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華為技術人員幫助非洲政府監控國內政治對手

作為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生產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在非洲市場佔據了主導地位。該公司在這裏向一些政府出售了用於數字監控和審查的安全工具。然而,華為員工還提供了沒有公開披露過的間諜服務。


2019年8月10日,廣東省東莞市華為舉行的華為開發者大會,展示了華為設備的跟踪模式。 攝: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0日,廣東省東莞市華為舉行的華為開發者大會,展示了華為設備的跟踪模式。 攝: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作為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生產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在非洲市場佔據了主導地位。該公司在這裏向一些政府出售了用於數字監控和審查的安全工具。

然而,華為員工還提供了沒有公開披露過的其他服務。據在涉事國家與華為員工有過直接合作的高級安全官員透露,華為的技術人員至少在兩起案例中親自幫助非洲政府監視他們的政治對手,包括截獲政治對手的加密通信和社交媒體內容,並使用手機數據追蹤他們的下落。

烏干達高級安全官員表示,去年在烏干達坎帕拉,由六名情報官員組成的一支團隊曾竭力遏制總統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長達33年的統治所面臨的一個威脅。流行歌手出身的政壇紅人瓦恩(Bobi Wine)從華盛頓返回國內,他發起的反對運動得到了美國方面的支持。烏干達網絡監控部門當時接到了嚴厲命令,要攔截瓦恩的加密通信。該部門依據的是烏干達2010年頒布的一項法律,這項法律賦予政府廣泛權力,用於保障自己多方面的利益。

這些官員說,在坎帕拉警察總部三樓設立基地的這支團隊花了幾天時間,試圖利用一家以色列公司開發的間諜軟件侵入瓦恩的WhatsApp和Skype通訊,但沒有成功。然後,這支團隊向同在他們辦公室工作的華為員工求助。華為是烏干達最大的數字服務供應商。

據這支監控團隊的一名高級官員說:「華為技術人員工作了兩天,幫我們成功破解。」《華爾街日報》看到的警方內部文件列出了這些華為工程師的名字,他們利用以色列研發的間諜軟件,侵入了瓦恩以他樂隊名字命名為Firebase的WhatsApp聊天群。烏干達當局挫敗了瓦恩組織街頭集會的計劃,並逮捕了這位政治人士和他的幾十名支持者。

據《華爾街日報》的一項調查描述,這起烏干達事件和贊比亞的另一起事件勾勒出華為員工是如何利用該公司的技術和其他公司的產品,來支持這些國家的政府在國內實施間諜活動的。

2012年以來,美國政府一直指責華為是中國政府在海外從事間諜活動的潛在工具。華為堅決否認這些指控。此前數十年間,中國政府支持的活動者被指從事企業間諜活動。華為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也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制造商。

《華爾街日報》的調查並未發現北京方面或其代理人在非洲從事間諜活動的證據,也沒有發現華為在中國的高管知曉、指示或批准了上述活動。調查同樣沒有發現華為的網路技術有什麼特別之處,能夠使這類活動成為可能。

但這些行動的細節證明,華為員工在政府攔截反對者私人通訊的努力中發揮了直接作用。

華為一位發言人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華為從未從事黑客活動。聲明稱,華為完全不接受這些針對其業務運營的毫無根據且不準確的指控;公司的內部調查清楚地表明,華為及其員工沒有參與任何上述被指控的活動,公司既沒有相關合同也沒有相關能力這樣做。

這位發言人還表示,華為的商業行為準則禁止任何員工從事任何會危及客戶、終端用戶的數據或隱私和違反任何法律的活動,華為遵守業務所在國的所有適用法律法規,並且引以為傲。

贊比亞高級安全官員稱,華為技術人員幫助該國政府接入了一群反對派博主的手機和Facebook頁面。這些博主運營的一個親反對派新聞網站曾多次批評贊比亞總統倫古(Edgar Lungu)。這些高級安全官員透露了兩位華為專家的名字,這兩人在贊比亞電信監管機構辦公室的一個網絡監控部門工作,他們準確定位了這些博主的位置,並與奉命在索盧韋齊逮捕博主的警察部門保持經常的聯繫。

贊比亞執政黨愛國陣線(Patriotic Front)今年4月份在其Facebook頁面上發帖稱,警方與華為中國專家合作,成功追蹤並逮捕了這些博主。該黨發言人向《華爾街日報》證實,此案由贊比亞電信監管機構下屬打擊網絡犯罪小組(Cybercrime Crack Squad)處理。

