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疫情 深度

SARS之後,中國建立了怎樣的不明原因肺炎監測體系?

對於18年前應對非典的人來說,這次爆發似乎激發了人們的記憶。


2020年1月18日,醫護人員將一名病患者送至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18日,醫護人員將一名病患者送至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不明原因肺炎引起各方高度關注(端傳媒持續關注事件進展,更多疫情動態請點擊此處)。根據官方統計,截至1月5日,武漢共出現不明原因病毒肺炎個案59例,其中重症7例,暫無死亡案例。曾到訪武漢的外地民衆也出現疑似症狀,其中香港出現16例(其中6宗個案病因不明,其餘皆例確診,至少5例已出院),新加坡出現1例,台灣從武漢來臺班機上檢測出6人有上呼吸道症狀。除武漢外,暫未有內地其他省市公佈不明原因肺炎案例。

官方稱流行病學調查顯示,部分個案爲武漢市華南海鮮城經營戶,這也是最先曝出此次肺炎事件的地方。該市場位於武漢市江漢區,爲漢口最大的海鮮批發市場,距漢口火車站僅1.3公里。市場分爲東區與西區共28條街區左右。工商資料顯示,該市場成立於2005年,經營範圍包括水產品、初級農產品(包括活禽、活畜等)的批發兼零售。

截至目前,中國官方對這場肺炎的定義依舊是「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已明確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傳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等呼吸道病原。截至1月5日,官方已追蹤到163名密切接觸者並行醫學觀察,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工作仍在進行中。

懷疑傳出肺炎病毒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懷疑傳出肺炎病毒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攝: 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不是SARS,是什麼?

在事件爆發近一週後,武漢衛建委終於表示此次不明原因肺炎並非SARS,這是一開始各界最關心的方向。畢竟2003年SARS最初的病患情況,就是定義爲「原因不明的呼吸道傳染病」。

「對於18年前應對非典的人來說,這次爆發似乎激發了人們的記憶。」BBC健康的記者Philippa Roxby評價。這是此次病情引發國際關注的一大重點,《衛報》、路透社、美國學術期刊《Science》都跟進了報道。2003年的SARS疫情被中國官方瞞報、遲報,最終蔓延至全球近30個國家的8000多人。當時的北京市市長和衛生部部長也被免職。

有消息將此次肺炎的矛頭指向新型病毒。《蘋果日報》稱,內地已掌握引致這次不明肺炎的病毒,非常大機會是由動物傳人的新型冠狀病毒,初步評估其威力沒SARS冠狀病毒般嚴重。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評價武漢肺炎事件時則指,暫未能確定引致發病的病原體,有多種潛在病原體可能引致肺炎感染,其中不少都比SARS病毒常見。

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潘烈文向端傳媒表示,綜合來看本次疫情的嚴重程度較SARS輕。當時SARS的死亡率大約是一成,而本次疫情目前暫未出現死亡個案,也並未出現在社區內顯著爆發和醫護人員感染的情況。

對於爲何遲遲不出病原鑑定和病因溯源結果,潘烈文稱如果是集中力量研究一個案例能較快得出答案,但若研究多個案例便有一定難度,「從病人身上採集樣本後,要確定其是否確爲病原體,是否引起病症。如是,還要做一系列測試,而這些測試的準確性和敏感度也是要考量的。」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相信當局已經有初步判斷,因爲病原鑑定中的核酸檢測大約2至3天就可以獲得結果,但病因溯源需要進行血清學檢測和確認,需要2至4周。

在更多消息未知的情況下,我們目前可參考的資料是中國衛生部2004年推出的《全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監測、排查和管理方案》(下稱《方案》)。其中,「不明原因肺炎」是2003年SARS事件後,中國衛生部爲了更好地篩查及處理可能出現的SARS、人禽流感等其他傳染性呼吸道疾病而提出的一個詞。這部方案的執行由中國各級衛生行政部門和各級各類醫療機構、疾病預防控制機構負責參與。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衛生應急中心《不明原因肺炎監測體系評價》的統計,2004至2016年,中國共上報1666例不明肺炎病例,其中發病到診斷的平均間隔爲6天,診斷到報告的平均間隔爲0.5天,報告到審核的平均間隔爲0.1天。

那麼,SARS之後,中國的疾病監測系統是怎樣的,民衆信息公開是否有章可循?

中國如何監測、公開不明原因肺炎?

