極為欠發達的國家與地區,既是未來全球防疫最不確定的一環,也將成為對抗疾病的大局下地緣政治繼續滲入與爭搶的對象。《端傳媒》將持續更新這一「帶路」區域的最新疫情消息,同時,也將為讀者陸續推出更多全球疫情報導與深度分析。

日本疫情信息正在持續更新中。

4月16日更新:印度確診過萬,農民遭受巨大損失,政府計劃推行手機「健康碼」

自3月29日印度官方確診2019冠狀病毒的病例數超過1000之後,確診數據便一路飆升。截至當地時間4月16日早上8時,據印度衞生與家庭福利部的數據,全印確診病例數已經達到12380例,死亡414例。但從4月14日開始,每日新增確診人數已經開始下降。

2020年3月28日,印度政府實施的全國封鎖期間,清奈檢查站一位警察戴著以冠狀病毒為主題的頭盔,與騎著電單車的一家人交談。
2020年3月28日,印度政府實施的全國封鎖期間,清奈檢查站一位警察戴著以冠狀病毒為主題的頭盔,與騎著電單車的一家人交談。攝:Arun Sankar/AFP via Getty Images

4月14日,印度總理莫迪宣布,將先前3月24日宣布的全國封鎖將延續到5月3日。期間公共交通將繼續停運,4月20日之後,確診案例較少的地區可以逐步放鬆封鎖。此外,農業及相關活動將不收到封鎖限制,物流運輸、市場收購等也會解封。

但儘管政府宣布農業不受限制,印度農民卻切實收到了疫情影響。住在距離班加羅爾35公里的Nagarenahalli村的農民賈加迪什(Jagadeesh)告訴端傳媒記者,大型果蔬市場仍然關閉,他種植的西紅柿、馬鈴薯、豆和番石榴等果蔬銷路不暢,如他去年投資30萬盧比(約港幣3.05萬元)的西紅柿已全部成熟,但只能以不到去年一半的價格賣到本地市場。

印度一半以上的勞動力從事農業,它是世界上第二大果蔬生產國。4月到6月正好是農忙期,也是水果生產的旺季。自1997年以來,約有20萬印度農民自殺,原因大多是貧困、債務、收成不佳等。封城之後,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和卡納塔克邦(Karnataka)已經出現了農民自殺。

印度農業研究協會正在評估封鎖對農業造成的影響,目前結果尚未公布。印度政府稱,目前國庫裏儲有足量的糧食。

為控制疫情,印度政府正計劃普及印度版本的「健康碼」(e-pass)系統,用以定位人際接觸,監控和阻遏疫情。

這一健康碼系統將建基於印度政府正大力推廣的COVID19防疫APP「健康橋」(Aarogya Setu)上。據印度科技新聞網站LiveMint報導,這款由印度政府國家信息中心(National Informatics Centre)推出的APP僅僅上線13天,就已經達到了5000萬下載量。民眾下載後需要登記個人健康信息登陸,通過APP獲得可以最新的官方防疫消息和身邊的疫情警告。

《印度快報》報導,「健康橋」APP可以通過藍牙和定位信息識別民眾是否接觸了確診病例,從而生成電子健康碼,作為通行證使用。但諮詢安全專家則警告稱這一計劃可能帶來隱私泄露的危險。

4月15日更新:非洲多場內戰因防疫宣布暫時停火

根據非洲疾控中心數據,截至當地時間 4月14日晚,全非洲官方統計確診2019冠狀病毒感染15249例,共錄得因疫死亡816例。

在各個非洲國家中,確診病例數較多的有南非(2272,死亡27)、阿爾及利亞(1914,死亡293)、埃及(2190,死亡164)、摩洛哥(1763,死亡126)、喀麥隆(820,死亡12)、布吉納法索(515,死亡28)、科特迪瓦(象牙海岸,626,死亡6)、加納(迦納,566,死亡8)、尼日利亞(奈及利亞,548,死亡13)、肯雅(肯亞,208,死亡9)

隨著冠狀病毒在非洲各國大流行,喀麥隆、尼日利亞和安哥拉三國的分離主義武裝宣布「基於人道主義」暫時停火。

南方喀麥隆國防軍(SOCADEF)聲明自2020年4月12日開始和政府軍停火,至4月26日結束。同時,組織總司令阿加旺克博士(Ebenzer Akwanga)表示希望延長時間這個決定,能讓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將在喀麥隆南部的戰爭定為非國際性武裝衝突(NIAC)。

尼日利亞東南地區分離主義者所組成的比亞法拉共和國(Biafra),以及自1974年以來持續訴求從安哥拉獨立的卡賓達獨立運動(MIC),也接連宣布暫停所有對抗行動,以抗擊2019冠狀病毒為優先事項。

非洲多國也開始引入更多政策提升民眾的防疫警戒,盧旺達(盧安達)國家警察使用無人機傳播資訊,教育民眾如何預防感染。國家警察發言人卡貝拉(John Bosco Kabera)表示當人們了解疫情的相關資訊時,警方執行防疫措施就會變得更容易。而位於中非,確診數目較多的喀麥隆,則自4月13日起強制要求民眾在公共場所均須戴上口罩,喀麥隆公共衛生部也在官方網站張貼此消息。

2020年4月14日,南非希爾布羅的屋民留在家中以防病毒傳播,在陽台向外揮手。
2020年4月14日,南非希爾布羅的屋民留在家中以防病毒傳播,在陽台向外揮手。攝:Jerome Delay/AP/達志影像

