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傳媒新書】發現香港:理解是一趟漫長的征途

超過320篇報導和評論,上千新聞照片,匯集成兩本新書,是我們用筆、用相機留下的一份歷史「草稿」;對於這份草稿,我們有話說。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香港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及《潮湧 —— 香港反修例運動影像紀錄》 圖:端傳媒設計部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香港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及《潮湧 —— 香港反修例運動影像紀錄》 圖:端傳媒設計部

反修例運動陷入白熾化的日子,香港編輯部的景象是這樣的:深夜12點,人人精神如白天,一邊接收前線記者、攝記的報料,一邊盯著屏幕上幾個台的直播,協調消息如何發布,如何跟進,處理記者中了催淚煙、水炮車的刺激性水柱怎麼辦;與此同時,同事們的手機響個不停,本地和海外親友陸續問候:「你安全嗎?」「我好傷心」「香港怎麼了?」「暴徒太over了吧?」「被捕的人好細啊,心痛」「香港的未來在哪裏啊?」

憤怒、不平、悲傷、疑惑,五味雜陳的情緒,爆炸性傳播的訊息,每日翻騰更新的議題...... 過去七八個月,每一個注視著香港的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如果前一秒,我們還走在後雨傘時期的迷霧中,下一秒,我們已被拋入時代的人潮巨浪:在香港這片土地上,從來沒有這麼一個時刻,數量如此之多的市民自發連結成一種共同的意志,那麼渴望留守和變革,急迫地想要一起,為一個地方尋找出路。

這股意志如此強烈,又來得如此突然,無論對身處其中的人,抑或在外旁觀的人,都不是幾天幾夜可以徹底消化和理解的。我們一邊緊貼大潮,快速奔跑,記錄浪潮下個體的命運,人們全新的思考、人與人之間新穎的組織形式,而不時也從海面冒頭喘氣,勾勒大潮的型態、拆解牽扯歷史的困局,也嘗試映照他國他地的重要經驗,來思考香港。

我們的報導成果,是超過320篇報導和評論,還有上千張新聞照片。一個母親說這個夏天,他們整個家庭一起成長,一個19歲的少年說他明白坐著是沒用的、他想行動起來,一個牧師說他在思考真正的福音是什麼;有年輕人始終無法擺脫看著同伴流亡的愧疚,有學者說他嘗試改變建制力量而終告失敗,有政客問為什麼香港和中央沒有溝通渠道?

香港不僅僅是香港。香港是菠蘿油、叉雞飯、IFC、免稅店、黑幫片、便利快速、坐扶手電梯要往右站,但還不僅僅意味著這一切。從再次看見香港的那一天起,香港就不僅僅是香港。她折射出公民與政府的博弈,民主運動和威權管治的新趨勢,街頭運動的複雜性,陌生的人與人之間如何彼此信任又彼此猜疑,人們如何面對個體的侷限,一個家庭如何面對衝突和仇恨。

2019年9月29日,台灣多個公民團體共同發起的「929台港大遊行」,聲援香港反修例運動,遊行期間下起大雨。
2019年9月29日,台灣多個公民團體共同發起的「929台港大遊行」,聲援香港反修例運動,遊行期間下起大雨。攝:陳焯煇/端傳媒

閱讀香港,也是閱讀你我。在2019年的尾巴,端傳媒同仁把大量報導和照片重新篩選、再精心編輯,匯集成兩本新書,剛好趕在2020年之初上架:《二〇一九香港風暴》從超過三百篇報導和評論中,精選出四十篇編成,再經過系統性的重新架構,呈現從本地延燒到國際,微妙牽動美中關係、台灣大選的重要脈絡;精裝攝影集《潮湧 Time and Tide》收藏123張重要現場照片,同時附有中英雙語的大事紀,希望營造一個持久、平靜的空間,重溫運動中的重要時刻。

閱讀、理解,是一趟漫長的,或許永不抵達終點的征途。在參與報導、編輯新書的過程中,端傳媒的記者、編輯們也在不斷感受、理解,在新書出爐,油墨新鮮的當下,我們藉此機會回顧過去大半年的思索,也願與讀者一起,在理解的征途上相伴出發。

現已開放購買: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 春山出版 / 平裝 / 440頁 / 部分全彩

《潮湧 —— 香港反修例運動影像紀錄》 端傳媒出版 / 精裝 / 256頁 / 全彩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香港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

