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想像的共同體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Solidus_xin、gort、liwords,回應圓桌話題《林心如遭誹謗台獨勝訴,成為首位「中國法院認證非台獨人士」,你怎麼看?》

Solidus_xin: 我至今一直想討論這個問題,究竟一個屬地的所屬權是否是應由該地人民來決定,就拿台灣舉例,我們所受的教育告訴我們假設全部台灣人投票,絕大部分人選擇獨立,那他獨立是合理的,合法問題暫且不說,但那同時我們所受的愛國主義教育告訴我們台灣不能獨立,這就形成了一種割裂的思維。互聯網或者政權喜歡用極端,簡單的詞語去定性,台獨港獨,從來沒有去說明他人的訴求,普選等於獨立,愛台灣也等於獨立。

gort:@Solidus_xin:建議閣下可以從19/20世紀一連串近現代民族國家的創立過程,去思索民族共同體是如何創造出來的,首推當然是Benedict《想像的共同體》一書,進而從愛中國的官方敘事中解放出來。愛中國,不一定非要台灣納入屬地;對台灣人來說,愛台灣,也未必不能和中國形成某種政治集合體。我們不一定要被毫無標準、邊際的想像民族意識捆綁,這是人類世界兩百年來才出現的新觀念,在當下,去思索實踐生活,政治及社會正義的參與,是我認為也相當重要的事。

Solidus_xin:@gort:就針對一點,個體是否有權利去否定這個意識共同體,小部分人的共同體是否有權利去否定更大的共同體的意識,來決定自身的去留。

gort:@Solidus_xin: 了解您所說的,我想,這問題還是回到個人自我追尋的價值吧,何謂人的幸福,又怎麼看待實踐幸福的路徑。我嘗試理解當代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之爭,就羅爾斯的論點出發,我相信這兩者還是有調和的機會,關鍵在於我們如何決定自我價值的確立和實踐,而不流於什麼都好的虛無。

liwords:@gort:同意你的回應,我覺得身為政府,對共同體自然有身為當權者的價值,並藉由行政權力推行這套價值體系。但回到個人,一定要對這套價值買單嗎?不同的人一定有不同立場、不同感受,自然造成矛盾。這其實也是想像的共同體要呈現的問題。

2. Joechuang,回應圓桌話題《林心如遭誹謗台獨勝訴,成為首位「中國法院認證非台獨人士」,你怎麼看?》

個人覺得更有趣的討論也許是從人類行為普遍的去看這個社會。為了適應所處環境,人在不同情境下各層次皆有求存的需要:也許是關於價值觀或思想、也許是關於個人情緒、也許是基本生理。

「統獨」、「一點不能少」、甚至「黨是父母」等等雖然看似是價值觀層次,但在當前的環境下卻會直接關係到基本生理的生存(如喪失工作、生命威脅、法律追訴、群眾霸凌等)。身在中國,一個人即便不真的在乎國家由誰統治決策、亦不在乎遠疆領土爭議,但為了好好過日子,仍有必要做出前述的「宣告」;對於該個人來說,宣告真正的重要性可能不在其「內涵」,而是關於宣告的「受眾」是誰。這些關於主權的宣告,更多只是個人為了生存在當前環境的求存手段。最鮮明的例示莫過於三十年前高歌支持六四的成龍,與如今挺身為護旗手的政協成龍。原因可能無他,求存而已。

而這樣的求存問題,不只是存在於來到中國打拼的台港藝人、商人,即便生於斯、長於斯的中國人也需要面對相同的處境。畢竟關鍵是所處環境,而不是人來自何方。只是微妙的是,這樣的環境(尤其在文化層次)又是源自眾多個人行為實踐而來。儘管成因可能複雜,但這些實踐卻形成了類似「囚犯困局」的社會處境,使環境中的個人難以跳脱。

3. akidsuki,回應《專訪環境律師張兢兢:環境法和國際條約怎樣約束中國海外投資?》

從法律出發討論總是能看到不一樣的世界。不能總是以民族強大或中國夢思考中國在世界的投資業務,採訪當中既提供了美國企業被告的例子讓人跳出「外國勢力阻止中國強大」思維,也看到了中國不一定總是以成功的貪婪新霸權姿態出現,它實際上需要面對當地法律的挑戰(儘管它們比起西方企業,面對的挑戰已小得多)。

