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大選 「韓流」起落 深度 2020台灣大選

「韓粉攤商」與他們的產地:支持他,就替他做選舉商品

在韓國瑜崛起的過程當中,許多支持者以粉絲支持偶像的熱情,替他製作周邊商品,形成韓國瑜競選周邊商品「去中心化」的奇觀。於上個世紀曾享有榮景的台灣玩具、文具產業,如今成了「韓粉攤商」的重要供應貨源。


2019年9月8日, 韓國瑜在新北市的大型造勢晚會。 攝:Eason Lam/端傳媒
2019年9月8日, 韓國瑜在新北市的大型造勢晚會。 攝:Eason Lam/端傳媒

【編者按】2020 年的總統大選,已經確定由韓國瑜、蔡英文與宋楚瑜三位候選人爭鋒。其中,兩位領先者韓國瑜、蔡英文在選舉文宣主軸上,分別以「中華民國派」與「台派」作為競選中的國族意識主軸。常提「中華民國派」的韓國瑜以「UP」為軸心打造競選 logo,色調採用中華民國國旗的藍、紅色,口號則是「台灣安全、人民有錢」;而蔡英文主打「台灣派」,競選主軸為「2020 台灣要贏,Let’s Win!」,主視覺直接以文字呈現,符號則是採用向前、向上的三角形為主要元素,強調國家進步、民主進步。本系列為台灣大選的十個關鍵字中的「選舉宣傳品」篇,分為上、下兩篇,分別深入報導韓國瑜與蔡英文的競選文宣、周邊商品產業鏈與文化現象。

自 2018 年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到今年參選總統以來,幾乎每一次造勢場合,翁鳳嬌都不會缺席。韓國瑜走訪各地宮廟或舉辦各種集會,都能看到她以「標準」韓粉形象現身——身穿國旗衣、頭戴國旗帽、帽子夾滿帽夾,脖上圍紅色、藍色相間的領巾,胸口別上國旗胸花。

在總統大選中,韓國瑜持續大量使用中華民國的元素,讓支持者有個清楚且單一的符號認同,進行集體共創,達成一種「去中心化」、自下而上的野蠻生長模式,加上韓國瑜簡單直白的口號,更讓「韓粉」周邊商品的數量,達到國民黨選舉史上之最,更為今年選戰打造出「鋼鐵韓粉」的流行現象。

像翁鳳嬌這樣熱愛中華民國國旗元素的支持者,早已成了韓國瑜造勢場上最重要的組成份子:數十萬個熱情韓粉,手裏搖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大聲地唱著《中華民國頌》,不時停下來與彼此交換感動:「我們真的很久沒看到這面國旗了!」

2019年11月6日,台灣苗栗縣的一場韓國瑜造勢活動,攤商在宮廟附近擺賣。
2019年11月6日,台灣苗栗縣的一場韓國瑜造勢活動,攤商在宮廟附近擺賣。攝:陳焯煇/端傳媒

今年 52 歲的翁鳳嬌不光是韓粉,也是協助打造「鋼鐵韓粉」的重要媒介:她本身也是一個跑選舉場近 20 年的資深攤商。她的攤架上堆滿琳琅滿目的韓國瑜周邊商品:T-Shirt、帽子、扇子、毛巾、領巾、帽夾、胸章、鑰匙圈、耳環、項鍊、錢包、Q版娃娃、存錢筒、紋身貼紙等。這些商品大多圍繞一些共同元素:國旗、韓國瑜人像、Q版圖像、柴犬、韓國瑜的口號,色調清一色採用紅、藍、白,象徵著中華民國國旗。

儘管對手陣營的支持者,時不時會揶揄韓國瑜的周邊商品就是「華國美學」最佳代表(諷刺其過時、不具現代美感),但它們也的確是這次凝聚韓粉「中華民國認同」的重要符號,商品數量更達到歷屆國民黨選舉史之最。更奇特的是,這些令人眼花撩亂的周邊商品,絕大多數都是支持者自主生產的。

豐沛的生產動力,來自支持者驚人的消費能力。若仔細觀察韓國瑜的造勢場,就會發現周圍總有不少攤商跟隨,一場小型的宮廟造勢場,少說十個左右的攤商,至於大型造勢場則可能超過一百個。《端傳媒》記者曾經計算過,單以 8 月 3 日為例,韓國瑜一天之內到桃園市九個宮廟參拜,地點從北桃園跨至南桃園。他在每個地點不停留超過一小時,速度極快,但還是有將近十個攤商緊跟著他。這些攤商並非特定固定攤商,而是不同攤商各自盤算時間,選擇其中兩、三個點停留,再隨著韓國瑜移動到最後一個造勢場合中壢市興仁公園,形成大型的「國瑜夜市」,一共吸引將近五十個攤商左右。

