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理大衝突:被圍兩日,逾百名學生被帶領離場,校園仍有示威者未撤走

19日凌晨,逾百名學生在曾鈺成、張達明及其他教職員帶領下離開理大校園。曾鈺成指校內仍有人選擇留守;如改變主意,亦可由他等人陪同離開。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理工大學示威者與防暴警察連續兩日對峙,警方用水炮車、催淚彈等攻擊示威者,示威者則投擲燃燒彈還擊,衝突引多人受傷。18日理大校內示威者至少三度嘗試衝出警方防線,遭警方用水炮車、催淚彈等驅散。

理大校園內18日凌晨多處起火,5時許火勢猛烈,不時傳出爆炸聲。消防人員6時許趕到進行滅火,校園現場一片狼藉。據有線新聞,清晨5時許速龍小隊一度攻入學校,有示威者被捕。警方及後否認,稱「並無攻入理工大學校園」。

下午1時半,警方於暢運道推進制服至少10人,有人被拖行十幾米,有人血流滿面。其後紅十字及救援進入校內,帶走至少三名傷者。理大校內至少還有500名示威者滯留。

下午4時20分,理大校園內燃起熊熊大火,從紅隧望去火勢猛烈,期間傳出多次爆炸聲。據悉,校內D座外有大量雜物起火,包括辦公室椅子、木板等。此外,現場有化學品罐、小型石油氣罐等。有示威者表示不知起火原因,亦曾嘗試救火。

夜晚,陸續有消防員從理工大學出入口帶出示威者,有人需要坐輪椅和擔架,有人可自行走出。防暴警員會先對受傷人士做簡單登記。至晚上約8時許,逾百名示威者嘗試在天橋經游繩跳下,再由電單車接載離場。

深夜11點後,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港大講師張達明,監警會前成員鄭承隆等抵達現場,保證校內人士可以安全離場,但不會保證不被捕,另中學校長代表稱,可先接18歲以下學生回家,但警方會保留追究權利。

截止19日凌晨,已有逾百名學生在曾鈺成、張達明及其他教職員的帶領下離開理大校園。曾鈺成表示,校內仍有人選擇留守,如果他們改變主意,亦可由他等人陪同離開。

早上,理大包圍仍然持續,校園各出入口有大量警員把守。據端傳媒記者現場觀察,留守校園的仍有大約100人。

張達明在早上表示,超過三百人已離開校園,希望可避免大規模流血衝突。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攝:廖雁雄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晚上11點左右,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和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講師張達明來到理工大學斡旋。
2019年11月18日,晚上11點左右,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和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講師張達明來到理工大學斡旋。攝:廖雁雄 / 端傳媒

曾鈺成、張達明、中學校長等到理大斡旋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等人,在18日晚上約11點抵達理大現場。張達明表示,已與警方有共識,若在校園人士不帶武器,安全離場不是問題,會保障人身安全,不會受暴力虐待,但不能保證警方會否作拘捕,強調行動「不是自首,不是投訴,是一同離開」。張表示,自行離場或有混亂,稍後會先點數再致電警方,若警方反口,將面對很大後果。他說,按其法律上看法,若有人單純在理大內逗留,不代表犯任何罪,而無其他證據,警方不輕易檢控。張補充,警方近來拘捕四千多人,大部份保釋後未有撿控,提醒任何人也可以保持緘默。

現場傳出多下槍聲,有在場示威者質疑,警方多次粗暴對待被捕者,就校園內人士是否安全離場亦曾多次反口,也有人擔心會在返回警署後會遭受虐待。曾鈺成表示,陪伴他們一同離去至警署,保證過程不會有粗暴對待。

另外,有到場中學校長表示,現時掌握約有150名中學生在理大內,按警方承諾,18歲以下學生,可跟隨校長離場,警方暫不作拘捕,但保留追究權利,學生在拍照及登記身份證資料後,可由家長及校長接送回家。該校長稱,有20名校長在理大,另有60至70校長在附近已準備接走其學生,「救得一個得一個,我們盡最大努力」。協助的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表示,理大校園大,若希望離開的學生可以前往Core A 。

現場有大批傳媒追訪,曾鈺成、張達明、林大輝等人均要求空間與在場人對談和工作。

2019年11月18日,晚上11點左右,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來到理工大學斡旋。
2019年11月18日,晚上11點左右,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來到理工大學斡旋。攝:廖雁雄 / 端傳媒

至19日凌晨12點多,現場有中學校長安撫年幼學生,不少學生激動落淚;亦有示威者批評校長教學生自首,遊說其他人繼續留守。

19日凌晨一點左右,一批中學生等跟隨多位中學校長、理大校董林大輝等,排隊等候被警員搜身及登記身分證,其後多名中學校長繼續陪伴學生走出警方封鎖線。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攝:廖雁雄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攝:廖雁雄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
2019年11月18日,約晚上12時,有校長老師家長陸續到理大帶走學生。攝:廖雁雄 / 端傳媒

示威者游繩離場,電單車來回接載

18日晚上8時許至9時,有示威者試圖從橋上游繩到漆咸道南天橋的行車路,據《蘋果日報》報道,現場目測有百多人成功逃走。示威者同時間使用兩至三條游繩,在沒有其他安全措施下,把橋上的人送到6至8米下的行車路。有人疑捉不緊游繩,滑手墮下,負傷離開。有人沿游繩降落的同時,6至7名人士在天橋邊緣等待,只靠徒手抓實橋邊欄杆,場面驚險。