4月15日更新:新加坡開始強制戴口罩,移工宿舍成為疫情爆點

4月14日,新加坡新增2019冠狀病毒確診334例,累計病例3252。自4月8日開始,新加坡單日新增感染數字居高不下。13日單日新增達到386例。

《海峽時報》報導,14日下午,新加坡政府宣布在公共場合要求市民強制佩戴口罩,少數情況下,如正在進行劇烈運動時,可以得到豁免,但必須在運動後立刻戴回口罩。

據《聯合早報》14日報導,新加坡與已追蹤病例暫無關聯的病例有所增加,但官方表示不意味着社區傳播變得更加嚴重,而是官方積極檢測移工群體並追蹤病例的結果。目前,有多個移工宿舍成為「感染群」。

新加坡已從4月7日關閉非必要工作場所。不過,超市、街市、小販中心、公交和銀行等仍照常營業。

《經濟學人》11日報導指出,對大多數新加坡人而言,7日開始的封鎖並不算嚴格,他們仍可以外出購買食物、藥品甚至鍛鍊身體。但對35萬在新移工而言,因宿舍暴發疫情,許多人不得不在宿舍內隔離滿14天,於逼仄的環境中生活而不得外出,同時承擔交叉感染的風險。

新加坡政府跨部門抗疫工作小組聯合主席、國家發展部長黃循財曾經在月初表示,新加坡目前面對的是兩種不同的疫情:一方面,移工宿舍病例數字急劇上升;另一方面,其他群體的病例數字仍趨向穩定。

據新加坡《海峽時報》10日報導,新加坡政府設立了專門應對移工宿舍疫情的工作組,派出43個跨部門的9人工作小組到對應的43個宿舍,處理移工宿舍的伙食和衞生狀況問題。另外,在政府安排下,未感染新冠肺炎的移工將從原宿舍搬遷到臨時住地,以控制宿舍內的傳染情況。

14日,新加坡政府表示將在所有43個移工宿舍派駐醫療團隊。另據路透社13日報導,為了減少移工宿舍感染,新加坡政府將健康的移工從宿舍轉移到包括軍營、展覽中心、閒置組屋在內的居住地點。有的居住點甚至是被當地稱為「海上浮動宿舍」的宿舍船隻。

4月14日更新:非洲多國關切在廣州僑民處境

非洲大陸上的2019冠狀病毒疫情仍然嚴峻,據非洲疾控中心數據,截至4月13日晚,非洲大陸共錄得官方確診14744例,死亡793例。與此同時,本計劃在本月宣布消滅埃博拉疫情的剛果共和國,又出現了新的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

與此同時,非洲人在廣州處境引發了國際關注。

自3月底以來,進入「嚴控境外輸入」後,中國各大口岸被視為風險區域,在華外國人因此成為輿論焦點。3月中旬,廣州發現首例境外輸入病例。有關非洲籍在華人士的多條新聞在中國互聯網上熱傳,包括一則確診Covid19的尼日利亞病人咬傷護士的新聞在內的多條消息被大量轉發。引發「不能慣着外國人」等討論,有網民要求政府回應「非法滯留黑人」問題,亦有諸如「黑鬼滾出去」或「廣州有三十萬黑人」的文章,在互聯網流傳。

隨後,防疫人員排查非洲籍人士的新聞引起了各界關注,CNN報導稱訪問了20餘名在穗非洲人,其中有人被趕到大街上,有人即使無旅行史與接觸史也被要求強制隔離14日。報導還指非洲籍人士遭遇了諸如酒店被告知不允許接待外國人,長居住客被房東限時搬走等困境。

廣州非洲人處境引起非洲國家強烈關注。據路透社4月12日報導,在華非洲各國使節向中國外交部致函詢問情況,表達了對非洲人在廣州遭到虐待與騷擾的擔憂。

4月11日,加納(迦納)外長博奇維(Shirley Ayorkor Botchwey)表示,她已召見中國大使表達遺憾並要求中國官方採取行動。

4月10日,尼日利亞(奈及利亞)下院領袖巴賈比亞米拉(Femi Gbajabiamila)在推特上發出與中國駐尼大使周平健會談的視頻。視頻中,巴賈比亞米拉向周平健投訴稱廣州尼日利亞人遭遇歧視,並提供了有關視頻,要求得到解釋。周平健一度彎腰查看視頻,有人以「鞠躬道歉」解讀,引發大使館其後發布聲明指責解讀「不符合事實」。

4月11日晚,非洲聯盟委員會主席馬哈末(Moussa Faki Mahamat)在推特上發布和中國駐非盟使團團長劉豫錫會面的照片,表示「極度關切非洲人在廣州遭受粗暴對待的指控,並要求中國依據「長期的友好關係」立即採取補救措施。

截至4月13日晚,還有肯雅(肯亞)、烏干達等國召見了中國大使表達相同關注。

中國外交部則稱中非是「好朋友、好夥伴、好兄弟」,「友誼歷經考驗不會動搖」。4月13日,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陳曉東會見非洲多國使節稱,「高度重視」在廣州非洲人的情況,正「不斷採取改進措施」。

2020年3月31日,俄羅斯莫斯科紅場上,兩名警察戴著口罩巡邏。
2020年3月31日,俄羅斯莫斯科紅場上,兩名警察戴著口罩巡邏。攝:Pavel Golovkin/AP/達志影像