這些披露將人們的注意力集中在華為向多國政府出售的監控系統上,這些系統通常被貼上「平安城市」的標籤。華為表示,他們已經在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700個城市安裝了這套系統。

在贊比亞,華為的產品是該國打造的「智慧贊比亞」(Smart Zambia)計劃的一部分,這項計劃旨在使各政府部門採用數字技術。

華為在聲明中表示,從未在贊比亞銷售過平安城市解決方案,也沒有與贊比亞的打擊網絡犯罪小組開展過業務。

據非洲高級安全官員稱,中國政府官員在推動華為在非洲達成交易、出席會議以及陪同非洲情報官員前往華為深圳總部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

根據美國博伊西州立大學(Boise State University)數字監控專家、前美國國務院非洲問題專家費爾德斯坦(Steven Feldstein)收集的數據,雖然許多都是基礎性項目,但華為已經在20多個發展中國家出售了先進的視頻監控和面部識別系統。

華為平安城市產品的合作伙伴中包括一些外國公司,例如美國智能傳感器製造商和系統集成商江森自控(Johnson Controls International plc, JCI),以及澳大利亞人工智能系統生產商iOmniscient Pty. Ltd.,後者的產品用於分析視頻、聲音和氣味。江森自控不予置評。 iOmniscient表示該公司通過華為向中東供應了行為分析產品,但沒有在非洲投放產品。

目前使用視頻監控、互聯網監控和手機元數據收集技術的國家安全系統已得到普及。而華為的高端系統超越了這一水平。據高級安全官員稱,被派往當地的華為技術人員手把手地對安保部隊和網絡監控團隊進行培訓,這些部隊和團隊會經常窺探政治反對派的信息。

「一個重要問題在於中國公司這麼做是單純為了錢,還是正在推動一個具體的監控計劃,」費爾德斯坦在聽取了《華爾街日報》的調查結果簡報後表示,「這份簡報指向了後者。」

RWR Advisory Group高管達文波特(Andrew Davenport)表示,非洲對中國的重要性「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北京方面的長期願景,即讓外國政府接受中國在數字領域的治理規範和狹隘的政治價值觀」,RWR Advisory Group是一家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風險管理公司,主營業務為追蹤中國和俄羅斯公司的國際活動。

《華爾街日報》的調查包括機密的警方文件和議會委員會文件,以及對十幾名在非洲國家與華為合作的高級安全官員和聲稱其通訊遭到破壞的外交官、網絡防禦官員和反對派活動人士的採訪。

烏干達政府證實,華為技術人員正與該國警方和情報機構合作,試圖強化國家安全,但拒絕就有關攔截通訊的指控置評。

政府發言人奧蓬多(Ofwono Opondo)說:「我們無權公開披露細節。」他否認政府正把矛頭對準瓦恩,稱這位反對派議員不是那麼重要的人物,不值得加強監視。

贊比亞執政黨發言人姆萬扎(Antonio Mwanza)表示,駐贊比亞信息和通訊技術局(Zambia 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Authority, 簡稱Zicta)內部的華為技術人員正在協助政府打擊反對派新聞網站。

他說:「每當我們想要追查假新聞的製造者,我們就會去問牽頭機構Zicta。他們與華為合作,確保人們不會利用電信空間散播假消息。」

烏干達官員表示,自從《華爾街日報》向華為提出問題以來,華為代表已停止參加技術簡報會。

中國外交部在一份書面聲明中稱,各國在警務方面進行合作是一種慣例。中國外交部稱,一些非洲國家積極建設平安城市以改善人民生活和商業環境,將這種積極努力視為監視帶有不可告人的動機。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今年1月曾公開否認該公司曾代表中國政府進行間諜活動。這是一場火力全開的全球公關戰的開始,目的是反擊華為首席財務長在加拿大被捕以及特朗普政府敦促盟友禁止華為設備進入下一代5G網絡而引發的負面媒體報導。

任正非當時對一眾外國記者說:華為和他本人從未收到任何政府提出的提供不當信息的要求。

今年5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允許美國禁用「外國競爭對手」的電信設備和服務,外界普遍認為,所謂「外國競爭對手」指的就是指華為。這項行政命令也導致針對華為的行動升級。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為由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這實際上意味着,如果沒有許可,企業不得向華為提供美國技術。特朗普上週表示,華為問題可能是美中貿易談判的一個影響因素。

自1998年首次在肯尼亞開展業務以來,華為已經為數億非洲消費者提供了聯網服務。依靠通常由優惠貸款提供資金的廉價通訊交易以及提供現場客戶服務,華為在大約40個非洲國家建立了電信網絡。華為現在主導了非洲的互聯網業務,近年來又涉足數字監控系統。