現場有人大喊「唔好望返轉頭」、「留返條命」,有經游繩離開的人立即狂奔,亦有人登上接應的電單車離去。電單車與游繩的距離20米左右,高峰時約十數輛電單車在橋上來回接載示威者。歷時約半小時,防暴警趕到公主道,得悉有人逃走後發射數枚催淚彈,更企圖上下夾攻,圍捕有意離開的人,最後拘捕數名人士。

未能成功逃走的人立即返回校園內,此途徑被警方發現後,已被監視堵塞。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左右,有示威者由天橋游繩到加士居道,再由義載電單車司機接走。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左右,有示威者由天橋游繩到加士居道,再由義載電單車司機接走。攝:廖雁雄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左右,有示威者由天橋游繩到加士居道,再由義載電單車司機接走。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左右,有示威者由天橋游繩到加士居道,再由義載電單車司機接走。攝:廖雁雄 / 端傳媒

理大外衝突全日不斷

防暴警員連續圍攻理大兩日,有網民呼籲夜晚於尖沙咀聚集「入理工救學生」。截止夜晚7時,佐敦、尖沙咀一帶仍有示威者聚集,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警方出動水炮車於尖沙咀驅散示威者。

夜晚八時,油麻地一帶仍有示威衝突。地面上有大量磚頭等雜物作路障,警方連續發射催淚彈等,示威者投擲多枚燃燒彈,地面不斷蔓延火頭。佐敦亦有激烈衝突,現場不斷接連不斷的火頭和槍聲。示威者以傘陣和木板做防護,並不斷投擲燃燒彈,火勢猛烈,現場不時傳出爆炸聲。雙方對峙持續超過一小時,示威者沒有退後。

夜晚過萬市民聚集在尖東百年紀念廣場,現場多為和理非,警方仍向廣場發射催淚彈。夜晚9時,大批市民走出馬路。另有四名防暴警察走向柏麗購物大道,沒舉旗及警告下,向在場黑衣人及市民發射至少三發催淚彈,之後離去。現場消息,一人被催淚彈擊中,手臂流血,由義務急救員扶走。

較早前不斷從頂樓向下發射催淚彈的尖沙咀警署已相對平靜,防暴警察防線向彌敦道及佐敦道交界推進,並與示威者爆發激烈衝突。現場槍聲不斷。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許,警方向梳士巴利道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向尖沙咀方向後退。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許,警方向梳士巴利道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向尖沙咀方向後退。攝:陳焯煇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許,警方向梳士巴利道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向尖沙咀方向後退。
2019年11月18日,晚上九時許,警方向梳士巴利道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向尖沙咀方向後退。攝:陳焯煇 / 端傳媒

18日晚上十點,警方在佐敦出動水炮車,示威者以雨傘抵擋,另投擲燃燒彈,水炮車的後轆著火,被迫退。警察突然由加士居道推進至彌敦道,制服多人,包括一名疑似急救員。有男子面部流血遭帶走,有一男子被制服後一度躺於地上無反應。

示威者其後在佐敦彌敦道重整防線,以傘陣遮擋,亦有人手持床褥,並連番投擲燃燒彈,現場火勢猛烈。警方接連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而金巴利道的示威者則組成人鏈,由彌敦道一直接連至天文台道前線。

佐敦道與白加士街交界位置著火,火舌燒至一樓。警員嘗試滅火筒救火,未能成功,改以拖放街喉,曾傳出爆炸聲。有市民指責警員發射催淚彈,警察反指是汽油彈所為,但暫未知確實起火原因,雙方對罵後,警員曾一度發射催淚彈,再遭市民質疑行動理據,居民逃離現場,亦有急救員協助疏散,消防員在約10點47分到場協助救火。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外,有示威者撐著傘奔跑。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外,有示威者撐著傘奔跑。攝:陳焯煇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在理工大學外身處警方施放的催淚煙霧中。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在理工大學外身處警方施放的催淚煙霧中。攝:陳焯煇 / 端傳媒

英國外交部回應香港校園衝突

英國外交部發表聲明,關注示威者及政府當局在香港校園內雙方暴力升級的情況。發言人稱,傷者獲得適當醫療照顧,及提供安全途徑供他們離開是極其重要,又指需要見到暴力結束,望各方在周日區選前可展開有意義的政治對話。

數十中學校長前往理大

立法會議員葉建源18日下午於Facebook表示,理大內目前有約100名中學生,來自40間所學校。目前有數十位中學校長前往理大支援學生。此前,葉建源連同30多位中學校長,就理大緊急情況呼籲雙方保持冷靜克制,「我們明白當中有學生受傷、情緒受困,但希望他們知道,在學校以外,父母、師長和同學仍與他們同行,希望他們不要傷害自己。」

另外,有105位社聯現職員工發表聯署公開信, 呼籲政府應容許不同人士進入踢打提供援助,包括醫護人員、社工、心理學家等提供人道支援。公開信還指,理大的人道災難是政府之責。

2019年11月18日,下午四點半左右,理大發生火警,多次傳出爆炸聲,有示威者嘗試救火,最後由消防員到場救熄。
2019年11月18日,下午四點半左右,理大發生火警,多次傳出爆炸聲,有示威者嘗試救火,最後由消防員到場救熄。攝:廖雁雄 / 端傳媒

