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抗爭是什麼?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Meg0031,回應《728示威:有救護員收到命令,指救護車須得警察批准才可以進入示威人群中救人》

一直透過端關注香港的近況,從一開使的感動到現在近乎絕望。這一切太不真實,但坦白說這樣的發展都在預料之中,掌權者只是正常發揮。

長期在深圳工作,香港一直是心靈避風港的存在。在深圳我練就一身避免與他人談論想法的功夫,因為這些與主旋律不同的意見對這龐大的身軀來說好似細菌,若被偵測到所有人都有義務為國家幫你消毒。每當被這整齊劃一的隊形壓得喘不過氣時,我就去香港,看看到處懸掛的競選旗幟,遊行的人,和週日隨地而坐的外籍勞工,不知道為什麼就會安心很多。

訂閱端好一段時間,不發言是因為覺得不比別人有深度。但真的想對端說,謝謝你們長期以來提供的平衡報導,我才聽到主旋律在內,各個微弱但堅定的聲音。以及,謝謝香港,希望你平安。

2. Kerry_01,回應《鄧聿文:李鵬的兩大政治遺產——兼論破解「鎮壓-穩定-增長論」》

穩定增長論也完全忽略了經濟總量崛起中巨大的利益分配不公。戶籍歧視、勞動保障缺位、教育不公、醫療不公。對於下崗的職工,對於被迫與子女分離的農民工,穩定是穩定,增長何在?更何況,這種帶有明顯意識形態傾向的「穩定」很可能恰恰是更明顯偏向的「增長」的基礎,也就是所謂的低人權優勢。倘若在今天覆見奴隸制能夠讓(奴隸主的財富)總量繼續翻番,我們也要為這「總量」翻番而欣喜嗎?這難道真的是一個無關痛癢的「普世價值觀」的問題嗎?

3. 塔森,回應《訪美、訪日、遶境之後,柯文哲終宣布組黨,可望加入選總統戰局》

認為柯文哲可以「超越藍綠」的,好像沒看到柯幕僚在採訪中就已經明確指出了,柯是刻意「打安全牌」、對議題採取模糊態度的。沒有立場不代表「超越藍綠」,更何況柯的「沒有立場」擺明也是一種政治算計。如果柯文哲真的如他所說,以台灣民眾的利益為重,那他眼中的民眾利益到底是什麼?打倒藍綠嗎?用「模糊立場」就可以打倒藍綠?目前他的政策論述除了批評藍綠,幾乎是零。為反對而成立一個反對黨,這還真符合台灣一直以來政黨惡鬥的模式。 我也不喜歡民進黨的酬庸、迂腐和算計(當然比起國民黨還略遜好幾籌),也不希望「亡國感」成為總統選舉的唯一議題。但眼下中美關係確實緊張,香港的情況大家也看在眼裡,獨是假議題,但統絕對不是假議題,保持沈默做牆頭草也不是目前可行的態度。真的希望柯文哲的支持者們三思。

4. gort,回應《訪美、訪日、遶境之後,柯文哲終宣布組黨,可望加入選總統戰局》

其實每次講到武統議題,在這個跟對岸網友爭論的當下,對岸網友要了解到: 我,這個跟你談論武統議題的人,是還在受後備管轄的備役民兵,一旦開戰,我會為了保衛我自己的家人後代,家園土地,我信奉的言論自由,遷徙自由,參政自由,社會正義而流血。而對岸網友實際上會以身參與,是否為了價值信仰流血的決擇卻幾乎不存在。

某種程度上,我們不是在同一個對等立場上對話。您當然可以嘲笑我必然會被歷史巨輪,所謂拳頭大的正義碾壓,但至少我願意為了信念而流血,因為我不願意不自由地苟活,不願意永遠寄望政府的施捨,不願意哀嘆歷史的必然。

如果您身為一個台灣人,設身處地思考,您會做出什麼選擇?