8 月 3 日的現象,並不是特例。以9 月 8 日在新北市三重區「幸福水漾公園」所舉辦的造勢大會「2020 新北出發」為例,保守估計也來了近 150 個攤商,儘管這一天的造勢大會,新北市政府只開放 80 個合法攤商申請,但現場仍有多了將近一倍的未申請攤商聚集。隨著韓國瑜到全台各地立委候選人的競選總部協助造勢,現場也總會聚集一群攤商。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
攤商出售的韓國瑜商品。攝:陳焯煇/端傳媒

韓粉周邊商品數量,達到國民黨選舉史之最

《端傳媒》訪問多家攤商,他們皆異口同聲地表示,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商品數量與熱賣程度是前所未見,「他的商品比以前(國民黨的場子)還熱賣,因為一般民眾都很喜歡,男女都有,單價也比以前低,不像過去的單價比較高,大多是眷村老兵買。」翁鳳嬌補充,「韓國瑜剛選高雄市長,沒什麼人在賣周邊,那時候我就開始賣衣服。市長交接當天,一個早上就賣了五萬塊,算是目前最好的業績。」

自去年高雄市長選舉開始,「韓粉商機」很快就在業內傳開了,原本只跑夜市或廟會的攤商,不少半路都加入韓粉攤商,使得韓國瑜周邊商品生態,隨著他當選高雄市長之後,開始進入野蠻生長期。

韓國瑜的周邊商品生態完全不一樣,由官方發動的商品很少,大多是由民間自己設計、生產、製造。她的批貨來源廠商從過往的一個,變成現在的四、五個以上。不同廠商還會推出新貨,就像淘寶網拍運作,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品「上新」,使得翁鳳嬌必須繃緊神經。

一名來自高雄的布袋戲師傅吳振榮也說,自己從朋友口中聽說(韓國瑜的場子)「很好賺」,於是中途加入攤商行列。吳振榮一邊跑廟會演布袋戲,一邊跑造勢場當韓粉攤商,即使是新手攤商,販賣商品不多,但狀況好的時候,吳振榮一天有台幣一萬元左右的收入,比起平時的收入高上好幾倍。吳振榮強調,都是因為韓國瑜才有的賺錢機會。

由於跑場經驗豐富,翁鳳嬌很快就辨別出韓國瑜的周邊商品生態。她觀察,韓國瑜與往年國民黨候選人有很大的不同。自從 2000 年總統大選開始,幾乎每一次的選舉,翁鳳嬌都有參與販賣周邊商品,她的家宛如一個台灣選舉商品的小型紀念館,堆滿不同年份、不同候選人的周邊商品。

不過,因為翁鳳嬌自己支持國民黨更多一些,所以家裡還是以國民黨候選人的周邊商品居多,像是 2008 年馬英九、蕭萬長的紀念品,一個白色盤子,盤面印著兩人的肖像並寫著「台灣向前行」,以及 2012 年馬英九、吳敦義爭取連任時推出的「台灣加油讚」系列商品,有頭巾、領巾、國旗小包包,還有建國百年的紀念圍巾。她一一細數,當中的一些商品曾經熱賣,一些商品則乏人問津。

翁鳳嬌分析,過往打選戰其實單純很多,大多是由競選總部推出的官方紀念商品,也就十幾種,攤商反覆進貨就是那些,選舉尾聲時,差不多都能將庫存銷售八九成以上。但韓國瑜的周邊商品生態完全不一樣,由官方發動的商品很少,大多是由民間自己設計、生產、製造。她的批貨來源廠商從過往的一個,變成現在的四、五個以上。

不同廠商還會推出新貨,就像淘寶網拍運作,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品「上新」(意指,上架商品,上新款)」,使得翁鳳嬌必須繃緊神經,時常注意新品,「賣得好的商品,很快就會被抄來抄去,接著就不好賣了,所以必須進新商品。」翁鳳嬌說。

不光是民間廠商主動設計、生產,就連支持者也會把想做的樣式傳給廠商,請他們幫忙製作。像是韓粉組織「土包子志工團」,他們就開發出幾十種商品,提供給不同攤商販賣,或是定期放置在商家店面進行販賣。