聶德權:如期舉行區選須包含停止暴力等三個因素

警方傍晚再呼籲理大校內示威者走出校園自首。警方下午還於記者會表示,在17日行動中拘捕51名自稱醫護人員和記者。過去的週末一共拘捕154人,13-54歲,涉非法集結、暴動、縱火。六月至今警方共拘捕4491人。

此外,警方發佈新聞稿指,關注理大傷者和被捕人士權益,已主動安排救護車。對於事件中未成年被捕者,會盡力安排合適的成年人陪伴。

特首林鄭下午在Facebook表示,「昨日在理大聚集的暴徒用弓箭射傷一名警察傳媒聯絡隊成員,我今早於保安局局長去探望他,知道手術順利,我祝他早日康復。同事說好想快點康復返工,這份勇氣同承擔,令人感動。」林鄭還指,理大內的人應該儘快聽從警方呼籲。

11月24日將迎來區議會選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今日表示,鑑於目前示威仍未平息,要如期舉行區選需有三個因素,包括立即停止暴力和威嚇、沒有堵塞隧道幹道及道路,及停止破壞交通設施。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紅十字會醫療人員進入校園。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紅十字會醫療人員進入校園。攝:廖雁雄 / 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附近,防暴警察與示威者對峙。
2019年11月18日,理工大學附近,防暴警察與示威者對峙。攝:廖雁雄 / 端傳媒

理大內示威者家長於尖東靜坐

3時半,據《明報》報道,現場消息指有一男一女從理大逃出,途徑尖東往紅磡火車站的橋頂,但遭警方追捕。二人走到橋尾時,現場有數十市民嘗試營救,但警方已將二人包圍。現場部分人士自稱是理大示威者的家長,他們情緒激動,向警方哭求讓示威者平安離開校園。警方則指現場有人挑起群眾情緒。

至下午五點,愈來越多人於連結入校的天橋尾對出的空地靜坐。

紅十字進入理大救護,理大學生會會長:示威者出現低溫症

香港紅十字會在臉書主頁上表示:基於人道需要以及經過評估後,即時同各方溝通,目前在校園內為任何有需要人士提供急救服務。紅十字會呼籲各方保持克制,優先考慮受傷人士的醫療需要 ,確保人道救援工作不會受到阻礙。

理大學生會會長廖建鈞表示,現時仍有500至600人被困於校園內,相信有6至7成人士屬於理大學生。他說,由於兩小時前有示威者或學生再進入校園範圍,相信被困人數會有上升趨勢。此前,據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表示,校園內仍有水供應,但其他物資正在減少,現場不少被催淚水射中的示威者,已出現全身紅斑和低溫症的狀況。

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說,警方在理工大學範圍施放多輪催淚彈,當中的有害物質水平未能預計,擔心事情持續發酵,理大校舍將不能繼續使用,造成不可逆轉傷害。他又說,據他所知,校長滕錦光除了清晨發放的錄像片段外,暫時未有任何表態,反映現時管理層對事件束手無策,對此感到極度失望。李傲然是區議會油尖旺大角咀北選區的候選人,同區另一候選人是民建聯劉柏祺。

多地發生示威衝突,聲援理大被圍堵的示威者

理大通宵遭警方圍堵,今早有網民發起聲援理大示威者。

早上尖沙咀一帶有數十防暴警察佈防。9時許,尖東華懋廣場外,至少有60名市民被截查,警方指他們參與非法集結。被捕市民被扣上索帶,排列坐在地上,而後被帶上警車。

佐敦、油麻地一帶亦有示威衝突,示威者朝馬路丟擲磚頭、堵塞道路,有示威者手持燃燒彈,警方則發射多輪催淚彈驅散。下午1時半,速龍小隊和防暴警察到達佐敦,最少有三名示威者被警方制伏。有示威者的腿被粗暴拉扯,身上有明顯傷痕。

今午,中環仍有大批市民走出馬路聲援理大示威者,現場大部分為著西裝人士。至下午2時許,中環畢打街有人士佔領馬路,並舉起傘陣。

4時許,佐敦加士居道衝突不斷,防暴警察發射多輪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現場示威者舉傘陣並投擲燃燒彈還擊,現場煙霧彌漫。附近的伊利沙伯醫院此前呼籲所有院內病人留在室內安全地點,專科門診病人今日不要前往醫院。近4時,院方表示有員工反饋聞到刺鼻氣味,現正安排人手在面朝加士居道的窗口封上膠紙。

11月18日,漆咸道南,大批防暴警員驅散示威者。
11月18日,漆咸道南,大批防暴警員驅散示威者。攝:廖雁雄 / 端傳媒

民主派呼籲人道處理,理大校長滕錦光透過片段呼籲示威者和平離開校園

中午12時,警方再呼籲於理工大學校園內的人立刻放下武器或危險品,除了防毒面具,和平有序地於暢運道南橋馬路橋面離開。

中午12時半,民主派見記者,就理大情況作出呼籲。公民黨陳淑莊表示,希望以人道角度,將受傷人士儘快送出理大,亦希望政府留一條路安全路線,不要在示威者離開時使用催淚彈或立即拘捕,令事件降溫。工黨張超雄則指,據理大校內社工表示裡面的年輕人「情緒非常困擾,部分接近崩潰,社工很難應付情況。」張超雄還指,這一批未成年若能儘快安排自由安全離開,是最基本的人道立場。