5. Minagi,回應《李立峯:反修例運動,政府支持者心中,警察會永遠偉大嗎?》

中間的一個調查,支持建制派的人明顯選擇「經濟發展」的多於選擇「秩序」,作者的結論中卻並未提到「經濟發展」,而是強調了「秩序」,不知這是什麼原因。在我認識的很多人當中,越是會選擇「經濟發展」的人越是會污名化「政治」這一名詞,他們將政治視為骯髒的東西,所以拒絕關心以及參與政治。我個人認為這是一種不好的想法,因為政治是一個人一生中難以完全迴避的問題,你不去找政治,當政治來找你的時候,你就會顯得有些難以招架了(今日的香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與其在這個時候不知所措,不如一開始就參與到政治當中,維護自己的權益。

6. 维基,回應《728清場記者手記:當20秒一發的催淚彈成為香港日常》

反對示威派過激就等於支持修例嗎?肯定不是。其實我看到蠻多希望年輕人冷靜點,以及温和化,但對方也不支持政府。對方還譴責自己,覺得正是自己努力不夠,才使年輕人走上這樣的路。而元朗大概是政府給自己挖的另一個深坑,在已經證實了傷害的是無辜路人的情況下,警方的不作為是多可怕的事。也就是警方是否已經把示威者當成敵人而不是僅僅的示威者了。在我看來,因為人之生命的珍貴,真的沒有比元朗更踐踏人性與法治的了。

7,8. Fai、雨月,回應圓桌話題《「全港大塞車」不合作運動,以癱瘓城市日常生活作政治訴求,你怎樣看?》

Fai:事情不該是責怪他們今日不讓你出行方便,而是感謝他們平日的配合讓你的出行成其可能。即,配合不是應份的。所謂不合作,即不配合。能順利從荃灣到筲箕灣不叫「自由」,而僅僅是每個社會細節配合的結果,因為你並沒有被剝奪從荃灣到筲箕灣的自由,只是機器崩壞,既定路徑失效。

社會共識再強烈,定有持反對意見的人,因此正反兩方的權重會變。而且,似乎也沒人談及「因地鐵延誤不能準時上班」到「無法養家活口」的邏輯滑坡。(今日有人慣性以此為發難理由,路人即場湊了三百塊錢給她。)而近年地鐵頻頻延誤故障,為何這些人會毫無反應?不以此為理由責難地鐵公司「阻人搵食」?甚至問責管治效率低下的政府?因為,他們控制不了地鐵公司和政府,卻能輕易為難每個普通的抗議者。弱者欺負弱者的又一例子。

反面是,深入骨髓的、對「失控」的恐懼。但在我看來,沒有那一種控制比人民經過理性思考、選擇後的自我控制更高級。香港人在社會運動中習得了更高層次的社會控制。把反送中撤換到中國,中國人馬上可以預見「惡夢」,為什麼?因為一向嚴控靠的是自上而下的強制力,不是民眾個體理性生發的自我控制,只要把這強制力拿開,與香港現在的局面絕對兩樣。之所以,我希望內地朋友能更新你們腦子裏對「控制」的理解。

對那些合作者來說,他們的利益受損了:上班遲到扣錢、交通時間更長、出行不像往常方便。同時:地鐵在危急事件中可以放棄乘客生命,讓他們處境危險;黑白勾結的恐怖統治得到了公營部門的配合,讓他們曝露在赤裸的暴力裏;索要一個合理(是合理)解釋的權利被拒絕,統治機器的強勢直接影響日後的施政質素。

你看到的是什麼你就是什麼?我不認為二者是同樣比重的東西。自然不排除有的人就是只看得到前者。

怎麼指稱昨天的事十分重要,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不合作者打了合作者一巴掌、不合作者亂磚打死合作者、不合作者欺壓弱勢的合作者。

不論哪一個類比都是把昨天看成民VS民。實情卻是,昨天就是民VS管治機器。假若合約關係存在於每個個體與統治機器之間,那麼每個人都有不合作的權利和自由。我是從觀念上(政治權利)直接否定了道歉的必要,除非你反對這個觀念,不足夠應付受影響者的直觀感受則是另一回事(策略層面)。

雨月:Fai一直在指責那些表達不滿的人,說他們不把矛頭指向罪魁禍首的政府,而是指向對阻礙港鐵者表達不滿的人,是弱勢者針對弱勢者。

其實同樣的道理,官員犯了錯,示威者不去堵官員的車,反倒阻止同為弱勢群體的普通乘客上車,不也是弱勢者鬥弱勢者嗎?按你的邏輯,這也是弱智囉?