4月14日更新:俄日增確診超過兩千例,莫斯科醫療系統「處在極限」

連日來,俄羅斯疫情進入快速增長,新病例數迅速增多。據俄防疫指揮部數據,4月7日以來,俄全國每日新增病例數都超千例,4月12日更是超過兩千例。

截至4月13日,共有18328人感染,148人死亡,而重災區仍為莫斯科市及鄰近的莫斯科州,兩地總計13368人感染,101人死亡。此外,因為測試準確度等問題,醫院還積壓了大量疑似病例無法得到確診。根據莫斯科副市長拉科娃(Rakova)4月11日的通報,僅莫斯科市就有約4千名核酸檢測陰性,但臨床症狀和肺部影像能確認感染的「假陰性」患者。4月13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防疫電視電話會議上也承認了局勢複雜:「情況每天都在朝着並非最好的方向變化。患病人數增加,而且恰恰是重症患者越來越多……流行病的高峰沒有過去,甚至在莫斯科都沒有過去。」他要求各級政府「必須考慮局勢發展的所有可能,甚至是最複雜和最超常的可能。」

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y Sobyanin)4月10日在接受俄新社採訪時表示,曲線不僅毫無見頂跡象,而且很可能還在爬坡,「甚至沒到中段」。而副總理戈利科娃(Tatyana Golikova)4月12日稱,至少再過一週才能觀察疫情是否緩和。

由於疫情迅速惡化,外加仍有部分市民不自覺居家隔離,莫斯科市府將從4月15日起正式推行之前曾一度擱置的電子通行證制度,市民使用任何公共或私人交通工具都必須提前申請通行證。此外,截止4月9日,已有二十多個地區要求從疫情最為嚴重的莫斯科和聖彼得堡或俄境內其他地區前來的人員隔離十四天,其中車臣的管控措施最為嚴格,引發車臣領導人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 )與俄總理米舒斯京的隔空爭論

疫情給莫斯科的醫療機構帶來巨大壓力。莫斯科副市長拉科娃表示,莫斯科的醫院和救護車系統近日已「處在極限」。另據媒體報導,在科米共和國(Komi)和巴什基爾共和國(Bashkortostan)的醫院都發生了大規模院內感染。

中國連日報告大量來自俄羅斯的輸入病例。按照各地衞健委的疫情通報,自4月1日到4月12日16時,中國內地至少報告了366例來自俄羅斯的輸入型病例,其中上海67例,黑龍江195例,山西34例,內蒙古70例,黑龍江和內蒙古的病例,分別來自綏芬河與滿洲里的陸路口岸。兩處口岸於4月7日和4月9日先後關閉。

根據俄濱海邊疆區州長在全俄地區首腦與總統普京(普丁)進行的電視電話會議上的通報,從3月29日至4月6日,共有1947名中國公民從俄出發。在符拉迪沃斯託克轉機後來到俄中邊境。而根據包括《環球時報》和《澎湃新聞》在內的多家中文媒體報導,這些回國人員中,許多人是來自莫斯科的柳布利諾(Lyublino)和薩達沃(Sadovod)兩家人流密集的大型市場的華商。

2020年3月30日,烏干達全國范圍封鎖14天期間,紅十字會志願者在市場入口替進入者測量體溫。
2020年3月30日,烏干達全國范圍封鎖14天期間,紅十字會志願者在市場入口替進入者測量體溫。攝:Sumy Sadurni/AFP via Getty Images

4月8日更新:非洲確診人數過萬,WHO批判涉非種族主義實驗思路

根據非洲疾控中心數據,截至當地時間4月7日晚,全非洲官方統計的確診2019冠狀病毒病例數已經超過一萬例,達10267例,共錄得因疫死亡492例。全非洲55個國家中,已經有52個國家彙報了病例。

在各個非洲國家中,確診病例數較多的有南非(1749,死亡13) 、阿爾及利亞(1423,死亡173)、埃及(1322,死亡85)、摩洛哥(1141,死亡81)、突尼西亞(596,死亡82)和喀麥隆(650,死亡9)。

據美聯社4月7日報導,象牙海岸首都阿比讓(Abidjan)的居民遊行並攻擊了一處建設中的冠狀病毒檢測設施,政府出動防暴警察驅散民眾,澄清該處並非用來診治病人,其後工程繼續。

非洲多國已經宣布為防疫進行封鎖並關閉邊境。據 African News 報導,4月6日,肯雅(肯亞)宣布在包括首都內羅畢在內的四個區域實行限制出行。但總統烏胡魯(Uhuru Kenyatta)稱為避免出現饑荒等災難,暫時不會實行全面封鎖。

截至7日,已有多位非洲名人感染2019冠狀病毒去世,其中包括利比亞前總理吉卜里勒(Mahmud Jibril)、索馬里前總理努爾·哈桑·侯賽因(Nur Hassan Hussein)、剛果前總統 Yhombi-Opango、喀麥隆音樂巨星 Manu Dibango 等。

在西非,尼日利亞(奈及利亞)疾控中心7日報告了16例新確診病例。其中首都拉各斯10例。4月5日,西非最大的醫生協會尼日利亞醫生協會(Nigerian Medical Association)發出一份聲明,反對政府邀請一個中國專家團隊協助抗疫。聲明中稱尼日利亞醫生「缺乏足夠防護裝備……測試試劑和測試中心不足」,因此邀請中國醫生讓他們感到尷尬(embrassment)和深深沮喪(profundly dismayed)。尼官方稱中國醫療隊並非直接參與治療,而是傳授經驗和幫助設立實驗室。《環球時報》則在4月8日報導稱,該醫療隊由中國鐵建集團派出。報導中稱當地媒體人認為「西方媒體對中國進行的輿論戰」導致了民間對中國醫療隊的不信任。