民主派24名議員聯合呼籲,希望林鄭儘快處理理大危機以及現時香港局面,並安排與民主派見面。

理大校長滕錦光今日透過傳媒發放片段,指其曾希望到現場與學生交流,但警方認為危險不合適,故錄製片段。滕錦光表示,自17日下午一直和警方溝通,警方稱若示威者不主動攻擊,警方會暫緩攻勢,亦容許校內人士和平離開校園。滕錦光還指自己會陪同學生前往警署,確保個案獲得公平處理,希望示威者接受建議、和平離開校園。

理大管理層今午發表聲明指,校方於今早要求與警方高層見面,商討如何能夠盡快以和平方式解決理大事件,正等待警方回覆。

高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

港府於10月4日宣布通過引用《緊急情況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後,社會激烈衝突不減,亦以來多宗司法覆核。民主派議員早前入稟高等法院,司法覆核挑戰緊急法。高院今日頒下判詞,裁定緊急法於「危害公安」部份違憲,「禁蒙面法」所施加限制超乎合理需求。

申請方陳詞指,蒙面法不合理地限制和平表達意見的自由,市民於萬聖節亦有被捕風險,記者在示威現場工作時會被扯下面罩,警方用專業執法的說話解釋未能令人信服。另外,示威者與警方均有人身安全顧慮,擔心被起底或遭僱主秋後算賬。政府代表則指,蒙面法即使不能阻嚇所有暴力犯罪,只要能阻嚇部分年輕人,足以改變一生。

下午5時20分左右,警方表示暫停執行「禁蒙面法」。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試圖離開理大校園。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試圖離開理大校園。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試圖離開理大校園,警方施放催淚彈。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試圖離開理大校園,警方施放催淚彈。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理大校園內的留守者。
2019年11月18日,理大校園內的留守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8日,理大校園內的留守者。
2019年11月18日,理大校園內的留守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18日凌晨,包括理大校長滕錦光在內的五間大學校長發表聯合聲明,呼籲在理工大學一帶的各方克制,促請學生、校友及其他人士盡快離開。其餘四校校長分別是浸大校長錢大康、城大校長郭位、科大校長史維和港大校長張翔。

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譴責警方從三面推進攻入學校,「其間有速龍小隊成員從漆咸道南鐵絲網衝入,截斷暢運道過百示威者退路,並推進至正門位置拘捕多名嘗試撤回校園內的示威者」。

他還表示,有學生眼部受到槍傷,現場約40人因被水炮車射擊而出現低溫症,但當時理大的義務救護員已被拘捕。

2019年11月18日凌晨,示威者與警察對峙期間,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多處起火。
2019年11月18日凌晨,示威者與警察對峙期間,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多處起火。攝:陳焯煇/端傳媒

理大徹夜衝突,主教夏志誠和泛民議員與警方協商被拒

昨晚10時,警方已包圍理大,並封鎖多個出入口。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於 Facebook表示,他和多位立法會議員正趕赴理大,同時民主派議員正與政府高層溝通,要求警方如11.12中大事件處理方式一樣,暫時全面撤退,避免更進一步警民衝突。晚上11時許,警方發表公告,警告示威者不要再用汽油彈、弓箭、汽車或任何致命武器攻擊警務人員,否則會使用所需最低武力,包括使用實彈還擊。

18日凌晨1時40分左右,天主教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抵達理工大學附近,與一眾民主派議員、理大教師會合,然後前往警方防線,希望和警方協商,讓想理大內想離開的年輕人離開,夏志誠不斷強調一行人並無任何衝擊意圖,但不獲回應,並指他們正在參與暴動,命令主教和泛民議員退後。在暢運道和漆咸道十字路口,警民持續對峙,氣氛高度緊張,警方多次發射海綿彈等,凌晨2點,水炮車與銳武裝甲車再次推進,與示威者相隔大約十米。

由於理大事態,有網民號召示威者「18區開花」分散警力。18日大約凌晨3點45,九龍佐治五世紀念公園兩名警員在救護車上,被示威者發現並圍攻,警員向天開2槍疑似實彈,有人扔汽油彈攻擊,警員開第3槍疑似實彈,未知是否有人中彈。

教育局在17日中午宣布18日停課。繼香港中文大學在下午3時發出聲明會關閉校內辦公室至周三(20)後,香港城市大學亦要求所有宿生立即離開宿舍。

連日來的衝突起於上星期一(11)的「雙十一,大三罷」行動,多區民眾發生堵路、遊行等的示威活動,警民衝突蔓延至多間大專院校校內。至今日(17),紅磡海底隧道已被封閉近一星期。早前理大校方與香港另外九所大學校長發出聯合聲明,表示困局非由大學所造成,對政府的回應至今未能有效地化解危機感遺憾,促請政府必須牽頭聯合社會各界,以迅速和具體的行動來化解這一政治僵局。

2019年11月17日,暢運道天橋衝突現場。
2019年11月17日,暢運道天橋衝突現場。攝:廖雁雄/端傳媒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7日,暢運道天橋上有裝甲車到場,向示威者方向推進,示威者向裝甲車投擲多枚汽油彈令車起火。
2019年11月17日,暢運道天橋上有裝甲車到場,向示威者方向推進,示威者向裝甲車投擲多枚汽油彈令車起火。攝:陳焯煇/端傳媒