贊比亞高級安全官員稱,在該國價值7,500萬美元的新建數據中心,華為員工與網絡犯罪破案組進行合作,他們坐在小隔間內監控和截聽一系列數字通信,監聽的對象既包括犯罪嫌疑人、也有反對派團體、活動人士和記者。

據烏干達國家警察局副發言人稱,華為在烏干達首都坎帕拉幫助建立了11個用於打擊犯罪的監控中心。一個六層樓高、耗資3,000萬美元的樞紐中心將於11月投入使用,該樞紐將與華為5,000多台配備面部識別技術的攝像頭相連。

在烏干達警察總部的一個房間裏,牆上貼着華為品牌的紅色標誌。該部門一位官員稱:「華為員工教我們使用間諜軟件對付安全威脅和政敵。」

東非和南非國家幾年前似乎曾是網絡自由的區域性典範,當時很少有規則來監管人們使用社交媒體或限制新聞自由,市場競爭也更加激烈。來自美國頂尖大學的程序員和有抱負的企業家蜂擁來到坎帕拉創辦初創企業。

根據烏干達高級政府官員透露的消息以及烏干達對抗網絡審查的組織Unwanted Witness公布的機密文件,在2012年左右,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開始認為網絡帶來的政治風險大過經濟發展機會。出於對社交媒體的動員力量和他所稱的網上公開的不道德行為的擔憂,穆塞維尼當時要求情報機構尋找更好的工具來監控網絡並壓制網上的不同意見。

烏干達高級政府官員和Unwanted Witness表示,2016年在穆塞維尼第五次競選總統前,大宗商品價格的暴跌給他造成巨大壓力,烏干達就是在這時開始安裝監控軟件的,其中包括英德公司Lench IT Solutions開發的FinFisher,該軟件被植入坎帕拉一些高級酒店的Wi-Fi網絡,可侵入政客、記者和活動人士的電話。

Lench IT未回覆置評請求。

該技術也有局限:不能滲透那些未與目標Wi-Fi網絡連接的設備,也無法破解像WhatsApp那樣的加密信息服務。

穆塞維尼贏得了2016年大選,但到2017年春天,他因取消對總統職位的年齡限制而遭到新的抗議。據高級安全官員透露,穆塞維尼命令當時的警察局長卡伊胡拉(Kale Kayihura)接觸中國政府,以獲得幫助來擴大數字監控。

華為本世紀初進入了烏干達市場。 2007年該公司贏得烏干達政府的第一份主要合同,並在2014年向烏干達政府提供了價值75萬美元的20台監控攝像頭。在中國政府官員出席的捐贈儀式上,穆塞韋尼感謝了華為「為企業社會責任做出的貢獻」。

次年,華為簽署了一項協議,成為烏干達政府唯一的信息通信合作伙伴。

烏干達高級官員稱,穆塞韋尼2017年下令擴大對反對派的數字監聽數週後,烏干達通信監管機構與華為簽訂了合同,允許該公司在安全機構的協助下探索建立一個監控中心。

截止5月份,在華為駐非洲高級員工和中國駐烏干達使館高級官員儲茂明的陪同下,烏干達警方已派出數十名警官到北京接受技術培訓。據在場的烏干達安全官員稱,培訓三天後,這些警官前往了華為的深圳總部,該公司高管在那裏分享了華為在全球範圍內建立的監控系統的細節。

儲茂明在會談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中間人作用。他陪同烏干達訪華人員前往中國公安部位於天安門廣場附近的立方體形綜合大樓,在那裏他們觀看了中國的監控能力展示。據在場的烏干達官員稱,儲茂明之後隨他們飛往深圳,一同參加與華為高管的會面。

中國外交部沒有具體提及儲茂明對這筆交易的參與,但在聲明中稱,當中國政府歡迎外國代表團時,會根據他們的意願安排訪問,包括對企業的訪問。外交部表示,這種安排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見。中國駐坎帕拉大使館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烏干達官員稱,華為高管建議烏干達看看阿爾及利亞的監控系統。在阿爾及利亞,年邁的獨裁者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在掌權近20年後試圖壓制持續發酵的反對聲。布特弗利卡今年4月被趕下台。

2017年9月,一支由烏干達高級安全官員組成的團隊被派往阿爾及爾研究視頻監控系統,該系統包括大規模監控和網絡監視中心。

其中一位官員稱:「我們討論過通過網絡竊取某些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反對派人士的信息,」該官員還表示,阿爾及利亞在該領域有先進技術。