攤商翁鳳嬌。

攤商翁鳳嬌。攝:Eason Lam/端傳媒

39 歲的高雄人孫偉聖對此也有同感。此前,他原本是直接向「土包子志工團」(韓國瑜的志工團名稱)批貨,帶到造勢現場擺攤。原本政治冷感的他,被韓國瑜造勢晚會的話語感動,決定用行動證明自己支持韓國瑜,決定開始親自參與設計商品以及擺攤,或是在網上澄清「黑韓言論」,擺攤之外的時間,他也在高雄一家有設置「韓粉周邊商品專櫃」的咖啡廳裡工作。

像翁鳳嬌、孫偉聖這樣的「韓粉兼周邊商品開發商」,是韓國瑜周邊商品的主要來源。與過往相比,韓國瑜周邊商品有著明顯的「去中心化、自下而上」的特性,攤商與支持者們更常在即時通訊軟件裡互通商品以及候選人的各種消息,機動性強,隨時移動。

由於眾多商品大量製造,造成市場競爭激烈,韓粉商品的汰換率隨之提高。早期韓國瑜的造勢場合,流行的是基本款商品,像是衣服、帽子或Q版娃娃,但到今年七月左右,以「國旗花」為元素的周邊商品爆紅,一顆國旗圓珠,外圍包著紅、白、藍三色六片的花瓣,頗受女性韓粉的喜愛,開始成為商品主流。

2019年9月8日, 韓國瑜在新北市的大型造勢晚會,攤販在出售韓國瑜的宣傳品。

2019年9月8日, 韓國瑜在新北市的大型造勢晚會,攤販在出售韓國瑜的宣傳品。攝:Eason Lam/端傳媒

「韓國瑜號召很簡單,我們做東西就很方便」

眾多民間韓粉周邊開發商中,台灣過往蓬勃的玩具產業扮演了重要角色。位於新北市的玩具大盤商「佳發玩具」是韓國瑜周邊生態的廠商之一,總經理林秋煌聲稱,自己屬於第一批設計韓國瑜Q版娃娃的人。

林秋煌在「佳發玩具」工作超過十五年,彰化人,曾經是衛浴商品的進出口商,因緣際會踏入玩具業,一待就是十幾年。他身上有種草根生意人氣息,平時間待在玩具工廠裡,指揮南來北往的送貨工人,並安排廠內的玩具擺放,以及往返兩岸的玩具工廠之間。

在巨大的玩具工廠裡,車子與員工進進出出,將近一樓半的層架堆滿各式各樣的玩具。韓國瑜的周邊商品,則是成堆地放在廠內的辦公空間裡。

林秋煌可以清楚說出韓國瑜Q版娃娃的演進,哪些是原創、哪些是抄襲,並且一眼分辨出不同周邊商品的品質好壞。他告訴《端傳媒》,最初會開發韓國瑜周邊商品的原因很單純,「這種就叫做時機錢。」

「我一次就直接生產五千個(Q版娃娃),剛開始做的時候,根本不確定賣不賣出去,但就是感覺可以做。」林秋煌補充其實陳水扁、馬英九參選總統時,他也有做周邊,但如果說起數量,韓國瑜確實做得更多。

由於林秋煌長期掌握工廠、中盤以及攤商等資源,只要推出新商品,很快就能打進現有市場。翁鳳嬌也是因為過去曾與林秋煌批發玩具,順勢就跟他批發韓國瑜的商品,每個月,林秋煌都會把新的產品照與介紹,發至 LINE 的攤商群組裡,供他們一一叫貨。

雖說是時機錢,林秋煌也坦言製作韓國瑜商品,不光是商業考量,也帶有私心,「其實韓國瑜並不厲害,他就是個普通人,但人家知道他在做什麼,這樣就夠了。他第一次出來就拿國旗,現在能在南部拿著一面中華民國國旗,這真的很了不起了。更厲害的是,他講話,我們聽得懂,然後他敢講。因為他的號召很簡單,我們做東西就很方便。」

2019年12月8日,板橋的韓國瑜造勢活動, 攤販帶上掛滿國旗的頭盔。

2019年12月8日,板橋的韓國瑜造勢活動, 攤販帶上掛滿國旗的頭盔。攝:陳焯煇/端傳媒

韓國瑜的「講話風格」確實為這次選戰帶來許多話題,時不時就能成為媒體標題。民主進步黨新潮流派元老林濁水,曾經在去年高雄選舉時直言批評,民進黨很可能丟失高雄選區,原因就是韓國瑜講話方式具有威脅性,足以撼動高雄選情。他指出,像韓國瑜這樣講話的人,在國民黨內沒有第二個,韓國瑜是底層國民黨,和主流國民黨不一樣,嗆辣的談話風格更像是(早年的)民進黨。

