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What's New 逃犯條例 圖片故事

影像:香港市民通宵搬運 港版民主女神像登上獅子山頂

「每一刻都覺得是完成不到的,」參與這次搬運行動的市民表示,在山頂,大風仍然將女神像的頭盔吹走,持旗幟的左手也被吹斷,「這時候雕塑的原創者好灰心,說不搞了,想走,但其他人熱情還是很高,又繼續想其他方法做下去。」


2019年10月13日清晨,一群香港市民連夜通宵將由連登網民製作的民主女神像搬運到獅子山的山頂,並將之豎立。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0月13日清晨,一群香港市民連夜通宵將由連登網民製作的民主女神像搬運到獅子山的山頂,並將之豎立。 攝:林振東/端傳媒

10月13日清晨,一座高4米的港版民主女神像登上獅子山的山頂。從昨日深夜開始,一群香港市民連夜通宵將這一由連登網民製作的女神像搬運上山。端傳媒記者跟拍搬運上山的過程,這一港版民主女神像重80公斤,昨夜香港天氣惡劣,雷雨交加,26名參與行動的市民先將女神像拆分成上下半身和零部件等三部分,分別搬運上山,並於大約清晨5時在獅子山山頂完成組裝。

這一名為「香港民主女神像」的雕塑參考八九民運期間的民主女神像而打造,製作團隊名為Lady Liberty HK,今年8月,這一團隊在連登討論區眾籌20萬港元,在8月31日製作成一座港版民主女神像——一位女性抗爭者腳踏催淚煙、一手持雨傘、一手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

自8月31日落成之後,這一雕塑先後被放置於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和各遊行集會的現場。製作團隊負責人小黑(化名)對端傳媒表示,現時香港社會氣氛緊張,他亦擔憂人們被仇恨所控制,太聚焦於是某一點、某一事,小黑表示希望此時大家可以稍退一步,將焦點放回整體的運動訴求上,此次他與其他市民一同將女神像搬上獅子山,也是希望用自己行動為港人打氣,提醒港人百折不撓的精神,再次匯聚港人,將焦點放回在運動的精神及原點上。

「每一刻都覺得是完成不到的,」參與這次搬運行動的市民家銘(化名)對端傳媒表示,他負責和其他市民一起搬運女神像的上半身,上山艱辛,而抵達山頂之後,狂風吹起,不久開始下雨,大家快速用鋼索拉緊女神像,但大風仍然將女神像的頭盔吹走,持旗幟的左手也被吹斷。

「這時候雕塑的原創者好灰心,說不搞了,想走,但其他人熱情還是很高,又繼續想其他方法做下去,」家銘說,最終頭盔恢復原位,不過左手難以完美接駁,只能勉強靠在女神像身邊,無法舉起寫上口號的旗幟,旗幟只能靠在女神像的臂彎裡,但總算順利完成。

攝:林振東/端傳媒

1400人團隊,組織和磨合

港版民主女神像的團隊最初透過連登認識,逐一加入Telegram的群組,小黑表示,目前群組已發展到1400人,除大群之外,又成立不同行動小組。小黑指團隊歡迎任何職業的人士加入,貢獻不同力量,不論是和理非或勇武,大家都可以運用到各自的專長、專業去幫助設計和打造雕塑,以及推動運動的發展。

這一女神像最初有9個設計版本,最終由6000多名網民投票選出一個方案。小黑指,大家花上了不少時間去設計,雕塑上的每一元素都有其象徵意義,例如,垂下的雨傘代表2019年的運動承載了2014雨傘運動的部分精神,而高舉的旗幟則代表這次運動已經進化到另一階段,女抗爭者背包上的雨衣是指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抗議後墜樓身亡的「黃衣人」梁凌杰、而破裂的眼罩代表8月11日涉被警方布袋彈擊中右眼而重傷的女急救員,腳下的催淚煙代表勇氣和不畏強權。

不過,在製造女神像的初期,團隊也面臨各種內外危機。一方面他們被指眾籌目標太高,質疑他們經費使用,另外也有人指有網友被無故踢出工作群組。小黑指出,團隊確實眾籌20萬港元,但最終製作雕塑只花費4萬多,事後團體亦有解釋金額的用途,部分款項退回,部分捐給支援抗爭者的612人道支援基金、星火同盟等團體。另外,小黑承認,最初由於有成員使用粗口發言、表達含糊等,令大家擔心該成員或是「五毛」或「搞事」,所以小黑很快踢該成員出群,但事後重新檢閱該名成員的留言,發現其實他是自嘲,並不是在群中責罵大家。

後來加入的成員家銘(化名)對端傳媒表示,他認為民間女神像在此次運動中有一種象徵意義,家銘表示自己一直都想在運動中找到一席位,加入團隊後,自己終於可以運用到自己的知識及能力去幫助運動發展。

攝:林振東/端傳媒

獅子山精神,全新的時代意義

70後的家銘在香港土生土長,他表示,自己界乎和理非及勇武中間的抗爭者,因礙於自己是有家室,不敢走上最前線,最常徘徊於中後場,用不同方式支援前線,包括運送物資、開車義載示威者等。家銘指,加入了團隊後,出席了更多的活動,大家有更多交流、幫助,比起自己一個單獨參與,可以減低產生無助感及失敗感,因為大家可以互相分享、分擔。

而30歲出頭的小黑原本居住在外國,在大學教書,最近他回港參與運動,但有家人表示不支持,甚至揚言要「報警拉人」,小黑感覺無奈,現時已經盡量避免回港,亦不會再與家人聯絡。

香港反修例運動進行了四個多月,小黑及家銘均說,自己會感到灰心。小黑認為,運動持續至今,「政府沒有任何的讓步,甚至還火上加油」,的確會挫敗感,但小黑表示,自己都是會做到最後一刻。家銘亦表示「氣餒就一定有」,但他相信,運動需要持之以恆,另外他亦感覺,現時情況是「退無可退」,因為他認為,若然選擇放棄,香港將會成為中國政府打壓的目標,「不會再有進行社運的機會」。

對於近日勇武行動不斷升級,出現破壞中資機構和美心集團旗下商鋪的行為,家銘認為適可而止的行動可以接受,因為「要表達我們不會向強權、權貴低頭的決心」,但他也認為不應無限進行,分散運動焦點,特別是影響國際遊說的工作。

昨晚的通宵搬運行動,讓家銘感受最深的是一群以前素未謀面、只在網上溝通的市民如何互相信任、一起努力去做同一件事,他說自己受到鼓舞。

獅子山位於香港新界和九龍之間,高495米,在戰後香港,其南面山腳的九龍,聚集工廠大廈和公屋,是基層家庭的聚居地,伴隨著電視劇和流行曲的傳播,「獅子山下」逐漸成為香港基層家庭為了安穩生活而不畏艱辛、奮發向上的代名詞,這一精神亦被稱為「獅子山精神」,不過近年香港社會對這一精神多有反思和質疑。在此次反修例運動中,多次有香港市民、示威者登上獅子山組成人鏈、懸掛爭取民主、自由的直幡。而港版民主女神像團隊也表示,希望這次行動為港人面對逆境所呈現的「不屈不撓」精神,賦予全新的時代意義。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