作者: 端傳媒
出版社: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2月4日

《潮湧 —— 香港反修例運動影像紀錄》

作者:端傳媒
出版社:端傳媒
出版日期:2020年2月


2014年12月15日仿如昨天,佔領中環清場的日子,我身處歷史現場,看著一塊大型橫幅倒下,上面寫著:It’s just the beginning 。照片沒發,但心裡懷疑,懷疑好幾年。2019年6月9日,香港百萬人遊行,我身在異鄉拍攝一場同志婚禮 ,心思飄越對岸,鮮有的鄉愁縈繞至今。

半年間,精神恍惚地兼顧海外拍攝案子,閒時買機票回港,每每停留不夠48小時,又再起飛。說來,攝記平日存在感低,但攝影這媒介於歷史前,往往彰顯力量,它純粹,靜止,少廢話,靠近永恆,一張好照片,將活得比Facebook live久。

總之,去年特別長。回憶傘後五年,失敗主義的氛圍在朋輩蔓延,一瞬從虛無感中超越,卻不知為何。香港人的身份認同高漲,連結到極度離群的我,海外遇著香港人,話題離不開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 本是希望走遠一點,心裡長了根,就想對自己的城市勘探得深一點。

By 資深攝影記者 陳焯煇


書寫是困難的。

我們都在經歷一個大部份人也未曾經歷過的關口,潮水從何而來,往哪而去,都是難題。故此,輕言一個畫面,再定斷一個脈絡,對於歷史,對於現世,都是一種自視過高的輕浮表現。若然要為這些日子的紀錄標註意義,大概是在特定的時空下,撒下種子,供未來者挖掘各形各樣的果實。諸如此文刊出之時,正是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半周年,果子就是至今無法回應的敲問。

這段日子,連結彼此的信任脆弱得未碰或已碎,能夠以記者身份走在這段路上,聆聽受訪者的分享,何其有幸。沒有人有義務要敞開心扉,訴說刻劃生命的難處,或者坐著幾小時分享專業識見。再次感謝各位受訪者。

By 香港新聞副主編 鄭佩珊


從2019年6月9日開始,所有同事就沒有停止過作戰。香港像一曲厚重的樂章急轉直下,昔日平靜的工作原來只是表象,世界的真實是黑暗的大海。在大潮裏掙扎,我們還不忘爭辯:怎樣理解這些事實?究竟採訪要做什麼角度,和受訪者保持何種關係,報道的意義在哪裏?在罪責和性命面前,在制度與道德之間,應該站在哪裡,該怎麼做,記錄些什麼,才不會辜負這個現場?

這裏的每一張照片,每一個字,都是我們對此誠心的叩問和詮釋。即便走入黑夜,這樣的發問與詮釋也不會停止。

By 記者 楊子琪


寫下這段話的時候,這場運動已經超過220天了。我總會想起在9月28日的夜晚,看著一個年輕瘦小的示威者,沒帶裝備卻又想做點什麼,最後決定做哨兵,便從人群中接過一把傘,獨自一人朝遠方跑去。這個畫面自然是無法與更多破格進取的行動相比,但在那個狂奔的背影中,似乎疊加了許許多多的人,有一整個城市在這半年中的選擇和姿態。

這兩本書所記錄的,是這半年多的煙火,也是香港過往的寫照與未來的伏筆。鏡頭前後的所有同事都在不停歇地狂奔,這是屬於香港的故事,我們能做的不多,從個體故事書寫到時代脈絡,只希望在暗湧與浪尖上,承擔一份責任和共業。

By 特約記者 林可欣

2020年1月1日,香港舉行元旦大遊行。
2020年1月1日,香港舉行元旦大遊行。攝:林振東/端傳媒


這場反修例運動中,影像大爆發,讀者在網絡上看過的照片已多不勝數,但我們仍然相信,以紙本的力量紀錄影像,會給每一位讀者創造一個獨特的時空,去重溫、感受和思考這場運動。不過要說這些相片是否好作品,仍需待時間沉澱,半年的時間為時尚早。

此刻翻閱眼前的照片,我印象最深的是9月1日,大批示威者到香港國際機場阻礙機場交通正常運作,其後警方追緝逮捕,東涌港鐵停駛,大量年輕示威者決定徒步走出大嶼山。我和其他記者一路跟拍,沿著高速公路走了四個多小時,而旁邊的公路一直大擠塞。後來抵達青馬收費站,才明白堵車是因為太多市民開車前來義載。