不論是哪個國家,有效且具有執行力度的法律能維護國民的利益。這種自己說出來都覺得是再自然不過的全球公認現代人常識,可惜現時不少人由於被民族主義蒙蔽而故而忽略,或許中國經濟走出去後,網民們對國際法律相關討論的刻意無視的邏輯,正正暗示目前中國的法治不能很好地落實的制度文化問題。中國在走出去同時也應該正視國內環境保護問題,對大家都好,難道真的有中國人願意為了黨的大業而吃有毒的魚喝有毒的水?(願意的人請別拉人去做,並且收起外國護照

總之,希望端的中國讀者們能藉由對這位值得尊敬的中國律師的採訪「重新發現」,思考何謂大國義務。

4. laurenlai,回應圓桌話題《同志不分藍綠?同志運動先驅祁家威被批為藍營站台,你如何看?》

民進黨將婚姻平權當作自己政見是應該,也是有需要感謝的地方;但大家卻也同時忘記一個議題的推動,是社運團體及多少人花多少精力跟多少年,才得以給政府施壓,也才能有現在這樣微小的進展,不是誰的善念,而是大家共同努力推動的成果。

祈家威大哥長期為台灣同志權益的努力跟貢獻有目共睹,也絕對功不可沒,無關什麼背不背刺,就只是政治立場不同,個人立場不同,不代表他就不是好人,坦白說,真的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泛標籤化,大家互相尊重,我想這是做人基本道理。

即便今天我知道大哥跟我立場不同,但我下次同遊我依然會去跟他擁抱,聊天,就跟之前每次的遊行一樣,這才是一個民主社會真正價值所在不是嗎。

5. Chenbin、jasonwalks,回應圓桌話題《同志不分藍綠?同志運動先驅祁家威被批為藍營站台,你如何看?》

Chenbin:我們首先要知道,藍綠之爭並不是正常民主共同體內的政策之爭,而是如美國獨立時期,保皇黨與獨立黨之間的認同之爭。如何才能讓保皇黨滿意呢?除非把他們都移往加拿大。台灣不是歐美民主國家,隨時有可能落到如烏克蘭一般的處境。故共同體的邊界劃分,重要性永遠先於政策,先於進步議題。

祁對國民黨的支持表態,對於支持DPP的群眾,簡直是狠狠地被甩了一巴掌。為了同婚議題,得罪了多少DDP內的保守公媽派,得罪了多少原本死忠的長老派教會?那麼為了保全台灣共同體,身為DPP及台灣共同體的支持者,能得到最理性的答案是:「祁及同志的票實在太貴了,我們支持不起。」

jasonwalks:@Chenbin:不能同意更多。所謂的民主國家尊重不同意見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要人包容尊重現在的國民黨和其擁護者,等於要人包容尊重納粹擁護者,國民黨黨員現今種種離譜的發言行徑和政策主張明顯跟他國的赤納粹同步到離譜的地步。要包容國民黨,怎麼不乾脆接納CCP跟Chinazi好了?曾經一堆國家張開雙手迎接Chinazi,現在下場?曾經推動社運的功勞是一回事,同志身份也不一定要跟特定黨派掛勾,但是國家的利益明顯要大於特定的社會族群。如果祈只要是挺同的都接受跟支持,而不考慮這些政治人物的意識形態,等於他把自身族群的利益放在國家之前,這樣跟韓最愛操弄的軍公教群體有什麼差別?藍甲本身的悖論,就跟支持納粹的猶太人,或是追隨佛地魔的麻瓜類似,本質上是自我否定。硬要去挑藍營中少數幾個挺同的,就像硬要說納粹也不全是壞蛋,也有辛德勒那樣的人,難道是要希望屠殺開始的時候,你都能幸運地遇到這些萬中選一的正義之士被他們拯救嗎?

6. LauK,回應圓桌話題《《全民打漢奸》標榜掌打棍毆香港民主派人士和黑衣人,你如何看這款線上遊戲?》

這跟70年中共宣發用於醜化劉少奇、鄧小平、薄一波等人的《百醜圖》完全是一個路數,這個網站是浙江一個叫朱曉丹的傢伙以個人名義備案的,無法證實是否有中共背景,但這個項目做的很精細,很難相信是一個人做的,在中國大陸,我們想知道這麼多有關於反送中遊行的人員名單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事實上我們14億人中連知道「反送中」這個詞語的人恐怕都不會超過5%,更別提黃之鋒等人的名字和長相了,很可能又是一輪類似「文革百醜圖」式的中共宣傳......