此前的4月6日,世界衞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抨擊了兩名法國專家涉及非洲的言論,指責其為種族主義。據半島電視台報導,在此前一家法國電視台的一檔節目中,兩位醫生討論應該在非洲實驗COVID19疫苗,因為那裏「沒有口罩,沒有ICU,跟一些愛滋相關的實驗很像,我們在妓女身上實驗,因為她們高危又不會保護自己。」

該言論隨後遭到了車路士(切爾西)隊科特迪瓦籍球星杜奧巴(Didier Drogba,德羅巴)的猛烈抨擊。

「非洲不是實驗室……(應該)幫助我們應對COVID19,拉平曲線」,杜奧巴在其推特表示。

2020年4月4日,印尼冠狀病毒爆發期間,理髮師穿著防護服替客人剪髮。
2020年4月4日,印尼冠狀病毒爆發期間,理髮師穿著防護服替客人剪髮。攝:Sandika / Sijori Images/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4月8日更新:印尼三月喪葬次數飆升引漏報疫情擔憂

根據路透社報導,印尼首都雅加達特區有關部門數據顯示,雅加達今年三月份葬禮次數明顯上升。這令人們擔憂,雅加達的COVID19死亡病例實際數字或許比官方統計要高。

雅加達是印尼疫情的「震中」。截至4月7日的印尼官方數據顯示,全國累計確診2738例(單日新增247例),死亡221例。其中雅加達地區累計確診1369例。

路透社報導指,雅加達公園與墓地部門數據顯示,三月共舉行葬禮4400次,比2018年一月以來的任何一個月都要高。去年三月,雅加達共舉行了3100次葬禮。

雅加達特區省長阿尼斯還認為雅加達的感染和死亡病例數字遭嚴重低估。但總統佐科反對採取嚴厲的封鎖措施。佐科強調,他希望印尼窮人能免遭經濟混亂。阿尼斯則在雅加達採取了嚴厲的防疫措施,宣布了緊急狀態令,並關閉了學校、商店與企業等場所。

4月4日更新:菲律賓全境封鎖延長一週,糧食安全受到挑戰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在過往的反毒品行動和反恐行動中以鐵拳著稱,也引發關於侵犯人權的爭議。

據菲利賓媒體Rappler報導,3月31日,菲律賓奎松市(Quezon City)因防疫封鎖導致的飢餓引起抗議活動,示威者們來自貧民區、工廠和建築工人聚居區,他們在封鎖期間沒有工作途徑,也沒有得到承諾的食物援助。警察逮捕了21名示威者。在4月1日晚上深夜演講上,杜特爾特警告封鎖期間軍警可依他的命令直接射擊。

3月15日,因為2019冠狀病毒感染人數飆升,杜特爾特宣布在首都馬尼拉實行為期一個月的隔離,每天晚八點到早五點宵禁。3月17日,「強化社區隔離」(enhanced community quarantine)政策擴展至呂宋島(Luzon)全境,影響超過6000萬人,呂宋島的經濟體量佔全國70%。

截止到4月3日下午4時,菲律賓累計報告確診病例3018,死亡136例,死亡人數為東南亞最高。疫情發展未見頂峰,衞生部專家呼籲更大規模的檢測。

從4月2日開始,杜特爾特發布了更嚴格的行政命令,暫停從第二天開始的所有大眾交通工具,市政府運輸除外,隔離狀態將延長至4月19日。

據統計,菲律賓有接近40%的工人從事非正式勞動,受封城影響嚴重。封鎖也使大批貨物滯留,嚴重打亂供應鏈,根據國際集裝箱碼頭數據,截至3月27日,馬尼拉國際集裝箱碼頭有近36800個標準集裝箱滯留,比封鎖前暴增66%。菲律賓港口管理局(PPA)警告說,由於貨物擁堵,馬尼拉國際集裝箱碼頭(MICT)和馬尼拉南港可能將很快關閉。

各國在疫情中加強對糧食出口的限制也波及了菲律賓。2019年菲律賓通過《大米關税法》,取消了稻米進口的數量限制,促進了泰國和越南更便宜的大米佔領了菲律賓更大的市場份額。自2019年1月以來,菲律賓進口了超過300萬公噸大米,成為世界上第一大稻米進口國。

農業部長威廉·達爾(William Dar)向國民保證,綜合考慮目前的庫存和即將到來的收穫季節,接下來的四個月中將有足夠的大米,菲律賓也會繼續與周邊國家斡旋。但缺米恐慌在菲律賓蔓延。

4月4日更新:伊朗議會議長確診感染2019冠狀病毒

據伊朗議會4月3日的一則通告,議長阿里·拉里賈尼(Ali Larijani)確診2019冠狀病毒感染。

拉里賈尼是著名的伊朗保守派政治人物,曾任伊斯蘭革命衞隊軍官、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伊朗核問題最高談判代表等職。

據半島電視台報導,4月3日,伊朗新增病例2715例,新增死亡134例,總確診數達到53183例,總死亡數達3294例。

2020年3月28日,印度政府對全國進行封鎖,在新德里大量移民工人及其家庭成員去巴士總站乘車。
2020年3月28日,印度政府對全國進行封鎖,在新德里大量移民工人及其家庭成員去巴士總站乘車。攝:Bhuvan Bagga/AFP via Getty Images

4月4日更新:印度宗教集會爆發聚集感染,反穆籠罩印度社交媒體

截止4月4日凌晨3日,印度全國共確診3108例,總共死亡86例。

據印度《經濟時報》報導,截至4月2日,與德里 Markaz Banglewali 清真寺集會相關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了400例。這個數字佔了截止當時全部確診病例的約20%,其中至少有19人死亡。