過往,民進黨的選戰風格,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即是擅長撩撥民眾的高昂情緒,前總統陳水扁就是箇中好手。陳水扁的演講用語,其實與今日的韓國瑜有異曲同工之妙:簡單、清楚且訴諸感性,對庶民具有號召力。1994 年,陳水扁於競選台北市長時,與新黨趙少康辯論,面對趙所拋出的「中華民國滅亡論」,直接以「有那麼嚴重嗎?」回應,成為經典。

1998 年,陳水扁競選連任台北市長時,也曾公開批評對手馬英九:「別說姓馬的,就是姓狗的、姓貓的來,也是一樣!」但在敗選宣言中,又感性提及:「市民對進步的市府團隊無情,就是偉大城市的象徵」,都是台灣 90 年代傳頌一時的政治金句。

2018 年,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期間,創造的名句「高雄又老又窮」、「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乃至於參選總統期間的「台灣安全,人民有錢」、「莫忘世間苦人多」,同樣具備簡單明瞭的特性。這幾個口號,囊括人類基本需求與慾望,音律和諧,清楚明瞭,是「韓流」不可或缺的要素。

而這些簡單粗暴的口號,大多都會印刷在眾多的韓國瑜周邊商品上,搭配著國旗符號,隨著工廠的生產線大量產製,通過批發、攤商等通路,以商品形式,傳至民眾的手上,不停反覆傳頌。

不過,比起當初決定製作韓國瑜商品的熱情,受訪時,林秋煌其實花更多的時間吐露近幾年的苦水。十幾年來,眼看著台灣工廠外移、經濟大不如前,林秋煌透露,目前玩具市場當中,近八成的玩具是從香港、大陸進口,台灣玩具廠的競爭力早已不如以往。十幾年因產業外移而產生的失落,也讓林秋煌開始期待「改變」,期待一個跟以往不一樣的人選。

林秋煌的感受,與實際數字相符。根據世界玩具協會統計,1987 年,台灣曾在世界玩具產業中佔有一席之地,創下出口金額 10.7 億美元的高峰,一度有「玩具王國」稱號。但很快地,隨著當年台灣政府開放兩岸探親,第一批台商開始到深圳設廠,玩具產業也隨著其他成衣、雨傘產業一同西進中國,此後逐年被中國取而代之,如今已經大不如前。

除了本身所在的產業榮光不再,林秋煌更覺得自己對國家的光榮感與認同感也逐漸失去,他認為,這份認同是被民進黨政府給剝奪的,「現在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中華民國。我一直很想問問年輕人,什麼叫做台灣?什麼叫做台灣文化、台灣價值?(香港)反送中跟台灣有什麼關係?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是有憲法耶。民進黨政府(如果真的敢)可以隨時變更國號!只要以後護照印著台灣國,我也會跟別人說,我是台灣人。」

2019年12月8日板橋,韓國瑜的造勢活動。

2019年12月8日板橋,韓國瑜的造勢活動。攝:陳焯煇/端傳媒

集體失落的廠商遇上「台灣安全,人民有錢」

類似「佳發玩具」這樣主動製作韓國瑜周邊的廠商不只一個。9 月 8 日,文具商「鴻印有限公司」總經理謝國華跟著妻子,滿心期待地來到韓國瑜的造勢場合,帶著幾個大紙箱,裡頭裝的是前幾天特地吩咐工廠趕工生產的「韓語錄印章」。他強調,自己是第一次「跑選舉場」。隨著韓流崛起,原本製作文具的謝國華,把兒童印章模具的圖像改成韓國瑜Q版形象,搭配耳熟能詳的韓國瑜口號,一次就製作了幾百個印章。

除了用「韓語錄」表達支持之外,謝國華描述韓國瑜的方式,不像評價政治人物,反而更接近偶像狂熱。在接受採訪時,謝國華強調自己跟韓國瑜同歲,並反問記者,知不知道韓國瑜幾歲?正當記者有些遲疑時,謝國華立刻反問:「你是不是韓粉?」謝國華說,自己的姓名總筆畫與韓國瑜一樣,「是緣分也是天意」,他甚至牢記韓國瑜的生日是哪天,堪稱忠實粉絲。