烏干達和阿爾及利亞部隊聯合準備的一份機密報告稱,阿爾及利亞的系統是「華為的智能視頻監控系統」,並表示這是「一個先進的系統,提供了一個極佳的監控應用程序」。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見到了該報告。

當月晚些時候,時任烏干達警察總長的卡伊胡拉與阿爾及利亞簽署了一份合作協議,以便讓一個阿爾及利亞團隊對由華為實施的監控項目的推出提供建議。烏干達高級官員稱,該項目的阿爾及利亞首席顧問被阿爾及利亞人描述為一個在華為深圳總部受過培訓的網絡專家。

華為在上述聲明中稱,該公司從未在阿爾及利亞出售過平安城市解決方案。

阿爾及利亞外交部未回應請求置評的多個電子郵件和電話。對阿爾及利亞駐烏干達大使館的多次上門採訪和致電也未獲置評。

記者無法聯繫到卡伊胡拉置評。卡伊胡拉自2018年6月以來一直被軟禁,已被控非法向民兵發放政府武器等多項罪名。

據提交一個議會委員會的文件顯示,2018年5月,經過涉及兩家中國公司的分類競標程序後,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與華為簽署了1.26億美元的平安城市項目協議,支付了1,630萬美元預付款,其餘大部分款項來自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提供的1.04億美元貸款。今年7月,坎帕拉警察總部啟動了打造一個數字監控部門和安裝數百個街頭攝像頭的工作。

今年華為網站上的一份產品手冊顯示,烏干達項目一期將連接該國首都的83個警察局,並將擴展到全國範圍內的另外271個警察局。

一些議員對該項目及其缺乏透明度表示擔憂。烏干達議會的信息、科學與通信技術委員會(Information, Science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Committee)反對黨成員阿科拉(Maxwell Akora)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似乎是一項要將國內整個通信基礎設施都移交給中國人的政策。考慮到我們對間諜活動和建立後門渠道的擔憂,這樣做是不明智的。」

據烏干達高級安全官員稱,在華為項目啟動之前,烏干達安全部門曾於2017年初收到了一款間諜軟件。這款軟件模仿了以色列公司NSO Group所開發的一款名為Pegasus的產品。目前多家網絡情報公司在以不同名字銷售類似產品。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稱,這款間諜軟件可滲透至智能手機中的加密信息。

烏干達人接受了五名以色列政府技術人員的培訓。烏干達情報官員稱,他們被教會如何使用間諜軟件來閲讀電子郵件和文本,但其中未包括加密通信。

NSO和以色列政府均未回應置評請求。

一位烏干達高級安全官員表示:「培訓是短期的,而且不像中國提供給我們的那樣先進。」

烏干達高級安全官員稱,烏干達首個網絡部門在2018年11月啟動運作,華為技術人員被從深圳總部借調過來,培訓烏干達人如何使用華為的基礎設施以及軟件和工具來監控網絡,部分軟件和工具來自其他公司。

這些官員稱,如果在民眾社交賬號中發現「冒犯性交流信息」,烏干達的社交媒體監控就會開始向安全主管發送警報。 「冒犯性交流信息」是對反政府言論的委婉叫法。

當此前為說唱歌手的活動家瓦恩引爆新一波抗議活動時,這種監控能力讓烏干達安全官員更清楚地探知反對派活動人士的通訊情況。瓦恩依法登記的姓名是羅伯特·基亞古蘭伊·森塔穆(Robert Kyagulanyi Ssentamu),他於2017年當選為議員,之後在2018年7月和8月帶動數以萬計的民眾走上街頭參加他的一系列演唱會,並在演唱會上呼籲穆塞韋尼下台。他被逮捕並受到嚴重毆打,之後赴美接受治療,在美國他得到了一些國會議員的支持。

據烏干達高級安全官員稱,2018年12月初,在瓦恩回國後,該國政府網絡部門的一個烏干達情報官員團隊竊聽了這位流行歌手與該國幾位最知名反對派議員之間的電話內容。

瓦恩當時似乎在安排政客們在他的演唱會上講話。但這個監聽電話的網絡團隊遇到了一個問題。他們無法破譯這些計劃的細節,因為瓦恩在與他的團隊講話時使用了一種加密的街頭俚語。

據這些安全官員稱,警方的一位高級指揮官向駐警察局總部的一個六人網絡團隊傳達了總統的命令,要求破解瓦恩加密的書面和口頭通訊內容,包括通過WhatsApp和Skype進行的通信。他們花了幾天時間試圖使用Pegasus間諜軟件來破解這些通訊內容,但沒有成功。