這是目前印度最大規模的集群感染案例,也引發了目前最大範圍的接觸者追蹤行動。3月初,一個有爭議的伊斯蘭宗教組織 Tablighi Jamaat 在德里舉行集會,據印度內政部稱,有約2100名外國人蔘加了集會。各邦追蹤顯示,僅南印五大邦就要近5000人蔘會。

以1500人蔘與集會的泰米爾納德邦為例,它在4月2日報告了75例新增病例,其中74例可追蹤到該集會。4月1日,該邦共報告110例新增病例,患者均參加過此次集會。

這也引發了印度社交媒體上反穆斯林情緒的蔓延。在推特上,#CoronaJihad(冠狀病毒聖戰)登上熱搜,在印度擁有1.2億月活用戶的短視頻平台 Tik Tok 上,也出現了很多影射和諷刺穆斯林傳播新冠病毒的視頻。

清真寺所在的尼扎穆丁(Nizamuddin)地區是穆斯林聚居區,至3月21日德里宣布封城前,這裏都是2019年底開始的反公民身份法(CAA)抗議集會的重地之一。封城後,原定於3月22日舉行的抗議活動取消。

3月29日起,德里警察開始對清真寺與其周圍清場並進行消毒,截至4月2日共撤出2361人。

4月1日更新:印度封鎖第一週,經濟損失初現端倪

印度的全國封鎖持續一週,截至3月31日晚的官方數據,印度全國共確診1238例,死亡35例。與此同時,封鎖政策倉促上馬,在全國各地引發了混亂和不安。

在印度北部,以德里首都區和古吉拉特邦為中心,出現了大規模的跨邦移民工回鄉潮。由於邦際公共交通停運,不少移民選擇步行回家。據Scroll.in統計,光是得到媒體報導的回鄉路上出現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22人,死亡原因有心臟病突發、交通事故以及過度勞累等等。

邦際交通的封鎖,也讓居住在邊境的居民生活出現困難。據報導,3月29日,一名喀拉拉邦卡薩拉戈德(Kasaragod)地區的居民身患重病,救護車在試圖通過邊境前往鄰邦治療時,被警察拒絕放行,隨後死亡。運輸蔬菜等必需品的卡車也在邊境無法通行。

漁民和農民也正因為交通封鎖承受損失。在南印度的泰米爾納德邦,蔬菜、水果、花卉和魚主要銷往喀拉拉邦和卡納塔克邦。雖然邦政府取消了農產品的運輸管制,但交通的封鎖已經讓生鮮產品開始腐爛,部分漁民開始半價售魚。

4月1日更新:伊朗醫療系統壓力巨大,政府擔心經濟未封鎖城市

伊朗衞生部官方數據顯示,截至3月30日,伊朗的2019冠狀病毒感染病例已攀升至41495例,病亡達2757例。不過,海外伊朗反對派的電台 Radio Farda 計算認為,伊朗境內至少有4298人死於新冠病毒,而被感染者可能高達66567人。其報導認為伊朗衞生部目前只統計檢測陽性的病例,並未把有臨床症狀卻未能檢測的病例計算在內。報導還援引伊朗高層智囊的推特,稱伊朗總統魯哈尼(羅哈尼)已發出指令要求納入計算有臨床症狀的病例,但目前為止未被採納。

2020年3月26日,伊朗政府封鎖德黑蘭周圍的公路,政府成員檢查每輛車乘客,對新冠狀病毒症狀進行測試。
2020年3月26日,伊朗政府封鎖德黑蘭周圍的公路,政府成員檢查每輛車乘客,對新冠狀病毒症狀進行測試。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三月中旬,為對抗病毒,伊朗暫時釋放了包括政治犯在內的85000名在押犯人。與此同時,伊朗近日越獄事件不斷。伊朗庫爾德地區的薩蓋茲市(Saqqez)的監獄於週五(3月27日)發生了暴動,74名在押犯人越獄。而早在3月19日,諾魯孜節(伊朗新年)前夕,伊朗西部城市霍拉馬巴德(Khorramabad)監獄的23名在押犯人潛逃。哈馬丹(Hamedan)、大不里士(Tabriz)和阿里古達爾茲(Aligoudarz)的監獄近日也發生了暴動。

伊朗疫情爆發至今,已經成為中東地區最嚴重的國家,然而政府層面對疫情的控制嚴重不足,始終沒有頒布大規模隔離政策,大多數生產領域也並未停工,這招致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近日,伊朗已經開始限制城際間的人口流動,也勒令關閉了非必要的商業。

伊朗總統魯哈尼(羅哈尼)在3月29日回應外部的批評時指出,他必須要考慮伊朗在美國製裁下搖搖欲墜的經濟,需在防治經濟崩潰與大力控制疫情之間作出權衡。早先疫情在中國武漢爆發時,伊朗難以作出切斷與中國貿易和航班的決定,即是因為與中國的經濟連接之於美國製裁下的伊朗至關重要。

伊朗已敦促國際社會解除制裁,聯合國人權事務負責人 Michelle Bachelet 也在三月中旬呼籲「緊急重新評估」對伊朗等飽受疫情困擾國家的制裁,當前的制裁造成了藥物和醫療設備嚴重不足,持續下去有可能造成伊朗醫療系統進一步崩潰。

4月1日更新:俄羅斯準備推行電子監控抗疫

在俄羅斯,2019冠狀病毒疫情日趨嚴峻。根據俄防疫指揮部公布數據,單在3月30日,俄境內就新增500例病患,其中387例在莫斯科,並有8名病患身亡。截至3月31日,俄羅斯共計確診2337人,17人病亡,首都莫斯科市及其周邊的莫斯科州疫情最為嚴重,分別有1613和119人確診。