謝國華說,十幾年前,「文具的業務一個月可以到兩百多萬,但現在一年能有三百萬就差不多了。」當產業環境變差,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出口,以自家產品支持韓國瑜,成了謝國華的情感出口,他相信,韓國瑜正是那個能讓大家口袋再次裝滿鈔票的候選人。

謝國華開始製作文具禮品時,正處於台灣文具產業外銷的繁榮時期,在長期的進口關稅保護下,台灣文具產業一度蓬勃發展。但自 1990 年代之後,進口關稅下降、台幣升值,加上台灣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後,國外的文具禮品大舉進口。雪上加霜的是,進入網路時代後,文具產品與禮品的需求開始緩慢下降,讓不少中小型的文具禮品商,面臨沈重的轉型壓力。

另一個文具筆商「聖軍有限公司」老闆陳水桐,也有同樣的感受。陳水桐在韓國瑜造勢現場擺攤,但攤位不大,上頭就只放著幾十隻印有韓國瑜圖像的鋼筆,與周圍的攤商相比,他的商品價格顯得稍貴一些,引人矚目。

來自台灣彰化的陳水桐說,自己從事製作鋼筆超過三十五年,過往生意曾風光一時。在宋楚瑜擔任省長期間,替他製作過二十萬隻(贈品)筆,還替當時的國民大會代表(已被廢除)製筆。爾後產業變遷,加上台灣相關法令開始日趨嚴格,2011 年,法務部曾公布「賄選犯行例舉」當中就明確指出「以文宣附於價值新台幣三十元以下的宣傳物品,如原子筆、鑰匙圈、打火機...」候選人較少贈送昂貴禮品,他的業務量也開始下滑。

無法製作高單價的文宣鋼筆之後,如今陳水桐多是替一些里長或百貨公司製作贈品筆。這次之所以為韓國瑜製作鋼筆,他說是因為在電視新聞上,看到韓國瑜的女兒韓冰簽名用的筆「竟然是 SKB 40 元的筆(意指太平價),所以我就開始設計專屬韓國瑜的筆」。

實際上,在超過一百五十個充斥國旗元素的各式攤商當中,這些「文具商」的攤商顯得有些突兀,事實上,很少民眾會駐足在攤商前詢問印章裡印的是什麼,或者買一支上百元的韓國瑜紀念鋼筆。

2019年11月2日,桃園的造勢晚會上,一名參與者為孩子買帽子。

2019年11月2日,桃園的造勢晚會上,一名參與者為孩子買帽子。攝:陳焯煇/端傳媒

不過,並非每一位韓國瑜攤商都是「韓粉」。另一位製作保溫瓶的老闆,帶著兩百個印有韓國瑜頭像的水壺在現場擺攤,他說得直接:「我支不支持韓倒是其次啦,大家會來到這裏,也就是想找個機會多賺點錢而已。」但這位「非韓粉」的生意倒是不錯,早在散場之前,他的貨已經全數賣完。

韓國瑜娃娃與國旗花:台灣產業西進大陸後的產物

除了民間廠商自主發動生產,如此龐大的周邊商品,有很多都來自大陸的玩具工廠。林秋煌透露,第一批韓國瑜Q版娃娃,就是依循過往與廠商的合作路徑,發包到大陸工廠進行製造。林秋煌先是找上在廣東從事三十多年玩具業的「七星兒玩具工廠」林老闆,並且通過他的中介再發包至各地的廠商。以韓國瑜Q版娃娃來說,林老闆就發包給位於深圳龍崗區的玩具廠製作。這間玩具廠一直是以製作大型絨毛玩具為主的工廠,並且外銷至義大利、日本等地。林老闆強調,會找上他們就是因為「比較內行」。

當《端傳媒》聯繫這家深圳玩具廠,詢問韓國瑜Q版娃娃的製作過程,楊姓負責人的態度立刻變得非常警惕,再三強調這整件事跟台灣選舉一點關係都沒有,之所以會答應接單製作玩具,只是覺得韓國瑜在台灣的討論度很高,「感覺有趣、好玩」,才會答應製作,「現在都已經沒有、不做了」。此後,深圳玩具廠不願意接受採訪,只說這會給他們「帶來不少麻煩。」

根據林老闆透露,前陣子有不少選舉商品確實會發包至大陸製作,但更多的還是國民黨的商品,「民進黨蔡英文的我不能做啊,這有政治因素,我們盡量不去碰他做民進黨的商品,連通關的時候都有被查的風險。應該是說,你如果發包給廠商,然後他們發現是民進黨的東西,大家現在不太敢做。」