這樣的香港,無論對誰來說,都是一條沒有走過的路。我們將繼續奔走,潮湧不息。

By 攝影主任 林振東


一本攝影集,一本文字書,記載香港的心血。

潮水至深,端同事、撰稿人、評論者,嘗試深入潮水,檢視那五十層不同的藍;逆流的時候,要能從心底明白,為何潮水一直湧向某個方向。

記錄者、評論者,記錄歷史的同時,也難以避免成為歷史的一個結果;我們在潮水和漩渦之中,但也是潮水和漩渦本身。每個人對運動的理解都與自己的位置有關,新聞工作者也如是,我們必須先看清這一點,才能理直氣壯地說我們看到了事件本身的脈絡,然後再去追蹤和理解。

By 評論組編輯 符雨欣


請容我寫一點私人的事。我出生廣州,對香港的第一印象,是1990年,姑姑在家門口拉著大箱子對我說,她要去香港了,要嫁去香港了,我嚎啕大哭,覺得香港是一個陌生的、遙不可及的地方,但又很想和姑姑一起去。30年後,世界的速度、型態、中港關係、人們的價值取向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讓我覺得神奇和幸運的是,我得以在香港,和很多真誠的夥伴一起,去觀察這種變化,去理解我小時候曾經覺得一無所知卻很想去理解的一片土地。

By 香港新聞主編 陳倩兒

2019年8月5日,民間發起8.5全港三大罷、遍地開花七區集會,呼籲市民於8月5日罷工、罷市、罷課,同時在港九新界七區分別舉行集會,以行動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其中多區演變成警民衝突。大埔防暴警察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
2019年8月5日,民間發起8.5全港三大罷、遍地開花七區集會,呼籲市民於8月5日罷工、罷市、罷課,同時在港九新界七區分別舉行集會,以行動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其中多區演變成警民衝突。大埔防暴警察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攝:林振東/端傳媒


《潮湧》和《2019香港風暴》是端整理在反修例運動得到的資料而成的圖文記錄,一切成果實在有賴前線記者們的努力。編輯《潮湧》時,我不禁想像,這些新聞照片中的主角,現在的生活如何;看到《2019香港風暴》的封面,亦很好奇,為何攝記在理大找到一隻中了藍色水的破雞蛋。

《潮湧》的記錄,在「困」和「火」後戛然而止,正如反修例運動帶給香港不少懸而未決的問題,有待繼續發問,繼續思考。不少人在問,運動是否已經完結,問題的底調是無力和憂慮。我相信,如若香港社會能堅忍下去,則無所謂完結,為此,希望這書能為讀者提供一點堅忍的動力。

By 特約編輯 謝梓楓


10月1日下午走在彌敦道上,腳下踩著抗議者撒下的溪錢 (祭祀的紙錢),通過濾罐吸進的空氣仍然刺鼻。兩邊的店家,除了被「裝修」而打開的以外,絕大多數鐵門深鎖,門上貼著各色文宣。地面、牆面、柱子上處處是黑色油漆噴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或者「黑警死全家」。路面上處處是磚頭、石塊、鐵柵、竹竿、小巴站牌或者沒有爆開的玻璃瓶,裡面還貯著半瓶油。

手機的訊息這時響起:在荃灣,一位抗議少年遭警察開槍擊中胸口。街上處處都可以見到招(不到)的士的路人。但我已經放棄,走到天星碼頭搭船,似乎是返回港島最可靠的方式,只是我的出發地點是長沙灣。

10月1日這幾個小時,對比整場香港反修例運動,似乎就是幾個瞬間。但瞬間與瞬間串成的,是一場世紀巨變。做為記者,身處其間,顧不得幸或不幸,只能使盡全力在這股幾能滅頂的逆流裡站穩腳跟,用筆、用相機留下及目所見的幾個瞬間,匯聚成一份大致只能稱為「草稿」的歷史紀錄,留待他年,或許終有史家能夠解答:香港這個血與火織成的2019,究竟所為何來。

By 端傳媒總編輯 李志德

現已開放購買: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 春山出版 / 平裝 / 416頁 / 部分全彩

《潮湧 —— 香港反修例運動影像紀錄》 端傳媒出版 / 精裝 / 256頁 / 全彩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