3月29日,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宣布實施強硬的自我隔離措施,禁止居民的一切非必要出行。俄羅斯多數市、州、邊疆區和共和國也紛紛進入隔離模式,但執行力度有所區別,比如在確診人數僅此於莫斯科的聖彼得堡市及周邊的列寧格勒州(共計112例),這項禁令對65歲以下人群就只有建議性質。

根據莫斯科市政府官方通告,市政當局將採用「智能監控系統」來督促市民進行自我隔離。而自由派媒體「美杜莎網」(Meduza)則聲稱根據獲得的內部消息,莫斯科市民需要接下來在市府網站上註冊並申報實際居住地,獲得頒發相應的二維碼,才能離開自己居住的居民樓。

31日晚,位於莫斯科郊外科穆納爾卡的第四十醫院院長傑尼斯·普羅岑科(Denis Protsenko)確診感染病毒,他稱自己狀況「相當良好」,目前在其辦公室內自我隔離並遠程指揮。第四十醫院是莫斯科在2019年年底新建成的旗艦式綜合醫院。疫情在俄羅斯爆發後,這裏成為莫斯科抗疫的主戰場,因此普羅岑科在媒體上頻繁曝光。3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普丁)曾現身這家醫院,並穿上防護服進入病區探視。總統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表示,普京定期接受病毒檢測,目前「一切正常」。

4月1日更新:各國援助非洲,肯尼亞用催淚彈強制宵禁

截至當地時間3月30日,非洲已確診超過5000例2019冠狀病毒感染病例。

根據非洲新聞網(African News)31日報導援引非洲疾控中心(CDC)的最新數據,截至當日,非洲共確診5252例,已有174例死亡。非洲大陸56個國家中已有46個國家出現病例,其中北非、西非所有國家均出現了病例。非洲新聞網指部分國家至今未出現病例,可能是隱瞞、漏報的結果。

應對疫情,已有部分國家和機構向非洲國家提供防疫援助。美國26日公布了2.74億美元的緊急衞生和人道主義援助計劃,將惠及64個「高風險國家」,其中包括贊比亞、津巴布韋、埃塞俄比亞等非洲國家。中國外交部稱已通過非洲疾控中心向非洲國家提供了一批檢測試劑,並提供緊急物資援助。援非醫療隊也將參與所在國家抗疫行動。歐盟則表示將為疫情向非洲捐款6000萬歐元。歐洲國家也各自捐助款項,如意大利將向非洲國家突尼斯提供5000萬歐元的抗疫資金。

在肯尼亞,旨在保持社會疏遠的宵禁令演變成了民眾與安全部隊之間的暴力事件。據美國《華盛頓郵報》28日報導,肯尼亞安全部隊在宵禁令期間釋放了催淚瓦斯,導致數十人受傷。

3月30日更新:中亞封城,哈薩克限制農產出口,烏茲別克醫生疫亡

自3月13日哈薩克斯坦出現COVID19感染者之後,2019冠狀病毒疫情開始在中亞多國蔓延。截至3月29日的各國官方確診數據為:哈薩克斯坦284例,吉爾吉斯94例,烏茲別克斯坦133例。吉爾吉斯的確診患者中,包括了從沙特聖地歸來的朝聖者。

另外兩個中亞國家土庫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則至今沒有任何病例通報。

烏茲別克斯坦從3月24日開始關閉邊境。該國衞生部公布稱,3月29日,烏全國單日增加病例33例。該國的第二例死亡病例是一位39歲的男性醫生,他先前接觸了一名法國回國的病人。發病後,他嘗試自我治療,但最終失敗。他於27日住院,28日不治身亡。

哈薩克斯坦已經關閉邊境,並封鎖了最大城市阿拉木圖(Almaty)和努爾蘇丹(Nur-Sultan)。

據新華社消息,早在3月24日,哈薩克斯坦就禁止了部分領域的農產品出口,包括蕎麥、小麥和黑麥粉,以及馬鈴薯、洋葱、捲心菜、糖、葵花籽油和葵花籽。該禁令將持續至四月中旬。

美國農業部數據指,哈薩克斯坦是世界最大的小麥及小麥製品出口國之一。主要的出口對象是中亞國家及中國。

3月30日更新:土耳其確診將過萬,醫護人員提出四大訴求

亞歐交界的土耳其在3月17日官方確診首例2019冠狀病毒感染後,確診數量快速增長,即將超過一萬大關。根據土耳其衞生部3月29日的最新數據,當日土耳其新增確診1815例,新增死亡23例,總共已確診9217例,總共病亡131例。現有568例重症,394人插管。

確診人數持續上升,但土國衞生部門暫未公布確診病人的具體發病地點和流行病學信息,導致民間傳言不斷。3月初,一則安卡拉大學附屬醫院的視頻在網上流傳,視頻中一位醫生 Güle Çınar 聲稱醫院正在將多個樓層緊急改造成病房,以應付數以千計的病患。其後的3月19日,安卡拉大學刊登了 Çınar 醫生的致歉聲明。聲明中表示,講話是在內部場合,提到的感染人數則是外國情況。

無獨有偶,3月29日,土西部城市伊茲密爾(Izmir)的另一名醫生 Yusuf Savran 為他兩天前的一則Youtube視頻致歉。在視頻中,他呼籲人們待在家中,以免土耳其變成下一個意大利。他在兩天後的致歉中表示自己的言論引起了公眾恐慌。

3月26日,土耳其醫務人員協會(Türk Tabipler Birliği)就土耳其政府應對疫情的手法提出四項訴求。他們要求信息公開透明,並將CT診斷為主的「臨床診斷」納入確診數據統計。四項要求分別是,通過衞生部網站發布疫情數據;公布病例年齡、性別和所在地等信息;臨床診斷納入確診病例;以及檢測和隔離臨床診斷病例的接觸者。