我不反對不合作運動。但是我覺得示威者如果給普通市民造成困擾,就老老實實道歉。不要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還給自己找一堆理由,套上許多什麼政府先行破壞契約的理論,一有人抱怨就說人家是政府的幫兇。這些理論都有道理,也是示威者的道德優勢。但是道德優勢也是有限度的,尊重和自己理念不同的人,也是公民的基本素養吧。

Fai:我們恆常需要作出選擇,前者或後者。香港人在實際語境裏的行動回應了你們對理念的空想。把不影響他人權利當成教條來鞭打正正在爭個人權利的人,也不是不道德,只是有些糊塗。

已說了最簡單的道理:如果只是給普通市民造成困擾的話,任何大規模,對抗性的社會運動都不可能不造成困擾的,需要考慮的只是大部分當事的民眾能不能接受的問題而已。

也就是策略的問題。你的目的是希望阻礙社會運作,對當政者造成壓力。你賭的是支持你的人有多少。不擾民的施壓運動,我還真想不出來,有什麼高見,我當虛心受教。我也覺得很好笑,不構成任何壓力,你做來幹嘛?要構成壓力,必與增加管治成本,即必與對正常狀態形成干擾,重疊。我們又不是生活在一個個bubble裏。

我只希望在擾民這個問題上「無限上綱」的人能看得到行動者的自覺和自制,這些東西都在現場,不在隻字片語。

雨月:@Fai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我並不反對這種不合作運動。如果有助於向政府施壓,當然有做的價值。我只是想說參與者應當對被影響者懷有一點基本的歉意。這與支持運動並不矛盾。運動可以搞,姿態放低一點。被影響的人當中,可能有一部分人不介意,that's fine; 有另一部分人可能就介意了,他們的訴求也是正當的。我希望大部分人都不介意,但我並不覺得那些選擇不體諒的人就應該被批判,他們的訴求就應該被忽略。

Fai 說只需要考慮大部分人選擇站在哪一邊就可以了。這聽起來很像多數人的暴政。Fai 又說我們對暴政者很寬容,反倒對抗議者道德要求高。根本沒有這回事。政府做得不好當然更讓人不滿,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同情和支持這次運動。況且,也不會因為造成困擾就反對,只是希望互相致歉和體諒一下,有利於公民團結。

Fai:@雨月:首先,我在觀念上直接否定了道歉的必要。這當然不是說不能表現出體諒和低姿態,但無論是對哪邊,在正常社會型態下,我還是希望他們能明白各人的權利邊界。觀念就是一切。觀念改變了,就算再抱怨也抱怨不到抗議者身上,除非抗議者明顯理虧,這要看社會主流的判斷,正如你所說,這次不是。這漫篇的留言,中心只有一句:合作並非應份。若要挑戰,是要挑戰這個。

我的確說過這是在賭支持你的人有多少,再一次,這是站在策略層面來說。至於對執政者寬容,有比較才能看到,比如香港人對屢屢故障工程超支兼出現重大疏漏的地鐵公司及負責監管的特區政府的態度,比起對這些資本有限以身犯險的抗議者,差太遠。責怪受害者(尤其當自己是其中一員時),是荒謬的。看得到,你會自動讓出空間;看不到,就會擴大個人損失來增加另一些受害者的道德包袱。這是我眼中你們正在做的事。當然,你們沒有惡意。

9. Minagi,回應圓桌話題《「全港大塞車」不合作運動,以癱瘓城市日常生活作政治訴求,你怎樣看?

@klose: 很遺憾,我並不是一個支持共產主義的人。至於你所說的國情,這個真的很像是萬用藥不是嗎?如果你從理論上來看,先富帶動後富確實是可行的,但是實際上來說,先富者並沒能達到一個富人應有的素質而儼然成為了一個暴發戶的形象。先富者開始貪污、腐敗,還用錢來購買權力,當左派的大學生們站出來要求先富者歸還權力和財富時,先富者又鎮壓了他們。統治者沒有能夠考慮到這種情況,這確實是他們的失誤不是嗎?我相信當時會有人提出「要是先富的人不願意拉動後富的人怎麼辦」這種問題,畢竟提出這種問題並不需要什麼複雜的思考,但是我並沒有看到有什麼相關的措施來牽制先富者。甚至還有可能鄧小平當時本來就沒打算考慮那些後富者不是嗎?