發現符合不明原因肺炎定義的病例後,由醫療機構在12小時內組織本單位專家組進行會診和排查,不能確診爲具體病例的,需以「不明原因肺炎」進行網絡直報。網絡直報是由中國疾控中心運營的國家重要信息系統,以使疾病監測部門早期發現聚集性病例等異常報告信息,提早發出預警。

醫療機構網絡直報的同時,需進一步將情況匯報至縣級疾控機構,由後者於24小時內對病例完成初步流行病學調查。調查時需重點了解病例周圍是否有聚集性發病現象,有無高危職業等。據方案規定,如華南海鮮市場這樣飼養、販賣、屠宰、加工家禽人員及從事禽病防治的人員爲高危職業。

縣級疾控機構還需在接到病例報告後的24小時內組織專家進行會診,並逐級向上級(市級、省級)備案,接受上級審覈。若任何一級別的專家無法確診,將交由上級會診,上級的會診期限同樣是接到下級報告後的24小時內。不能排除SARS和人禽流感的病例,將採集相關臨牀樣本進行實驗室檢測。

在會診的同時,醫療機構需立即將病例收治入院,按呼吸道傳染病隔離治療,醫務人員也需採取個人防護措施。

但是,若衛生行政部門接到是聚集性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報告(兩週內發生有流行病學相關性的2例或2例以上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在逐級報告前,就要立即進行隔離治療、登記密切接觸者,對其進行追蹤和醫學觀察、採樣送檢、並馬上進行流行病學調查。

2003年,香港曾受非典型肺炎(SARS)疫症影響。
2003年,香港曾受非典型肺炎(SARS)疫症影響。攝:Peter Parks /AFP via Getty Images

根據已有公告,目前,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工作正在進行中,武漢衛健委表示在全市醫療機構開展相關病例搜索和回顧性調查,並稱所有病例已隔離治療,這符合聚集性不明原因肺炎的處理辦法,不過官方尚未將此次事件定義爲聚集性。

方案並未對信息公開做相應要求,這需要參考另一份文件。

《群體性不明原因疾病應急處置方案(試行)》2007年推出,規定了更廣義上的不明原因疾病處理辦法。此方案中提出了信息互通、及時發布的原則,要求各級業務機構建立信息交換渠道,並按規定權限,及時公布事件有關信息。但關於信息公布的時限、披露程度等,未作出明確要求。該方案還提出,要通過專家利用媒體向公衆宣傳防病知識,傳達政府對群眾的關心,正確引導群眾積極參與疾病預防和控制工作;並加強媒體監測,收集與事件相關的報道及網絡上的相關信息,正確引導輿論。

同時,該方案還提出不同情況下的工作重點。即當流行病學病因(傳染源或污染來源、傳播途徑或暴露方式、易感人群或高危人群) 不明時,應以調查爲重點,儘快查清事件的原因。但若不明原因疾病呈現群體性, 特別是新發傳染病暴發時,就要以儘快查明傳播途徑及主要危險因素爲重點,並立即採取針對性的控制措施,控制疫情蔓延。

根據官方1月5日的通報,此次武漢肺炎患者的最早發病時間是12月12日,最晚發病時間爲12月29日。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向武漢各有關醫療機構發布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31日,對公衆發布肺炎疫情的情況通報。

目前,武漢肺炎已有同濟醫院、湖北省疾控中心、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市傳染病醫院及武漢市疾控中心進行專家會診,國家和湖北省衛建委也派出工作組和專家組赴武漢市。其中,武漢病毒研究所擁有中國唯一一個生物安全等級最高的生物實驗室。多級衛生醫療機構同時行動,反映出此次診斷的複雜性。

各地正在如何防範?

香港已於1月4日啓動嚴重應對級別,將聯合多個政策局及部門成立督導小組,處理應變工作。此前,香港也已加強口岸衛生措施,對由武漢抵港的公共交通設備清潔消毒,保持與內地相關部門和世界衛生組織等機構的聯絡。食物及衛生局也多次會見傳媒,公布最新應對措施,並於1月2日起每日公布檢查的個案數字。

潘烈文評價目前香港的體系反應已非常及時,相比2003年香港SARS期間,政府從疫情出現到應對間隔三四個月,如今已能在一星期內作出反應。但他也提示,希望能理性參考現有證據,避免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採取太極端的措施,以防資源浪費。

台灣亦加強邊境檢疫措施,並召開專家會議,確定防疫措施,並針對武漢直航班機進行逐班登機檢疫。

澳門與新加坡也已於機場等口岸地區採取防範措施,對從武漢來的乘客進行體溫檢測。澳門還將「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預警級別提升至第III級(較重),即表示突發公共事件的風險爲中度,並向消防局、博彩娛樂場、酒店等機構進行情況溝通與演練。

更多疫情動態,請點擊此處

2017年7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但本文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你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瀏覽更多深度內容。

SARS 公共衛生安全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