警方出動水炮車及施放多枚催淚彈

17日凌晨約1時許,理大校方表示因校園多個實驗室被破壞,內裏的危險物被取走,決定報警備案。理工大學附近的尖沙咀漆咸道有示威者整夜聚集,一度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

上午10時開始,有人自發到場清理路障,引起示威者不滿,雙方口角。隨後有十多名防暴警察到達現場。警方一度舉出橙旗、黑旗及施放多枚催淚彈,黑衣人則築起傘陣,向警方防線投擲汽油彈及磚頭還擊。據USP社媒所拍攝到的照片,有催淚彈擊中示威者頭部,經義務急救員治理後暫無生命危險。而在較早時分,有線電視直播記者曾拍攝到在槍會山解放軍駐港部隊軍營中,有在軍營內駐守的軍人手持在槍口上裝有匕首的槍械。

中午時分,雙方爆發一輪激烈衝突,警方施放多發催淚彈,現場煙霧彌漫。現場有逾百名防暴警員到場,示威者防線退至暢運道。有路透社及立場新聞記者被路障上的釘刺傷及遭汽油彈波及而腳部燒傷。據香港電台的消息,一名警方傳媒聯絡隊的警長亦在下午12時許於理大近攻瑰堂一帶小腿中箭,需送院治理。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的示威者。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的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一個被藍色水射中的頭盔,並已破裂。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一個被藍色水射中的頭盔,並已破裂。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兩架水炮車同時向示威者的方向發射水炮。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兩架水炮車同時向示威者的方向發射水炮。攝:陳焯煇/端傳媒

下午1時50分,警方出動兩架水炮車及裝甲車抵達漆咸道南,並隨即密集式發射水炮、藍色水及催淚彈。據有線新聞指,今次出動的裝甲車車頂配備了「聲波炮」。據城市廣播報導,下午2時42分,警方在理工大學門外進行清場期間,警方於裝甲車頂部上首次使用「聲波炮」約三秒,現場有記者感到少許不適。

警方後發放新聞稿,承認曾於現場使用銳武裝甲車上的「長距離揚聲裝置」,向示威者發出警告。警方重申,裝置是一種廣播系統,並非武器。對於有指裝置可產生超低音頻,導致聽者暈眩、作嘔或喪失方向感,警方指出,全屬猜測,並不真確;又強調就使用「長距離揚聲裝置」亦有嚴格的守則及操作指引。

攝影記者遭水炮車射中,後腦骨折,需進行手術

下午2時至5時,兩架水炮車向示威者共發射超過八輪水炮及藍色水劑,並邊射邊向前推進,裝甲車在旁掩護,示威者則以汽油彈回擊,阻止其前進,期間警方不斷施放催淚彈;亦有直昇機在理大上空盤旋。有藍色水射入理工大學校園內,理工大學及歷史博物館的外牆被染成藍色。示威者在水炮車的推進下亦退至暢運道。現場有記者被水炮射倒在地失去知覺,需要由旁人抬走,地上留下血跡。

網媒《癲狗日報》其後確認,其攝影記者在理工大學外圍採訪期間,遭水炮射中倒地,後腦骨折,腦部出血,須進行手術抽出瘀血。

總編輯梁錦祥表示,該報攝影記者當時在沒有任何示威活動範圍內採訪,但仍遭警方以水炮重力射擊,即使身穿保護裝備,頭部及腰部仍嚴重傷害,當場休克;《癲狗日報》對特區政府及警方自六月以來種種暴行,特別是有意識地向前線記者施襲,感到極度憤怒,形容這些卑劣行為形同謀殺,逾越人類文明底線,定必全力聲討特區政府及警方罪行,追究法律責任及要求賠償。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民衝突現場。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民衝突現場。攝:陳焯煇/端傳媒

警方指事態已達暴亂程度

下午4時警方發出新聞稿,稱理工大學一帶的暴力行為已達暴亂程度,警告任何留守並協助暴徒的人都可能干犯暴動罪。警方又指校園內藏有大量的攻擊性武器,以及包括易燃液體的危險品,對公眾安全構成極嚴重威脅,呼籲市民不要前往理工大學一帶。而理工大學亦多次出聲明要求教職員離開校園。

下午5時,現場仍然混亂,對峙持續。另一邊廂,在紅隧九龍塘入口的行人天橋橋面亦有大批示威者聚集,防暴警察一度向橋面方向發射多枚橡膠子彈及催淚彈;示威者後於橋面投擲多枚燃燒彈以嘗試阻礙警方前進,同時間,有不少示威者已逐漸退回理大校園裡面。橋面上的示威者多次表示現場有太多記者,擔心投擲汽油彈時會誤傷記者,希望所有記者站到左邊排成一行進行拍攝。

6時10分,有警員開始尖東橋推動並備防駐守。約15分鐘後,暢運道行車天橋,一個正在焚燒的路障發生爆炸,現場傳出巨響,並有一火球升上半空,橋面火光熊熊。未幾,裝甲車駛上收費站天橋,於橋上示威者不斷向警方防線投擲燃燒彈,且用鐳射筆射向裝甲車。現場不斷響起警號,並傳出多下橡膠子彈槍聲,雙方於暢通道天橋及紅隧行人天橋對峙,氣氛相當緊張。