上述安全官員稱,該團隊向華為技術人員尋求了幫助,隨後,這些技術人員在兩天之內便利用Pegasus破解了瓦恩的加密通訊內容。

其中一位官員表示:「很明顯,他是在組織一場政治活動,而不是一場音樂秀。我們必須迅速行動起來。」

在WhatsApp的一個聊天群裏,烏干達的網絡安全團隊看到了瓦恩計劃秘密加入音樂會流程中的11名議員的名單。在瓦恩的海灘俱樂部舉行的這次集會時間安排得非常早,目的是甩掉安全部門。利用上述網絡中心的信息,數百名警察湧入會場,逮捕了數十名組織者和與會者。有些人甚至在到達俱樂部之前就被捕了。

瓦恩表示:「我們非常震驚,在我們還沒有宣布演講者的情況下,他們已經了解關於這次活動和演講者的所有信息。」

其中一名安全官員向《華爾街日報》展示了瓦恩在WhatsApp上與Firebase成員聊天信息的截屏,參與者在聊天時還交流了活動計劃的細節。這名官員說,如果沒有華為技術人員的技術,這次行動是不可能實現的。

瓦恩組織後續集會的努力也已被挫敗,他表示,監控範圍已擴大至他的家人、隨行人員以及經常光顧一些播放其音樂的酒吧的人士。他現在輪換着使用多部手機,還會借用有同情心的民眾的設備,但他說,他敵不過穆塞韋尼不斷拓展的手段。

他在坎帕拉家中接受採訪時稱:「與華為的交易是鞏固權力的生存策略。這是一場全力以赴的的攻擊。」

類似的事情也在贊比亞上演。

在贊比亞總統倫古訪華、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晤之後,相關項目一期於2015年啟動,價值4.40億美元,主要由中國進出口銀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提供資金支持。自2016年以來,華為牽頭承建了一個信息和通信技術培訓中心以及數百個連接手機和數據的信號塔。

贊比亞交通和通信部長姆辛巴(Brian Mushimba)在接受《華爾街日報》電話採訪時說,華為還在贊比亞電信監管機構Zicta建立了一個數據中心綜合體。

贊比亞安全官員說,華為員工被安置在Zicta灰色大樓二樓的新數據中心內,在生物識別掃描設備後面,Cybercrime Crack Squad的辦公地點就在這個數據中心內。這裏的兩名贊比亞官員說,數據中心於今年2月成立,40多名工作人員中約有一半是華為員工。

今年4月,總統倫古的辦公室下令打擊發布了一系列破壞性報導的新聞網站。幾十年來贊比亞曾被視為非洲最穩定、最寬容的民主國家之一,但近年來該國開始壓制反對派媒體,關閉了該國一些頂級報紙和電視頻道,致使反政府言論只能在Facebook網站和WhatsApp論壇上發布。

贊比亞情報官員表示,倫古的新聞秘書昌達(Amos Chanda)致電打擊網絡犯罪小組負責人奇薩拉(Mofya Chisala)和一名華為高級首席技術人員尋求幫助。

昌達稱,他「不記得與網絡小組或華為管理人士的相關活動或會議了」。奇薩拉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前述網絡犯罪打擊小組的兩名贊比亞官員表示,華為技術人員幫助攔截了一些反對派博主的通訊;這些博主運營一個名為Koswe(又名The Rat)的新聞網站,該網站曾多次對倫古進行批評。

華為員工進入了這些博主的Facebook頁面,在那裏找到了他們的手機號碼,然後使用另一家公司的間諜軟件來查看和定位這些設備。

4月18日,一個由網絡官員、警方情報人員和Zicta專家組成的團隊聚集在昌達位於總統官邸一樓的辦公室裏。贊比亞情報官員稱,兩名華為技術人員打開筆記本電腦,屏幕上顯示出幾部與目標博主Facebook頁面相連的手機在地圖上的實時追蹤路線,這些地圖上還標記了華為手機天線的位置。

網絡小組向西北省份的警方發出了警報,華為正是在這些省份鎖定了這些反對派博主。

情報官員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天裏,華為專家在Zicta數據中心辦公室幫助贊比亞官員跟蹤目標,並與現場警察保持實時聯繫。

最後,警方突襲了銅礦小鎮Solwezi郊區的一些地點。當警察衝進來時,一名嫌疑人正在筆記本電腦上打字,警方沒收了他的電子設備。

一名情報官員說,「我們發現其中一名嫌疑人正在編輯一篇很長的惡意文章,他正要發布這篇文章。」

網絡小組的一名官員表示,贊比亞人「根本不具備華為的專業技能」。

非洲 華為 政府監控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