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書時間

周保松:正義社會提綱

沒有政治自由,人將無法通過公共生活實現自己,他的人生因此是不完整的,其福祉也將嚴重受損。這種傷害,並非經濟利益可以補償。


2019年8月31日,示威者在夏慤道聚集,與守在政府總部內的警員對峙。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9年8月31日,示威者在夏慤道聚集,與守在政府總部內的警員對峙。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編按】文章收錄於作者今夏出版的新作《香港的黃金時代》,此前端傳媒已轉載其中一篇《自由誠可貴 ──我的微博炸號紀事》。在這篇《正義社會提綱》中,作者強調社會生活的基本安排中,每個人的自主性都應受到尊重與認可,而政治實踐,則是個體自主性得到充分發展的必要前提。缺乏公共生活的人生是不完整的,而一個正義社會,要求每位公民的政治自由,都可以被平等地實踐。

《我們的黃金時代》

作者:周保松
出版商:牛津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07

每個人,都有得到國家公正對待的權利。這意味著,國家不能任意對待公民,也不能視公民僅為工具,而必須尊重個體的基本權利。政治必須講道德,因為人具有尊嚴。這是政治道德的起點。

在一個大部份公民具有基本理性能力和道德能力、且能自由行使這些能力的社會,國家強制性權力的合理行使,必須得到公民的反思性認可。滿足反思性認可的必要條件,是權力行使必須合乎正義。一個社會愈正義,就愈有正當性。

正義是評價社會制度的最高判準。不正義,必然意味著某些人的利益、權利和尊嚴,受到不合理對待。這些不合理對待,往往給個體帶來傷害和羞辱。一個正義的制度,是從政治道德的觀點看,每個公民都受到公平對待的制度。

任何一種政治道德的觀點,都必須回答兩個問題。一,甚麼是人的根本權利和利益?二,這些權利和利益應該以甚麼方式來合理分配?沒有前者,我們不知道人需要甚麼和想要甚麼;沒有後者,我們不知道如何分配有限資源才公平。這兩個問題加起來,構成一種社會正義觀。

自由主義認為,人的根本利益,是要活出自主的人生。在這樣的人生裏,個體能夠有內在能力和外在條件,成為自己生命的主人,決定自己想過的生活,並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重視個人自主,意味著肯定人的主體性和能動性,並尊重人的理性選擇。個人自主,是自由主義的道德基礎。

人是活動的存有,必須通過不同活動來實現自己。要實現個人自主,主體必須於不同社會領域,例如政治、經濟、教育、宗教、愛情、婚姻、娛樂等,有所參與和實踐。這就意味著,個體必須在這些領域擁有相當充份的自由,才有可能過上自主生活。我們因此需要政治自由、經濟自由、宗教自由、愛情自由、婚姻自由、教育自由和娛樂自由。人類自由的歷史,是不同領域逐步向主體敞開的歷史。

自由是複數。每一種自由,都像一道打開的門。門開得愈多、愈寬,主體免受外在限制而作出自由選擇的空間便愈大,過上自主生活的機會也就愈大。對人的自主發展最重要的自由,構成了社會的基本自由,並形成一個自由體系。一個自由的社會,是公民的基本自由得到充份保障的社會。可是我們也須留意,並非每一道門都同樣重要,也並非每一道門打開的程度都必須一樣。自由雖然重要,卻非唯一的政治價值;不同的自由之間,也會有衝突的可能。自由的地位,須放在一個社會正義觀的脈絡裏來理解和論證。

自由對主體的重要性,因人而異。一個人的自主意識愈強,便愈感受到自由對他的重要,也愈體會到不自由帶給他的痛苦。這些痛苦,不僅有加諸身體和意志上的桎梏,還有與生活世界的斷裂和個人尊嚴的喪失。人們對不自由之苦愈敏感,愈能體會自由的重要。公民必須要有充沛的自由意識,自由的價值才會得到重視,自由的理念才會在社會生根。促進自由自主意識的發展,是社會轉型的重要工作。

人的完整發展,仰賴人在不同領域得到自由發展。在缺乏政治自由的專制社會裏,人將難以得到完整發展。沒有政治自由,人將無法通過公共生活實現自己,他的人生因此是不完整的,其福祉也將嚴重受損。這種傷害,並非經濟利益可以補償。我們因此需要民主。民主,是平等公民在政治共同體內實踐政治自由的體現。

人生而有各種不平等。自由主義卻希望從這樣一種觀點看待人:每個主體都有屬於自己的生命,每個生命皆獨一無二且不可取代,同時每個人都渴望活出及活好自己的人生。我們因此有理由接受,每個獨立個體,都有平等的道德價值,都有平等的作為人的尊嚴。一個重視正義的社會,必須重視人的自由和平等。

十一

結論:一個重視個人自主的正義社會,應該為自由而平等的公民提供公平的機會和條件,使得每個人都能實現自主人生。這樣的社會,需要一系列制度安排,包括:基本權利和基本自由、政治上公平的民主選舉和社會生活上廣泛的民主參與、個人財產保障、公平的教育和工作機會、合理的社會支援和完善的社會福利、對市場的合理約束、消除各種社會歧視(性別、種族、宗教、性傾向等)、多元豐富的文化生活、建基於平等尊重的社會關係等。這樣的正義社會,是道德建構,也是政治實踐。這是可實現的理想,只要我們願意為此努力。

(周保松,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周保松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