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劉銳紹:《禁蒙面法》火上澆油,「一國兩制」恐加速死亡

今後,香港的「繁榮」將讓位於「穩定」,而穩定能否實現,也是未知之數。


2019年10月4日,中環舉行反緊急法遊行,有參加者戴上面具出席。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0月4日,中環舉行反緊急法遊行,有參加者戴上面具出席。 攝:林振東/端傳媒

港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火速推行《禁止蒙面規例》(簡稱《禁蒙面法》)。從官方的角度看,這是「止暴制亂」的必要措施;但平常人和正常人一看便知,這種做法猶如火上澆油,對緩和局勢並無助益。

概括而言,此規例推行之後,未來短、中、長期形勢將是:

一,短期內,進一步和更激烈的抗爭將無可避免,而警方的強力鎮壓也將升級;官民衝突、警民衝突將成惡性循環。抗爭者對政府的強硬做法本來已無甚畏懼,即使「暴動罪」的懲罰可達十年,但也出來抗爭,怎會害怕《禁蒙面法》的一年懲罰?筆者不是認為要增加刑罰,而是要強調港府的方向完全錯誤──理應揚湯止沸,但卻堵截河道,製造堰塞湖。

二,中期則會令官民皆傷,而且進一步傷及元氣,官方要修復更難。或許港府一意孤行,加上強硬執法,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令抗爭者或中間群眾稍為靜下去;內地和香港建制圈中甚至有意見認為,烏克蘭人民成功反對《禁蒙面法》的經驗不會在中共的管治下出現(以「六四」事件為證)。

不過,這種高壓的方法只會積累更大的炸彈,形成下一次威力更大的反抗行動。在人類和中國歷史上,很多次改朝換代都不是一次反抗就成功的,而且反抗也不一定成功,但每次都會積累更強的爆炸力,直到成功。

三,長遠而言,「一國兩制」將加速死亡。港府雖然已考慮為了不影響經濟和外資,強調運用《緊急法》來通過《禁蒙面法》只是階段性措施。可是,此舉進一步強化人治色彩,把特首和政府的權力無限擴大,弱化香港法治傳統。

港府企圖利用外國也有《禁蒙面法》的例子,說明港府的做法是國際慣例,但那些外國政府都是民選產生的,政府行為在較大程度上受到人民制約。可是,香港卻實行「表面選舉實則委任制」。《禁蒙面法》出台,預示著《緊急法》可以應用到其他方面,即使港府努力解釋,也難保外資信心。長遠下去,官方只靠高壓的錯誤決策,將產生更惡劣的後果。

2019年10月4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星期六實施。眾政府官員出席記者會宣佈決定。

2019年10月4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星期六實施。眾政府官員出席記者會宣佈決定。攝:林振東/端傳媒

港府企圖利用外國也有《禁蒙面法》的例子,說明港府的做法是國際慣例,但那些外國政府都是民選產生的,政府行為在較大程度上受到人民制約。

再細看港府昨天的言論,令人感到林鄭月娥等高官並沒有反省,將令局勢更糟。由於篇幅所限,在此只舉三點:

一,林鄭月娥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多次強調起因是「有暴動,警方才執法」。但眾所周知,這次事件是因為《逃犯條例》不得人心,官方遲遲不肯順應主流民意而起,這才是真正的起因。官員只是切割式地談論起因,把「起因」聚焦在「暴動」之上,始終不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可謂捨本逐末。

二,港府說,《禁止蒙面規例》和按《緊急法》產生的類似規例,在沒有需要時就會廢除。說得很公正,務實,這也是當年港英政府1967年鎮壓左派時的說法。但只要放眼一看,當年港英政府聲稱的「臨時法例」,回歸後不是保留下來嗎?當年北京大力聲討的《緊急法》,今天卻成為港府的「法理依據」。可見,所謂「無需要時就會廢除」,虛也!一切不單要為我所用,而且要為今我所用!

三,港府指《禁蒙面法》有豁免內容,平衡實際需要,筆者同意。但任何事物都要看實際行動,而不能停留在理論之上。從《逃犯條例》(「反送中」運動)出現至今,官方和警方的行動愈來愈給人「官警相衛」、「警警相衛」的感覺。《禁蒙面法》日後只會更多地保護警隊,因為他們在執行「專業工作」時仍然可以蒙面;至於以平民形象出現的警方「臥底」,也可以蒙面而不會犯法,因為他們根本不會被捕,「被捕」後也不會被控。

相反,雖然記者在理論上也可以因為「專業工作」而得到豁免,但李家超昨天特別強調「假記者」的問題。這個問題更複雜,因為警方和建制也可能有「假記者」;這問題還會擴大到「假社工」、「假醫療人員」……..