土耳其政府採取了大規模防疫措施,包括在大城市保持社交距離、封鎖部分疫區、政府規管跨市交通、封閉公園等公共場所、停止在清真寺等宗教場合大規模聚禮等。來往土耳其的全部國際航班也已經取消。但儘管如此,有最大城市伊斯坦堡的居民向端傳媒記者表示,早高峰時期的公共交通仍然存在擁擠現象。

2020年3月27日,巴基斯坦全國封鎖期間,人們站在地面上指定的區域保持距離。
2020年3月27日,巴基斯坦全國封鎖期間,人們站在地面上指定的區域保持距離。攝:Asif Hassan/AFP via Getty Images

印度全國封鎖,日薪勞工進退兩難,疫情波及貧民窟

3月24日,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電視講話中宣布從25日零點開始推行一刀切的「全國封鎖」,要求全部印度人居家三週,以對抗不斷升級的2019冠狀病毒疫情。至3月28日為止,全印共有感染810例,死亡19例。

封鎖政策落下,但配套政策缺位。據印度媒體報導,務工人員的返鄉潮隨着封鎖政策出現在印度多個地區:因交通中斷,在西部的古吉拉特邦(Gujrat),至少有百名工人從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蘇拉特(Surat)等大城市出發,步行前往上百公里之外的老家;超過1300名工人試圖從班加羅爾市所在的卡納塔克邦(Karnataka)回到鄰邦,在邊境滯留數小時、等待接受檢疫隔離。

大城市大範圍停工,讓數以萬計日薪工人進退兩難:沒有工作,也沒有固定住所;公共交通停運,回家路上困難重重。

各邦政府推出了一些應對政策,卡納塔克邦在邊境為工人提供臨時居住營地,古吉拉特邦此前統一送工人回家,兩天後叫停,目前為工人提供住所和食物。

3月26日,孟買報告了四例來自貧民窟和群租房(Chawl)的確診病例。3月28日,在貧民窟聚集的 M East ward 地區又報告了十例確診案例,部分患者有國際旅行史,部分為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此前,還有一名居住在 Deonar 半貧民窟棚戶區的老年女性,感染COVID19病毒後不治身亡。

「疫情波及貧民窟時,情況會非常令人擔憂。」非盈利公共衞生研究機構疾病動力、經濟和政策重心(CDDEP)的南亞負責人喬希(Jyoti Joshi)博士告訴端傳媒。他說,貧民窟的居住條件擁擠,決定了不可能進行社交隔離,出現大面積社區傳播的風險很高。

根據印度政府2013年的普查,大概有六分之一的印度人居住在貧民窟中,以世界上最大的貧民窟之一孟買達拉維為例,它的人口密度超過27.7萬人/平方公里,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

全國封鎖和大面積停工,也讓印度的防疫物資生產陷入困境。

據報導,印度防護服的製造廠商早在二月就不斷諮詢聯邦衞生部,但政府直到3月24日才公布防護服的生產標準。當天,印度宣布全國封鎖,很多工人無法上班,導致製造商產能受限。

印度政府尚未公開全國防護服等醫療物資數量和缺口,但媒體已報稱多地醫院防護物資出現短缺。

東南亞疫情蔓延,百萬羅興亞難民陷入危險

2019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正在南亞與東南亞地區蔓延。

東盟十國與東帝汶均已報告2019冠狀病毒肺炎病例。截至3月28日,柬埔寨(99例)、文萊(115例)、越南(163例)等國各有百例上下。印尼(1046例)、馬來西亞(2161例)、泰國(1245例)三國則已破千。不同程度的封鎖政策已付諸實施。

緬甸本土目前僅報告了5例感染,但有專家警告稱,約100萬名逃離緬甸的羅興亞人難民很可能受到疫情影響。

有約100萬羅興亞難民生活在孟加拉國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人滿為患的難民營中。據半島電視台26日報導,難民營中極少能得到口罩,消毒劑更不可能。在部分國家建議公眾保持2米左右的安全距離時,難民營裏每間小屋只有10平方米,1間小屋最多需容納12人。

報導稱羅興亞人對全球疫情幾乎一無所知。去年年底以來,孟加拉國政府採取嚴厲措施控制難民營,切斷了難民營大部分互聯網訪問權限。

截至27日,孟加拉國僅報告了48例確診病例及5例死亡病例。公眾和專家擔心這一數字遠遠低於現實情況。

另據報導,孟加拉國商務部長蒂普·芒什(Tipu Munshi)稱,受疫情影響,已有價值超過26億美元的服裝業訂單遭取消。在孟加拉國,有4600多家制衣廠生產襯衫、夾克、毛衣和長褲等服裝。它們大多運往歐洲、美國和加拿大等地。孟加拉國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服裝出口國。

確診1400人,巴基斯坦全國封鎖,但清真寺開門

一週之前稱「負擔不起封城經濟損失」的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在疫情的蔓延之下態度反轉,被迫在全國範圍內實行封城,並停飛了所有國際航班。

截至3月27日,巴基斯坦已確診病例1408例,其中11人死亡。

巴基斯坦的最初病例大多從伊朗返回,是去朝拜的什葉派穆斯林。3月18日,伊姆蘭·汗要求公眾不要驚慌,稱病毒的蔓延是不可避免的,要求公眾在家隔離兩週,但認為沒有必要封城,因無法承受封鎖城市的經濟代價。當時,巴基斯坦的確診案例為243例。

