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廣場 逃犯條例 圖片故事

影像:「中大戰事」一月後,復原的和無法復原的

校園總有一天始終會復原,但有發生過的,便不能被推翻,歷史始終會記住那年那夕。


我記得這一個畫面:

那天是一個星期的盡頭,很多人在離開,包括自己。走到四條柱(中大正門)外的大埔公路,碰見一個同屆畢業的同學。她戴了面罩,叫了我一聲,我才認到她。前天我已在附近與她碰過面,我好奇這幾天她都待在這裡,沒有上班嗎。她說:「沒有呀,三罷嘛,向上司說罷工呀。」突然想起自己除了突然生病了(笑),請了病假,加上又碰巧放假,才可出來。作為從事與我一樣工作的她卻選擇直接罷工,然後一直留在戰場,守住山城入囗。

又想起另一個畫面:

那個激烈的衝突晚上前的下午,警方進入了校園,拘捕了數人,抗爭者退守至迴旋處及運動場。我走進運動場,有一個同學激動地大叫:「阿婷/庭,你係邊呀!係邊呀!」周遭沒有回應,他開始聲淚俱下,旁邊的人上前安慰他。我沒有按下快門,這一幕卻一直縈繞在腦海裡。下一秒,幾枚催淚彈在頭上落下。

往後的一個星期,理大的遭遇更為慘烈。

這輯對比圖是筆者一個月後重返中大所拍攝的。有些已經復原,有些痕跡仍在,校園總有一天始終會復原,但有發生過的,便不能被推翻,歷史始終會記住那年那夕。

沒有甚麼,就當作是為歷史記憶做點紀錄,但正如某個集會一個律師所說,不要覺得做了點甚麼事情就心安理得,我們要行前很多很多步。

逃犯條例 中文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