關鍵是,現場的警方人士擁有即時判斷和執法權力,但又出現濫權、濫捕的質疑。《禁蒙面法》實施後,警方會否更加有恃無恐?這才是公眾的擔心。除上述之外,還有很多實例,難以詳述。我不是專門挑骨頭,而事實上確是官方和警方的行動已嚴重傾斜,致使他們的可信度每下愈況,難建民心。

港府官員只是切割式地談論起因,把「起因」聚焦在「暴動」之上,始終不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可謂捨本逐末。

由《禁止蒙面規例》令人關注更闊的問題,愈來愈多跡象顯示香港的局勢已不是由港府駕馭,而是完全由內地主導,港府和警方是執行者多於主導者。種種跡象包括:

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最近增加第五名副組長(與頂多「一正四副」的精簡方向相違背;小組自2003年底成立以來,多數維持「一正二副」的架構,近年才增至「一正四副」),是現任內地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反映內地擔心香港的穩定出問題,需要「早為之計」。

媒體披露香港警察總部有專線聯繫到深圳法院。警方解釋這是為某案件而設,完成工作後將撤消。解釋可以接受,但中國事情的關鍵在於如何執行?市民無法得知,在深圳那邊使用專線的是什麼人?專線的真正作用是什麼?香港警方的回應,是否官樣文章式答案?均非外人所知。

內地官方多次高調撐香港警方「止暴制亂」,十名警隊人士應邀出席北京國慶活動,內地媒體大力宣傳;在中央電視台的閱兵直播中,向民眾舉槍的警員出鏡六秒,後來還有專訪。行內人都明白,這在中央媒體中是刻意的安排,也是為香港警隊撐腰,因為北京需要他們效命,多於林鄭月娥的替身作用。

習近平九月初,在中央黨校的講話以「鬥爭」為主題,強調「鬥爭是一門藝術,要善於鬥爭」,並指出港澳台工作也屬於「重大鬥爭」之一。

而林鄭月娥在路透社泄露的錄音中,也向外商透露,她手上什麼也沒有,只有三萬警察。種種跡象顯示,警隊已成為官方的維穩機器,而這個官方,可能已超出港府的權限。

如果說《禁蒙面法》是為了「反暴力」,普通而言,並沒有錯。我由始至今都反對暴力,更多次指出示威者、抗爭者不能擾民,傷民,也不能有發洩性的行動,亦不能破壞性的發洩,更不能有報復性和任何理由的「私了」。

不過,我同樣反對毫無制約的以暴制暴,更反對奸詐暴力。如警隊屢次派出「臥底」,甚至有參與暴力行為的視頻證據。我在過去多次經歷的類似事件中(從「六七暴動」,到「六四鎮壓」、「雨傘運動」和在外國的騷亂採訪),這種事例屢見不鮮,效果都適得其反,只會引發更多衝突。

種種跡象顯示,警隊已成為官方的維穩機器,而這個官方,可能已超出港府的權限。

看向未來,形勢更緊已成為事實,令人更悲觀。我從來都以積極樂觀的態度處事,但這一次也感到困難重重,荊棘還會愈來愈多(但不代表灰心絕望)。因為內地對「兩制」的耐性愈來愈少,港府和警方又持續向「維穩式治港」的方式傾斜;即使不出現「六四」或「小六四」,但緊張局勢恐難以鬆弛,甚至惡化。

內地有一種意見認為,「八九政治風波」搞了約一個半月,「雨傘運動」持續七十九天,今天的「暴亂」已經四個月了,還不平息?這些「強國」之聲不斷擴大,還說「六四」後的國際壓力我們都頂得住,今天還害怕外國(包括美國)嗎?這種思潮令內地認為可以「關門打仔」,於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令形勢愈來愈險。

如今,港府推行《禁蒙面法》,預示日後(可能也很快)也可能推出其他強硬措施,包括宵禁(已在醞釀中)、控制傳媒、調查「違法經濟活動」、影響區議會選舉、進一步按官方意圖引導中小學教育等。

另一方面的客觀效果則是,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速度加快,從而更讓美國借勢。香港的局勢也將進一步有利台灣蔡英文競選連任總統。台灣最近一次十萬人集會挺港,創下挺港集會的人數紀錄。對中共而言,都是內外皆傷,最傷的則是香港。

「一國兩制」伊始,就一直以香港的繁榮穩定為前提。而到今日,殖民地時期的《緊急法》時隔近半個世紀、橫跨兩個主權時代,被再次使用。今後,香港的「繁榮」恐將讓位於「穩定」,而穩定能否實現,也是未知之數。

(劉銳紹,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職《文匯報》駐北京記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香港 逃犯條例 劉銳紹 一國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