我並不滿意現在的情況,你認為現在扶貧做得夠好了,但是我想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你,我自己就是從四線城市爬上來的,我也曾作為志願者去到更為貧窮的地方,走訪幾百個家庭,還跟當地政府的官員打了交道,我看到得是越是貧窮的地方為官者越是腐敗。若不是親眼看見這景象,我又怎麼會對他們有這麼深的同情呢?貪污腐敗意味着數據是可以偽造的,是可以通過犧牲更下層的利益來獲取的,也是可以通過透支未來來達到的。如果你願意相信國際信譽一點也不高的中共提供的數據,我也無法再繼續往下說下去,但是我希望你能打破階級壁壘,去下面的世界好好看看。

至於你認為勞動者們不把自己當韭菜就不叫韭菜,那你就錯了,因為韭菜形成的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信息不對稱,信息不對稱下的自願貢獻勞動(以及金錢)者就是韭菜。換而言之,你所說的願意付出勞動完全符合韭菜的定義。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認為這種僵局光靠所謂的扶貧是不可能解決的,因為扶貧的話語權掌握在先富者手中,而不是被扶貧者手中,即使的確有達到指標的也是治標不治本。本是什麼?當年後富者的錢流向了哪裏,今天就要從哪裏拿回來。唯一解決這一困境的方法是所謂的「劫富濟貧機制」,要麼先富者主動放棄自己過剩的財富和過高的權力,要麼後富者主動把權力從先富者手上奪回來,並制定法律限制先富者。實際上只要中共還在掌權,下面的人就別想要回屬於自己的那份勞動成果。

10. zteng,回應圓桌話題《「全港大塞車」不合作運動,以癱瘓城市日常生活作政治訴求,你怎樣看?

被延誤上班的市民所表達的支持本身也是這整個不合作運動的一部分。這對抱怨的市民也並非有苛責之意。不過就像你上路遊行也有人不參加、不同意、會抱怨一樣啊。只是攔車的影響更直接,所以也來自「被動參與者」(通勤乘客)的支持的意義更明確、強烈。如果照其他人所謂的「你的自由 vs 我的自由」論,那那些上街的都該滾回家敲鍵盤。⋯⋯⋯哎?!可是那樣也會把話題變成熱門,會影響到其他不想看這類內容的人不看的自由呢😯

再擴展一下。阻車和罷工不是一個性質嗎。縮小到一個工廠裡或許比較好理解。某部門認為待遇不公、福利不佳進行罷工,那勢必影響其他部門分支的工作。如果這個罷工的緣由確是有道理的,其他部門的同事自然不會埋怨因為個別部門罷工造成的業績損失。比如生產部罷工,銷售部出不了貨,自然應該怪的是無能的老闆。你我都是市民,我認為管理者無能,站出來擋車,你也有同感只是在另外的權衡上覺得自己還不這麼做,今日被耽誤,雇主如果責備你,那就是他王八蛋加蠢貨了,他應該怪引起不合作運動的源頭,至少以發聲的形式加入到行動中向源頭「索賠」。再比如台灣空服罷工,哎呀 可了不得,為了一己私利,還不像香港廢青為了形而上的東東拼命(當然其實不是),害我航班取消,所以我就要去遊行隊伍面前指責他們侵害了我的自由和權益?但是稍微了解就會知道空服的不公待遇也是會影響到我的,便會形成哪怕是無聲的支持。這些不合作都是在現有的體制失效造成的後果所激發的,不能在體制內解決,就在日常運轉方式外解決,也就決定了日常肯定會被影響。所以「沒有任何影響的抗爭」這種東西真的非常古怪呢。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