這真的讓人感到害怕,眾所周知,我們大陸的中小學名義上打着「愛國教育」的旗幟其實宣傳的都是愛黨,前幾個月我這裏很多小學又在搞歌頌「新聞聯播」的專題活動,小孩不先教育普世價值觀讓他們建立道德觀念並熱愛土地和人民,而是讓他們先忠於黨,這本身是非常可怕的事,在沒有道德觀和人倫觀的情況下,教育出一批批沒有情感的武器,跟製造紅衞兵沒有兩樣...加上這種死灰復燃的宣傳手段可以看出,我們大陸的文革即將再次到來......

7. 范鏘楠、Jackhui、TS_LoveHK,回應圓桌話題《《全民打漢奸》標榜掌打棍毆香港民主派人士和黑衣人,你如何看這款線上遊戲?》

范鏘楠:七十年了,我們還是一樣。必須有敵人,必須有境外勢力,必須有人替政權接下它的包袱。香港局亂都是港人的錯,大陸法治長足進步,除了官方宣傳文件中的謙虛之詞見不得半點不足。而對待那敵人,則必須要普天之下人人得而誅之,紅色政權才能江山永固。

Jackhui:@范鏘楠:實這不完全是這七十年的事情。對社會上的惡的解釋,人就是傾向於以「存在一個惡魔源頭」來解釋。就好像泛民的「中央政府」和建制派的「外國勢力」,因為從小童話就是這麼寫的。

因為這樣的話,得出的結論大家比較喜歡:惡來自於不可理解的惡魔,我們作為善的代表,消滅惡魔就可以消滅身邊的惡了。

也有另一種解釋,惡來自於人對慾望的順從。這種解釋下消滅惡需要自我剋制,對於作惡的人,我們依然要愛他們,不能消滅摧毀他們,要幫助他們剋制自身的惡。這樣的結論實在是太累所以大家都不願意......

其實後一種解釋官方宣傳比「外國勢力」還多,但是大家看到就直接當成「官方宣傳」忽略了不當一回事......

所以到底是「受眾選擇性接收信息」,還是「官方傾向」導致的惡魔論盛行?

TS_LoveHK:@jackhui:你的這種唯心說忽略了各種因素在行動上對事情推動的差別,你即是說把一個警務處長對證據的偏頗和普通市井之徒對事實的偏頗放在同一個天平上一樣,雖然心理上的本質上一樣,但造成的影響是天差地別!不用提什麼西方辯證手法,論語早就說過:「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跡,論跡貧家無孝子。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少完人。」泛民對之中央政府之惡主要是論跡,官方高調種種難道不夠多?建制對之境外勢力之惡卻主要是論心,所謂的批評跳不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格局,這就是區別。

8. 聽眾,回應圓桌話題《中國校園性醜聞受害者通過自媒體舉報,是什麼讓輿論成為她們的唯一力量?》

上海財經大學這個事件中,輿論並不是唯一力量。校友聲援學校處理在短短72小時內就已經完成了。輿論促成了高校的快速動作這沒錯,但是在這個事件中,我們並沒有看到司法缺位,警方不作為等現象,反而是有條不紊的在進行,也沒有因為輿論關切而急切的做出有違司法公正的事情,這不是正是我們想要的或者說至少不是那麼壞的法制嗎,輿論成為唯一力量又何從談起?

9. Loloo,回應《亡國感的前世今生:在台灣,兩種「國」的故事》

趙春山所說那一套九二辯證法葫蘆,是一般人無法理解或相信的,也不知裏頭藏了什麼暗器。據我了解,中共一國兩制的基本精神是這樣的:假如港人或台人能夠愛國,體認中國發展的需要,那麼就讓你直選,讓你自治,如何如何。假如愛國不到位,那就誘之以利,動之以民族情感文化,又不忘隨時揮揮大棒子恐嚇。即使你們愛國了,還得到處安插人馬監控你們,免得民主自治走偏,被「三股勢力」病毒感染。偏就是,港台一大票人不愛國,不想當中國人。國民黨還沒想通:反對台獨是回事,但台灣人是有固有的,不可剝奪的權利改變憲法的狀態。動輒藉著中華民國憲法反台獨,只是讓「中華民國」這四個字更沒市場罷了。

10. 晴空師姐,回應《鄧聿文:美中宿命——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如果一個國家以不民主的方式來發展,而世界上其他多數國家都用民主的方式來發展,沒有了人民的牽制,統一集權就是一劑強心劑,就好像在比賽中使用了興奮劑,這當然是不公平的,不公平就是阻礙。與其說現在的經濟條件不允許搞民主,不如說黨國不願意讓渡自己一家獨大的既得利益,這跟美國不願意放棄霸主地位的心理是相似的。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