7時13分,暢運道行車天橋路障群的火勢越發猛烈,期間傳出多下爆炸聲,濃煙升至半空,及後火勢更蔓延至天橋下層,橋上後有火屑開始跌落地面。另一邊廂,有一行十多人的防暴警於安運道舉黑旗,並用揚聲器多次呼籲前方的市民及記者離開,警告否則將施放催淚彈驅散。其後近30名消防員到場開喉射水灌救,將火勢救熄。

據恒大編委報導,下午5時8分, 一名示威者於理大A Core被警方發射的布袋彈擊中下巴位置,救護員立即為他縫上四針。另據蘋果日報記者報導,一名示威者疑於暢運道附近肚部中橡膠子彈受傷,有傳其一度昏迷但其後已清醒。

2019年11月17日,暢運道天橋上有裝甲車到場,向示威者方向推進,示威者向裝甲車投擲多枚汽油彈令車起火。
2019年11月17日,暢運道天橋上有裝甲車到場,向示威者方向推進,示威者向裝甲車投擲多枚汽油彈令車起火。攝:廖雁雄/端傳媒
2019年11月17日,連接理工大學與紅磡火車站的行人天橋起火。
2019年11月17日,連接理工大學與紅磡火車站的行人天橋起火。攝:陳焯煇/端傳媒

警裝甲車被燃燒彈擊中,車身一度大火

晚上8時,示威者再次燃點雜物設置路障,火勢猛烈,並傳出多次爆炸聲,消防員到場將火勢撲滅。而警方則繼續與示威者對峙,雙方不斷以催淚彈及燃燒彈來回還擊。原位於暢運道天橋上的兩輛裝甲車在催淚彈掩護下,開始向示威者防線推進;其中一輛裝甲車突然衝向路障,示威者不斷向其投擲燃燒彈,裝甲車被擊中後車身起火,被迫退後。警員後用滅火筒將火撲熄,車身冒起大量黑煙;後有消防到場,向曾着火的裝甲車射水。

據獨立媒體報導,警方現時已三面包圍理大,封鎖所有出入口。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亦有到場觀察了解後,指理大附近一帶有逾百名市民仍然滯留,望詢問警方會否有道路予圍觀的市民離開。他向獨媒記者報稱,曾於三處出入口,包括柯士甸道近玫瑰堂、康莊道向九龍方向,以及科學院徑近尖東消防局與警方交涉不果。後更被警方以強光電筒照射,更舉胡椒噴霧朝面。

現時防暴警員於尖東行人天橋留守,與橋下的示威者對峙。

17日晚上21點24分,警方於Facebook表示,晚上大約八時半,繼早前連接理工大學與紅磡火車站的行人天橋被暴徒焚毀後,近暢運道通往尖東的部分行人天橋亦被暴徒縱火破壞。暴徒三番四次破壞公物,又投擲磚頭及汽油彈等,危害在場人士安全,行為令人髮指。表示為確保在理工大學所有人的安全,呼籲校園內所有人立即循北面李兆基樓(Y座)出口離開,並聽從警方指示。警方現正部署下一步的行動。

民主派議員前往理大調停

晚上10點,譚文豪於 Facebook發文表示,他及多位立法會議員正趕赴理大,同時民主派議員正與政府高層溝通,要求警方如11.12中大事件處理方式一樣,暫時全面撤退,避免更進一步警民衝突。

10時55分,記協發出緊急呼籲,表示剛與警察公共關係科通話,對方指所有從理大離開的人均會被拘捕,除非能夠出示有效之記者證明文件。

另外,10時許,網上瘋傳一張有多名義務救護人士雙手被扣上索帶、坐在地上,防暴警察在旁看守的照片,照片最早是在 The Blue Ribbon 群組傳出。照片所攝的確實地點、時間和拍攝者未明,疑是在理工大學附近。

11時20分,尖沙咀歷史博物館外,示威者再與防暴警員爆發衝突。暢運道的示威者向警方投擲多枚燃燒彈後,位於漆咸道南的防暴警至少向示威者發射七至八枚的催淚彈還擊;暢運道現時白煙瀰漫,地面布滿火頭,綿延整個馬路,火光熊熊。及後,水炮車再次近距離向示威者發射水炮,十秒後,再次後退。據明報報導,警方曾向暢運道示威者廣播,表示現時「只有一條路畀你哋行,就係投降」。警方警告示威者立即停止襲警行為,「唔好再扔汽油彈」,否則開實彈還擊。

近12時,網上流傳一段拍攝於晚上11時40分的影片,畫面顯示速龍小隊在紅磡出現,部分人手似步槍。

近午夜,警方於Facebook發放影片,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劉肇邦指於晚上10時,防暴警員沿柯士甸道往漆咸道南方向推進期間,有一白色私家車從後衝向警員。其中一名警員向私家車開一實彈,私家車立即調頭後往尖東方向逃去。警方嚴厲譴責仿效恐怖襲擊的行為。劉肇邦又警告,示威者不要再用汽油彈、弓箭、汽車或任何致命武器攻擊警務人員,否則警方會在別無選擇下,使用所需最低武力,包括使用實彈還擊。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攝:廖雁雄/端傳媒

連登有人發起「00:00 萬人接放學」,沿西隧、西九龍、油尖旺、公主道及機隧線通往理工大學,以求義載示威者回家。凌晨1時,梳士巴厘道一帶路面相當擠塞,有防暴於街上截查車輛;眾多司機不斷鳴喇叭以示不滿。大批防暴警於東海濱行人天橋停留觀察,部份人持槍戒備,橋下大批市民大叫「死黑警」。