至於大量含有中華民國國旗元素的韓國瑜商品,是否會讓大陸廠商感到有些疑慮,林老闆則態度堅決地說,「國旗有什麼關係,大陸對中華民國國旗沒有反對啊。」

2019年12月8日板橋,韓國瑜的造勢活動。

2019年12月8日板橋,韓國瑜的造勢活動。攝:陳焯煇/端傳媒

根據《端傳媒》側面詢問其他玩具廠,除了這家深圳玩具廠有生產選舉商品之外,位於廣東省澄海區以及浙江省義烏市的幾間工廠,此前也曾協助生產韓國瑜選舉周邊商品。但這些工廠並不是直接生產單一商品,更多的是把一個商品分成不同區塊,發包給不同工廠生產。比如說,國旗花的系列商品,除了布胸花、國旗滾珠,還有夾子,這些就是分別來自兩、三家工廠生產,之後再交由另一家工廠加工製作,最後運回台灣。

其中一家不願具名的玩具廠的老闆說,十月之前,大多還在生產,而且一次都是好幾萬個,「但現在大選接近,大部分(大陸)工廠都不敢再生產了。」

林秋煌坦言,論及韓國瑜的商品總數,其實佔「佳發玩具」的玩具業務量的相當小比例,販賣的狀況也逐漸下滑,但他表示自己還是會持續製作新的韓國瑜商品。「今天就算我做生意我輸了,做得不好,我就用送的,我就繼續挺韓國瑜,繼續挺這面國旗。」

不過,韓國瑜周邊商品的「時機錢」,終究不是無根之木,就跟大多數選舉周邊商品一樣,政治人物的人氣,決定了商品的買氣。根據翁鳳嬌的親身觀察,從今年七月開始,韓國瑜的商品已經沒有之前這麼好賣。對於業績下滑,翁鳳嬌的解釋直觀且單純,「可能是因為攤商變很多,韓粉大部分買過商品,就不再買了,業績下滑很正常。」

但是,翁鳳嬌「感覺」到業績下滑的時間點,或許與韓國瑜本身的政治聲勢關係更有關連。綜合各家媒體的民調數據看來,七月也正是韓國瑜民調開始下滑的時間點。6 月 8 日,韓國瑜在花蓮進行大型造勢,吸引十幾萬名韓粉前往,許多攤商們都回憶,當天有「超高的單日營業額」,但在隔日,香港反修例運動爆發,韓國瑜接受媒體採訪時,卻表示「不清楚、不知道」,引發輿論抨擊。

緊接著七月中,國民黨黨內初選民調公佈,韓國瑜勝出,但國民黨內部的分裂也引發導致民調下滑,而國民黨不分區名單公布,不得民心,又使民調再度下探。根據《蘋果日報》民調顯示,5 月 21 日韓國瑜的民調以 42.4% 領先蔡英文的 37.4%;到了 6 月 18 日兩人的民調幾乎持平;接著到九月,蔡英文開始以 44.4% 左右的比數,領先韓國瑜的32.9%。種種新聞事件加上韓國瑜時常性失言,導致他的聲勢不若以往。這也顯示,鋼鐵韓粉並非真的鐵板一塊,韓國瑜的商品市場確實仍與民氣高低有關。

12 月 7 日,距離大選剩 35 天,韓國瑜競選總部於國民黨總部總算首度公開官方文宣品,以主視覺 UP(U People)的 Logo 以及柴犬圖像為主,製作 T-shirt、帆布包、毛巾、帽子、紋身貼紙等商品,限量五萬組,整組售價 2020 元。公開發表當天,韓國瑜競選總部表示,韓陣營「愛國旗、愛國家的心情已經完全融入 UP 的 Logo 與顏色裡」,因此官方文宣品並沒有特別放上民間廠商大量使用的國旗元素。

實際上,相比於蔡英文陣營以及歷屆國民黨候選人的文宣品,韓國瑜陣營發放官方文宣的期程確實慢了不少,且款式簡單、設計相對單純。發言人何庭歡解釋,由於近日「黑韓消息太多」使得募款受到阻礙,才決定推出文宣品進行公開募款。

當韓國瑜的「民間」周邊產品生態,早已「自發生長」許久,如今來到買氣略微下降的循環中,競選總部才推出「官方商品」,確實是台灣選舉史上的獨樹一幟的特殊現象。無論最後選舉如何,自上個世紀「玩具王國」、「文具王國」中走來的攤商們,已經結結實實地在韓國瑜的競選旅程中,體驗了久違的「熱銷」感與光榮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