3月20日,他又對記者表示,希望巴基斯坦的「炎熱乾燥」的天氣將緩解疫情,敦促公眾保持社交距離。

他的表態引發了國內批評,認為過於輕率。據《紐約時報》報導,3月22日,政治權力極大的巴基斯坦軍方召集了省和地區政府,要求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封鎖,而伊姆蘭·汗在座旁聽。

但巴全國仍未拒絕關閉清真寺,也未限制宗教參拜人數。3月中旬,拉合爾(Lahore)郊區還舉行了一場宗教集會,吸引了來自80多個國家的超過15萬人參加,最終活動被迫取消,但兩名從巴基斯坦返回的巴勒斯坦男子,成為了加沙(Gaza)地帶的首兩例確診病例。

2020年3月13日,盧旺達首都基加利一所中學的學生在回家前洗手。
2020年3月13日,盧旺達首都基加利一所中學的學生在回家前洗手。攝:Stringer/AFP via Getty Images

非洲疫情蔓延,南非進入封鎖

2019冠狀病毒正在非洲國家快速蔓延,令人擔憂。據BBC數據,截止3月28日下午,全非洲總共已官方確診3935例,死亡119例。官方通報數據中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是阿爾及利亞(409)、埃及(536)和南非(1170)。

截至3月28日,仍有數個非洲國家暫時沒有官方確診病例,包括聖多美(Sao Tome and Principe)、布隆迪(Burundi)和南蘇丹等8個國家。其中,塞拉利昂(Sierra Leone)等多國關閉了邊境,以防止疫症蔓延。

為應對疫情,包括金沙薩(Kinshasa)、拉各斯(Lagos,拉哥斯)在內的許多大城市開始封城。而南非則在3月26日開始部署軍隊,在全國範圍內執行為期三週的封鎖,以圖阻遏疫情蔓延。據法新社報導,南非政府要求人們在封鎖期間不得上街,包括不得遛狗。

非洲大城市不佳的醫療和衞生基礎,密集的人口,不足的技術手段和近年來隨着經濟發展的大量人口流動為防疫工作蒙上了陰影。據尼日利亞(奈及利亞)媒體《Vanguard》報導,拉各斯州當局估測,如果疫情不加控制,當地會感染接近四萬人。

非洲國家正在擴大檢測能力和應對能力。截至27日,南非已經進行超過20000次測試,但在人口大國尼日利亞,這一數字只有不到300。阿里巴巴前董事局主席,中國企業家馬雲通過名下的基金會承諾向54個非洲國家各捐贈超過兩萬個試劑盒和口罩等物資。這些物資正在由埃塞俄比亞航空向各國轉運。

印尼確診破千,死亡率超8%,齋月將成為防疫考驗

印尼在3月2日才通報第一例2019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比鄰國馬來西亞要晚35天。整個2月,當媒體質疑數字不實時,軍醫背景的放射學家暨衞生部長特拉萬·阿格斯·普特蘭託(Terawan Agus Putranto)表示「是虔誠的祈禱讓我國免於瘟疫」,引起民眾痛罵。另外,印尼貧乏的醫療條件也令人擔憂,根據2017年的數據,每十萬人中只有2.7張ICU床位,美國的數字是34張。

3月2日之後,印尼的確診數字快速增長,截止3月27日,全國確診1046例,死亡87例,死亡率高達8.3%,為東南亞國家中最高。

印尼政府宣布全國災難緊急狀態延至齋月結束後的5月29日。2019年亞運會村的四幢高層塔樓被改建為專門應對COVID19的緊急醫院,將可容納最多24000病人。

即使如此,印尼政府的反應仍然飽受詬病。3月17日,南蘇拉威西省(South Sulawesi )在最後一刻宣布取消位於戈瓦(Gowa)的 Jamaah Tabligh 大型伊斯蘭聚會活動,但已有8000餘名朝聖者到達,其中超過400人來自國外。兩週前,正是類似活動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導致了東南亞最大的宗教聚集性感染。

目前,印尼應對疫情的關鍵是四月底將開始的齋月。印尼擁有超過2億穆斯林,每年開齋節時期的回家探親(mudik,pulang kampung)數量超過三千萬人。

政府往年會開設上千趟免費回鄉專車。但陸路運輸局長布迪·塞塔迪(Budi Setyadi)表示,今年政府機構或私營企業都不會提供免費專車。「我力勸大家在情況好轉之前不要回鄉,大規模回鄉將讓感染區域擴大。」

全面禁止開齋節回鄉的政策尚未出爐,但雅加達逐漸冷清,已有小規模回鄉流動。印尼民間在政府缺位的情況下開始發揮互幫互助(gotong-royong)的國民精神。據記者了解,面對小規模的回鄉潮,在中爪哇地區的一些鄉村已有村民自發組織偵測、追蹤和要求回鄉人員主動隔離14日。

印尼的經濟中,自由勞動者比例驚人。根據2019年的世界銀行數據,印尼的自僱人數超過50%,鄰國馬來西亞則只有25%。徹底封鎖對印尼來說格外困難。在主要的大城市如雅加達、萬隆等,已經有志願者組織上街分發食物、現金、口罩等給「街道英雄」,包括流動攤販、傳統市場的小販、便利店收銀員、木工和快遞等。

另據《聯合早報》報導,截至3月23日,印尼已有至少六名醫生因感染2019冠狀病毒殉職。

(端傳媒記者 布犁 特約撰稿人 斑戈 三土 克明 龔珏 特約撰稿團隊 「wowAfrica阿非卡」 發自香港 北京 班加羅爾 上海 台北)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全球疫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