多名理工大學師生校友於網上發起聯署,急呼籲政府及警方停止進攻理工大學校園,以克制和理性態度,用和平對話形式解決問題,正面處理民怨和民間訴求。聯署信提及三個呼籲:警方停止在理工大學範圍及外圍使用武力、警方允許所有理工大學內人員和平離開、在理工大學內的師生校友、各界人士在安全情況下盡快撤離。截至凌晨零時48分,已有共29007人聯署。

夏志誠主教與泛民議員嘗試在三處防線與警方協商被拒

凌晨1時20分,在漆咸道和暢運道的十字路口,警民對峙持續,氣氛高度緊張,水炮車再次發射藍色水柱,並發射多枚催淚彈,示威者投擲多枚燃燒彈還擊。水炮車與示威者距離約20米。

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於凌晨時分聯同浸大校長、科大校長、港大校長、城大校長,呼籲在理大一帶的各方克制,學生、校友以及其他人儘快離開。

近1時30分,理工大學學生校董李浩賢與學生會代表召開記者會,呼籲社會人士「救救理大」。李浩賢指,「現在校園中有很多同學被困,剛在見到,有警方一些圍捕的行動,包括封鎖所有出口,令很多同學未能離開。」李浩賢一度哽咽,他與學生會代表表示,不希望三十年前的六四事件在理大重演。

至大約1時40分,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到達理工大學外,與一眾民主派議員、理大教師會合,前往警方防線。夏志誠向警方防線表示,知道校內有很多年輕人很想離開,「明白你們有職責在身,希望和指揮官溝通,有少少彈性,幫助年輕人離開。不是想衝擊。」

夏志誠多次強調一行人沒有任何衝擊意圖,希望幫助理工大學與警方雙方減少矛盾。不過警方沒有回應,僅用強光照射,命令他們後退,同時表示他們正在參與暴動。

此後,大約於兩點40分左右,夏志誠與民主派議員來到另一邊警方防線,再嘗試與指揮官溝通對話。防暴警察表示現場人士正參與非法集結,命令現場人士離開。警方隨後解釋,理大一帶示威者投擲汽油彈,並已經給予示威者警告和足夠時間離開學校,決定做拘捕行動。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亦上前表示,希望警察可以「早些收工,讓學校師生可以安全回家」,遭警察警告正參與非法集結。

夏志誠之後又抵達第三處警方防線,等待一會之後,一名防暴警察單獨走上前和夏志誠談話。

接近三時,夏志誠與民主派議員在現場對傳媒表示,他們嘗試在三個地點與警方溝通,唯警方表示現場正在執法、已封鎖,「很可惜。希望可以保釋在場人士。」夏志誠還指,自己與議員「什麼都嘗試了」,但「什麼都做不到」,表示很難過和痛心。他指出,一些教友向他表示,自己有親友在理大裡面,但目前無能為力。

他希望警方清場能用適當武力,不想任何一方受傷,以致有更嚴重情況發生。對於早前警方表示最低武力可能包括實彈,夏志誠不認為實彈是最低武力,「實彈外還有很多選擇。」現場民主派議員還包括朱凱迪、葉建源、范國威、區諾軒、譚文豪。

另一邊,凌晨兩點左右,水炮車於銳武裝甲車再次推進,距離示威者僅有十米左右,示威者投擲數枚燃燒彈還擊,裝甲車著火後退後。理大校園內仍有數百名示威者聚集。2時20分左右,水炮車後撤後,防暴警察上前駐防,並發射多輪催淚彈、海綿彈等。早前有記者左胸疑似中海綿彈。近2時40分,警方廣播再次呼籲現場記者離開。

在理大校園內,目前仍有不少示威者和記者被圍困。記協主席楊健興表示和警務處管理層取得聯繫,承諾讓理大校園內的學生記者離開,如果學生能證明自己是學生記者,不會被即時拘捕。

油麻地警方舉黑旗向尖沙咀方向推進

由於理大事態,有網民號召示威者「18區開花」分散警力。近下午3時半,於旺角彌敦道近山東街有示威者快閃設路障。後數十名防暴警方於旺角亞皆老街向彌敦道方向開始驅散人群,並分別舉出藍旗、橙旗及黑旗。數分鐘後,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行人路兩旁的地磚被掘起,但現場不見黑衣人士,在場市民亦沒有配備任何裝備。警方開咪警告行人路上兩旁的人士離開,有警察在清理路面上的雜物。

下午5時,警方於旺角亞皆老街一字排開布陣,並高舉橙旗、黑旗。示威者於百米外的彌敦道設下防線築起傘陣,並高呼「一二、一二」慢慢向警方防線推動。警方後向示威者連發超過八枚催淚彈,現場瞬間煙霧瀰漫,彌敦道內街近廣華醫院一帶亦有催淚煙;示威者一度後退隨即重返防線留守。

晚上7時,防暴警於窩打路道交界話防線並舉起橙旗、黑旗,後於仍有車輛行駛的路面連環發射多輪催淚彈;示威者回擲燃燒彈還擊。現時彌敦道南北行車線均被堵塞,地面留有零星的火頭。9時30分,示威者開始前往理大方向支援,並於窩打老道與彌敦道交界堵路,防暴警到場後施放催淚彈;其後一輛炮車及銳武裝甲車到場,後於加士居道發射水炮;後陸續有防暴警到場增援。

