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陳純:舉報、粉紅狂潮,與體制外的極權主義

極端政治何以在當下產生,又會在哪裏發力?


2019年8月26日,一位市民在香港中環揮動中國國旗。 攝: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6日,一位市民在香港中環揮動中國國旗。 攝: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編按】:內地學者陳純7月中來香港觀察反修例遊行,回去後,於8月初在微博上被大V舉報和起底,並被迅速頂上微博熱搜,舉報理由是「支持港獨」,「證據」是他的微信朋友圈截圖。他當晚被請進派出所審問,在派出所過了一晚,隔天早上才被釋放,出來後又兩度因大V追擊和朋友聲援而再上熱搜。本文為陳純對當日經歷的自述,及對中國大陸目前的粉紅狂潮之機理的分析。他認為,對這股粉紅狂潮,「洗腦說」已經欠缺解釋力,更深層的問題是,極端政治何以在當下產生,又會在哪裏發力。

8月5日從派出所出來,我感覺自己已經跟不上世界的變化。

我在7月14日去香港觀摩傳媒遊行,其實就很簡單,一些當地的媒體工作者沉默黑衣遊行,合法活動,除了走路什麼都沒發生。參加完後我在朋友圈發了兩張與此相關的照片,不過過了幾個小時後我就鎖掉了(設為自己可見,我一直有這個習慣)。然而,就在這幾個小時內,有人將這兩張照片保存了起來,並對我的朋友圈進行截圖。

8月4日中午12點左右,一個叫「孤煙暮蟬」的微博大V將我這兩張照片和朋友圈的截圖發了出來,並貼上「港獨博士」的標籤,呼籲人迅速轉發。很快,一個小時內,我的微博大小號、我以前刪掉的言論、我出版的書,都被人肉出來。眾多別的大V號也跟風轉發了這些照片和信息,無一例外都打着「港獨」的噓頭,其中一個大V還加了一句:「治不了洋人,還治不了你一個土博士?」

一開始我並沒有把這種抹黑放在心上,依舊出門會友。但傍晚的時候我上自己的小號看(我的大號已經被禁言),才發現各條微博下面已經彙集了幾千條惡毒的評論,我一個師長關注了事件發酵的整個過程,私下叫我不要打開微博看,否則將「極度不適」。與此同時,有數十個未曾打過交道的人發微博私信給我,其中除了辱罵,最頻繁出現的就是人身威脅,甚至威脅要禍及我的家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小粉紅 陳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