近10時,警方高舉黑旗,一邊由油麻地沿彌敦道向尖沙咀方向推進;防暴警又不段以揚聲器呼籲在場市民立即離開。

同一時間,近二百名示威者逐漸聚集並投擲汽油彈;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還擊。41分,警方出動水炮車於甘肅街快速向示威者方向推進,並發射多輪水炮驅散。示威者逃至加士居道方向搬動水馬、鐵欄等雜物設置路障。未幾,水炮車於加士居道快速推進並發射水炮;現場示威者立即四散。防暴警趕至加士居道橋底佈防,並發射多枚催淚彈及橡膠子彈,示威者舉傘下蹲,且不斷用燃燒彈回擊並嘗試推進;及後警員上車離開,示威者再次佔據馬路推進。

11時10分,警方於伊利沙伯醫院斜路下設防並向示威者方向發射多枚催淚彈,現場煙霧瀰漫,後有一裝甲車及水炮車到場驅散示威者。示威者不斷以鐳射筆照向水炮車。

晚上12時起,仍有大批人士從不同方向前往理工大學聲援,警方在佐敦、紅磡發射多枚催淚彈。12時47分,警方在紅磡暢運道天橋上方舉出橙旗及黑旗,後密集式發射多枚催淚彈並不斷推進。有場人士表示附近有許多長者居住,要求警方不要開槍。警方開咪指在場人士已犯非法集結罪。凌晨1時許,警方亦在佐敦彌敦道發射催淚彈,有市民受傷,被搬至室外急救。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水炮車向示威者的方向發射水炮。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水炮車向示威者的方向發射水炮。攝:陳焯煇/端傳媒

港島「願祢榮光歸香港」、「東歐巨變30周年」集會

在港島方面,下午3時,有近五百名市民參與由網民於中環遮打花園發起的「願祢榮光歸香港」集會。集會開始前,主持人先帶領市民為在反修例運動中被捕、受傷及離世的人士默哀一分鐘。建道神學院聖經系助理教授陳偉迦牧師亦有上台分享,並希望基督徒不要忘記初衷,「願上帝的榮光親自來到香港」。其後集會人士高唱聖詩及《願榮光歸香港》等。

集會結束後,主持人指示參與集會的市民沿長江集團中心方向走,前往政府山參與人鏈活動。步行期間,不少人高唱聖歌「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抵達政府山後,市民高舉手機燈並築起人鏈,其後再陸續返回遮打花園繼續集會。有參加市民一同圍成圓圈,為理大衝突及區議會選舉祈禱。

今年是天鵝絨革命及推倒柏林圍牆30周年,有網民發起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東歐巨變30周年」集會。下午2時起,約50名市民於愛丁堡廣場以紙皮箱砌起高兩米、長五十米的高牆,並於紙牆上貼上不同文宣海報;大會計劃又於晚上9時20分將巨牆推倒,以模仿當年推倒象徵極權暴政鐵幕的柏林圍牆。

集會於晚上7時15分開始,現場市民先為近月抗爭犧牲的示威者默哀一分鐘。大會後於台上讀出宣言,指柏林圍牆倒下是政治覺醒,而在三十年後今日,中共漠視民主自由香港正被中國共產黨滲透;形容香港正步向東德後路,但香港人正為公義道德而戰,希望各國向港人伸援手。近8時,現場有人高呼「Poly(理大)要人呀!」,呼籲集會人士前往理大支援理大示威者;後過百人動身離場,有人走出干諾道中設路障,現場交通一度受阻。

教育局宣布明停課,中大、城大宣布關閉校內辦公室及宿舍

教育局中午宣布全港學校明日(18)繼續停課。局方呼籲,各界應立刻停止一切暴力破壞活動,讓學生可以恢復正常的學校生活。另表示若情況許可,會於最快星期二復課。

下午近3時,香港中文大學宣布於11月18日至11月20日關閉校內辦公室,除提供緊急或必要工作的人員並在情況許可外,所有教職員均毋須回校工作。另表示校方正聯絡獨立認可實驗室,盡快檢測二號橋附近區域的空氣質素,以保障所有員工安全。在12號當日,警方在中大發射了近1,000枚催淚彈,有學生在校園內拾獲超過2,000枚彈殼。

香港城市大學於下午時分向宿生發電郵,指因宿舍設施被破壞及懷疑水箱受污染而要求宿生立即離開宿舍。宿舍食水會於下午4時起停止供應。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
2019年11月17日,理工大學外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攝:廖雁雄/端傳媒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倡政府考慮特赦

法國媒體《Mediapart》專訪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報導中,曾鈺成倡議香港政府考慮兩種特赦以解決現時的困境: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犯重罪則不能特赦;或由行政長官宣布特赦,但可以定下一個日期,期限後仍參與暴力活動的將無法特赦。

報導中,有記者問及曾鈺成為何不公開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曾鈺成指,他曾在禮賓府舉行的小型會議中,向特首林鄭月娥表示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不獲接受。他亦表示建制派內有部分「強硬派」不同意特赦,認為會鼓吹暴力,又強調年輕人必須負上刑責。他指雖自己不認同有關言論,但特首偏向聽從「強硬派」建議。

香港理工大學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